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庫斯古道縱走-魔幻森林之旅

發表於2018/01/09
3,48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行程簡介】

第一天: 巨木登山口-->巨木園區-->雪白營地紮營

第二天: 雪白營地-->魔幻森林-->100林道-->棲蘭山工作站紮營

第三天: 棲蘭山工作站-->100林道-->出口搭車


當大家都在想2017跨年怎麼度過時,大叔早已安排好了最浪漫的方式。


那就是『司馬庫斯古道』縱走。


古道耶!!!

早聞伍元和老師的古道經驗,對於前人踏過的路途早充滿無限想像。

所謂循前人之路,體先人之苦,想著2017年最後一夜踏在過往的古道上,心中甚是嚮往。

費盡心思才爭取到這難得的這個名額,越接近期限越讓人怦然心動。


終於到了這趟古道之旅的時刻。

要到達這上帝部落前,不免俗的還是得接受路面的震動與頭殼撞擊實驗。


從巨木登山口到神木森林這段5K極度愜意,沿途有全景環繞的景觀廁所,還有茂密入天的竹林,更有許多沿途驚嘆我們這群『喔~~揹這麼大包』的可愛山友們。


抵達神木區正好中午,大夥享受了難得的陽光,聽著領隊說著:

『下午的行程會比較陡一些,也比較難走一些喔,但大家別想太多,就輕鬆走喔』

嗯?為何大叔聽到這種話讓我感到毛骨悚然呢??

身為登山者的直覺,這跟『再走5分鐘轉個彎就到』似乎有著相同的語法結構。


或許是大叔更年期神經太敏感了吧。

嗯,一定是的,領隊看起來是這麼正派的人,中肯老實講的話想必也不會歪到哪邊去的。



「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這是事前大叔對領隊的觀感。


事後證明,嗯,領隊的話能信,那葉子媚是個賢妻良母,兩百塊最聰明,戈巴契夫頭髮最長,海珊總統最不愛打仗.。


大叔語錄:『寧相信這世上有鬼,莫信領隊那張嘴。』


從神木後開始一路上呈現將近30度的陡坡,你說這叫緩上...

對不起,大叔數學不好,國中數學老師常請假,這種tanθ= 30度的斜坡,我只知道我的雙腿正在嘶吼。


如果要我給司馬庫斯古道一個詞來形容,我覺得極佳的形容就是:

『原始』

相較於其他的登山路線,這條古道甚少有人刻意整理道路的痕跡,雖說路徑較不明顯,但這樣的原生森林環境倒是讓大叔覺得特別舒適。


抵達水源處後小休10分鐘,周遭傳來了陣陣的味道,像是有動物與森林正融為一體的氣味,附近也發現疑似山羌的屍骨,可惜個人不是這方面專精,無法確認這隻山羌切確的死因。


原始的森林就是這樣,生死相依,生命的消逝也意味著新生命的萌芽。


大家也見怪不怪,一看就知道每個人都是老手中的極品,看著大夥淡定的神情,相信也只有看到翼手龍之類才會有驚訝之情吧。


結束休息後,領隊大哥再度說:『恭喜大家把難走的走完了,後面就緩很多了喔!』

嗯.............明明後面那條路就那麼陡....


