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芳錐麓:付出我們所擁有的

發表於2017/08/08
45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親眼所見,那是無法取代的。」見到一張聲勢壯闊的畫面,所帶給自己的感受始終不及雙眼目睹的浩然…。在我思索後,找到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原因,那就是「付出」。因為付出,使得感官的感受敏銳了、深刻了。又或者是身體上的勞累,讓我們無暇去煩索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給困擾著;或未來尚未發生的想像受其擔憂。因此能將每一分注意力都放在每一次的喘息與步伐上,放在感官所感受的一切,放在當下每一刻的發現與反應…。所以「付出」儼然變成是必要的因素,它放大了我們的感受,讓自然萬物更容易展現它們自己進而傳遞到心裡,不被我們的思維阻擋了「美」的悄悄到來。

太輕而易舉的,是進不到我們內心裡的,或許僅是因為付出得不夠多,因而無法培養起感情、建立起與自然的關係。看一張照片,與走進接觸一處的景色,那感受上的差別也許就在這…。然而臨近一處的壯闊,更不會只有眼睛所見,而是整個身體去感受,沉浸在氛圍裡被擁抱著。那份聽覺裡的寧靜、視野裡的浩蕩、林木的氣息,與微風輕拂過臉頰和臂膀的招呼,甚至呼吸時胸膛的清爽,都一同深刻了此刻對於「美」的陶醉與詮釋。那是整體、完整的感受。真正喜歡自然的往往嚮往著一探究竟,因為過程裡的發現取決於自身感官的敏銳,我們的感官有多細微,就越能感受到自然呈現的豐富與感動。然而有趣的是,「它」始終都只是表達了「自然本質的樣貌」,從不會因為誰的到來刻意裝扮與招展。也因此,路途的遙遠與困難都有其必要,如此我們才得以有機會「付出」我們所擁有的,去愛一座山與一片海。

「我現在一直有個很開心的感覺!」按下快門後,忍不住說出這樣的感受…。當我們準備好要為當下揭開序幕時,就能感受到自然的迎接。而在每一個鏡頭的背後,總能感覺到內心有股源源不絕的喜悅感從心底湧出!大概是太美了,驚喜般的接二連三穿梭在光與影之間。那是份禮物,等待著我們走近欣賞,再帶著「遺憾美」為下一次埋下「心願」。像是漏掉了什麼地方,或是在往返的路途中與初次相識的朋友相互分享的景色、去處及不同路經的視角,又或者抵達的時刻天氣遮蓋了部分的樣貌…這些對我來說都會留下一點遺憾。但對於這樣的遺憾,我所感受到的是一種美好,因為這等同於留下一個契機,能讓我更加認識此處此地…。好似見著了分享的山景,便想親自探訪的期許。所以很少有過完美到不需再來一次的感受,每一次我都更期待著下一次再訪,陷入了對遺憾美的迷戀。「人到,心到,天氣到,每座山都值得再走一次!」而各個季節所呈現的樣貌,也都等著感受裡的發現。

美景,就是當下與喜悅共盪而來的!我們不該趕路,而是順著心意該走該留,該返。那會是最理想的自在隨意。什麼時候該休息?什麼時候該下溪水?什麼時候該爬上樹梢眺望?什麼時候該躺平松針下閉起雙眼聆聽鳥語?一切只需盡情在當下。因為當下的心情會告訴我們現在要做些什麼事情!錯過了恰逢其時,再做可能就沒這麼深刻了!然而一旦開始為時間所迫而趕路了,所有過程都會在回憶時模糊成一片,畢竟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加緊的腳步,與緊縮的時間上為其顧慮。為了避免類似的狀況發生,除了時間安排要充裕外,還得盤算每個點最晚抵達與離開的時間,體力也要能跟得上路程的選擇。否則就容易使得所有的感受都聚焦在疲憊、內心裡反悔拉扯的私語,與僅存到達時的成就感、或者解脫感…,而無法真正享受過程裡沿途展現的一切。把握當下的感覺,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我們的心情與渴望自然會告訴自己…。也許只是撿起地上的松果往同行的朋友身上丟,或刻意晃動了沾滿露水的樹枝,也能感覺到兒時單純幼稚的愉快,因森林重新活躍了起來,是那些長大後忘記的事。

