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喀拉業跨年!三天兩夜度假行程

發表於2018/01/12
2,48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包含內容:人生重裝高山初體驗、行前衣物與攝影器材建議、行程遊記、一些雜七雜八的心得

*原本文章分成上下兩篇太長,為求簡潔濃縮成一篇後發表於健行筆記。原文請見部落格:https://goo.gl/N8BdTs  

***************************************************************************************************************************

行前準備:衣物與攝影裝備

 衣服

出發前我最擔心的問題就是寒冷,我經歷過的最低氣溫是4度,不過跨年的桃山可是零度到負5度,這樣的環境我要帶什麼樣的衣物才不會冷?行進間需要穿厚衣服嗎?

迪卡儂的薄羽絨外套絕對不足以應付低溫,而好幾年前買的lativ厚羽絨收納體積有點大,也沒把握能適用高山的氣溫,出發前頗傷腦筋。

最後我的禦寒裝備如下:

Route8八號公路長袖排汗衣與貼身長褲、帽子與保暖防水手套

迪卡儂薄登山長褲與防風防水外套

短袖排汗衣

羽絨外套(800FP 填充量210g)

刷毛中層衣

Buff魔術頭巾

攝影裝備

每次上山總是很煩惱要帶哪些焦段的鏡頭,畢竟高山不是說來就來的,但登山每一公克都是重量,無法像在平地那樣隨心所欲地攜帶器材。

爬山我最喜歡的焦段是長焦+超廣角,依我的經驗這樣就足以應付山上的景色,從大景到特寫、壓縮畫面的創作都能兼具。但看了桃山許多篇遊記,覺得超廣角在這裡的實用性似乎不大,長焦則限於重量不敢帶,最後決定男友帶14mm,我帶標準焦段。

因為要拍日出,所以特地買了一個輕型腳架上山,意外的穩。

最後攝影裝備如下:

fuji xt-2+18-55

sony a7rii+14mm(男友背)

信樂P1腳架(還是男友背,我要哭了嗚嗚嗚)

備用電池*3(富士*1 sony*2)

度(ㄗˋ)假(ㄋㄩㄝˋ)旅程開始

我們的行程如下:

Day0 12.29  晚上台北出發前往武陵山莊,在公車站過夜

Day1 12.30  早晨上桃山,預計下午到達山屋

Day2 12.31  喀拉業

Day3  1.1  元旦日出,下山

 雖然說我們的行程安排在大多山友眼中根本是度假,這卻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爬山爬到崩潰。

當意志力與體力幾乎被消磨殆盡,你深刻地感受到大腿的肌肉無力地抗議不想再上爬,眼前卻還有好幾百公尺的上坡等你克服。此時天色漸暗、氣溫開始下降,眼睛因為乾燥而不停流淚,卻只能一步步喘著氣逼自己繼續向上走,因為你只能前進,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爬山真的是一種自虐行為,桃山行深深地讓我體會到這點。

但也是因為她,我真正地愛上台灣的高山之美,瞭解為什麼這麼多人寧願好幾天不洗澡、忍受不便的環境,只為一親山芳澤。 

--------------------------------------------------------------------------------------------------------------------------

 我們晚上八點多從永和出發,開到武陵山莊已經十二點多,買了門票後將車停在公車站停車場,拿出睡袋準備就寢。公車站旁就是廁所,還有可蔽雨的睡覺空間,以宿營來說是滿不錯的。只是上山的人不少,即使半夜還是陸陸續續有人開車上來,開關車門的聲音很大,加上寒冷侵擾整夜幾乎無眠,鬧鐘響起時我深深慶幸,至少可以擺脫要睡不睡的窘境。

脫離睡袋後得一直跳動維持身體的熱度,冷空氣將人密密地包圍,裸露在空氣中的手一下就變得冰冷,能鑽進車裡大家都顯得如獲大赦。我們將睡袋收好後開往武陵山莊,在那邊的停車場吃早餐與整裝,此時車上溫度顯示4度,第一班武陵農場的小巴已經駛入公車站了

陽光角度越來越高,周遭景物慢慢亮起來,我看著車窗外滿地銀白色的草皮一路延伸至武陵山莊,難以移開視線。

「這是什麼草啊?顏色好漂亮。」我忍不住問。

「那是結霜。」物理書回答。

我第一次看到滿地結霜的景象,原來李白提筆寫下「疑似地上霜」時,腦中想到的景色和我看到景象的是類似的啊!