這一刻我終於理解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核心觀念了。

一切都是相對的,之所以我們感受不同,在於我們對於坡度的定義不相同。

或許對於神人,沒到垂直攀升都叫緩坡吧。


往雪白營地的路上,我們經過了二老爺、三老爺神木。

但其實如果沒路牌,說真的我根本搞不清楚各個老爺誰是誰。


這是我目前見過神木或稱巨木最多的一條路徑。

沿途神木林立,隨處都可見到直聳參天挺立的巨樹。


稍作休息拍照後,領隊再度說:『後面就很好走了喔!』


嗯,我不會再相信了。

在此我們也深刻的體驗到一個社會化的過程。


過了二老爺後的路徑變得更糟,困難地形變得更多,許多需要攀繩的地形因濕滑與那背上的重裝更顯困難。

但講是這樣講,大家還是跟猴子一樣一個接一個地滑了過去。

一個很驚險的地形在所有高人凌波微步的表演下顯得平靜異常。


在跨過了重重障礙下終於抵達了雪白營地,沒想到我們不是唯一來此古道跨年的人,另一批清大登山社的學子們早已搭起了帳篷,吃著熱食唱著歌。


看著這些年輕人的活力,讓大叔都差點忍不住跟他們喊play one了呢。


一行人各自搭好了帳篷,開始一起享受這個寂靜的夜,脫離塵囂的城市,山上最讓人感覺舒服的一件事情,就是所有事情都變得那麼的單純。


單純的飲食,單純的聊天,單純的喝酒,單純的分享彼此有的一切。

或許有些人爬山並不為了那種征服的快感,只為這最單純的簡單吧。


正當我們酒酣耳熱之際,清大學子的領隊來跟我們一起談天論地。

看著他青澀的模樣,讓人不免遙想自己當年也曾有著相同的單純熱血。


在傳授他『大叔的社會學後』,各自便相繼回帳休息去了。


相信他在這一晚所學到的東西,足以讓他蛻變成為一位正港的男子漢。

大叔也算是為這個社會盡了一份心力了吧。


【第二天】前往棲蘭山工作站

休息的夜晚就聽到雨滴不斷地落在帳篷之上,心中微微覺得不妙。

大夥早餐之際,也對天氣有所準備,這天雨神同行大概是免不了了。


領隊再度跟大家說:今天超級好走,一路緩上!


我不會再相信了。

我不會再相信了。

我不會再相信了。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在雨具著裝後,開始這天跳華爾滋的魔幻森林之旅。

為何要叫華爾滋?

因為這天不僅全程又濕又冷,每個人都滑到不要不要的,無不以最曼妙的姿勢來個完美落地。


這天的行程如果要簡潔來說,那就是:

冷到不要不要的

濕到不要不要的

滑到不要不要的

跌到不要不要的

爬到不要不要的

累到不要不要的

爽到不要不要的


很明顯這天的天公伯不很給面子,霧雨壟罩著山頭,山巒上的濃霧久久不散。


道路濕滑不用說,大型倒木更是多如牛毛,每位重裝的夥伴們都得以爬行的方式才能勉強鑽過,如果說男兒膝下有黃金,那這此旅程值千金。

而這也是難得沒人想要休息的行程,因為一停止活動大家就得開始自行尋找發熱的方式。


這些活動包括了

1.起乩式:此式需先與上面連線,並雙手微開上下晃動,眼睛翻白並原地跳躍;此時也是最佳問明牌的時機。

2.走動式:不斷的來回走動來提升身體熱能,此時是最佳餵食的時刻。

3.摩擦式:藉著身體間的摩擦產生的熱能來抵抗寒冷,唯一要注意的是避免兩男互相磨蹭,畫面不甚雅觀。

中午在一大倒木下匆匆用過餐後立即整裝出發。


一路上大家各種完美落地的姿勢,美不勝收。

大叔自己更也貢獻了仰天長嘯前翻式。

辛苦的旅途是有回報的,終於讓大家來到了傳說中的魔幻森林。


魔幻森林顧名思義,就是很魔幻。


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一處長期不受光,濕氣匯集不散,讓苔、蕨類的植物非常旺盛,樹上也佈滿了各種各樣的陰性植物,讓整座森林透漏著一種神祕的氣息。

加上司馬庫斯古道少有人跡,讓這座森林不容易被人為破壞,使得這種森林保有了最原始的面貌。


至於這樣的魔幻是浪漫或是陰森,那就端看個人的想像力了。

山不回應你的問題,不強迫的你的想像,這就是山與人相處的最好方式。


底達到了紮營處,褪下了溼透的衣物,2017年最後的一夜大家開始等待那23:59:59的到來。

『我要先睡了喔!』

『我先休息了喔!』

『我要去躺平了!』


嗯嗯嗯嗯嗯嗯?????!!

不是說好要跨年的嗎???


『對啊,是跨年啊,但在睡夢中跨年啊!』

疑???總感覺不太對啊,不是該一起54321嗎??

『啊~~~~不用啦,跨年跟平常還不是一樣,又不是2018年開始就變一天48小時。』


....................好中肯啊,中肯到大叔完全無法反駁啊。

登山人可愛之處,就是在浪漫之中也不乏務實的一面。


看著時間,PM 11:41,想著這務實的一番話,大叔也覺得跨年甚麼的不是那麼重要了,在我們人生留下痕跡的永遠都不是那象徵性的過程,而是陪伴我們的人們。


自己默數著:5....4...3...1.....

2018新年快樂。

PM 11:50,休息睡覺去吧。


隔天搭上接駁車,順道在棲蘭山看了那些以古人命名的神木,或許前兩天已經吃了神木看到飽大餐,這些大家看到有點無感。


沿著北橫公路回程的途中,跨過一個山頭後截然不同的天氣,大家不禁苦笑著:東邊下雨西邊晴!

在上巴陵的慶功宴,看得出大家都久未嘗到人世間的美味,不一會兒就把整桌食物夷平。

沿途與此行的夥伴一一道別,結束了這從去年爬到今年的古道之旅。


在此感謝我們最辛苦的領隊張儀大哥。

也感謝各位陪小弟走完這形成的各位。


另外感謝,

那天晚上成長成男子漢的清大學子,陪大叔喇賽了一晚有餘。


希望未來仍有空一起上山看雲喇低賽,山水有相逢,我們再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