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羅馬縱走,倒吃甘蔗,告別2017

發表於2018/01/07
3,80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馬武佐野郡山」,一座山名比「巴博庫魯山」還難念、還難記的山。如果對它很陌生,那麼七家灣溪呢?武陵農場呢?

群山環繞的武陵農場位於七家灣溪旁,西有志佳陽、雪山東峰、雪山與雪山北峰,北面有武陵四秀,每座山都是赫赫有名,而在東面,有兩座山 : 羅葉尾山與馬武佐野郡山,過去不受山友青睞,只能單座山直上直下,據說是在2010左右,才有山友前輩打通兩山間連接,形成今日的「羅馬縱走」。

登山不在山高,而在乎歷程與心境。此行山友回憶說:「走這條路線,幾乎就能完整體驗爬山可遇見的每種林相!草原、蕨葉溼林,神木,二葉松針、紅槭樹紅葉地毯,芒草、劍竹林直打臉,宜人的防火巷林道。連天氣都不遑多讓,一路天候也是變化萬千,時而陽光露臉,徐風吹拂,走沒多久,又雲霧茫茫,滴下細雨,走幾步又到了乾的路段,這條山路的地理位置真的好有意思!或許也是因此,造就這樣豐富的林相。可惜的是此次雲霧太厚,四周視線展望不佳,否則還能觀望周圍大山大景。推薦大家也去走走看!」。

初次認識「羅馬縱走」是在夜宿環清宮,一對山友,準備拜訪志佳陽大山,卻因颱風過境,溪水暴漲無法前往,而決定前往「羅馬縱走」。

2017/12/31,原本有一個熱血的曙光行程,想在桃山山屋迎接2018曙光,卻在體驗冬日低溫降雨的小雪山林道時,被”冷卻”了,決定改來個「羅馬假期」,算是對2017總回顧。

追尋多數山友的路徑,從羅葉尾山上山,但在思源啞口時,遇上了降雨機率零的凜冽冬雨,躊躇了一陣後,我們放棄上山了。驅車前往武陵農場,卻在下一個幸福的轉彎處,燃起了希望。由於地形關係,越往台中方向天氣越佳,於是決定逆行「羅馬縱走」,從靠近馬武佐野郡山的馬鰣橋出發,期待氣象預報的天晴,可以出現在幾小時後的羅葉尾山。

逆行入口,就在馬鰣橋旁,有一簡單標示卡,下方即是國寶魚-櫻花鉤吻鮭的故鄉之一有勝溪與馬鰣溪的交會點,可惜沒看到國寶魚。放眼遠處是一片美麗的山壁迎接。

由於逆行,是以另一個方向的角度觀看群山景物。人生、事業,如果用另一個視角來觀察,會發覺很多原本無法理解的事物變得合理。

與唐穗山的三光溪相比,有勝溪溪水並不湍急,水量也不算豐沛,渡河難度不高,但是水深還是到小腿肚,如果穿著登山鞋,可以建議跟同行已過河的山友借一下雨鞋。

越溪之後,便是一路上坡,其中有幾處平地可供休息,偶而樹梢也透出幾片藍天。相對於已經要取消的行程,這是上天給的恩賜,格外珍惜。事事知足,就能常樂。

逆行接近馬武佐野郡山時,視野開始開闊,峻偉的遠山被身旁大霧蒙蔽,只能想像。聲音被水氣遮擋傳播不易,四周寂靜,雖知同伴就在不遠處,但卻依然感到孤獨,只有自己的腳步聲陪伴。人生有很多難事,即使家人朋友就在身旁,但再多的關心,就如在迷霧中,也要邁步向前。

沿路看到許多焦黑的枯木殘枝。根據紀錄,此處發生兩次森林大火,一次在2002年,一次在2016年。2002年是因為乾旱,二葉松油脂多自然引火;2016年是包商炊煮釀災。兩次火災,使得整個森林景象都改變了,花草樹木被火燒掉,但生命依然強韌的在此發芽滋長。

http://m.ltn.com.tw/news/society/paper/977956

同行山友回憶時說:「2016年四月的火災,燒毀了這段林地。萬物無常,這些曾高大挺拔的樹,來自種子,也終究歸於塵土。無常本是萬物的本質、生命的樣貌。收起感傷與消極,向大自然學習臣服,看著這片又將再次生氣蓬勃的草原,我們也懷抱滿滿信心與勇氣去面對所有喜怒哀樂,珍惜當下,大步向前行。」