太陽升起後霜還未化去,與橘色的變葉木形成色彩和諧的高山專屬景象。

停好車後,我們在車上用完早餐,死命地賴在車裡不想下車面對寒冷空氣。最後男友忍不住首先下車整理裝備,還跟隔壁車的一位大叔聊得很開心,過了一陣子我覺得差不多該面對現實,毅然決然地打開車門成為第二位下車的勇者。等物理書和小D也下車後,我們將公裝分配好,就開始打包背包,陽光也在此時照進山谷,樹木們閃閃發光,而桃山圓滾滾的山頭在對面望著我們。

物理書指著桃山:「看,桃山很近對吧!」

男友則指向山頭附近的之字形路徑,說:「那就是我們晚點要走的路。」

說遠,好像也沒這麼遠;說近......當我們得一步一腳印走上去我懷疑會想用「近」來形容。桃山山頭無邪地迎向藍天,登山者在她腳下只是微不足道的過客。

在停車場抬頭遙望桃山

 七家灣溪

早上八點半我們上背,正式邁開桃山遠征隊腳步!從停車場到桃山登山口還得走約1公里的水泥路,沿途是很美的樹林,陽光在樹林間投下我最愛的樹影,交織成炫目的畫面。

我們在吊橋那裡分開拍出發照,有溫暖的陽光薰陶與平坦的路面誰笑不出來呢?殊不知幾個小時後我就完全臭臉模式了........

 

超喜歡這種光線,不過反差太大還得後製一下

 開始往上爬防火巷

 

男友曾說過他最愛走松針鋪地的步道,行前負重訓練時我在北坑山有遇過一小段松針的路面,但和桃山比起來完全小巫見大巫。防火巷森林的步道幾乎每一吋都被松針覆蓋,踩下去軟軟的,像是天然的地毯。男友是4人中背最重的,我則是腳程最慢的,於是我們慢慢走,小D和物理書腳程比我們快,一下就竄到領先我們好幾個之字坡的上方,還不時停下來賞鳥、討論鳥鳴聲。

其實就等級來說我好像不該跟這團的XD 每個都是隨便就海放我的老鳥,我的人生總是不斷地越級打怪啊......

 強烈的光影對比是最簡潔的畫面

走得慢的人的落後視角XD

 By Kim 後製by Frobo

不知名的紅葉滿地,回程時再度經過依舊豔紅

拍照是偷懶休息的最好理由

背負大背包不斷地爬陡坡體力消耗真的很大,一開始還能跟男友聊天,後來笑語漸漸減少,變成氣喘吁吁的疲累模式,不太想開口說話。我們在2k處停下休息吃午餐,男友把一些東西移到他背包裡減輕我的重量,幸好午餐消耗了大概一公斤的食物,整體負重有減少。或許是食物魔力加持,加上背包減輕了些,我又回到能聊天的悠哉狀態了。不過因為擔心我拖到大家進度,所以我決定提早先走,男友再跟上,物理書和小D則在後面依照他們的步調前進,後半段都維持這個模式。

有好一段路是我自己走過的,我向來對旅行中暫時分開不排斥,在安全的情況下,一個人在山林中行走是很愜意的事情,沒有拖累大家的壓力,可以依照我的速度前進、拍照。我和男友不時用聲音確認位置,大家在2.7k停機坪處再度下背休息,為接下來的路程儲備體力。


