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山走冬

發表於2018/01/04
44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去年我們在跨年活動中,首次排了夜遊,靈感來自華德福的走冬至。我們在自家農地,利用地形,讓學生在不開燈的黑夜走到上方取火,然後開營火晚會。

今年我們把跨年晚會延至跟期末發表去,但還是把走冬的活動保留。冬至有股特別的宇宙能量「只有在全黑、寂靜的地方,才有自己回到內在的力量。」

在雪山的時候,我們也摸黑走了一段,學苑的小孩並不怕黑,相反的,他們覺得興奮、充滿期待,我們甚至看到了難見的雪螢(高山螢火蟲)的一種。

這引發我們對走冬活動的設計想像,剛好農地所在的鳶山,有著原始風味,但不至於太危險的步道,所以就試著把走冬辦在這邊。

我在活動前兩週,找了兩個護衛陪我在下班後去戡查場地。我們去的那天天氣很好,把下山的車安頓好後,開到預計的登山口,已經過了五點半,天色全黑,然後頭燈開啟,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一開始真的很想罵髒話,想說為什麼要這樣整自己和整小孩,尤其在上山的中段,我們把燈關了,還真的是漆黑一片,有點恐怖,連兩名護衛都害怕了。後來開始爬上稜線,看著山下的燈火,在稜線上上下下,走過一些地形,開始有點感覺,那真的是在神祕的冬夜裏走才有的感受。

鳶山是市郊的山,它不同高山的遺世獨立,在黑夜走,有點帶著距離看著都市,但又與它十分的親近,步道卻非常的原始,沒有水泥階,最多就是石頭搭的階。鳶山有很多入口,上回冬季的農耕營,因為下山選的鳶山壩入口,看到了「山主」的地基主,這次就以這邊入山,在上山之前可以先帶小孩拜一拜。

中途有個像休息站叫做福德亭的地方,是熱心的早起會山友弄的,有吊環、拉筋台、攀高架…就是一個原始的遊樂場,我們把走冬的時間提前一個小時,在黃昏的時候走,預計是到這個點來迎接天黑。

福德亭的運作維持十分有趣,也托這次探路的福,因為走的慢,我們發現它的水源是在上山的路旁的一個水源處,有熱心山友提供大公升裝牛奶罐,有熱心人裝罐,再由路過的山友自主帶上去,我的兩個護衛也各提了兩筒到福德亭。這樣自主互助的運作方式還頗有教育意義。

路線最危險的地方大概就像是樹根纏繞,一邊沒擋,或是大落差的石階與鳶山石伸出去看夜景的視覺上的懸空點。另外,路線上有一些山友弄的休息山頭,像楓樟亭、長春嶺,我們後來放棄楓樟亭,因為地形不好,但長春嶺比較開闊,是可以安排做一些事的。

最後就是鳶山石的百萬夜景,那個點有點危險,但因為是自家小孩,我們比較敢帶,如果是陌生小孩還是算了。百萬夜景後到亭子,就可以走出光復鐘樓,這一段因為是水泥路,安全很多,是可以做不開燈的行走練習,而出口就有爸媽的溫暖懷抱在等著。只要事先連絡好家長,做好接送安排就可以了。

終於到走冬的那一天,一整天天氣變化萬千,一下陰一下晴,偶爾飄小雨,但是我們入山的時候是晴朗的。

經過幾次步行的訓練,我們的隊伍速度能夠維持的非常漂亮,沒有脫隊落後的人,而且大孩子都能夠主動擔起照顧小小孩的任務,老師於不用再押人了…可以自在的跟學生邊走邊聊。

我們在上坡的路上看了很美的黃昏,在鳶山山脈最高點看夕陽,福德坑山上有個石峰,有幾個小孩坐在上面,因為今年期末要演獅子王,有小孩就發現這很像獅子王劇中的榮耀岩,居然幾個人就唱起了獅子王開頭的非洲語那段。還有人要演狒狒的同學抱著辛巴到岩頂上。

福德坑山沒多久就到了福德亭,天色快黑,一群人有人看山下的黃昏景色,有人在玩吊環,有人在爬攀爬架,很開心。時間跟我算的一樣。

我們準時在五點半出發,希望能在七點離開。頭燈打開,開始真正的夜行。一路上也是大家互相幫助,互相提醒隊伍的行進速率,不超車,也不落後。幾個原本我們擔心的危險點,他們都能夠互相提醒與照顧,沒帶頭燈的也能夠被戴著頭燈的保護著。來幫我上課的怡佳,沒什麼登山經驗,也被他的學生照顧的好好的。

然後有人就開始唱起了歌,一路上就歌聲伴著笑聲,還有人找到好幾隻蟾蜍,還有人發現螢火蟲。到了最後一座開闊山峰福德嶺,我們讓孩子點了仙女棒和勝利之花。山上全黑,但山下燈火通明。

在點勝利之花時,他們又主動的唱起了生日快樂歌,後來覺得好像沒人生日,就改成了Happy New year to you。整座山都是我們的,感覺真不錯。這時候雲霧也起來了,好像有點飄著雨,但是很小很小,在頭燈的燈光照耀下,居然有點像雪花。

到了百萬夜景的鳶山石,今天有點落漆,能見度並非很好,有點霧氣,左方我們過來的路更是一片山嵐,就像面紗一般矇住了來時路。這邊風又有點大,沒有待很久。

下到最後一座涼亭,終於到了關燈行走。小孩有點興奮,又有點害怕,西瓜幫忙hold住了秩序,然後就讓他們開始一個一個把頭燈關掉,獨自走在黑暗。本來想讓他們到石階下再開頭燈,發現靜下心來後,階梯是看的到的。我們請孩子不要害怕,靜下心來,讓自己看到路,就開始一個一個的放行。

我們在涼亭,聽到了第一個孩子的名字的歡呼聲,果然有人到了。之後,到達終點的孩子名字,一個個的被叫出來,好像英雄被迎接的感覺。把孩子都送出去後,我們老師才走在最後出了山。

另一頭家長準備了好喝的薑湯、包子、烤蕃薯,冷冷的天吃著熱熱的食物,心都暖了起來,我們的家長真的很可愛。

我們把剩下的煙火和仙女棒,讓孩子在光復鐘樓的廣場放,很多孩子的弟妹都來迎接,然後就玩在一起,追來追去,大人自在的在旁邊聊天,這個走冬就在溫馨的氣氛之下結束了。

我還是想起了彼得。彼得森的話:

這樣的作為以堅強的「我們」意識為基礎,這種意識強固到能保護他未來的奮鬥。在這樣的共同體中,整個人的價值超過他值得以及不值得之處,這才是愛真正實踐之處的存在。

我想,在走冬中,找到的不只是自己內在的力量,還有整個團體內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