爬山也是會累的,來張小兔兔轉圈圈,下次要換姿勢了。

10:17 抵達馬武佐野郡山,遠方的山嶺,依舊藏在如白紗的薄霧中

只有緣分較好的人,才有機會與山合影。

離開三角點後,繼續逆行,往羅葉尾山前進,林相從草原轉為巨木國度,我們轉眼間變成森林裡的小精靈,輕快地穿梭在樹縫林間,松蘿、巨木一株株從身旁經過。

後面幾株長相奇特的樹木,不由得停下腳來欣賞。此處的森林美景,媲美塔曼山,而稜線寬廣,每株樹都可以比在塔曼山更開闊的視野來欣賞。

看到樹洞中有個人嗎?別擔心,不是靈異現象,是隊友啦!! 千萬別亂截圖到處亂傳唷!!

一個轉彎,先聽到隊友們的驚呼聲,抬頭望去,碩大的羅馬巨木展現在眼前。巨木以展開雙臂的姿態,樹梢上蒼翠的蕨類,讓巨木充滿生命力。從每個角度觀賞巨木,都讓人感受到無比震撼。

看到一個武陵農場的界標,上面寫著武農

巨木的國度裡,樹木與各種植披以各種方式展現

此處的落葉林地毯也相當優美,棕色的二葉松地毯、紅色的槭樹葉地毯,以及不知名(求解)金色耀眼的地毯,滿地毬果讓人覺得充滿生命力。也讓一路起起伏伏的倦意全消。



越接近三角點,就是令人恐懼的芒草游泳池及箭竹林游泳池。由於我們是逆走,路徑上很多竹林被推倒的方向,與我們相反,使前進更加困難。尤其是在芒草林中,芒草梗的硬度比箭竹林還硬,前進非常困難。

面罩、帽子、手套、登山杖與雨褲、雨鞋是我的基本裝備,因為貪涼,把雨衣脫了。在竹林中行進一段時間,上衣已經沾濕。此時溫度大約只有3~4度,一旦停止運動,就會感覺寒冷,務必注意保暖。

14:00 箭竹林如油鍋般的煎熬,不斷注視高度計的高度變化,幾經奮鬥,終於抵達羅葉尾山,在衝出竹林迎向三角點的那一刻,所有壓力一次釋放。

拿出準備好的威士忌慶祝,在這麼冷的天氣下,溫醇的酒從嘴角一路暖到胃,再到四肢、頭頂,全身有說不出的順暢。

逆行離開三角點不遠,即可看到前往羅葉尾池的叉路。由於時間不早,需要盡早下山,尤其是思源啞口附近天候較差,若下雨低溫又摸黑陡下,恐怕較危險。同時,上山時的箭竹林恐懼還未退去,暫時沒有勇氣鑽入箭竹林,一探羅葉尾池,就把這項任務留給下一次上山的我吧!!

原本預期下山時,也會遭遇箭竹林、芒草林以及樹根路陡降。但觀察地圖發覺下山的路徑全在防火巷上,比起逆行上山之路,此防火巷如康莊大道。兩旁筆直的人造林,猶如兩列歡迎的人群,迎接我們下山。

途中遇見生長幾處在地面的松蘿,美得如下雪一樣。有幾處分布在稜線的石灘,美得令人驚豔。正如同行山友所說,「爬山不是爲了攀登頂峰之後跟三角點拍照留念而已,美的是途中的好風好景,看雲怎麼飄、草怎麼動。我想說的是:『盡情的去感受大自然的奧妙。』」。

16:22 抵達羅葉尾山登山口,此處本為今日上山之處,成為了今天縱走的終點,此時氣溫只有五度,啞口天空仍持續飄雨。

越溪,抵達接駁車的停放處,完成今日的逆行羅馬縱走。

做人謀事,『事與願違』是日日要面臨的課題,如果稍不如意,便放棄或屈服,或許就沒有這些美麗的回憶。若決定放棄羅馬縱走,打道回府,或許將是此生一項遺憾。感謝整個團隊,在最後一刻仍不放棄,並一路前進,此次逆行羅馬縱走,如倒吃甘蔗,越吃越甜,非但是成功,還是空前的成功,將成為我人生最深的回憶,也為2017年劃上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