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的不思議故事】畢祿山的腳步聲

發表於2017/08/17
5,55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2013年的10月,我們一群朋友組了個自組團去畢羊縱走,話說當日出發太晚,下午接近5點才抵達8.4K的營地。那時天空灰濛濛飄著細雨,但澆不熄山友的熱情,營地全滿,一行人只好往下走,回到來時在路邊看到的一個小工寮紮營。天氣很冷,地上有生火的遺跡,還有燒到一半的斷木,於是我們也生了一團火,邊暖身邊煮晚餐。

男生把睡袋舖在工寮裡,打算等下再拉個天幕擋風就可睡;女生比較搞剛,我們在路邊靠斷壁處搭了二個帳蓬,中間留條小通道,想說如果有人要上山才能通過,但後續也沒有再遇到山友經過了。

熊熊大軍(?)正在幫忙搭帳,右邊就是斷壁

飯煮著煮著,天就黑了,一群人打頭燈匆匆用膳,打算明天早點起床過鋸齒連峰。今天晚餐吃的是麻油雞麵線,吃著吃著…我沒眼花吧,一個朋友的嘴角忽然開始流血,然後愈流愈多,都滴到碗裡了,怎麼回事?!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喂喂喂你怎麼在流血!!!」

而這噴血的老兄一臉茫然,這時終於把他那碗麻油雞放下,然後驚覺自己竟然把舌頭咬斷了一小截=__= 他解釋說他酒量不好,可能麻油雞的酒太烈,所以咬斷了也沒什麼感覺,但現在頭很暈。所有人驚嚇指數一百,忙問要不要馬上拔營下山去看醫生?而當事人舔舔嘴說沒有整個斷掉,還連著,而且不怎麼痛,他覺得還好,然後他做了一個我至今仍覺得很不可思議的動作,他把那碗麻油雞又端起來繼續吃了…(是多好吃?)

中間那鍋就是罪魁禍首麻油雞

好吃到連舌頭都吃了(?) 主廚應該很驕傲吧…

在當事人堅拒就醫的狀況下,加上後續出血也停止了(生化人?),大家吃完飯就睡覺去。然後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朦朦朧朧中,我聽到帳蓬外有腳步聲。是誰半夜起來上廁所吧?我不以為意。

又過了一會,那個腳步聲怎麼沒走遠?而且是繞著我們的帳蓬四週走。我昏睡的腦袋慢慢清醒過來,疑惑到底是誰半夜不睡覺出來散步?在拍星軌嗎?怎麼也沒打頭燈?此時外頭仍是一片漆黑,爬過大山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月亮還沒出來前,山裡的黑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沒有燈基本是無法前進的。

會不會是野獸?還是狗?可是腳步的聲音,聽起來就是穿著有點重量的靴子或登山鞋,不是動物。而且持續繞著我的帳蓬慢慢踱步,一圈又一圈。太奇怪了吧?到底是誰?這時我發現同帳的室友也醒了,在睡袋裡動來動去,心裡毛毛的我推了推室友,室友低低的問我有聽到聲音嗎?

當然有,而且在這麼靜的夜裡,聽得超清楚搞得我毛骨悚然的咧!!

正常人這時候會想做什麼呢?當然就是開個頭燈出去看看到底是誰啊。但這個摸門特我忽然想到,我們的帳蓬明明靠斷壁,而且搭好後為了留走道,還把其中一側幾乎切齊斷壁,所以我們至少有一側的外頭是完全沒有山徑的。

再回頭看看我的搭營點吧,小熊部隊的右側就是斷壁啊。

那到底有誰能夠「繞著我的帳蓬一圈又一圈」?至少有一面根本沒有路啊!聽著腳步聲又從斷壁那側凌空「走」過,而且發出清楚的腳步聲,靠,姐遇到畢祿宋七力了,會飄浮啊!

於是我超孬的再也不敢出帳了,整隻鑽緊睡袋,立馬假裝睡得很好!不知道室友是否跟我同時想到這個道理,也沒有開燈出帳,但我再也睡不著,等著等著,等著等著,那腳步聲消失了。

天微光的時候,我馬上起身決定先煮早餐待會呼喚大家拔營!但神奇的事又發生啦,我一拉開帳蓬,咻的一下另一座帳蓬的人也鑽出來了,我的室友也精神飽滿的彈跳了起來呢!全世界都在這個時刻神奇的醒了。我想大家應該都在苦等天亮吧XD!!!!

不用看了,真的沒有路。

天才微亮,我們就精神抖擻的拔營完成,而且在有人提出「不如就不要走畢羊了,我們今天把畢祿爬完就回家吧!」時,完全無異議通過。一夥人快手快腳的攻完畢祿山,立馬下山吃慶功宴去!

這就是我遇到的山中不思議事件,如果有山友也在這兒遇過畢祿宋七力,請幫我跟他說晚上睡不好,吃藥沒煩惱。繞著山友的帳蓬踱步不可取,我至今再也沒爬過畢祿山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