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蛇咬了!!!

發表於2017/12/01
1,74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先說重點」

戶外活動請小心,若不幸被蛇咬,請冷靜看清楚咬你的是哪個傢伙,最好能拍下他的樣貌,絕對不要學武俠片裡劃開傷口,豪邁地用嘴吸蛇液,或是什麼山刀割開擠出毒液,也不要綁止血帶,就是盡量保持被咬的地方低於心臟位置,保持冷靜不要大動作,然後摳119,火速!立馬!就醫!

---

「 我的奇妙旅途中,到底還有什麼更不可思議的事能讓我遇上? 」

才開始準備投入來認真爬個百岳什麼的,竟然在這麼簡單的步道上被蛇咬了...

因為是個太超乎我想像的經驗,連醫生都叫我應該把它記錄下來,留個紀念。

11/17/2017

事情是發生在基隆的姜子寮絕壁步道,看了山友的推薦,早上先去爬了姜子寮山,下午再去瀑布絕壁。其實原本上次打算一個人來,但那天剛好時間有點晚,朋友叫我不要自己去有點危險,於是作罷。而這次把握一週唯一天氣晴朗的一天,約了朋友一起登高,在上面來個小巧的野餐,吃飽喝足後再來去附近的絕壁看看。

”天氣多晴朗我笑得多開心啊...“

我們沒有從姜子寮古道那頭直接走過來,而是開車由姜子寮公園這邊入口進入,步道其實不長,大約兩公里就可以到達絕壁,但後段的路因為有溪流,石頭都長了青苔有點滑,走起來需要很小心,一旁有輔助麻繩可以抓著走,但,就是因為抓著它...

我們看完絕壁回程大約是4:30,天色也不算黑,就是有點陰陰的感覺,一路走回來因為下山,滑滑的路就覺得比較難走,要小心一點,於是幾乎是一直用左手圈著繩索,需要的時候就拉一下。

”就是這繩索“

4:45 pm 我被蛇咬了!!!

就這樣一路走到大約一半,朋友在我前方距離我約5公尺,突然覺得手超級無敵痛!!!

罵了聲髒話以為被什麼蟲咬到,手拿起來要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發現一條蛇掛在我手上,完全沒想到竟然是條蛇...蛇...蛇,實在太驚嚇了,所以用盡所有的力氣把它甩掉。現在腦海的畫面就停留在,那條蛇被我用力一甩,在空中飛翔掉落的模樣,但還好有這畫面,我記下了他是條綠色的蛇...

然後對著朋友大喊「我被蛇咬了!!!」

朋友遠遠聽到「蛤????」

對,太超出我們的想像,反應不過來,再加上他才剛走過都沒事。

他趕緊向我跑回來,看到我手上三個洞開始滲血,然後我開始感到無敵霹靂的痛,又崩潰了幾秒,因為對毒蛇的常識實在不是深(真的就是壓根沒想過自己有天竟然會碰到,所以也沒仔細記過吧) ,一方面很怕自己等會就會像電視演的,蛇毒攻心臉歪眼斜休克之類;一方面又告訴自己要趕快腎上腺素充滿,立馬振作下山去醫院,爭取時間!

原本也還天真想說是不是要去開車,但朋友還是趕快撥了119,請他們派救護車來(這才是正解)119那邊告訴我們千萬不要用止血帶,就是保持患部低下,稍微加壓著,然後不要動作太大,慢慢走下山,以免血液循環太快,毒液會跟著流更快... (但我早已turbo on,用我平常飛毛腿快走的特技,一直往山下衝...)

在中途碰到一個大叔,剛好有車,向他確認這邊車子是否可以開上來,講一講之後,朋友直接拜託他,是否可以載我們去登山入口那邊,這樣救護車要是來,可以更快找到我們。大叔人很好,車子好乾淨但也讓我們兩個髒兮兮的人上了車,載我們到入口處。一下車就聽到山的遠處有救護車鳴笛聲,一彎一彎地向我們過來了,好險他們找到我們了!

救護車來的時候,我的手除了劇痛,也開始腫漲了。剛開始只有被咬的那兩個洞開始腫,但就在往醫院的路上約10分鐘短短路程,已經爆腫到手腕,手都變形了...

“小小的兩個洞後20分鐘...”

進急診室後傳訊息和朋友說「我被蛇咬,晚上不能一起吃飯了...」「我被蛇咬,現在在急診」竟然大家第一時間沒有什麼太大反應,因為根本還沒連結起來吧,然後突然間,大家才意會過來,驚訝地問我「什麼????」在此時,連我自己也都還處在這到底是什麼狀況的狀態下,其他人更不可能立馬反應我竟然被蛇咬這種狀況,哈哈...

