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山的藍腹鷴

發表於2017/12/11
2,85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邂逅


    那天下午的天氣,灰矇矇的,部分的山上還起了點霧,一個人漫步在林道上,回想起早上5點鐘在民宿睡眼惺忪的想賴床,最後還是硬撐起來去刷牙洗臉,東方一抹魚肚白後接著迎來展開一整天的登山活動~

        上午在完成鳶嘴、稍來山的登頂體能大挑戰後,中午在收費站的停車場(大雪山林道35k處)拍攝了一堆陰天的楓葉(還好隔天早上放晴的時候又拍了一堆),以彌補上午在稍來山的紅榨槭楓況不足的遺憾,回去之後也好有個交代,呵!

      

      筆者鳶嘴山攀岩心得,詳見: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review&act=info&review_id=3439

      更多鳶嘴山的照片,請見: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album&act=photo_list&album_id=6634

      更多稍來山的照片,請見: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album&act=photo_list&album_id=6631

     

         舉起手錶,看看時間也所剩無幾,於是決定走大雪山林道漫步回鳶嘴山登山口(大雪山林道27k處)停車場後開車回民宿。

        原本以為,在大雪山林道上走著走著,除了往來山上的車輛、林道旁樹梢上幾隻在一旁吱吱叫、跑跳打鬧的台灣彌猴及清新的空氣以外,應該不會有什麼其他令人驚奇的事物會在眼前出現,開始出現想要邊走邊打瞌睡的狀況~但還是在兩個多小時後走回登山口,這時的腳,已經感覺有點酸酸的了

       回到車上插上鑰匙發動引擎時,一段OS從腦中冒出: 是怎樣才8k耶,我走在高速公路的林道上誒!為什麼要兩個多小時?

       但是,殊不知萬沒想到自己的運氣,竟然可以好到在同一天當中,不同的地方,遇見“兩次”、“兩次”、還是“兩次”藍腹鷴!

       對的!沒有錯是不同的兩隻,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單獨一隻公鳥,然後又外帶一群男女老幼。

        是的,你沒有聽錯,如果你覺得才看錯了?還是我打錯字了?那麼,就請讓我再清楚的說一次:

       

        總而言之,當天在大雪山森林遊樂區的範圍內,我遇到了兩次藍腹鷴,但都不是同一隻,頭一次是遇見一隻公的,在稍來山往收費站步道上大約? k的位置。


        那麼,接下來當然就是第二次嘍!就是在大雪山林道23k處,我遇到的,不是一隻,是一群!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家族,什麼?一個家族?是的:一隻公的、一隻年輕的公的(亞成鳥)還有一群(約6-7隻)母的

真的!沒有騙你,是真的!

故事說完到了後面我會證明給你看,先不要著急!一切都是有圖有真相。


        接著,我要來說說這幾次登山遇見“大山雞”(笑)的狀況,我所謂的“大山雞”,聽起來有點難登大雅之堂,但我所指的是臺灣的兩種地棲性鳥類,即藍腹鷴和帝雉:我和帝雉的第一次接觸是9月份上旬,在新竹縣五峰鄉的觀霧檜山巨木步道上,當天步道封閉沒有什麼人在走,而那隻帝雉正在享用著腐植層的嫩葉還是蟲子什麼的,只可惜當天沒帶單眼,當我拿起手機開始拍幾張照片後他就低調緩緩的往山下走了,而這就是我跟“大山雞”的第一次接觸


新竹縣五峰鄉的觀霧檜山巨木步道上的帝雉,是筆者第一次跟帝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

       而第二次,是9月下旬筆者去惠蓀林場,位置約在湯公碑步道約1.5k左右,這次是我第一次遇見藍腹鷴,也是隻雄鳥,這次我雖然有帶單眼相機,但因為離牠太遠所以當要靠近拍攝的時候牠也順便消失在步道的灌木叢間

惠蓀林場湯公碑步道上的藍腹鷴,是筆者第一次跟藍腹鷴在林中的邂逅;還來不及調整參數及對焦,牠就跑了

       更多惠蓀林場的照片,請看: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album&act=photo_list&album_id=5242


       後來,第二次在山中遇見帝雉,那也是隻公的,是9月底和朋友單攻完羊頭山後,一同開車返回清境農場民宿的回程時,在中橫公路段過大禹嶺到小風口的中間的一個髮夾彎;當我們一起看著那隻“大山雞”時,異口同聲的喊出:帝雉~然後拿起相機時,牠也跑了!

