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來上長城住一晚──「古北口→金山嶺」野長城徒步

發表於2017/10/16
669次點閱
  • 相關路線
    古北口野長城→金山嶺長城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不是點,而是線

P1050202.JPG

  小時候玩《世紀帝國2》,總喜歡蓋長長的城牆把自己的領地圍起來,好像這條線一劃,安全便有了保障,在重要的隘口上,更喜歡建兩層甚至三層的城門,一方面凸顯該地之重要,另方面也滿足自己築城圈地的野望,而這種圈地的念頭,不知是受到萬里長城的影響,抑或是人的天性呢?

  我們會用「景點」這個詞彙來指稱我們旅遊的目的地,但長城卻遠遠超出這個概念,因為它實際上是一條線,連在外太空都能看到的線。沒在上面走過幾回,往無窮遠處看它像龍一樣無限延伸,真難以體會是怎樣一回事。而萬里長城分成許多段(也多虧如此,才能被視為「景點」),其中最知名的當非「八達嶺」莫屬,《孤獨星球》裡面就寫道,若要順便體會長城上人擠人的盛況,來八達嶺準沒錯。至於其他如:慕田峪、司馬台、金山嶺,也都是赫赫有名的,身為觀光客,工作便是從中選出最適合自己的,但如果你身上同時流淌著徒步者的熱血,那恐怕這些都不會是最佳解答,因為成為觀光景點的長城,或多或少已修繕過,不論是最早的「修舊如新」,到後期的「修舊如舊」,它都不是原本的樣貌了,所以這些人開始把目光放到了「野長城」上頭,所謂野長城,指的就是未經修復過的長城,它可能是斷垣殘壁,可能僅存基座,甚至是到了難以辨識的程度,但這都無所謂,因為這就是歷史的痕跡呀。

  去年來到北京,我便一直想找適合健行的地方,「長城徒步」這中國獨有的健行方式自然就吸引住我的目光,而出名的徒步段落凡幾,其中最為人知的恐怕是「箭扣長城」吧!箭扣是我所知道的最陡、最險,且無重新修整過的一段了,它最有名的一段有個別稱,叫做「鷹飛倒仰」,單看照片近乎垂直,到底踩點在哪裡?如何上去?實在是看不出來。孤身在外,安全當然是首要考量,所以暫且捨棄它吧!(北京當地也有很多戶外團體有一日遊的行程,或許可參考)


因為長城在那裡!

 P1050187.JPG

古北口day1.png

  最後我選擇的是古北口─金山嶺段的長城,古北口在明朝便是重要的關口,是華北平原連接蒙古的要道,但時至今日,這裡似乎已快要被歷史遺忘了。從北京要到古北口,在售票網站上是找不到這一站的,參考了前人的紀錄,說是雖然票不能買,但車仍然會停,可當我實際上了車,問了乘務員大媽,她卻告訴我現在已經不停車了,叫我到下一站「流水溝」下車後再往回走。我在車上趕忙查了路程,距離雖不遠,但似乎火車會過山洞,這人可怎麼走呢?心裡著實煩惱了起來。我搭的是最龜速的綠皮車,它慢慢地從北京站的繁華駛向荒蕪,經過農田、水庫,以及好多充滿歷史感的車站,真的好慢好慢,慢到我已經放棄思考這個問題了,走就走吧,反正登長城的目標是很明確的,它就在山頭上,找路上去就對了。

  後來在清華園站(最靠近清華大學的火車站,去年已走入歷史)上來的一位同學,他也向乘務員詢問了古北口站,或許是心軟吧,總之,最後站務員破例讓我們在古北口站下車,我至今仍不明白這車是本來就會停古北口,或是乘務員有偌大的權力可以決定停車與否。我們下車的時候,古北口站正在整修地板,妙的是,離開車站不走正門口,而是從車站旁的小路下去──這鐵道是建在丘陵地上的。到了平地,得要往東約兩公里才會到達古北口鎮,我預計從那裡找路登上長城,清華的這位同學要到古北水鎮,他計畫從古北口鎮沿著公路走十餘公里抵達,而我則是要往北接上長城,所以到古北口鎮前我們便同行。百度地圖上看不出長城的走向,google地圖就更不用說了,雖然「古北口古長城」被標在地圖的東邊,但實際上它是從古北口站的北邊延續過來的,所以到了古北口鎮,理論上往北便可以接上長城,至於為何不從古北口站接長城呢?因為那裡的山是太陡峭,大概得「爬」上去而不能「走」上去了,完全可以想像外族自北而南,第一眼看到長城時會有多絕望!

P1050189.JPG

(長城就在後面的山頭上!)

