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山神對話的那12小時(北一段)

發表於2017/09/12
11,96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前言】

本文甚長,慎入。

這次北一段是失敗的,主要是將失敗的過程以及差點遇難的經驗記錄下來,藉此讓自己警惕,也給大家一點經驗分享參考。


【行前準備】

嚮往的北一段總算通過了,這個從去年就說要去走一走看一看的縱走,在8/25總算成行了。


因為是獨攀,所以準備工作自然更加慎重,食物帶了一周的分,保暖衣物、帳篷也翻出來再三檢查,裝備也盡量以輕量化為目標,但必要的東西全數備妥還是來到接近20的19.7kg,雖不滿意不過尚可接受,這背包重量以重裝來看並不算特別重。


雖然申請6天,但預定5天就可以完成。

出發前將詳細行程規畫書交給女友,跟她仔細說明每天預定的行程目標。

因為大叔阿木不懂登山,所以只能簡單的說明要去哪裏爬山,多簡單?

就說是要去台中爬山那樣簡單。


找一個跟你一樣懂登山的人做留守,絕對比隨便填一個人好上百倍。


8/25第一天的預定行程是前往南湖山莊(21K),一般南湖行程首日建議在雲稜山莊(11.7K)先住一晚,主因是大多重裝行程不建議單日超過10K的移動加上爬升。


南湖群峰有3顆距離比較遠的山頭,分別是馬比衫山、南湖南峰與巴巴山。

南湖南峰和巴巴山大多會在縱走北一段時一併撿完(因為順路),但馬比衫山則真的需要專程去一趟,算是一顆獨立在眾山之外的孤鳥。


而要前往馬比衫山的登山客,首日大多會多推進一個營地審馬陣山屋(16.7K),隔日再摸早黑出發前往馬比衫山


因我的行程因第二天即要前往馬比衫山且對路況掌握度不足,且希望第二天行程能早早出發,所以第一天決定一來沿路慢慢走看風景,二來可以早去早回早休息藉此面對第三天的重裝移動。


不過即便從勝光登山口出發較思源啞口可以少2.5K,離南湖山莊仍存在著18.5K的距離,對於單日重裝移動且要爬升仍是不小的負擔,所以我在前一天(8/24)晚上先摸晚黑前往6.8K處紮營(實際移動時間1hr50min)。


【8/25行程首日】

8/25 AM3:30起床,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戴上隱形眼鏡,收好裝備後AM4:30開始從6.8K登山口出發。


出發前啟動登山客GPS,但因手機在6.8K處沒有訊號,直到7.6K處左右才正式定位,但此時已經有位置偏差,不過因為路跡明顯,肉眼辨識修正即可。


第一天就是一個揹小孩慢慢爬山的概念,一路從松風嶺、木杆鞍部、雲稜山莊、審馬陣山、南湖北山、五岩峰、圈谷碎石坡走到了南湖山莊,時間不多不少12小時,以慢慢走加上沿路拍照來看不算累,且到山屋天色仍亮。


不過第一天大叔身體就開始出狀況。

我食慾變得很差。


這邊先說明一下大叔本次北一段帶的食物。

巴掌大紅豆麵包X3 (主食)

超級大燻雞麵包X1 (主食)

比臉大葡萄乾麵包X 1 (主食)

麻糬麵包 X 6 (主食 & 行動糧)

滿漢大餐泡麵 X 3 (主食)

IKEA雜糧包 X 2 (主食)

餅乾(巧克力、營養口糧、餅乾...)2大包。

海鮮粥湯包 X 2 (吃爽用)

奶茶包 X 3 (吃爽用)

綠掛式咖啡包 X 2 (吃爽用)