物理書拿出他的手機研究等高線:「接下來應該會是先陡上再緩上,我們在停機坪好好休息吧!」

停機坪如今已經長滿雜草,我們在這裡架腳架拍了幾張合照,另一對山友也在稍後抵達,我們聊了幾句,互相打氣。拍完照後,我再度領先啟程,踏入停機坪濃密的芒草中,心中預先做好連續陡坡的準備。

 

整片山坡的芒花在逆光下隨風搖曳著

離開停機坪後走了一段路都是之字緩上坡,我開始懷疑物理書是不是說反了,畢竟比起我突然升級視陡坡於我如緩坡的可能性,我認為他講反的可能更大。果然,緩坡結束後就是一連串的陡上,也標誌我邁入崩潰的開端。

 

2.7、2.8、3k.......木樁里程數慢慢增加,我們鑽出桃山的森林,來到視野更開闊的區域。雲海溫柔地漫過山谷,遠方的南湖矗立在雲端上,男友說今晚桃山山頂應該有雲海可以看。

下午四點五十分,溫暖的斜射光打亮雲朵、山谷與我們,那些還在桃山身上趕路的匆忙行人。儘管已經很疲倦,我還是不忘停下來拍照,紀錄眼前的光景。

也有一部份是為了休息,我承認。

 

By Kim,後製by Frobo,好愛這張的質感

無意間按下的構圖,事後修圖發現取景與光線還滿不錯的~


拍完上面這張照片後我就沒什麼力氣拿起相機,光是要前進已經用盡我的體力。我能聽見大腿肌肉因為連續上坡發出的哀鳴,每抬起一步都覺得勉強;體力值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降到零,好不容易進入倒數0.9k,卻難以感受喜悅,只覺得還有這麼多上坡要走很煩,這時候的我意志力和體力都近乎崩潰,我開始罵髒話(這代表我情緒失控了)。登頂前是一段岩石陡坡,必須要稍微手腳並用才能上去,偏偏我眼睛可能因為乾燥吹風而開始不停地流淚,心理與體力的折磨也影響我的情緒,眼淚與鼻水不斷狂流,痛到很難張開眼睛。我幾乎是半閉著眼睛通過岩石陡坡,在寒風、淚眼和鼻水中哭著登頂。當我終於看到桃山三角點時完全不覺得開心,只覺得終於要脫離苦難了。

日落

 日落

 我把大背丟在三角點附近的岩石,趕緊拿出羽絨衣和手套穿戴起來,幾乎說不出話來,雪山管理志工盧大姊正好在上面看日落,她和我們打招呼,問我們是不是要住桃山山屋。男友和她聊了幾句,和我說:

「我先把我的裝備拿去放山屋,再回來幫妳背,妳先在這裡拍照看夕陽吧!如果還有餘力再自己上背。」

我點點頭,說不出話來,拿起相機定了定神,集中精神看著周遭的日落景色。雖然時間有點晚了,不過我到的時間正是最美的時刻。大霸的雲朵被染成紅雲,周遭山頭全都映照成紅色,藍色的天空漸變成黃色的夕陽光彩,眼淚止住了,但鼻水還是流個不停,我吸著鼻子拍下環景,趁著還有光線重新上背,往桃山山屋的方向走去。我走到下坡底時看到男友的身影,他過來要接走我的背包。

男友向我伸出手:「背包給我吧!」

我猶豫了一秒,登頂後我已經冷靜不少,還有餘力可以自己背背包到山屋,不過終點即將到達的解脫感鬆懈了我的意志,我低聲跟他道謝,還是把背包卸下交給他。

「明天妳就會恢復正常了,喀拉業妳再考慮看看要不要去,不一定要走。我看那個路超陡,連我自己都不想去。」

聽到他這麼說真的滿開心的,因為我開始擔心沒辦法負擔喀拉業來回的路程。不過這都是隔天的事情了,我在他的陪伴下終於走到山屋,謝謝他沿路一直照顧和鼓勵我,總算平安到達了。

