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於林霧間,望見撥雲日: 馬博橫斷罰款事件之思辨-談黑山

發表於2017/10/18
80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這一周登山界不平靜,先是一位女山友高山失溫於品田池有,最後不幸往生的事。

後有花蓮縣要開罰3名違規登山客的事情,不僅是首例,而且罰很大一人6萬,感覺讓你一次就嚇到不要不要的。


全國首例! 花蓮縣將開罰3名違規登山客

ref:https://udn.com/news/story/7320/2762225


不免俗的,每則新聞下面都是罵不絕耳的留言,FB更是一貼出這新聞下方就一連串的讚聲和感嘆聲,讚的是罰到好爽的fu,感嘆的是怎麼只能罰這些錢,我想如果法令准許政府強制執行拍賣這些登山客的家產,這些鄉民們也會叫好吧。


關於價值觀的爭辯這次大叔就先擱在一旁,因為這吵個三天三夜也不會有結果,身為一位工程師出身的宅宅,大叔我還是傾向如何解決問題。


因為這包含很多議題,大叔自己也還沒完全釐清,所以盡可能地將問題拋出來,藉由大家集思廣益來讓問題得以獲得最佳解決方案。


本篇沒有吵嘴,也不想打誰臉,只希望各位登山的先進朋友們,在外在對我們登山不友善時,我們也該將事情作一通盤了解。


【台灣登山現況流程圖】

依照大叔自己的經驗以及綜觀,大叔自己將現下登山流程分為4個階段。

第1階段: 登山行前程序

第2階段: 登山過程中程序

第3階段: 山難發生救援程序

第4階段: 搜救費用與罰款規則程序

第1階段的登山行前準備程序,在於有沒有申請入山入園,當然大家都知道沒申請就是黑山,有申請...符合正常程序我們就稱作白山吧。

在這邊我們首先要來思考的,是『黑山』的形成。


黑山大叔尚未找到法律上明確的定義,但就一般概念即是『未經過核准而進入的山域』,而『未經核准』有2種可能,一是『未申請就進入』,二是『政府禁止進入但卻進入』。


簡單說,第一種是登山者自己白目,應該申請卻不申請,第二種則是政府因為『眾多考量』而禁止進入,最常見的理由就是為了維護『人員安全』,其次是讓山『養生休息』。

但即便是第一種,明明可申請卻不申請而爬黑山,是否也有著他所謂合理的理由?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過,想爬的山怎樣都抽不到山屋的情形,最明顯的例子現在應該就屬玉山的排雲山莊吧,大叔就曾聽過連續供龜30多次還沒抽到的例子。


這邊要拋出的議題是:

假使過度複雜或是不透明的程序所造成登山者的合法程序阻礙,是否需要更正?


很多人認為惡法亦是法,但大叔個人覺得惡法雖是法,但卻是不正確的法,假使政府單位因循怠惰,我們也該挺身而出拒絕惡法。

大叔當然也同意那些本身自己從不申請就去爬黑山的人該受應有的處罰,但套句武狀元蘇乞兒所說,如果皇帝英明神武,鬼才願意做乞丐!


如果每座山申請了就能去爬,誰會願意去爬黑山?

談到這邊就要說到黑山的形成。

黑山的形成緣由許多先進都比大叔更清楚,提供的資料也相當完善,如雪羊在2016/9/29所發表的文章:

黑山不黑,黑的是消極管理、一味封山的管理單位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0339/1992231


你不一定要同意他的觀點,但我們對自己身為登山者要有一定的認知。

如大叔前面所說,如果能正常爬山沒人願意爬黑山,但如果遭遇政府封山呢?

這邊我們就得開始注意另一個議題,政府是憑藉著甚麼法令(理由)來封山的?這個法令的解讀合理嗎?

在這裡不得說到雪山西稜線,這座從今年年初才解禁的路線。


大叔有幸在上次北大武山上遇到當事人,讓我得以知道當事人的觀點與看法,雖然他因此被停權一年,但他們也用他們的雙腳告訴了官員與社會大眾,這條路就安全理由封山是有待商榷的。

在他們的努力抗爭下,我們才能讓這條線路重見天日。

但過去那些完百的勇士們呢?

這就是目前台灣登山的現況,你要完成百岳,必定有過爬黑山的經驗。

雪山西稜線之所以會成為一個爭議點,就在於政府管理的不合邏輯。


如果真如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所言那麼不安全,那麼為何會有那麼多山友完成此路徑?為何這路徑上會有這麼多山友所做的路標?

這些被媒體攻擊到體無完膚走雪山西稜的山友們,更因為這次事情見報後引來大批迴響,最後雪霸公園才重新檢討後開放了西稜線。


從這次的案例中,我們就能發現,山岳的管理單位普遍存在著一種『消極性』的管理方式,只要不讓人進入到山裡來,自然就不會用山難的想法就油然而生。


那是否代表管理單位的封山都是如此的消極呢?

也不盡然。


如上次的颱風天鴿(Hato),也出現了雪霸公園與向陽國家森林公園不同調的情形,這次雪霸公園的管理處確實是經過判斷後才做出不用封園的決定。


當然這也顯示了國家公園管理處上下不同調的情況。

一件事情如果我們本就著立場來看待,那自然所有事情都無法以盡可能的中立來判斷。

我們很難完全去除立場,但我們不能將立場作為我們判斷的最大基準。

身為山者的一份子,我們必須去了每座黑山的背後理由並了解他的歷史。

即便是法令規定,我們也該有評判合理是非的能力,合理的我們自當遵守,違反的也理應接受罰則,但如果不合理的自然得起身反抗。


關鍵就在於合理性


就大叔自己觀察,台灣山岳管理者確實偏向消極性管理居多。

而挾著媒體與大眾的聲音,讓這樣的行為更有恃無恐。

大叔個人覺得,各國家公園的管理處對於封山的條件實在太模糊,如果是某某K線道崩塌而禁止進入那還可以接受,但大多只憑藉著『路段危險』這樣的詞彙而封山實在讓人覺得有官僚辦事之嫌。


路段危險這種說詞,如果沒有伴隨著專業登山人員的會勘,進而就獨斷的封山,這樣權力集於手上的管理者,要如何防止他便宜行事?


百岳這個標準訂在那,自然就會有人想要完成這個成就,如同你打GAME一般。

所以大叔認為,在第一階段時,要避免人爬黑山,就該讓封山標準整個透明且讓登山人員參與決策。

管理人員可以做當下緊急時的反應(如颱風的封山),但長期的封山本就該拿出足夠的理由與證據,並在專業登山者協同地會勘下才該執行。


為何封山?

封山標準是甚麼?

在怎樣的提件下解除?

如何建立相關資料?


山永遠不黑,黑的都是我們看待與管理的方式。

大叔相信,只有登山者一起努力,黑山才有那撥雲見日的一天。

(1/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