 

  之前說到古北口這地方已快被歷史遺忘,下圖這個小村是往古北口鎮前經過的,下午兩點鐘左右,路上幾無行人,更別說外地人,沿途雖然有幾間農家樂,但顯然沒有客人,連想找間館子吃午飯都很困難。一直到古北口鎮才找到間飯館用餐,還順便借了插座充電。

P1050190.JPG

(車站下來後便接到這空無一人的小鎮)

P1050191.JPG

(人大選舉布條,清大同學說這都內定的,選舉只是形式)

P1050192.JPG

(小鎮裡的小學,不知學生數有多少?)

 

  古北口鎮的規模就比剛剛的小村大多了,至少是無法一眼看穿的程度,路上沒有往長城的指標,所以我便往東北方向走,走了許久,離山頭漸漸近了,也看得見長城了,此時我正走在一條柏油小徑上,道路約兩米寬,迎面走來個大嬸,看似剛下完田要回家,我問她這路能否接到長城?她說另一條路才是,這條雖然能到但比較難走。我心想能到就行了,頂多就是辛苦一點罷了!沒想到我錯了。這是一條往山稜前進的道路,最後接到了農田,我期待農田的另一端會有路繼續前行,但顯然這就只是一條通往農地的路,難道大嬸的意思是要我開路上去嗎?我愈想愈沒有信心,最後只好回頭找另一條「正確」的路。

  另一條路其實通往軍事用地,為了登長城而走進去?這對我來說已經超出常理了,況且門口沒人把守,如果在裏頭遇到解放軍,要如何讓他們相信眼前這個擅闖軍營的可疑份子,其實只是想爬長城?猶豫了幾分鐘,眼看就要黃昏了,再不上去難道要原路折返?我只好硬著頭皮走進去。沒想到在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在靠近山坡地的方向,也沒看到明顯的路跡或指標,只在一處坡度約30度的山坡看到隱約有人走過,我知道這也許是我最後的希望了,爬了幾分鐘後,路跡漸漸清楚,最後終於讓我登上野長城!登上長城後我向東走,預計明天要接上金山嶺長城,走沒多久,遇到一位女性遊客背對我坐在登上長城的台階上(果然是有路可以上來的!),沒想到我的腳步聲把她嚇了一大跳,她大概完全沒想過會有人從後面上來──因為她正坐在要道上,往一般遊客行進的方向看!古北口長城常吸引攝影團體來此,主題自然是衰頹的長城,野長城有它獨具魅力的滄桑感,搭配落日和旅人尤佳。

 

P1050195.JPG

(「古北口保衛戰紀念碑」,應是紀念1946年國共戰爭一事)

P1050197.JPG

(軍事用地裡用途不明的區域)

P1050198.JPG

(登上長城後鳥瞰的景色)

 

P1050200.JPG

(野長城的特色──兩邊城垣已崩壞,僅存一條石頭砌成的道路)

 

不睡長城非好漢!

P1050243.JPG

  上了長城以後,路線就簡單多了,走長城,其實就是走稜,長城實際上就是沿著山稜線築的,掌握制高點,才有利於守城。稜線有瘦稜緩稜之分,長城在上,遇到瘦稜時,建築難度想必大增,而野長城年久失修,兩邊矮牆多已損毀,走在其上也偶有險象環生之感。偶爾遇到損毀嚴重的路段,則會有指標告訴你如何從旁邊腰繞。展望好的時候,會看到長城(其實就是山脈)向前無限延伸,若遇到霧霾天,長城奇景也如幻境。先前說到,古北口長城有許多攝影團體,對於攝影來說,單拍長城固然好,若有人走在上頭,構圖自然更豐富些,那什麼人最適合入鏡呢?一種是旅人──揹著登山包扛著帳篷的我,顯然足以勝任這角色;第二種是外國人──展現東西文化的衝擊,這樣的照片更有想像、詮釋的空間吧!我登上長城時已近下午四點,在太陽落下之前,便數度被路上的攝影師要求停下腳步,有的請我調頭取背影、有的則請我站在原地,後來在路上遇到一位西方面孔的年輕女性,穿著緊身褲跟排汗衫,揹著小容量的登山包,我們更同時被要求入鏡,充當模特兒。

P1050203.JPG

(長城內側通往山腳的路,已被荒煙漫草埋沒)

P1050209.JPG

P1050214.JPG

P1050217.JPG

P1050218.JPG

P1050224.JPG

(剛好隔天有越野馬拉松賽)

P1050227.JPG

P1050231.JPG

 

  每一段長城中間的塔樓式建築稱為「敵樓」,是為了加強防禦而設的,如果長城是一條線,那「敵樓」就是這條線的刻度。走長城時數敵樓,也別有一番趣味。野長城的敵樓,有的天花板已經塌了,僅存三面或四面牆,地面磚頭碎石散落,也有的大致完整,但看似隨時會崩塌,若要紮營,其實未必要選擇保存完整的,在殘破的城樓中仰望星空也是不錯的選擇啊!