過了大約15分鐘,我們看到小D和物理書的身影出現在山坡上,全員到齊已經五點半了,我們走了將近九小時,不論用哪種標準來看實在狀況都不算好XD

p.s我把日落全景亂弄成小星球,看到山脈變成小星球覺得好可愛XD 請看flickr

被雲淹沒的簡易氣象站,這個角度看去頗壯觀,我有點佩服自己很累的情況下還是可以拍出一些不錯的照片XD 拍照對我來說已經是本能了吧

 

桃山山屋比我想像的小,裡面略悶。我們來的時候剛好有志工輪值,一位是黃大哥,一位是盧大姊,他們非常熱心地協助每位山友,從床位分配到煮熱水、提供登山意見等等一手包辦。他們問起我們四人的畢業學校,意外地發現兩位志工居然都是同一間大學登山社的老前輩!兩位前山社社長立刻改口叫學長學姊,而我雖然是唯一亂入的外校畢業生+非山社,還是跟著他們亂叫XD 知道彼此是同校畢業後距離立刻拉近許多,這三天他們交換許多山社的共同記憶,學長的名字好像還曾出現在社史上。

 

閒聊之餘還是得先煮晚餐,大家稍微整理裝備就趕緊去外面煮晚飯。晚上戴頭燈煮飯真的不太方便,入夜後雙手一下就變冷也很挑戰人的抗寒能力。本來應該要有油煎炒東西的,但油被放在山下的車子沒被帶上來XD 於是菜單只好機動調整烹調方式改成水煮,費了一番工夫啊!

每餐用完後他們都會煮一鍋湯或奶茶把餐具殘渣洗掉再用衛生紙擦乾,下山後我問男友這是不是一種慣例,他回答:

「山上水資源取得不易,所以我們會避免浪費水去沖洗餐具,而且清洗的水畢竟還是會對環境造成影響。這算是一般觀光客和登山社的最大不同點吧!」

我們第一天晚餐煮了一鍋奶茶洗餐具,隔天是煮湯,清洗過的鍋具再拿來煮乾淨的飲用水。雖然味道難免會混雜,不過為了盡量減低環境傷害與珍惜水源,到了山上很多事情的要求都會自動降低,大家倒也甘之如飴。

山上的生活跟古代農業社會一樣:吃完晚餐差不多就可以準備睡了,山屋八點半熄燈,今晚的山屋沒有全滿,因此我們還有多餘空間可以睡得很寬敞。不過我還是睡得不太好,明明就爆累,卻還是在倒下去兩小時後自動起床。醒來時我看到男友床頭邊發出微光,我用氣音問他是不是在用手機,畢竟身為一個宅宅睡不著偷用手機很合理。

他一樣用氣音回答:「那是月光啦!」

上次高山過夜是在合歡北搭帳棚,沒能直接看到月光照耀的樣子,原來月光可以這麼明亮。接下來的兩小時我努力讓自己昏沈,磨到超過十二點才又入眠。

***************************************************************************************************************.

桃山日出是我目前看過最美的日出,沒有之一。

雖然不是元旦,不過2017年的最後一個日出也是滿有意義的(事實上是我根本沒在管哪一天,只是單純想要每天拍日出增加拍到大景機率XD),我設了31號早上5:45的鬧鐘,把男友叫起來,小D和物理書留在山屋繼續睡,我們兩人摸魚了一會兒才出發。

從山屋往山頂的上坡有點陡,身體還沒開機時走很喘,但爬上山頂的瞬間我立刻開機完畢,不是因為冷冽的清晨寒風,而是因為此時的桃山被雲海包圍,桃山山頂與周遭的山群都成了孤立在雲海中的小島,只可惜沒有船能在島嶼間巡航。

志工黃大哥也在這裡看日出,他熱心地和山友們分享熱咖啡與鹹蛋糕(「三天前我生日!」他開心地說),太陽大概要六點四十才會完全升起,我趕緊架好腳架,用14mm超廣角開始拍攝。桃山拍攝有一個困難處:因為360度都可以拍,每一個方向都好美,讓人很難決定要鎖定哪個方向。最後我選擇太陽升起的方向,用草坡跟雲海當前景耐心等候。