「這深度好像可以整個人泡進去…」行經時朋友說著
「水太清澈了,我要下去了!」我將相機與背包放置一旁
「等一下,不等到瀑布前的深潭在玩水嗎?」朋友猶疑的問
「可是我『現在』就想下去。」話一說完,就已經大字躺進溪水裡
夠沁涼的又接著說「太過癮了,你們趕快下來,這個水溫剛好!」
當時溯溪而上的夏季炙熱,曬得「這刻興致」成了回想起來令人深刻的橋段

在小鬼瀑布的深潭裡潛水一陣後,突然想試著潛到近三米深的池底「徒手抓溪蝦」,也就是在牠們最靈活時逮住牠們。這是沒有事先安排與預料的事情,就僅是隨著當下的心情與反應,想給自己一個有趣的挑戰!那得憋氣得夠久,還得調整肺部的空氣,使得可以抵抗溪水的浮力而保持水下的平衡,更考驗著專注力與耐心…。在嘗試了好幾次後,終於抓到了活蹦亂跳約小姆指大小的溪蝦!在浮出水面換氣的那瞬間,按耐不住的大聲喊著「抓到了!」那刻興奮的感覺像孩子般的快樂!真是不可思議,原來我們不旦忘了怎麼玩,更忽略了怎麼順應當下的心情,去做一件覺得好玩的事情!而不去在乎該有什麼樣子才符合這個年紀的形象與沉穩。

在自然裡,更拉近了人與人之間,不論是原本熟識的還是路上遇到的朋友,都因為大自然的美,不自覺的卸下與人之間的防備與距離。或許是此刻愉悅的心情,讓每一個人更願意分享與交談。好似我們透過大自然這位朋友的熱情招呼,更了解了彼此。我們更無法在幽然的林間或磅礡的山嵐前起任何爭執,因為擺在眼前的美,讓我們意識到爭執的不必要與其渺小的無法不放心享受著眼前所見的。那就真的太可惜了,倘若在美的庇護下,還蘊含著不滿氣憤的思維從中作亂…。大自然的美,喚醒了對生命真正重要的事情,提醒了該放下哪些不重要的思維與想法。

一位穿著背心、皮膚黝黑的大哥,見著我們穿著溯溪鞋後,好奇便問:

「你們是從半屏溪上來的嗎?」
「對啊,一路上景色都很不錯!很值得走一趟。」
「我不知道那裡有路可以走,會很難走嗎?」
「溪水還挺緩的,除了大鬼瀑布上溯一段,比較難走些…」
「那是要從哪裡開始?我來這邊不少次,還不知道溯溪的路線在哪?」
「從這裡,沿著溪走上來…」我用著他的手機找到了登山路線的地圖
「喔!對了,你們要吃嗎?把這吃完吧!」從背包裡拿出乾糧,又接著說:
「剛剛走過來的時候,看到一個很像大霸尖山的山頭,好像叫什麼…」
「好像是雙鬼大霸尖?下次也想來去走走。」我想起登山圖裡的名稱
他問「不知道要怎麼走過去?」
我指著地圖「我想應該是從三角尖峰這條走過去。」
「我們有一群朋友以前都在騎單車,年紀大了就都改成爬山了。」
「那今天怎麼只有你一個人?」我好奇的問
「我老婆不喜歡爬山又不准我和朋友爬,可能是長太帥會擔心」開玩笑的說著
「哈哈!所以你都自己一個人爬?這樣滿好的啊!」
「就慢慢走,後來走著走著就走出興趣了,等體力再好一點就來爬高山。」
「這個地圖還挺方便的,你可以用它來看哪裡有山爬。」我推薦著說
大哥又說「今天上來的時候也有一個人來的,但不知道路,說要跟著我走…」
「他是看到有人走進來就跟著走進來啊?」我驚訝的問
「我就問他『你很能走嗎?』他說他還滿能走的不用擔心,結果到四方亭後就吐了…」
「哈哈!今天真的很熱,我們剛剛也在想要不要續爬劍龍稜。」