 

(以下是野長城旅店提供各種房型)

P1050212.JPG

P1050213.JPG

P1050215.JPG

P1050219.JPG

P1050220.JPG

P1050226.JPG

P1050232.JPG

P1050233.JPG


  或許是揹著大背包實在太顯眼,走在攝影團中也太格格不入了,所以沿路跟我搭話的人不少,其中我碰到的一群人是某處的宗親會,來此處的廟宇辦活動,然後上來長城逛逛。他們問我打哪兒來的呀?揹那麼大的背包做啥呀?在知道我今晚打算睡在敵樓裡,然後明天沿著長城繼續走之後,他們忍不住讚嘆道:「台灣的教育跟咱們還是挺不一樣的!」面對這種誤會,我則是笑而不答。

  本來我預計紮營的點,是古北口長城段的最後一座敵樓──二十四眼樓。這座樓謠傳曾是戚繼光辦公之處,共兩層樓,每層每面三個箭窗,雙層共二十四個,所以稱之為二十四眼樓,雖然現在僅存一面牆、六個箭窗,但親眼見到還是挺壯觀的,頗有古羅馬競技場的味道,不過這裡也因為遊客的造訪,堆積了為數不少的寶特瓶等垃圾。我走到這裡的時候,二十四眼樓內已經有一頂帳篷了,帳篷裡西西簌簌,顯然有人在收拾東西,但我在外面喊了好幾聲「你好」,都不見回應,是對觀光客好奇心的厭煩嗎?於是我改說「你好,我可以也在這紮營嗎?」但他還是不回應,這時我開始有點害怕了,雖然已黃昏,但還是果斷地放棄在這裡紮營,要往前再走一段。可前面又遇到軍事管制區,這個管制區橫斷在古北口和金山嶺長城之間,要走到金山嶺,必須從北邊下山繞過去才行。由於事前沒在網路上查到紀錄,並不確定下山的路有多長、要走多久、從哪裡可以切回長城,所以下了五分鐘後,感覺還得走上好一段路才有地方紮營或找到住宿點,只好再切回來,往二十四眼樓的前幾座敵樓走。回頭,那座不理人的帳篷仍在那裡,但裡面已經沒有聲音了,只有風吹過帳篷布料發出的細微聲響。

P1050236.JPG

P1050238.JPG

  待我紮營完畢,天色已完全黑了,入夜後的長城及其周遭,是完全沒有光的,從山頂上看不到當地的農村,也看不到敵樓上的其他住客(也許只有我和那個不回應的帳篷),我也想過:長城上有沒有野生動物?按理說附近應該有,但長城在稜線上,又是人工建築,什麼動物會跑上來呢?結果在這個霧霾夜裡,只看到幾種昆蟲在長城上出沒(其中一種如下圖),有好幾隻蟲在我隔天收帳時躲在內外帳之間來不及逃出,被帶回北京成了蟲乾。原本期待在無光害的長城上欣賞滿天星斗,也因為霧霾而泡湯了。


夜走長城

Day2.png

  在長城過夜,整晚只有呼嘯的風聲作伴,出了帳篷是我的敵樓小客廳,敵樓兩旁是無限延伸的長城,但現在除了我頭燈所及的範圍,其他什麼都看不到,這座敵樓儼然是一座孤島。

  古北口長城再往東走,會接到被規劃為景區的金山嶺長城,但是中間的稜線硬是被鐵絲網隔成軍事管制區,所以這一段不能直接從稜線上過去,而是要從北邊下山,到平底後繞一小段路再爬回去。半夜四點多,實在是睡不著了,我便起來收帳準備出發,這是我第一次自己摸早黑,以前團體行動時,只覺得摸早黑有種行軍之感,好像要執行什麼特殊任務不能被敵軍發現似的,但獨自摸黑卻讓我有點膽怯,過了昨天的二十四眼樓就是下切點(無人回應的帳篷還在那裡),之後的路都走在樹林間,因為時間尚早,連鳥兒都還沒起床,所以常有被我的步伐驚嚇的鳥兒突然振翅高飛,那振翅的巨響(在清晨萬籟俱寂的時刻的確是巨響!)常常嚇我一大跳。

P1050245.JPG

P1050246.JPG

P1050247.jpg

 

長城快開門!