      更多羊頭山單攻的照片,請看: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album&act=photo_list&album_id=5311


      第三次,遇見帝雉是11月初,去阿里山走塔山步道快要接近二代木的前面一點,遠遠又遇到一隻公的在步道上面大快朵頤,但隨著我的腳步愈發接近,同時,牠也跟著進入了陰暗的角落;後來,原路返回時又遇到一次,但都還來不及拿出相機,那隻“大山雞”就又很快的閃了!

      更多塔山步道的照片,請看: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album&act=photo_list&album_id=6088


       雖然都是邂垢,但這次在大雪山與“大山雞”的邂垢,跟以往比起來,實在是有很大的不同因為這次,牠終於不跑了!

BTW筆者雖然很喜愛攝影,但是拍鳥畢竟不是筆者的專長,若照片讓愛鳥者覺得實在不怎麼樣,其實也很正常!就下次改進囉?

鳶嘴稍來往收費站步道上遇到的藍腹鷴,是筆者第一次跟藍腹鷴在林中浪“慢”的邂逅


藍腹鷳


藍腹鷳學名Lophura swinhoii),又名藍鷴藍鷳藍腹鷴臺灣藍鷳華雞斯文豪氏鷴,俗稱

臺灣山雞,是一種大型雉類,雄性通體藍色。它的近緣種白鷳與之形態相似,都在高山林地生活,但

二者體色一藍一白,且藍腹鷳只在台灣山區有分布,這對於研究動物地理、系統演化有著重要的意義。


分布

為台灣特有種(不普遍留鳥),分布於臺灣本島低中海拔森林。


習性

藍腹鷴棲息在中低海拔300至2300公尺以內的原始闊葉林,或成熟次生林、灌叢。

常於晨昏、濃霧或天候不佳、光線昏暗時,出現在林下開闊處或林道上覓食。性羞怯、隱密、警覺性極高,稍受干擾即迅速鑽入林下草叢或疾速飛往坡下。

飛行能力不佳,性隱密於地面築巢,雛鳥為早熟性。行動謹慎,常常悄然無聲地活動,故不易見到。

啄食野莓、植物之種子、幼芽、果實及嫩葉,亦會刨開地面之腐植層,撿食蚯蚓及其他無脊椎動物。

築巢於地面,巢位極為隱密,每窩產3~8個蛋,一般由雌鳥伏窩孵蛋,約25天孵出幼雛。


外形

藍腹鷳為深藍色的大型雉類。雄鳥全長約72cm,雌鳥全長46~57cm;雄鳥翼長24~25.5cm,雌鳥翼長23~24cm。腳部為紅色;臉部裸露之皮膚呈血紅色。

雄性藍腹鷳頭頸黑色,羽冠白色有時帶黑斑,後頸及頸側為深藍色,帶悅目的金屬光澤,上背白色,下背及尾上覆羽黑色,並具有寬闊的帶金屬光澤的藍色羽緣,肩羽赤紅色,翼上覆羽及次級飛羽黑色具寬闊的帶金屬光澤的綠色羽緣;初級飛羽棕色;尾羽除一對中央尾羽為鮮亮的白色外,均為黑色並帶有藍色光澤。

雌性藍腹鷳為雄性的暗色版本,以褐色、土黃和黑色的條紋為主要色調。


來歷

        1753年(清朝乾隆十八年),福建崇安人董天工撰《臺海見聞錄》卷二之臺禽(計八條)內記載: 華雞,華雞較錦雞微大,冠與面俱赤,脛足亦然,尾黑白相間,長一、二尺,毛羽五色陸離;土人用繩圈繫餌於深山生致之,然性難馴,豢養不易。