「如果你想教導孩子如何建造最好的帆船,不要教他們如何造船…。講一個關於航海的故事,告訴他們即將進行的壯麗航行,他們就會造一艘有史以來,最棒的船!」聖修伯里。

每次依藉著文字與攝影,記錄著與自然相處的感受時,都會有個期許…。盼望看到的朋友可以因為排列出來的文字,或者更直觀的畫面,燃起一個衝動與好奇一探究竟,並用自己的雙腳去見證大自然的美。像是幾年前,朋友與我分享登山社的活動時,也只是和我說「我覺得這個你會有興趣!要不要一起去?」點開連結後,完全受到照片裡視覺的衝擊!但想了幾天後,才稍微放下了部分安全上的擔憂,決定要靠反覆交錯的腳步,親眼瞧瞧畫面裡已經夠壯闊宏偉的山景。畢竟,我們接收到太多新聞裡山難報導的片面消息!在不認識與無知下,產生了一種對山的畏懼,迫使著寧可選擇忽視掉大自然對我們內心發展的影響,也不願意站在那去感受…。結果初次見面便震撼到!感受到超越寧靜的感動,即便只是前哨站的西子灣少女峰,從此與山離不開關係。更暗自默許成為一個山的使者,引領一個心願與契機。「開拓視野,看見世界,貼近彼此,感受生活,這就是生活的目的」LIFE magazine。

美國著名的地景攝影師亞當斯,最受人矚目的系列照片是關於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當時他為優勝美地公園暨庫里公司,一個負責經營公園的公司,拍攝照片。但他自己,亞當斯卻這麼說著:

「其實我與公司的企業文化格格不入。因為庫里公司總想著該如何把人帶進公園裡觀光,而我則是一心要把優勝美地的風光帶到人的心裡頭去。」一句話會打動著自己,或許正是因為我們的價值觀與此相符,好似有人用了他的話說出了我們內心的想法,因此得以共鳴著!在每一個光圈快門之下,都是每一次為當下光影所感動的暫留。而分享這些畫面,也始終只有一個心願「期盼能帶進人的心裡頭」然後親眼去看看,親自去感受吧!

後記。抵達大鬼瀑布後遇到了難關,看起來要與大鬼瀑布正面交鋒?從瀑布下方翻越過的高度大概有四五個人高,差不多六七米吧。但這些並不是問題來源,而是我們身上都背著單眼相機,在沒有防水包的情況下要怎麼通過?但若是打消了前進的念頭,勢必就得撤返。後來,想起了一位朋友,想著如果是他的話應該會克服萬難的尋找到解決辦法!如此,我才意識到背包裡還多帶了幾個防水袋,沒想到此趟意外攜帶的成了關鍵的推手!我們將相機、手機、錢包放進防水袋後,擔憂落入水中的疑慮就減緩了不少,算是增添了一道預防措施。在沒有隱憂之下,延著架好的繩索順利攀爬到了大鬼瀑布的上游,前進至小鬼瀑布…。我們往往因為想到「可能的後果」而產了擔憂或是恐懼,使得專注力與靈活性都因此遲鈍了笨拙了。為消除「尚未發生的想像」所導致的猶豫與遲疑,能做的就是將後果考慮進去,想辦法做點什麼去避免事情的發生,好讓自己安心點。這能讓我們收回對於擔憂的注意力,而全神貫注在腳下的那一步上。若是無法做點什麼,就接納這份不安的感受,不刻意去抵抗或是不斷在內心裡告訴自己不要害怕,這些都會促使恐懼的茁壯,於是更加害怕了。巧妙的是,在踏上越過大鬼瀑布的第一處刻壁,我就再也沒去思索著「萬一相機泡水了怎麼辦?」而是放肆讓身體反應著找到攀爬上的平衡。當我回過神之後,人已經在瀑布上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