這些東西是出發前就以"熱量"觀點做為考量來規劃,這些總熱量足以提供大叔這樣的成年男子超過一周的養分。


但這菜單其實有著很大的問題,就是碳水化合物比重太少,澱粉類份量太重。

當下大叔只因單純朝向"輕量"規劃而忽略了這點。


8/25抵達南湖山屋時就已明顯感受到自己食慾遲遲無法回復。

第一天先煮了IKEA雜糧包來吃,這包總熱量接近800大卡,但我卻是在逼迫自己吞下去的狀態下才吃完。


此時身體除了食慾不振外沒有特別不適的狀況,得到高山症的機率下降。

但睡前擔心自己是輕度高山症所以症狀尚不明顯,因此先吃醫生開的類固醇類藥物來預防。


【8/26 南湖東峰 / 馬比衫山】

AM 3:00起床,食慾仍然不振,早餐吃燻雞麵包,雖然有強迫自己吃完但已經開始有明顯反胃感,不過沒有四肢無力感


在確體力沒問題後就輕裝出發。

沿著南湖山莊後方活水源處右方小路先到上圈谷,之後就是這天耍笨的開始。


上圈谷後因為錯認GPS方向,朝向左邊有著"I LOVE U"牌石字樣的方向走,結果那邊是南湖東北峰。

不僅路徑不明且都是碎石坡,大叔從走錯到回到原本上圈谷足足花了5小時。


回到上圈谷原處已經是9點半的事了,且早上走錯地方已經先多走了將近10K。


這讓我很尷尬,因為馬比衫山來回初估需要10小時,且這還是沒有加上找路的時間,如果按照原定行程出發回來肯定摸黑。


仔細評估後,我決定仍按照原行程出發。

只是行程改為去程不由陶賽峰而從和平南溪溪谷,回程亦然,藉此來節省時間。


在抵達南湖東峰後已經是10點半左右的事,以時間來看確實太晚,所以採取小跑步的方式前進。


還好乾溪床不難移動,除了中間一處約0.8K的左側高繞比較辛苦外其餘都很簡單,大大縮短了移動時間,約在PM1:00抵達馬比衫山2.2K岔路口。


馬比衫山的路上倒木特多,且矮木、針葉都是把路面整個覆蓋,如果不是路邊綁帶協助真的很難辨識。

還好到馬比衫山就是路程長了些,路難走了些,到攻頂前爬升不多,且上方有景,不會讓人有鳥山的fu。


不過在這段時間我的食慾變得更糟了。

我感受到自己體力明顯的下降,速度也變慢。


雖然還是沒有飢餓感,為了補充體力還是強迫自己吃下葡萄乾麵包。

之後居然反胃到吐了...


這就頭痛啦,回程又是一個將近10K的路途,從早餐到下午幾乎都沒有個像樣的熱量進食,只好嘗試從一些小東西糖果、餅乾類慢慢咀嚼下嚥。

雖然反胃感持續,但至少沒在吐了。


回程雙腳變得好沉重,我已經沒辦法以小跑步方式行進。


又餓又吃不下的感覺很糟。


所幸在天黑前就抵達東峰鞍部,稍微摸到一點晚黑就回到南湖山莊。

回到南湖山莊後趕快煮了滿漢大餐牛肉麵,這是截自目前為止吃了沒有反胃的食物。


隔天即將要重裝移動前往中央尖溪山屋,所以吃完後立刻休息。


【8/27 前往中央尖溪山屋,與山神對談的12小時】

AM 4:00起床,食慾不僅沒有回復還變得更糟。


原定作為早餐主食的紅豆麵包完全吃不下去,改煮海鮮包,並且向隔壁商業團商借剩餘的白飯煮粥,總算順利完成早餐,有吃總比空肚子來的好吧。


GPS仍有位置偏移的問題,但仍覺得靠肉眼辨識修正就好


今日行程首先前往南湖主峰,在抵達主峰、南峰三叉路口後更換輕裝,撿完後回到三叉路口往南峰移動。


首先是一大段需要抓繩下攀的碎石坡,但繩索結束後出現左右兩邊兩條路,不過得先走一段碎石坡下去,路口中間有一塊早已無法辨明是啥字的告示牌,讓我覺得方向沒錯,所以先踏著碎石坡下切抵達道路口後開始辨識正確路徑,左邊看起來人跡明顯,但就是看不到任何道路標記如綁帶、疊石,道路末端也被矮木叢覆蓋了起來。


說這是人走的路,除非人人是姚明能一腳跨過去吧。


但右邊這條碎石坡路坡度很大,有點懷疑人要怎麼爬上來?

看著GPS確實是像這條看似極度挑戰的下坡道。


要往下試試看嗎?對於走錯後還得重裝上攀就覺得很累。

放下背包後盡可能地接近觀察,發現有著人走過的階梯跡象


在思考數分鐘後,看著GPS所指的方向,最後決定下切嘗試看看。


第一個坡道有著階梯,雖然也是碎石坡但總是讓人好走些。

持續下切約30分鐘後看到了"南湖池山莊"的指標牌在右手邊的碎石坡上,之後更是踏過了指標牌的立桿。


這讓我感覺走對路了,因為前往南峰以及中央尖溪山屋確實會經過南湖池山屋舊址,所以這時更是毫不猶豫的快馬加鞭向下急切。


再約莫30分鐘後看見左手邊有一塊平地,心想:那應該就是南湖池山屋舊址的位置了吧!這時更覺自己方向沒錯,腳下更是快馬加鞭,想要彌補早上尋路的時間。


漸漸的兩旁的景觀由與天連接的山巒變成岩壁,腳下的碎石也轉變為大石,下坡行進步也開始變成溪床石間的下攀法。

看看手中的GPS,自己仍算在預載的軌跡之上,不過環顧四周,真心覺得逆走北一段要從這邊爬上去的人非常了不起,身負重裝一路向上這可非常人能完成啊。


不過讓人費解的是,為什麼一路上都沒綁帶和疊石引導?

