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高越嶺道:奇萊南峰南華(未攻頂)

發表於2017/11/23
3,54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奇萊南華號稱是初學者最適合的百岳路線,雖然大叔也不知道這說法是哪來的,但seafood就是這麼說的。


奇萊南華是能高越嶺道的中段,這段可就是有名霧社事件的歷史景點,雲海保線所就是在霧社事件後日本人要加強管控山地而新建,原名為尾山駐在所,看過魏德聖導演所拍攝的賽德克巴萊後,走在這條古道上就容易遙想過去原民那段血淚史。


戰後為了完成東電西送的政策,台電公司在這段古道上建立了很多電塔,並完成一條高壓輸送線,所以這段現在也稱作台電保線道路。


而奇萊南華也是北三段第一部分,最著名的縱走包含廣為人知的奇萊能高、能高安東軍等的走法都是。


這次出發前大概對天氣就有一定了解了,第二天90%的降雨率我想掛幾個晴天娃娃都沒啥效果,只有第一天的老天會賞臉。


主辦人(我登山seafood)試探性問我,下雨機會很高ㄟ,要不要繼續衝??

看了看天氣預報以及850 hPa相對濕度預測,這次吃水是吃定了,但吃到飽則不一定,這個月登山次數銳減,腳實在癢到受不了,所以說:當然衝啊!大不了到了山莊一起來糜爛!!


主辦人立刻回:我也覺得是這樣耶!!大不了不登頂,一起在天池耍廢。


這果然是一個自己要超想衝,旁邊也有一個瘋子相陪伴的經典登山案例。

打定主意,下雨就不攻頂,走到一半下小雨就當作鍊雨備,走到一半下大雨就視情況撤退。


嗯,好吧,這次就叫奇萊糜爛行吧。


第一天借住在賽德克朋友家,讓我們大家睡了個飽。

前往登山口的道路到後面蜿蜒難行,想在車上補個眠都不行,深怕一個髮夾彎就拿頭去和車窗互相傷害。


搖擺著到了登山口,看樣子瘋子真是不少,停車場早已車滿為患,只能往上去找更遠的停車處。

氣象不是說會下雨嗎,怎麼還有人要來爬山呢?都沒在看氣象的嗎??


嗯................

.........................我們好像也是看了氣象還是來爬山的其中一。


不要在乎這些細節,爬山吧。


有別於大小霸的大鹿林道,能高越嶺道是緩升路線,全長雖較大鹿林道短為13K,但爬升約860m,走起來不比大鹿林道輕鬆,但沿路風景多變,有崩壁、瀑布、吊橋、駐站所等,能留下美照的點特多,走起來是完全不會無聊的。


出發前剛好遇到一群年輕的大學生們,看起來是老師帶著學生座百岳攀登教學,大叔心中感到可惜,我那年代怎麼沒這麼好的事啊。

台灣75%都是山脈,大學真應該把爬山列入必修課程才是,就跟英文檢定一樣,畢業前完成20座就能畢業。


每每講到這點就有人會說大叔我癡人說夢,但我可是很認真看待這點的,台灣是一座由山脈組成的海島國家,山與海更是冒險犯難的兩大領域,身處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知山、爬山、與山共處應是島上居民的日常生活才是。


對一件事情的撻伐和反對常是因為不夠了解,就像我小時候常怨我阿木不帶我出去玩,年紀增長開始工作後才知道她的工作這麼累,如果小時候就被抓去跟阿木工作一周,我想我從此再也不會跟我阿木靠腰了吧。


山與海的教育也該從小扎根,了解這塊生長我們的地方,如果山就跟我們自家一樣,我想登山教育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吧。


這天天氣大好,走沒多久大夥就把外套脫了,沿路美景俯拾即是,除了那些沿線飛舞的水管,雖說水資源可以提供給當地自由運用,但規劃上是否能在美觀些?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甚麼行動藝術裝置呢。


沿線岔路不多,一處可上尾上山的路口我們沒上去,怕少了時間在天池山莊開趴狂歡。


穿過了吊橋來到了土地公廟,前面就是雲海保線所了。


雲海保線所腹地廣大,看你是要緊急避難紮營還是在地上翻滾或來段雙人芭蕾都行。

這邊留有一棟民國初的建築,但不能隨意進入就是。


在建築左側有自來水,旁邊也有廁所。

但廁所的垃圾桶........再度被衛生紙和衛生棉堆起了廁所拉基山,無痕山林在此再度破功。


個人覺得不如把垃圾桶整個收起來,讓你連丟都不能丟。

你說會改丟在馬桶?

真這樣就是登山教育做的太差啊,講實在話,拿掉拉基桶只是暗示你不要丟衛生用品在這,真不愛山林的人,隨處都嘛是他的垃圾桶。


老話一句,登山教育要從平常做起!


在雲海保線所實在太舒服,午餐吃得飽飽的,太陽又曬得大家暖暖的,從每個人半瞇的眼睛就知道,再不動身大家就打算在此關機休眠了。


繼續前進,在一段小下坡路後,就開始今天的厭世坡行程了。

因為從這裡開始坡度增加,在吃飽沒睡飽之下,每人的臉部從微微的嘴角抽動,到之後逐漸整臉扭曲,最後整個轉為憤世嫉俗的表情。


各位知道要怎麼逗一個正在哭鬧的小孩子開心嗎?

