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小校全校秋季登山 南湖圈谷大進擊

發表於2018/01/22
63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文:陳冠元 

攝影:黃秋豪、楊哲睿、吳晧瑄、徐宇、尤姿尹、鄭語葳、陳冠元、鄭雅勻、蘇大中、李家愷、吳明穎


行程介紹

南湖大山的勝光登山口,位在勝光派出所附近的私人高麗菜園,海拔約1850m左右,比起傳統的思源登山口,到6.8K登山口前的距離短了大約2公里,而且在710林道多處崩塌後,菜園的路明顯平易近人多了。相對的,要先陡上菜園中的水泥路、翻過高度2285m的勝光山三角點之後大約300公尺的下坡才會接到710林道4.8K處。再者通過菜園頂的儲水池之後接入防火巷前的陡上,道路在小稜脊上,樹根盤附交錯,對於揹著重裝來講並不容易行走。


6.8K登山口,又稱大樹登山口,是整趟南湖行程中即將進入國家公園範圍的地點。盤根在此地的大樹被欄杆圍起,或許這個地點正是因此而得名。把交通天排進行程的話這裡是個不錯的扎營點,腹地大小足夠扎下至少6頂4人帳,附近有架設好的廁所,雖然維護的並不怎麼良好,但勉強堪用;更重要的是附近200公尺內就有活水,雖然在枯水期的時候可能要多在溪谷上下游尋找一下,但基本上水源不會斷。在這邊扎營度過一晚後,清水的隊伍在隔日啟程前做了敬山,眾人單膝跪地,用手心乘著酒水,口中唸著感謝和請示山神的文字,希望最虔誠的心靈能讓山神賜給大家好天氣以及平安;語畢將酒水灑向大地,敬山。


從大樹登山口啟程,開始瘋狂的陡上,因為國家公園的測量失誤,路牌上的每100公尺遠比實際路程短上不少,因此位於南湖大山線8K處的超大松針地—松風嶺,則成為在超長連續陡上後的一個大休息點。大量的松針撲滿廣大的腹地,連風吹過都能帶起清香,直接躺下完全不會有堅硬的牴觸感,如果不是距離水源的路程艱困,這裡不枉為一個良好的扎營點(之前有背水體驗過,真的連睡墊都不用,直接地布、睡袋就很舒服)。

再來便是過了雲稜山屋前的最高點多加屯山後就是一路下坡直到木杆鞍部,鞍部也就是兩個山峰中間的小凹谷,換句話說就是接下來要到達雲稜山屋的路又是上坡…。木杆鞍部同時也是前往中央尖山的另一條主線,因此有不少南湖迷路的例子都是在此處走錯,而無法順利抵達山屋住宿。


經過700公尺的上坡後終於抵達此行的第一個山屋—新雲稜山屋,海拔2600出頭;除卻山屋的55個床位之外,山屋外的空地還可以擠入不下8頂四人帳。有新就一定有舊,沒錯在2004年啟用新山屋之前,舊雲稜山屋還得再往前陡下800公尺左右呢。我們因為將出發時間設定的較早,下午2點多就全員抵達,大家拿出校旗在草地上合照,悠閒的煮晚餐;但其實在睡前幹部們聚集開會,花了接近半小時討論明日長行程下隊員的負重問題,如何調度公裝、如何分配重量,好在大家都願意為了隊員而背負更多的重量,所以在討論的過程中相當的順利和積極正面。


一早4點半便從雲稜山屋整裝出發,先來個下坡700公尺,然後陡上2.5公里才衝出樹林,迎接高山草原的美好氣候。審馬陣山,標高3141m是此行中第一顆超過3000的山頭,屬於No.83百岳,更是清水許多人的第一顆百岳;雖然山頂沒什麼展望,但在前往山頂的短短路途中可以從一個超棒的角度觀看南湖大山,如龐然大物矗立、充滿著視野。清水的隊伍因為進度超前的緣故,得以在這裡多休息一會,在山頂拍了許多照片。


離開了審馬陣山,走在路面崎嶇但平緩的審馬陣草原,不斷從薄薄的雲霧中感受南湖大山和中央尖山,親身體驗「雲影」創在的過程,感嘆和嚮往著那些遠在天邊卻近如眼前山峰。眾人朝著南湖北山步步推進,但我們卻得其門而不入,在北山登山口前果斷轉向,把標高3536m的蘭陽溪源頭留給了回程。這顆No.22百岳,同時也是全宜蘭境內的最高峰,過去多次是清水登山的目標山頭,但這次我們還要繼續向前,朝著夢境般的南湖圈谷邁進。


在北山登山口吃過午餐後,等著我們的是這次行程中最困難、險俊的地形--五岩峰。五岩峰顧名思義是五顆連續的山頭,但一整路上上下下到底是哪五顆就不得而知了…。由碎石坡、巨石、崩壁、圓柏林組成的五岩峰,是進入南湖圈谷最直接的路線,同時也是最壯觀的路線;路線兩側的大斷崖配上許多不易通過的上下攀爬,對於許多怕高或是膽小的人來說,這是個不小的心理障礙。五岩峰進入圈谷前的最後一顆高峰—南湖大山北峰,標高3592m;我們抵達時已經被濃霧包圍,圈谷山屋的紅色屋頂時有時無。