難道是因為這條路本身不是熱門路段,加上路跡明顯所以山友們也省了這道工?


這點在心中實在是很大疑問,但想到剛剛看到"南湖池山屋"的路牌,以及手中GPS的方位,懷疑自己總不能懷疑工具吧?


持續尋找適合路徑下切,乾河床開始也有了涓涓溪流。

腳步不停歇,涓涓溪流也開始匯成急流瀑布。


AM9:00左右,離開南湖池山屋舊址已經1個多小時,但卻仍沒有看到前往南峰的岔路口,就步程示意圖顯示這只約莫1.5小時的時間,而這一路上自覺腳程頗快,應該會提早抵達才是。


雖有疑問,但想想可能只是"自覺"走的快,就是一整個自我感覺良好的fu,所以決定還是先走滿時程上的1.5小時再說。


持續下切。


溪床的石頭越來越巨大,下攀越來越困難。

這時也開始感受到背上重裝背包沉重的壓力。


約莫再30分鐘後來到一處大石處,確認找不到下攀點後,開始將目光往兩旁林間尋找高繞點,果然左邊有一處非常明顯人為的路徑,開始左轉進入樹林間。

樹林間道路清晰,比起剛剛的石川好走的多,但下坡陡度很大。

望向右邊更會發現已經離石川有著約莫3層樓的高度差。


走到林間底部後路徑變得很亂,雖然都能更人行走,但已經無法辨認哪條才是合理安全的路徑,所以找路切回石川,再度沿著石川向下行走。


回到石川上再走了約半小時再度遭遇困難地形。

站在一處斷差達4層樓高的大石上往下望,即使不至於無法下攀,但實在讓人難以相信這是段正常的路徑。


抬頭往前方看去仍是持續下切且一望無際的石川,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


心中的疑問正式引爆。


看看現在的時間,AM10:15,從南湖池山屋遺址到現在已超過2小時,早以超過預計的1.5小時,即便腳程再慢也不該落差這麼大。


但手上GPS位置仍然正確。

"應該繼續嘗試走下去嗎???"


至此,我已完全無法確認自己是否在正確的路上。

但回頭一望,無窮無盡的巨石坡自己也沒有信心能爬回去。

GPS顯示自己至少已經下切了接近1500公尺的高度。


環顧四週,大石依舊環繞。


"說不定前方轉個彎就能看到岔路了?"


站在大石頭上猶豫不決,心思絮亂。

"到底是剛開始就走錯,還是過程中走岔了?"

"當時實在不應為了趕路而走這麼快的...."

"靠邀....在感覺到不太對勁時就應該停下來的...."


疑惑、懊悔進而延伸出恐懼,逼迫著自己面對這樣的情緒,認知到自己走錯的機會大增。


"我不會在這遇難了吧?"調侃了一下自己。


將背包先卸下,坐在石頭上拼命回憶自己從一開始下切開始的走過了那些路,到底是哪裏走錯了路呢?


實在是想不出來。

在不知道自己是否走錯路與否之下,只能先假定自己已經走錯路了。

在不知道自己是否迷路與否,也只能先假定自己已經迷路了


無論這條路是否正確都不應該再行。

畢竟現在已經沒有錯誤的空間。


考慮再三後決定回撤到原本的主峰與南峰三叉路口。

雖然這樣必然會犧牲掉今天的行程時間,但至此已經無法再有任何差池。

繼續下切如果還是錯誤就真的只能留在山裡陪山神聊天了。


但這個決定著實讓自己倒吸一口氣,面對背後那一片一望無際的石川,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背負著重裝不斷地上攀。


現在的目標已經不是攻頂,而是自救。


AM10:30開始上攀回撤。


因為下切速度快消耗了不少體力,拿出行動糧來補充一下,但食慾胃口仍然很差,麵包已經完全無法下嚥,即便硬逼自己吃下去也吐了出來,餅乾硬塞進去後也持續反胃。


在這樣狀態下,我覺得整個身體非常的虛弱,每次爬階或是上攀都讓我感覺到用盡全身力氣。


上攀時發現這個石川相當的陡峭,很多地形無法單單用雙腿踏上,雙手輔助攀爬已經是常態,這樣的路徑根本就不可能成為登山者的路徑啊!