太陽還沒升起前拍一張,遠方還有雲瀑

往武陵農場的方向拍一張,山頂手機有訊號喔!可以連網路

更遠方的雲海是朦朧薄紗

黃金雲將光映照於雲海上,染一抹淡淡的橘,超美

太陽升起啦~~

大霸頭上有彩雲!要用力看才看得出來XD

黃大哥和男友很可愛,當我驚嘆於眼前美景不停按快門時,他們看到大霸頭上的彩雲一直提醒大家要看向後方,幸好我來得及在彩雲消失前紀錄。

雪山特寫和群峰,雪山是最早亮起的山頭,剛好被一朵雲遮住了~最右邊應該是品田山。回來後有朋友跟我大力推薦品田,希望下次能找機會把品田池有一起走完。

拍完風景就開始拍人,這麼漂亮的光線不多留紀念怎麼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山神啊! 

 

想當然爾,這麼棒的景色不多拍幾張人像怎麼可以呢?可憐的某人就被我使喚當外拍模特兒XD

遠景

天亮時的雲海局部接圖,彩雲落到了大霸下方的雲堆中

山頂360度全景接圖請按flickr

我們大約七點半回到山屋,只見木桌經過一個晚上結滿了冰霜,志工大哥在桌上寫字,大家都不忍心破壞,盡量縮在桌角邊準備早餐XD 


從山頂走回來途中我和男友討論是否要去喀拉業。

我說:「其實待在這裡發呆拍照好像也滿不錯的。」聽說喀拉業上坡更陡,想到我昨天的狀況真的有點猶豫,開始自我催眠。

「嗯......雖然喀拉業很鳥,我應該還是會去啦!學長姊在這裡,不去好像有點丟臉。」

背負著社團包袱的男友還是決定要去喀拉業,順便撿完武陵四秀。我們吃完早餐後討論要幾點往喀拉業出發,看起來都沒有人要留下來跟我一起耍廢,不走好像也滿可惜的,最後還是決定跟著大家一起去喀拉業。


男友還是背了大背包,我的水就丟在他那邊,小D和物理書各背自己的小背包,一行人輕裝/無裝往喀拉業出發。出發前我們和志工們又聊了一會兒,黃大哥說:

「我等等要去品田山(還是池有山?)一趟,說不定會去喀拉業找你們喔!」

大哥可不可以不要說得像是去巷口的超商一樣輕鬆!!


請黃大哥幫我們合照後,我們就踏上了往傳說中的鳥山喀拉業路途。往喀拉業要再度經過桃山山頂,陡下切進森林。前一公里都是坡度較陡的上下坡,過了詩崙山後路就變得平緩,但這也意味著回程時過了詩崙山就是痛苦的開始。

 

喀拉業之所以被稱做鳥山是因為路途不好走,沿途與終點也沒有展望,不過對於熱愛森林的人來說這條路或許是很不錯的健行路線。往喀拉業的林相比上桃山更豐富,高山箭竹和杉樹林其實滿美的。

回首桃山下來的坡度.....

轉進樹林

往喀拉業倒是比我想像得還要順利,可能是因為休息一晚體力恢復加上無裝很輕鬆,來回在標準時間5小時內。我們在終點處恰好遇到也來喀拉業的盧大姊,大家一起聊天吃午餐。陸續有登山客來到喀拉業,她就一一詢問瞭解狀況。回程在桃山山坡上遇到要去喀拉業的黃大哥,他還嫌我們走很慢XD


這天晚上因為是跨年夜山屋全滿,有一個商業跨年團也進駐山屋。人多難免會有一些問題,現場目睹商業團出包跟一些床位爭執也是滿囧的.......只能說辛苦雪山志工了,還要幫忙協調很多事情。