醫生稍微看後,要和我確認咬我的蛇是哪一種類,有沒有照片,我說只看到他是綠色非常確定,但有沒有紅尾就無法肯定,然後因為我崩潰了所以也沒照相。醫生看我手腫的速度之快,排除了只是無毒青蛇咬的可能性,所以確認「赤尾青竹絲」應該就是那兇手!

https://farm3.static.flickr.com/2850/33354728890_b6211df29d_b.jpg

同時也和我確認,有沒有什麼過敏之類的問題,於是就開始準備青竹絲的血清,手臂上還挨了一針破傷風,準備要幫我注入血清了。

5:15 pm

第一管的血清打得很慢,但我手腫的速度卻開始更加速...。此時我都還天真地想著,幾小時打一打,明天我就要來去露營囉,真的是完全沒有想像到事情根本不是這麼簡單啊。

6:10 pm

沒有任何好轉,開始打第二管。打一半的時候開始覺得好像手好一點點,沒有那麼緊繃了,但真的只是開心了一下,立馬又以更快的速度腫回來而且還腫更大了。

7:32 pm

所以醫生又趕快再加碼一支血清,第三管注下去,點滴速度比第二管的又快了很多,但還是沒有停止一直往上腫的手臂...

8:20 pm

醫生決定幫我轉診到有毒物科的大醫院比較保險,於是決定到台北榮總。這時腫已經快接近手肘,變成豬蹄一隻了。


“救護車坐起來一點都不舒服啊”

轉診救護車的護理人員很專業,把我捆起來包好搬到車上,然後雖然很痛,我還是在救護車上留下了這個寶貴的紀念,人生第一次救護車。

-----
「被毒蛇咬的那位楊小姐」

15分鐘不到就被推進了榮總急診室,這時手已經腫到進入上臂了。向毒物科醫生重新說明了狀況,感覺到他們很興奮(?)炯炯有神的眼神,然後幫我拍了幾張照,又在我的手臂上畫下了一個新的里程記號,和我說明血清的作用需要時間,因為通常只打個兩支血清就會消了,而我已經打了三支,雖然還在腫大,但要不要打第四支得先觀察一下,然後他會向主任醫生報告,以及告知我接下來會需要住院觀察。住院不是一晚,是5-7天以上!!(昏倒...)

但今晚沒床位,要在急診的觀察室裡,和各式各樣狀況的病人一起度過漫漫的第一個長夜。而我爬山一整天,又臭又髒,全身都是蟲子黏著,褲子又是泥土,腫的那隻手還有一層青苔泥土裹著,真的超級狼狽...

11/18/2017

整晚手痛到根本睡不著,腫脹感覺太強烈,覺得他要爆炸了!然後想到醫生說的,要是太久都不消腫還反一直腫脹的話,要擔心腔室症候群,然後就要趕快開刀清創,不然神經組織會壞死,我手就廢掉了,想到就覺得好害怕好害怕啊 ... 

早上五點半急診室就開燈了,護理人員忙進忙出,實在太痛於是先讓我把原本九點才會給的止痛藥先吃了。

這時,一位還穿著便服的醫生風塵僕僕衝了進來

「那個被毒蛇咬的在哪裡?」

表明自己是毒物科主任,看了我的手後,他和我說起碼再住院5-7天觀察,因為以我的狀況,已經腫到上臂就算是重度,而且還在持續腫大,需要密切觀察。並提到,有的人就算好好得出院了,後來沒好好休養,併發症又回來的,像是蜂窩性組織炎等。

我也問醫生為什麼有時候他好像要開始消了,可是又突然腫回來?「因為血清會隨血液循環作用,就會讓他消腫,但蛇毒也會再循環,就可能再腫,就幾次這樣反反覆覆後,血清就會戰勝」大概是這樣,要我別擔心。雖然是小小的一口,真的不是打幾支血清幾小時就能解決的啊...

