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山北北峰:深沉跳動的聲響

發表於2017/09/01
396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7/08/27
  • 回程日期
    2017/08/27
  • 相關路線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大概有陣子不再執戀於攻頂的暢快,有些遺忘了喘不過氣時忽然一個海闊天空的心情。那種感覺太過深刻,當汗水滴落在一望無際的眺望處時,似乎所有的付出都兌換成了海拔一點都沒有浪費,全部回饋給自己。接著漸漸緩和的呼吸隨著頂上的遼闊逐漸深長,心也就乾淨的只剩下「感受」。竹子山北北峰,讓我重新感受到急促換不到氣的窒息感與釋放。雖狼狽的用雙手撐著大腿,身體蜷曲的卻明瞭到終於抵達了,那一刻只能用過癮才足以貼切當時的心情。不知怎麼的,有一種解脫之感,好似重獲了自由。而現在,只需要坐著,一切就得以滿足。我總會在此刻心情來臨時,用衣袖抹去臉上的汗水並笑著說上一句「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坐著。」朋友接著回應「從不覺得水這麼好喝。」能感受到,需求在極度缺乏之下後的滿足,都會加深整體的經驗。於是,就只是躺著坐著,也會讓我們為了此刻的存在而感覺到美好。隨後,谷底吹起一陣山嵐,那是中午時分,氤氳的籠罩了視野所及。卻也在炎熱的夏季裡帶來清爽,像是在行走在中海拔稜線時迎面而來的風。

筋疲力盡,何時成了一種享受?竹子山北北峰,三個小時的路程海拔上升約七百六,最後一段登頂北北峰的箭竹林,大略七八十度的陡坡,沿途腳下盡是碎土質地,雙手也只剩下箭竹可以抓。壯闊的景色,金山區的樓房建築與農田都精緻的呈現在眼前,但在茂密的箭竹裡,空氣像是阻塞了一般。並非是大腿痠的超出負荷需要休息,而是氣喘的無法再續下一步。好一陣子沒這麼累到,雖回過頭就可以見到令人心胸開闊的展望,但塞住的空氣,都隨著身體散發出的熱氣攪和在一起。只想趕快離開這,然後趕緊到頂上去,卸下裝備好好躺在坡面上的草地。「雖然景色很美,但我一點都不想停留在箭竹林裡。」這段陡坡,除了左右穿插的竹林路徑外,還是一個完全沒有適合休息的路程,更得彎著腰行走。這也難怪,這段我們比預計時間還要早到許多。而此刻能做的,就是一步接著一步。

「這次也太累,但精神上好像有得到充分的回復⋯」他說著。「你被大自然治癒了。」我與另個朋友用相似的話不約而同地回應。精神上的勞累,經常是身體在休息,腦袋裡卻停止不了的思索著明天要處理的事情、後天待辦的清單、下禮拜該提前聯絡的電話,或是掛心著工作上的事務,即便已經離開了那個環境。因此總是會感到自己沒有真正的休息與放鬆,這都是停止不了思考的後遺症。然而在爬山時,經常可以在一段陡坡時耗盡體力的只感覺到心臟活躍跳動的聲響,與急促的呼吸快速交替,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了」在那個當下我們短暫的體會到思考不再運轉的空隙,此時腦袋也終於得以休息。藉此,我們能瞭解到真正的休息會是什麼,並不單純的只是睡上一覺卻一直想著事情無法入眠,而是能讓失控的思考與掛憂能夠停止下來。也許登頂時,我們所看見的不一定會較於攝影作品的精彩呈現,但由於過程中竭盡的付出,迫使所有的專注力都放回了感官上。那一部份曾經投注在思索的心力回到了感受,被思考遮蔽的雙眼因此重獲本事得以真正看見美的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