我覺得商業團的行程安排滿奇妙的,我們在回程(大約下午一兩點吧?)遇到團員正要去喀拉業,看他們的狀況讓人有點擔心,果然在天黑後才一一摸黑回到山屋,晚上八九點才用餐完畢。嗯.....喀拉業回程陡上摸黑也不是很安全,幸好人都平安無事。

山屋內,我們的床在二樓

隔天大家都要看日出,我依舊輾轉難眠熬到天亮。可惜元旦的日出大槓龜XDDD

 為大家鄭重奉上元旦日出

 因為前一天已經拍到日出雲海很滿足,所以元旦日出我毫無懸念地下山回到山屋XD 最後一天天氣不算好,山在雲霧中,望出去盡是白牆。因為沒有在山頂多留時間看日出,我們的行程整整提早一個多小時,約莫八點多就打包好下山。對比上山的慘狀,下山真的是輕鬆太多了T__T沿途只有小休息幾次,大概花三個小時回到武陵山莊,不過腳也很痛就是了。為什麼其他人看起來走得這麼悠閒,速度卻這麼快呢orz 我用盡九分力才能勉強追上他們速度,後來也是分成前後兩批(小D和物理書在前,我和男友在後)到達山腳。

對了,回程推薦在南山村全家對面的雜貨店買一顆茶葉蛋,一顆十元,有濃濃的中藥味,滿好吃的~

******************************************************************************************

心得

禦寒衣服

這次我們行進間的天氣分別是大晴天與陰天,沒有下雨,因此沒機會測試裝備防水效果。

行進間

上桃山時是大晴天,天剛亮的武陵氣溫約4度,晴天的桃山山腳體感估計6~8度吧?三天我所有行進間的衣服都一樣:長袖排汗衣外套一件短袖排汗衣,下半身只穿薄長褲。我試過行進間穿排汗貼身長褲,但有點熱,很快就脫掉了XD 晴天時這樣穿很剛好。如果在陰天行走身體不夠熱會有點涼,休息五分鐘就會開始覺得冷。

休息

外面套上防風外套就可以了,除非真的很冷再加羽絨外套。

睡眠

我睡覺時只套一件中層衣,第二天晚上山屋有開窗戶,為了頭部保暖我用羽絨外套罩著頭頂睡覺。這兩晚桃山山屋晚上都是零下,氣象局觀測站顯示零下0.4度左右,桃山溫度計顯示零下五度。

Day0在武陵公車站過夜,因為沒有搭帳棚避風體感特別冷,體感覺得有零度==所以那天晚上我戴著保暖帽並拉起面罩睡覺。我滿喜歡他們的保暖帽設計,他們的帽子不是單純的毛帽,而是結合帽子、面罩和護頸三種設計,可以取代魔術頭巾的圍脖與口罩效果。因為是一體成形的,耳朵與脖子間無縫隙,保暖效果比魔術頭巾+帽子的組合更好。更令我驚艷的是當成面罩不會感到悶,直接蓋在鼻子上不會覺得呼吸困難,透氣效果比我想的更好。

晚上

*夜晚與清晨是防寒重頭戲,因為這時已經沒在走動,入夜&清晨的桃山山屋溫度大約在零度至零下五度徘徊,這時就是保暖衣物全上!!保暖帽、羽絨外套、手套缺一不可,魔術頭巾可以拿來加強你想保暖的區域,如口鼻、頭部或堵住袖口。手指暴露在空氣中幾秒鐘就很冷,這時超級慶幸有帶手套上來,我本來還覺得手套不一定會用到,事實上非常需要它。

如果沒有戶外用品專用的保暖手套,至少也買一雙兩百元有加厚內刷毛的一般手套,絕對要帶。

*多帶一雙毛襪子,因為行進間腳難免會流汗,汗水遇到冷就變成凍死腳指的寒冷!回到山屋後趕快換上乾燥的厚毛襪,我只有帶一般厚度的襪子備用,兩天晚上腳指都冷到痛。

*帶一件衛生褲,第一晚入夜後只穿薄長褲真的很冷,趕快躲回去換內刷毛排汗長褲就好很多了,不然每次移動褲子冰涼的布料都會刺激雙腿,真的很想當殭屍站在原地不動。一件保暖內著可以讓你從殭屍變回人類,何樂而不為?