在強風中趕緊逃離北峰,沿著碎石坡一路陡下,這短短的幾百公尺在清水的隊伍中拉出了19分鐘和90分鐘的差距啊,這不小的時間差會不會是對圈谷山屋的期待程度呢?南湖圈谷山屋坐落在南湖下圈谷中後方,是間伴隨在南湖溪旁的紅色屋頂小屋,總共有40個床位。童話世界中所形容的藍天白雲、青青草地、紅色小屋、高山環繞,在南湖圈谷中全都囊括,而且在經過五岩峰的洗禮之後,這樣的景色更是令人感動。


曬著懶洋洋的太陽,在彷彿能讓人慵懶睡眠一整日的天氣下,大家在10點時輕裝出發前往南湖大山主峰。標高3742,百岳No.8,是整個南湖大山群的核心,從遠處看幾個連續上升下降的坡和陡峭的山壁儼如一尊帝王端坐,用莊嚴和雄偉俯瞰著我們這些山林的子民。主東叉、主南叉、碎石坡、石壁,歷經了1個多小時的奮鬥,清水所有的夥伴走到了主峰的三角點前;興奮、喜悅、感慨,許許多多的情緒充斥在各位的心中,只好用無數的照片記錄下這個時刻了。


下了主峰還意猶未盡的幾位夥伴跟著教練們前往秘境--南湖中南峰,從主峰往東峰的方向望去,如同金字塔般俐落的山型,標高3585m,為大濁水南溪和陶塞溪的分水嶺。這顆常被人遺忘的美麗小山並不容易抵達,雖然距離主峰僅僅幾百公尺的距離,但並無明顯的路跡,尤其是最後面登頂的困難重重,更是讓清水的隊伍記憶猶新。玉山小檗、高山杜鵑、箭竹、圓柏,有時先後阻攔、有時一同擋道,但為了一窺中南峰的全貌,大伙左衝右撞,或爬或鑽地終於站在中南峰頂俯瞰大濁水南上游秘境,為之後的行程增添新的憧憬。


回程的過程總是難以深入人心,這次也不例外…緩緩地爬上北峰前的碎石坡、有驚無險地通過五岩峰、登上北山合照、樹根地形下坡、雲稜山裝邂逅協作、泥濘多加屯、出糗謝山儀式、超曬勝光菜園。最後大家在菜園口席地而坐,分享著這次登山的心得。



心得

「我願意,以最虔誠的心向南湖大山學習」敬山儀式時,我如此說道;不只是經驗中的台詞都是如此,而是我真心的將自己交給山。由此開始,我們經歷了一趟前所未有的大成功。


開學時還朦朧不清的登山計畫,在柏宇老師和幾位小組長孜孜不倦的會議,配上教練團的彈性配合,一套6日的南湖大山行程就此誕生。接下來為期兩個月的行前課程,不說一波三折也稱得上碎浪不絕了;半套的幹部訓練(牛鬥山探勘)、滂沱大雨的負重訓練、組長代班的登山課...在此就不再多描述。好在大家靠著熱情和相互間的信任,在山下盡了人事,做足一切上山的準備。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南湖大山約莫全馬(42K)的路程也不例外,從11/5從勝光菜園的陡上開始,來到登山口紮營。隔日出發前,為了更好的團隊前進速度和隊員狀況,所以組長群們發揮加強訓練的成果-負重量,將體力較不支隊友的背負重量分攤;爾後幾天的行程也都是如此。不過能夠促使成功的原因還不只如此,山下時組長和組員們兩個月的磨合,多少熟悉了組員們各自的狀態,在山間行進的隊伍配置便盡量考量到每個組員的心理情緒,雖然是同一個隊伍,但誰先誰後可就大相逕庭了。


在溫暖的陽光中從南湖圈谷山屋中悠悠轉醒,六日南湖行程帶來的清閒嶄露無虞,披著陽光給的力量,同學們互助合作登上南湖大山,雖然說登頂不是清水登山教育的唯一目的,但和身邊夥伴共同達成什麼的成就感,依舊讓眾人內心多了些成長。除了心理上,連續數日的登山活動,也使一些失去山林的孩子們能夠重回大自然的懷抱,人原本的一絲絲野性方才能夠萌芽。


活動的最後在大家嗨翻天的燒烤味中畫下句點,回想起這六天,或是說這兩個月來的點點滴滴,一次又一次的開會,一次又一次的自我調整、團隊調整,成就這次行程的榮耀屬於所有幫助過清水的人們。除了感動就是期待了,這樣的隊伍能夠走向什麼樣的境界呢?中央尖、南二段,還是海外登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