雪山西稜未竟 Day.4。淒風苦雨行

發表於2018/01/24
424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8/01/07
  • 回程日期
    2018/01/07
  • 相關路線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行程進入第四天,風雨突然來勢洶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鋪天蓋地而來。

整個營地陷入一片狼藉!!

吃早餐時,葉大宣布三個選擇題:

1、繼續前進,營地高度約3100公尺,今日要爬升的山區約3500公尺,而雨勢應該不會變小。

2、在此留宿一日,然後延後一日下山(所以必須多請假一天)。

3、撤退,好處是至少有山屋可以遮風避雨,肯定比帳棚舒服溫暖,但回到翠池也是漫漫長路,畢竟昨天才剛走過,大家心裡都有個底。

阿貝那帳三位男士一律選撤退,因為他們帳篷淹水睡袋也溼了。

而我心裡掛念的,只有我那雙急著要退休的登山鞋。

我不斷在心裡禱念著:鞋子啊鞋子,求求你再撐一下吧!

於是表決通過,拔營撤兵。

隊友拍下早上營地悲慘的樣子

因為大家都是穿一帶一,所以出發前必須把昨天的溼衣褲再穿回來,務必保留一套乾衣服到留宿地更換。當我跟小杜在帳篷內換衣服,突然小杜一聲尖叫:「怎麼辦!我穿不了這件褲子...」只見她彎曲著膝蓋,褲子拉至腳裸處,渾身發抖。我回:「深呼吸然後數到三。」

我因為有多帶一件壓力褲,而且反正都還要再套一件雨褲,至少下半身可以維持一段時間的舒服乾燥。

而此同時也聽到隊友們紛紛大叫喊冷,這樣溼冷的天氣再穿上溼衣褲,刺激指數肯定爆表。

葉大幫我用束線帶固定鞋底(原來高手登山必帶束線帶)

行走沒多久,兩雙鞋底就一起大脫膠,葉大把他的束線帶全用了。

感謝董董為我拍下這張照片

而因為要固定鞋底,我已經落後隊伍,但是走了一段路之後,鞋底還是會歪斜扭曲,天寒地凍又雨下不停,也不適合一直停下來花時間弄鞋子,只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今天決定把相機收進大背包,要專心走路。

再度回到火石山下營地,昨天葉大還特地下切尋找水源煮泡麵,今天在小小的炊事帳(原本就搭在那裡)旁邊就有小溪潺潺流過,可見這雨勢驚人。

而我只要一休息,身體就抖個不停,端著熱茶的手顫抖的很誇張,站在我旁邊的夥伴(忘記是阿貝還是士哲)連忙伸出手護著一旁怕我翻倒,魷魚說我的嘴唇都發白了,天氣寒冷又一身濕透, 本來不想戴手套,因為手套溼了很難穿但被強迫還是要戴),腳下殘破的鞋子陪我撐著撐著一步步慢慢行走,葉大也囑咐我無論如何身體都要動,走多慢多小步都沒關係,只要持續有動就可以讓身體保持一定的熱度。

爬山這麼多年,稱不是什麼經驗老到的登山者,但至少也不是菜鳥,人生第一次體會何謂失溫,感覺自己的熱量與能量正在一點一滴流逝,感覺自己的意志力辛苦又勉強的支撐,感覺腳步與眼皮沉重的拖著我,一路上我不斷的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回到翠池山屋,我要大口喝熱薑茶,還要舒舒服服睡大覺,絕不妥協。」

再回到那片美麗的大鐵杉森林,雖然疲憊卻也不忘讚嘆的多看幾眼,心裡想著:「這裡真的好美啊!但是再怎麼美也不要留在這裡,要看改天再來就好哦!」而今天走的回程路,大多已經變小河流,我還一度以為自己在溯溪,反正襪子鞋子都溼了,雙腳早已冰凍到沒什麼知覺,而且鞋底的狀況讓我沒什麼選擇權,我也只能盡量走〝好走〞的路。

回程隊友拍的照片,山路已經變小溪流

魷魚走在我身後,一路上不忘鼓勵我幫我加油,真是辛苦他了,這麼冷的天還要陪我慢慢走,因為眼皮越來越重,三不五時還會恍神幾下,所以開始強迫自己想事情。

想著我回家後,要跟老爺講述一下這幾天的故事,保證他聽得哀哀叫...想著我網誌該怎麼寫這幾天的遭遇,要分6篇還是乾脆一氣呵成一篇寫完...想著我下次爬山裝備該注意些什麼、該怎麼打包...想著想著,腦海中突然哼著『煙花易冷』這首歌,一下是周杰倫版、一下又是林志炫版,為什麼是煙花易冷?為什麼都沒跳出別首歌?因為歌詞「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很應景嗎?

突然又很想看看自己嘴唇發白是甚麼樣子,怎麼都沒人幫我拍下這個狼狽樣?這肯定是我人生難忘的經驗(我以為最悲慘不過如此,誰知道明天還有一個大魔王關卡等著我),就這麼胡思亂想的走著,我們回到下翠池。

而我一看到下翠池,忍不住「哇」一聲。

昨天還說現在是枯水期,還可以拍浪漫的偶像劇照

才經過不到24小時,馬上就滿水位。

這應該是葉大拍的照片

葉大與雄哥特地在這裡休息等我跟魷魚,因為本來可以走的路都積水了,所以必須從旁邊的箭竹林腰繞。

到了下翠池,內心鬆了一口氣(魷魚應該也是,哈哈),雖然此時天色已經快昏暗,但是沒關係,因為就快到了,我可以的...還是這樣告訴自己。

沒多久就開始摸黑戴頭燈,黑暗中有幾段路稍有小迷路一下,而我只要一停下來馬上就發冷,但是身體又好累好累...所謂天人交戰是否就是這種感覺,就在最後的之字坡,忽然聽到葉大的呼喚聲,他已經將雄哥送回山屋,再回來找我們。於是他接過我的背包,然後說:「哇!你背包怎麼那麼重?應該有20公斤吧!」

啊!有嗎?可能是下雨背包吃水,然後還有溼衣服,其實睡袋也有點溼...

感謝葉大特地來幫我揹背包,這樣的天氣與路況極差,而對他來說好像沒什麼影響,他照樣健步如飛、談笑風生,他只關心能不能停雨五分鐘讓他好好的抽根菸...果然葉神是也。

借一張隊友拍的照片感謝他,爬山帶雨傘應該是他的招牌啦!XD

終於,我回到翠池小屋。

董董與小杜貼心的協助我更換乾衣服、喝薑茶、鋪睡袋...這樣的天氣能有山屋遮風避雨,簡直是七星級享受,難怪無論如何的費盡千辛萬苦也一定要回到這裡,再怎麼遙遠艱困都值得啊!

迷糊中聽到協作大哥在問我:「娘娘,你還好嗎?」

我:「非常好,謝謝。」

內心OS:怎麼連他們也叫我娘娘啊!我的天...

今天連晚餐也不吃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覺。因為我要完成我這一路上一直夢想的心願:回到翠池山屋喝薑茶睡大覺。

葉大宣布:明天睡到自然醒(灑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