  切到平地後,路也大條了起來,這裡住著幾戶人家,還經營了幾戶農家院,離群索居了一個晚上,突然回到人類的聚落還是覺得備感親切。我先是和稜線保持平行,尋找上切的路,記得以前讀過,從某條小徑上去有可能可以逃掉金山嶺景區的票,但從行走時間來判斷,我顯然錯過那條路了,約莫早上六點,遇到一群剛下田完準備收工回家的農人,我趕緊向一位農婦打探往長城的路,她用濃厚的口音告訴我繼續向前會接到大路,到那裡就有指標,往右直走就是啦!但那條路是景區的入口,景區入口在金山嶺長城的幾乎正中間的位置,若是從那裡上去,我顯然會錯過一半的長城,也絕對無法逃票,所以這條路並非我首選。繼續往前,在旁邊的山徑上看到往長城的手寫指標,順著山徑開始爬升,我慢慢確定自己即將跨過軍事管制區接上長城了。當我看到長城的時候,是早上七點,此時我正在金山嶺長城的幾乎最西邊,而眼前的這道小門卻從裡面上了鎖,看來是鐵了心要防堵逃票行為啊!景區開門時間是八點半,也就是說,我還有一小時半的時間必須消磨在這裡,早知道會這樣,就在營地裡混晚一點了啊!因為無所事事,我便開始打量眼前這一小段長城,然後發現有些地方似乎是前人挖出來的「腳點」,似乎可以攀爬上去!實在不知道這是古時敵軍挖出來的,抑或是現代人為了逃票或其他目的挖出來的?約莫八點之後,長城上開始有人走動,可能是正門開放時間比較早吧!這時有廣東來的攝影大叔發現了我。

  「你好,可以幫我看看裡面可不可以開門嗎?」熱心的大叔聽到我的呼喚,從長城下到小門裡面幫我瞧瞧。「不行,這門從裡面鎖住了,只能等工作人員來開啦!」和大叔道謝感謝他的熱情之後,我只能繼續等待,但過了八點四十,還沒見到有人來開門,我打了看板上的諮詢電話詢問,電話另一端告訴我,工作人員已經出發,要走過來開門了!看來他們上班時間是八點半,八點半得從正門走過來,既然如此,那這邊的開門時間就應該往後延吧!這個標題是完稿後才加上的,等長城開門這件事想來荒謬,但事實上卻是如此,所謂的景點,其實跟遊樂園的概念也差不了多少,被規劃成景區的長城,如今已成為像商店、遊樂園一樣的存在了。

P1050252.jpg

P1050253.jpg

(從這片可以看到,長城北面是比較熱鬧的,但北京在南面,大部分的遊客還是得往南走)

 

不登長城非好漢,登了長城一身汗

 

  景區的長城相對於野長城,呈現出完全不同的風貌,這裡雖經過修復,但大概不是「修舊如新」的手法,所以不會顯得太突兀,如果說古北口長城呈現的是長城經過時間洗鍊呈現出的滄桑,那麼金山嶺長城大概更擅長於讓人置身其中,遙想當年邊關將士的處境吧!時間愈接近中午,來爬長城的遊客愈來愈多,我也從孤獨的登山客變成普通的遊客,但我背上的大背包實在太突兀,所以不時有人跟我搭話,問我從哪裡來,我告訴他們,我從旁邊的野長城接過來的,打算走完這裡就下山。其中有一位爸爸問我,如果全程走完長城需要多久?有沒有計畫想挑戰?其實我也不知道,相對於其他長程步道,長城完走這件事情似乎沒多少人做過,中國政府也未將它視為戶外活動加以規劃,它似乎只留存在戶外人的心中吧!

P1050254.jpg

P1050255.jpg

P1050257.jpg

P1050264.jpg

P1050266.jpg

 P1050269.jpg

P1050282.jpg

  我從金山嶺長城的最東邊的出口,從北面(也只能從北面)下山,出了景區,眼前只有一條通往高速公路的柏油路,這裡沒有接駁公車,也幾乎難以步行離開,若非開車或團客,除了搭計程車之外似乎別無他法,好心(?)的景區人員告訴我,他們可以代為叫車,而從這裡到長城南面的「古北水鎮」收費100人民幣,走到這步田地,再能走的登山客也只能任人宰割,因為要到古北水鎮,中間就擋了個高速公路,沒有車,憑兩隻腳是無法到達那裡的。古北水鎮是仿江南建築蓋的仿古小鎮,它建於下一段的「司馬台長城」南面,過分的是,從金山嶺長城不能直接進入司馬台長城,你必須要從古北水鎮裡面的入口,才能進入司馬台長城,而且這些景區很好心地推出聯票,同時購買古北水鎮和司馬台長城的門票享有優惠!嗯好,真是佛心來著。長城徒步者思古的雅興至此已被銅臭味燻得蕩然無存。如果真要走一回長城,我想還是非景區的野長城更值得一遊吧!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