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上一九七:用走的,雖然慢⋯

發表於2017/12/25
353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7/11/11
  • 回程日期
    2017/11/11
  • 相關路線
    池上一九七縣道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來時很好,去時也很好;有很好,沒有也很好。池上一九七縣道,依舊慢慢走過,慢慢的從池上火車站走近一九七縣道四點五公里處。在那裡,有許多回憶,但不需要趕著過去,因為記憶裡的感觸,正需要的是實踐在生活裡,而不停滯在認知上的一個概念。此時,看見第一個提醒,刷印在屋牆上「慢食生活」。生活怎麼可以吃?又為什麼需要慢慢吃?懂得「慢食」是什麼,與正在慢食的路上,其實是不一樣的。

感受著每一個腳步在不同的土地上交會的感覺,走過茂綠的田埂、走過耕耘的土壤、走過收割後的田地、走過水渠的引道,再回到硬實的柏油路上⋯。雖然隔著鞋底,依舊能隱約地感受到之間的差異,田埂上的彈性、耕耘過的鬆軟、收割後的扎實、引道上的小心翼翼。似乎可以明白,鬆過土壤的田地正適合需要照顧、尚未萌生根苗的稚嫩植株。當雙腳走過,鬆軟的感覺到土地的接納與包容,這與田埂上的彈性是截然不同的,或許正是因為生命扎根的深淺。然而,所有的感覺都是我們與事物的交會,任何感受的存在卻取決於「當下那刻」是不是還懸在思維裡?耽溺在思維裡,便錯過了所有交會的瞬間,感受不到土壤柔軟的包容,只想著已經弄髒的鞋子該怎麼處理。

聽稻浪在唱歌,那是風與結滿穀穗的稻子相遇時所發生的事。上一陣風與下一陣聽見的會一樣嗎?飽滿的黃色稻浪與紅褐稻浪聽見的會一樣嗎?站在高處與坐在田埂上聽見的會一樣嗎?我們以什麼樣的心情去迎接他們相遇時的聲響,聽見的會一樣嗎?結實累累的稻穗,低著頭隨風搖曳,彷若在風的指揮下陶醉的演奏,單調的寧靜。今天最好!因為每一天都有每一天的巧合,將這些過程湊合在一起就成了這天獨特的內容。只擔心我們每一天都思索著相同的問題,煩惱著類似的憂擾,看見相似的事物重複進行,深陷其中⋯。此時,原來風吹拂在臉上、手臂上,或從頸子旁悄悄溜過時,都有著些許不同的感受。

從池上火車站到一九七縣道上的四點五公里咖啡,大約五公里的路程,時而下田埂,時而佇足的聽風吹浪,也就不自覺的慢走了三個小時⋯。但三個小時裡,每一刻都是目的,而不淪落為一段消耗時間的路程。途中,一位黝黑、笑容和藹的大哥見著了那背著厚重背包的我,便問「你要去哪裡?」在天色昏暗下,聽見那聲像是歡迎你到來的招呼,自然敞開笑容的說著「四點五公里!」他像是打氣般的回應「四點五公里,就在前面一點了,快到了!」簡單的交會,卻印象深刻的感到愉悅。在遠方,沒有任何路燈打擾的畫面裡,有一處攀滿著植物,目光緩緩的停留在那,縫隙間展露著令人想念的燈黃,「我回來了」的喜悅感豐盈著。幾分類似的,像是童話裡圈谷中央的房舍,透露著視野裡的一點溫柔。經常聽見第一次前來的顧客總會嚷著「你們這裡太難找,剛剛調頭才找到,又沒有招牌,建築物幾乎被植物攀滿著⋯。」那刻,都會有一種深刻的感覺「當我們的心能夠慢下來,感官就敏銳了,自然會有所發現而不輕易錯過。」然後慢慢的咀嚼,直到能感受到屬於這件事物的美妙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