很簡單,就是給他看一個吸引他注意力的東西。


這個理論同樣適用在大人,尤其是登山的人。

所有厭世的表情在抵達大崩壁後徹底改觀。


讓大叔驚嘆的不是大崩壁的壯麗,而是人類臉部肌肉的靈活性。

原來,一秒靠腰一秒笑,山上就看得到。


一瞬間,大家像是開了掛般雙腿彈跳的跟袋鼠一樣,每個人東照西照,疲勞是三小??有美照最屌啦。


大崩壁這段也顯現了人類與山爭道的實況,這段土石鬆動,每每雨量稍大就有坍崩危險,但高繞、低繞皆不易,目前所能做的僅是在坍崩後重新開通,算是最消極性的與山共處了吧。


持續前進到8K左右的位置來到木炭窯遺址,這邊也是松原駐在所遺址,但相關建築早已隨過去歷史消失。



下午氣象局的烏鴉嘴開始成真,天氣逐漸轉差,頭上的烏雲也開始聚集,霧氣也越來越濃厚,原本能眺望能高的位置也被雲霧遮蔽。

這代表,晚上開趴糜爛的機會越來越高了!


在11K位置時,已經能看到佇立在對山山腰上的天池山莊了,這種看得到吃不著的fu,相信只有如大叔阿宅我之流的人才能感同身受。


轉頭望去天色漸暗,雲霧也隨著夕陽開始染上了金黃色。


而在經過能高瀑布叉路剛好遇到一批阿督仔從瀑布走出來,看起來是剛洗完澡。




話說外國朋友真的是身強體壯,自體發熱超強,如果是大叔我一洗下去大概能縮的全縮起來了,然後成為史上第一位因洗澡呼叫海鷗的登山客。


穿過了2座吊橋抵達了史上最豪華5星級飯店...喔不,是山莊,這是大叔史上見過最多登山客的一次,沒有之一,比排雲山莊還兇狠。

萬頭鑽動,人聲鼎沸,如果不說是山莊說是某服務中心我也信了。


看起來氣象局沒把人嚇走,山莊前帳篷像是軍隊紮營般,只差沒在帳篷上掛枝旗子再加個戰鼓就如出一轍了。


天池山莊是極少數有隔間的山屋,也是非常非常少有兩層高度的建築。

山莊為木造,搭配著現代化的廁所,極具設計感的外觀,整體大叔只能說:

這麼好的山屋,以後我住不到怎麼辦~~~


隨著夜幕降臨,屋外氣溫越來越低,但屋內則是相反的越來越high!


在過往10年前,以學生社團為主流的登山團,晚上都有個經典戲碼,就叫做『營火晚會』,據說(因為大叔沒遇過,只能聽說)學長姐們會帶著新人們圍坐著營火,一起唱歌並藉此傳授登山經驗(一說吹牛皮話唬爛)。


住過天池山莊的人都知道這個傳統在這裡被保存下來了,差別只是沒有營火而已。


在看著大家繞著光芒萬丈的吉他手一起歡唱的那一刻,大叔眼淚默默地流了下來,是勾起了往事嗎?

不是。

是觸景傷情了嗎?

不是。

是由衷的感動嗎?

不是。

那到底是....


這是因為:


『乾,我甚麼也不會唱』


這個天池山莊獨有的活動,燈光美、氣氛佳,絕佳的氣氛,是你與另外一半培養感情的好時候,不要覺得這膚淺,浪漫的理由就是膚淺。


所以大叔奉勸各位

『勸君多練幾首歌,下山不再是魯蛇。』


晚上再帶著幾瓶美酒,跟著主辦人與莊主話天南北。


原定隔天早上3點起床出發攻頂的,但一起床聽到啪啦啪啦的雨聲就心知氣象局發功了,雖然隱隱欣慰可以睡到翻過去為止,但也默默感到悵然,人類就是這麼奇怪的生物。


隔壁房的商業團秉持著勇者無懼的精神,仍是精神抖擻地整裝準備出發攻頂,大叔我不是三角點狂熱收集份子,也從沒那種沒攻頂就要剁掉甚麼的精神,與略帶無奈的領隊聊了一下後,便目送他們的背影往山上走去。


回防默默的把被子蓋上,祈禱著清晨氣象局破功來個豔陽高照。

但有時你不得不稱讚我們的中央氣象局,降雨率90%就是90%,絕沒再跟你唬爛的,甚麼是專業,這就是專業。


在主辦人宣布放棄攻頂後,大家睡回籠覺的睡回籠覺,閒晃的閒晃,曬恩愛的曬恩愛。


10點半左右,吃完早餐並整裝完畢後開始回程,雨勢總算開始減緩,雖然山巒霧氣未散,但雨勢漸歇,讓回程涼爽好走。


回程看到騎著野狼正準備出去補給的山青們,在迷霧中從大崩壁走出的樣子,大叔我真想一輩子也帥這一次啊。


雖然這次奇萊南華沒有攻頂,但登山意義我也不覺得全然就在那顆三角點,也不是說追求百岳的人不好,而是彼此對於登山的價值觀不甚相同。


山永遠都在,這是留給攻頂未竟的人。

山與你同在,這是留給探索其他價值的人。


啥?你說那大叔這次的意義是甚麼?


爽啊!


爬山就是為了開心,和朋友一起開心啊!


無論攻頂與否,我只想追求單純的開心。

爬山,簡單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