攝影器材

有長焦的話的確有更多創作空間,不過這次用超廣+標準焦段拍起來也還可以,基本的畫面記錄都能囊括。

日出我比較滿意的照片都用14mm定焦拍的,一般行進間記錄標準焦段非常輕巧好用!如果體力可負荷,建議超廣~長焦都帶;退而求其次就是超廣+標準焦段,最後的選擇是只帶標準焦段。

腳架會不會用到真的是憑運氣,要有好天氣才有漂亮的星空或日出/日落能拍,這就是個人事前評估的問題了。
關於人

高山很美,也可以很危險,在山上大家互相幫忙對彼此都好。我想大多山友還是很熱心助人的,不過這次住山屋過程中目睹了一些爭執,有點感嘆:有必要這樣嗎?人與人之間互相禮讓一下、尊重彼此權益不難。

第二天不知道是誰沒脫登山鞋就直接爬上梯子放行李,弄得都是泥土也不清理善後,這種事情我就滿賭爛的==後來還是志工拿抹布擦掉。其他的就不多說啦~

突破過去的人生體驗

確定行程後我滿心期待跨年的來臨,去桃山前我進行了三次負重訓練,但直到在武陵山莊背起沈重的大包包、拿起登山杖,看到那遙遠又近的桃山山頭,我才真正地踏入人生中第一次的重裝高山過夜行程,還是在冷颼颼的冬季。其他三人已經有豐富的爬山經驗,對此早就習以為常,但對我來說這卻是人生嶄新的體驗,也代表突破過去的極限。

親近山的渴望一直潛伏在我心中,但總是缺少機緣和引路人帶我更接近它們。

「天啊,要背十幾公斤耶!我背器材5公斤就覺得好重,十幾公斤怎麼可能?」→後來才知道登山背包背負系統之強大

「兩三天不能洗澡、在野外上廁所?我不行。」

這些都是我過去的想法,剛上大學時我曾考慮加入登山社,但光想到以上幾點就讓人頭痛,最後還是和登山失之交臂,繼續用我的步調緩慢而愉快地漫步在郊山山林間。


兩年前,我聽一位朋友分享參加玉山主峰商業團的心得,他看到我羨慕的表情,說道:「玉山其實不難啊!我們團裡還有女生只爬過郊山就來報名了,也成功走完了。」

聽他講我才發現台灣最高峰與我的距離遠比想像的更近,心中開始醞釀登上玉山主峰的小夢想,但當時我的想法仍停留在:「玉山有排雲可以過夜嘛,也不用重裝上山,我應該這輩子爬完玉山不會再爬任何高山了吧哈哈哈。」


我報了某家商業團的玉山行程,無奈抽了八個月完全沒有消息,都以為旅行社遺忘我了。剛好玉山年底有些路況受損,心灰意冷下我決定取消報名,玉山就跟願望清單上的其他夢想一樣安靜地躺著,等待適當的時機再被喚醒,也不知道會不會真的實現。「我跟高山的緣分大概就這樣了吧」我想,嘉明湖什麼的更是遙不可及。


沒想到認識男友後,高山不再只是夢想中的一個模糊輪廓,而是更真切的實體目標。他帶著我走入中級山和高山,當我第一次在合歡北過夜,發現兩天一夜露營還在我的接受範圍內,登山地圖的迷霧無形中又消解了一塊。現在居然背著重裝在高山度過三天兩夜!這一切都是兩年前的我完全料想不到的,用這樣的體驗揮別過去,展開新的一年對我來說非常有意義。

謝謝你開啟我另一個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