我躺在那裡等病房時,突然又有一位醫生走進來

「那個被毒蛇咬的在哪裡?」

這位醫生則是在做蛇毒測劑之類研究,想要把我這次的血拿去做分析研究,需要我手的照片和簽名同意(毒蛇咬楊小姐粉絲簽名會來喔~)。研究主要是想做出類似像毒蛇預測試劑,若是被咬的人不知道自己是被什麼蛇咬到,或是要更確定是被哪種蛇咬到這類的狀況下,有更確切的方式可以幫助醫生確定要用哪一種血清治療。要是之後真的有這種預測試劑,就能幫助很多人,當然簽下去,沒想到這次的咬傷還有這種血淚交織的貢獻啊~

7:00 am 腫到上臂1/3

10:40 am 腫到上臂1/2

-----

「那個被毒蛇咬的在哪裡 ??」 

變成「妳就是那個被蛇咬的 ??」

接下來我就被送到住院病房,整個Q&A又重來好幾次,然後他們又重新確認我手的腫脹狀況。但其實接下來我什麼都不用做,就是一直等待和觀察,要確定我的腫脹狀況,除了往上發展的速度外,就是擴張的幅度。往上的腫脹的速度雖然沒有昨天剛開始時快,但似乎開始往橫向發展,我的手臂已經慢慢變成右手的兩倍大,整個肉被繃得好緊,碰到都會痛,而且手指手肘都無法彎曲,呈現很奇怪的形狀。腫脹的手掌手背更是覺得他整個要炸開,神經被壓到都會一陣陣刺痛,就是種很恐怖的感覺...

下午來了很多朋友,都來看這個他們「第一個被蛇咬的朋友」... 

7:10 pm 腫到上臂2/3

此時往上腫的部分速度已經又減緩了一些,但橫向仍然無法抵抗地擴張...

經過昨天今天的折騰,很早就上床睡覺,中間醫生和護士時不時進來確認我的狀況,確認我的橫向腫脹程度,以及要我注意,要是腫脹的地方開始出現溫度降低,或是知覺麻痺時,要趕快和他們說。就這樣睡睡醒醒大概兩小時後,還是被痛醒了,手怎麼擺都不對,怎樣都痛,只好去找護士求救,再吃了一顆止痛藥後,才勉強睡了一會兒。

11/19/2017

今天是全體腫脹的最大值。

"像手術手套吹氣以後鼓鼓的"

動不動就會有護士和醫生進來確認狀況,而下午楊主任也再出現了。他說覺得我應該已經差不多腫到極限,接下來就應該會消,所以另一劑血清應該是可以不用打,只要繼續觀察就可以了。之後又多照了幾張我的毒蛇咬痕和兩手對比照,說是上課的時候要用,「被毒蛇咬的那個楊小姐」成為上課的範本了。

而晚上開始,我的手指好像可以稍微開始動了!!神經壓迫的感覺也好像慢慢減緩了!

但晚上睡覺還是很痛,為什麼只要睡覺就痛呢?嗚嗚,我已經好幾天睡眠不足了...

11/20/2017

果然如楊主任說的,起床後發現手肘好像可以彎曲,手指也不再像雞爪變形,而且皮膚開始變軟,沒有那麼腫漲了!喔耶!!!

早上出現三位沒有看過的醫生,說因為楊主任在開會所以代為來看我,他們發光期待的眼神我看到了,而當我拿出已經在消腫的左手,我也看到他們那掩藏不住的失落感,「楊主任給我們看過照片,似乎是...消腫了...」
真是不好意思,你們來晚了... (誤 XD

下午楊主任再來看了我一次,大概是手終於消腫了,我的心情也放鬆了許多,開玩笑問了他

「我被咬又打了這麼多血清,會不會以後就對青竹絲有抗體了?哈哈哈哈哈」

「沒這回事喔,你還是會被送進來...」

到晚上,手掌也出現關節也出現,凹洞也出現了!

"像隻手了..."

11/21/2017

「被毒蛇咬的那個楊小姐失寵了」

今天起床後,手已經可以彎曲,也可以稍微拿東西,似乎已經看到出院的曙光了。

今天楊主任沒有來,是吳醫生來巡房,看了看之後,覺得我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也確定不用打血清或抗生素,接下來後續檢查沒問題的話,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其中一位醫生說,今天急診收了一名疑似眼鏡蛇養傷的病患,他對我著說「你不孤單了...」

"第一次住院這麼久..."

今天開始,我失寵了,哈哈哈哈哈哈。再也沒有醫生興奮地跑來看我的手,只剩那天幫我推床的病房阿姨,突然跑進來問我...「原來你就是那個被毒蛇咬的那個小姐啊?」

手的大問題解決了,大概至少還會腫個兩星期。但今天我卻一直頭痛、心悸和心臟有點痛,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但醫生覺得和我被咬應該是沒有關聯,報告看起來也正常。所以...

11/22/2017  我出院啦!

謝謝這次在山上載我和朋友的大叔們、救護車的救護人員、國泰和榮總照顧我的護士和醫生、還有楊主任!以及來病房陪我渡過無聊又無聊時間的朋友們!

金剛活過來了!週末要來去露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