邊走邊後悔自己在下切期間選擇性忽略自己的疑問,更暗罵自己的愚蠢,讓自己不僅浪費一天更讓自己耗費那麼大的體力回撤。


石川地形風切很大。

下坡時是道助力,上坡時讓人得咬牙撐過。


約莫PM 12:00左右,我仍看不到山峰頂部,抬頭仍見自己壟罩在岩壁之間,可見這一波下切之深。

我好餓,但東西又吃不下去。

所幸這裡不缺水,在這太陽曝曬之處讓我方便補充水分。


水是我唯一不會反胃的東西了。


強迫自己吞了些餅乾後繼續上路。

雙腿越來越疲倦,雙肩也被背包勒到瘀青了,斷差過大的地方也漸漸無力克服。


PM2:00 又行走了2小時。

雙腿已經感覺不像自己的了,也開始無法連續行走,每遇爬升後就得短暫休息。

我感覺到自己越來越疲憊。


不僅是身體,心理也是。

我還是沒看到遠處的山頭,代表我可能還回撤不到一半距離,這時心裡說是不焦慮是騙人的,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加上兩邊的景色分別無幾,實際位置很不容易辨識。


還好繼續回走半小時後抵達林間高繞點。

不過差別是,我得揹著重裝包先爬回到林間,這時才發現這段路線之陡,根本不是人在走的路線。


仔細一看,才發現這是獸徑,看起來像是水鹿類動物行經的通道。

這代表我下切時是跟著動物的軌跡在走的。


不過這段路陡到我無法沿著原路走回,加上林間土質鬆軟,樹木多數也呈現腐爛損毀的狀態無從著力向上攀爬,我只能另尋他路前進。


退回到左側石川,面對的是連珠成串的巨石,右邊林間無法高繞回到原處,前方巨石一時間也找不到上攀點。


"我陷在一個進退不得的位置了。"


"死亡"這時閃過了腦海。


這是一個感覺死亡並不那麼遠的時刻。

四周異常的安靜,讓自己感受到這樣寂靜的壓力。


原來,寂靜讓人這麼感到恐懼。

原來,死亡離我這麼近。


評估自己實在無法回到林間行走後,只能沿著巨石旁的一個石縫,用盡全身的力氣才爬了上去,但...跨越了這顆大石,後面還有多少大石呢?


我又餓又累又反胃,雙臂雙腿也疲勞到無以復加。

這時心中已經完全被陰影壟罩,也清楚自己可能回不去了。


"山神啊,妳要留下我了嗎?"


人家說,面對到即將來臨的死亡時,心思會特別清明。

我不禁回憶起最兒時的記憶,以及逐漸長大後每一段的過程,每一件忽然都變得很清晰了。


我想起我的家人,想起女朋友,想起朋友,想起一堆人的臉孔。


"我不想死在這個地方。"

"山神啊,讓我回去見我的家人吧!"我衷心向山神祈求這件事。


雖然正面面對了死亡,但情緒反而開始冷靜下來。

裝備我無一不缺,食物也非常充分,只要不受傷就不會有失溫、餓死的問題存在。

所以我可以放慢步伐,但千萬不要讓自己受傷,尤其是那種會影響行動力的傷勢。


得做好最壞的打算,就是在這個地方過夜,明天再另尋出路

但現階段要在太陽下山前盡量往山頂稜線前進,一來尋找適合的紮營點,二來讓手機訊號回到可以求救的位置。


釐清思緒後,再度強迫自己吃了幾塊巧克力餅乾,然後喝了幾口水沖下去。

開始將背包上肩繼續上攀。


PM 3:00 看到了遠處的山頭

因距離太遠所以無法辨識是否為早上下切的位置,但至少確定自己確實往稜線接近了。


不過這時後方開始出現濃霧,且逐漸往上竄升,速度也不慢

這讓我覺得不太妙,如果進入霧中後就無法辨識方向了,只能依靠GPS大方向前進。


但速度實在快不起來,很快地就被後方濃霧追上了,我也進入到伸手不見五指的迷霧中。


濃霧中遇到岔路只能從GPS辨識方向。

不過這時卻發生了"冷當機",也就是手機電力瞬間歸零的狀況。


緊急插上備用電源再啟動後,原先的路徑已經消失,也因沒有訊號無法重新定位自己的位置。

這等於...一切得靠自己了。


"山神啊...你真的那麼想留下我嗎?"我不禁苦笑。


持續在濃霧中上攀,水聲漸漸遠離,大石頭開始變成碎石坡,碎石鬆動也讓腳步開始變成走2步退一步。


來到了一個三岔路口,但我卻對這條岔路一點印象都沒有,無論我怎麼細想回憶,我就是不記得這位置。

偏偏在濃霧中我完全無法靠山頭來辨別相對位置。


此時的我既不敢也無法多花體力嘗試,再度走錯我勢必沒有體力走回來。


"...........山神拜託,讓我回家吧,我想見我的家人朋友們"