       而藍腹鷳介紹於西方世界於1860年代,是19世紀博物學高速發展下的產物,它的發現者是博物學家、東方鳥類學研究的重量級人物、鳥類學家斯文豪/或譯史文侯(Robert Swinhoe)。

       1862年4月1日,斯文豪得到了一張被有藍色羽毛的大型雉類的皮,因為天氣炎熱,獵人怕屍體腐爛,沒有給他帶回完整的個體。斯文豪意識到這可能是一種新發現的大型雉類,當地人稱它為「Wa-koe」(即華雞的泉腔閩南語發音)。此後他多次讓獵人努力採集這種雉類的標本,他自己也經常蹲守在Wa-koe可能出沒的樹林,可惜最終也沒有看到它。過些時日,斯文豪終於得到一隻完整的雄性標本。同年的12月8日,獵人送來了一隻活體的雄鳥,這隻鳥的羽毛光鮮完整,斯文豪把這隻雄鳥輾轉香港印度送回了倫敦放養。隨後,斯文豪又陸續捕獲了一些活體送回英國。他在寄給《Ibis》(英國鳥類家學會的會刊)的多封信中記述了藍腹鷳在籠養狀況下的繁殖和換羽等行為,這是藍腹鷳的生物學和飼養研究中最早的資料。

       1862年,斯文豪回倫敦養病期間把在臺灣採集到的一批珍貴標本交給英國著名鳥類畫家約翰·古爾德(John Gould)。古爾德根據這些標本發表了16個新種,其中就有藍腹鷳。為了紀念對藍腹鷳發現的貢獻,這種鳥以斯文豪來命名,即Lophura swinhoii(Swinhoe's Pheasant)。斯文豪也因此開始享譽世界鳥學界。


        更多大雪山藍腹鷴的照片,請看: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album&act=photo_list&album_id=6627


大雪山的第一次相遇

鳶嘴稍來山步道


鳶嘴稍來往收費站步道上遇到的藍腹鷴,是筆者第一次跟藍腹鷴在林中浪“慢”的邂逅



大雪山的第二次相遇


在傳說中的大雪山林道23k

有一隻最像帝王的藍腹鷴,是筆者見過最霸氣的鳥中之王

一家子一夫、七妻、一子

招搖過馬路的樣子,像極了垂簾聽政的太上皇


攝影:黑傑克 (無鳥類攝影經驗)

時間:2017年12月2日,下午16:00

地點:台中市和平區

器材: Canon Eos 80D

鏡頭:Canon EF 35mm F1.4 L USM

鳥點:大雪山林道23k

鳥種:藍腹鷴

鳥況:好到破表!快門聲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馬克沁機槍一樣,噠 噠噠噠噠~

大雪山林道23k的藍腹鷴,雄鳥只有一隻。雄鳥有著姿態優雅又不失霸王的風範!

大雪山林道23k的藍腹鷴,雄性(亞成)鳥一隻。這個年輕人,現在還是個太子,未來也會像他的老子一樣,享齊人之福!

大雪山林道23k的藍腹鷴,雌鳥一共7隻。獨家實況轉播,真實上演鳥中的後宮甄嬛傳!這真是隻幸福的雄鳥啊!

大雪山林道23k的藍腹鷴,雄鳥與雌鳥鰜鰈情深


後 記

大自然孕育著生命

森林是野生動植物的家

請大家愛護每個生命

不要去餵食牠們

一切

就讓大自然做最好的安排


        反正,這次是筆者人生中第二次來到大雪山,同時也是今年的第二次在這次兩天的登山行程中,第一天兩次遇見藍腹鷴就算了,隔天在小雪山還遇到山羌在遊客中心前的草地啃草,在步道上也看到山羌三、四次,可以說真的遇到有許多美好而有趣的事情很還有非常親切的山友。真的可以這樣說:真是太神奇了!黑傑克~

        總之,一趟大雪山之行真的讓我收穫不少,真的可以說是“健達出奇蛋,三個願望一次滿足”!! 所以後來在回程的路上,我一直在思索著,要怎麼樣來説說這次大雪山之行中,這些有趣的點點滴滴!就聽筆者娓娓道來吧~


       更多小雪山山羌的照片,請看: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album&act=photo_list&album_id=6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