不曉得是不是山神寬宏大量,這時遠方山頭的濃霧開始散開露出了山頭,雖然之後濃霧很快地再度覆蓋,但我已經確認方向就在我左手邊的位置上。


選擇了左邊的那條碎石坡繼續上攀。


PM4:00 風開始變得非常寒冷,且越來越大。

溪谷間風切向來都是最大的,但這時的風讓我感到甚麼叫做打頭風。

冷冽強勁的風勢讓我在碎石坡上越來越難前進,很多地方我都是以跪姿的方式,用四肢爬行的方式向上攀爬才得以前進


老天總是喜歡戲弄人。

最不想遇到的狀況發生了。


天空開始下起了雨,且雨勢不算小。

天色也開始灰暗,即便穿上了雨衣我仍覺得寒冷。


站在碎石坡上一不留神就會下滑,很難找到可以駐足休息的位置,每塊石頭都不穩固,唯一能做的就是整個人趴在斜坡上休息。


這時感覺到體力已經到達極限,我腳步蹣跚,意識也開始有點模糊。

每一次坐下讓我都有再也爬不起來的感覺。


死撐著到了最後的上坡處。

但夾著雨勢的碎石坡我怎樣都爬不上去。


"把背包拋掉嗎???用輕裝的方式上去??"

"不行!!如果來不及上去晚上沒裝備必死無疑"


再度嘗試向上攀爬,但無奈混雜雨勢的碎石坡根本無法前進,我感覺到我自己的四肢已快要無法動彈。

天色越來越暗,溫度也越來越低。


"山神啊...只剩這最後一段了,你是要在這邊留下我了嗎...."

躺在碎石坡上讓雨打著臉,絕望的感覺不禁油然而生。


我好累好累好累,四肢動都無法再動,真的想就這樣躺著睡一下。

但想起我的家人,想起那笑起來很好玩的女朋友,想起那些跟自己出遊的朋友...


"我不想留在這邊,至少今天不行"


撐起了身體,仰望這條無法前進的碎石上坡路,打起精神另尋其他路徑。


PM 5:00 重新下切回到岔路口。


天色開始昏暗,仔細地辨別哪處是最有機會紮營的地點。

因其他路線都是未知的路徑,今天已經無法保證能回到南湖山莊,只要找到一個平坦可以紮營的位置就好。


從底下看向遠方,判斷其中一條路上方稜線相對平整,有機會可以紮營。

但自己心裡很明白,這只是有機會,如果上去後發現判斷錯誤,我再也沒有體力回到這裡,更沒辦法重新上攀。


"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機會"


這時大霧開始散去,遠方也開始看到夕陽,天色忽然亮了起來。

"走吧,回家去"


這一段碎石坡也相當不好走,每一步都得踩穩不然就會向下滑。

雙腿也非常非常的疲倦。


"雙腿啊...拜託,再撐一下就好,就稱這一下就好"


一步一步地往稜線前進,心中想著"再一步!再一步!"


PM 6:00 站上稜線


踏上稜線的那一剎那,眼前的景象讓我欣喜若狂。

那是一大片的平原地形,紮營絕對沒有問題。


更重要的是往右邊看去,我確認了遠處那是南湖東峰的山頭

且一支氣象觀測桿佇立在右手邊的大平原上,至少可以確認這邊是有人行跡的。


左手邊山頭的濃霧也總算散去,看到了那就是南湖大山主峰


原來我站上了主峰鞍部,前面應該就是南湖山莊。

將裝備先卸下後四處探查,幾乎肯定這邊就是主峰鞍部,背包上肩後往南湖山莊方向移動。


總算,在左手邊看到了主峰的指示牌,我總算回到了正常道路上。


看見遠方開著燈的南湖山莊,以及夕陽西下的夜幕,心中想


"感謝山神,我要回家了"


【之後】

回到山屋後,因體力耗盡,煮個東西吃後就休息了。

這次北一段之行犯錯太多,也沒體力繼續行程,隔天就整裝下山回家。


本次要反省的點很多,因為這篇文章字數太多,所以會另文撰寫跟大家討論。

希望藉由這次的經驗分享,讓大家能有所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