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懷天地的人 有簡單的寂寞~記玉山單攻

發表於2014/11/03
1,33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山的呼喚

被一陣驟來的風哽住

仰望的臉

在時間中風化成一片殘崖

雲,清洗我以天河的水

唯額前仍保留一小塊

史前的青苔

蒼茫中

山鳥的對話越來越輕

~節錄自洛夫的詩「入山」

 

 

 

0435  鐵人隊玉山單攻團悄悄離開東埔山莊,氣溫十三度,涼爽宜人。星空下,寬闊的三公里柏油路通往登山口。心雀躍著!

0540  登山口拍攝大合照,大嫂秀珍陪我們至此,瀟灑獨回山莊補眠。其他七個人走入大山懷抱。

0740 在白木林涼亭曬太陽,較長的休息

0840 在大峭壁合照

0930 抵達排雲山莊吃吃喝喝

1115 抵達主峰,主峰碑靜默在山巔,四周群山已經沒入霧靄山嵐之中,忽隱忽現。環顧四周,我們獨享山巔的寂靜美好。 拍照吃喝打電話,喧鬧之後一小段時間大家都靜了下來。

1200 用力再吸一口台灣最高峰的冷冽空氣,下山,一路疾行。

1240 到排雲山莊,預定補水卻發現已經沒供應飲用水,大家措手不及。討論是否裝山泉水應急!

        飲水不足加上開始飄雨,大家決定各自急行軍下山,相約白木林及孟祿亭休息等候,時間未記錄!

15:45  回到登山口。

曾幾何時爬玉山,橫渡日月潭,單車環島被當成台灣人一生必定要做的三件事?!

聽過「一生必須造訪的XX景點」?「幾十歲之前要一定要完成的幾件事」?「一生一定要擁有的XX」?聽多了總令人嗤之以鼻。

要活出自我,首要理解人的獨特性,隨時自我認知與覺醒,與別人如何定義無關。

這次去爬玉山,只是隊友間相約的一場高海拔越野團練,只是一次郊遊。

只是想去看看山頂的遼闊,只是單純赴約,赴一個山的召喚。

但對於大山,我們仍是敬畏的!

 

此行的夥伴,淳潔是鐵人賽和馬拉松賽頒獎台常客,實力驚人,這次穿壓縮短褲搭小腿套上陣,雖帶著踝傷,卻仍一路領先。女子組另一位新朋友逸秀是北台灣知名鐵人隊勇腳,步伐豪邁利落,此番初次見面,一路兩人帶頭疾行如風,除非這兩位想要停下拍照,大家連拿出相機的機會都沒有。




有一度國盛忍不住提醒淳潔走慢點,只聽見淳潔委屈的說「我已經很慢了!再慢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走了。」。聽到這話,後頭的男生冷汗直流。其中超級鐵人阿派深受刺激,前一晚宿醉累積的酒精瞬時蒸發在高山稀薄的空氣中,他要求暫停,當眾脫掉鮮黃的雨褲以2xu跑褲宣示決心。領隊也是226超級鐵人的國盛哥提示大家以[低步距高步頻]應戰,老王摸摸後背包,後悔能量包帶太少,尤其懷念那款一小包含有150毫克咖啡因的強烈武器。阿派老王這次都使用專業競賽型超輕量越野背包,穿著超輕量越野跑鞋,完全享受尖銳碎石對足底筋膜的深層按摩。威廉山莊莊主張維與我不敢大意,均穿著高筒登山鞋,順利避開扭傷腳踝的厄運。



這場登山活動特別要感恩國盛哥領隊,包含申請登山証及入園証、東埔山莊住宿,所有規劃一力承擔,感謝國盛秀珍賢伉儷的籌劃,我們這群登山菜鳥才有機會領略大山的壯闊與美好。 出發前還一直為鳳凰颱風剛過境而忐忑不安,深怕山徑路況或天候影響這次活動,沒想到迎接我們的是晴朗涼爽的好天氣。


行行復行行,沿途景點包含孟祿亭,白木林,大峭壁都列為補給及休息點。國家公園管理處因應絡繹不絕的登山客,到排雲山莊前共設置兩座公廁,稀奇的是,公廁竟然還有門牌,不知郵差送不送信到阿里山鄉中山村六鄰排雲93號



除公廁外,最令人感受到前人整理這條山徑的用心之處,莫過於沿途剛修剪過的箭竹林,即便穿著短袖短褲也沒有刮傷之虞。許多原本難走的路都鋪上木棧道。


大峭壁是慕名已久的奇景,很難想像板塊移動的力量可以將海底的沈積岩擠壓到三千多公尺高,我想像著如果某天雷神索爾興起擊中山壁,崩裂開的岩層裸露出史前鯨魚骨骸或恐龍化石,邊想樂不可支,這恐怕是高山缺氧帶來滿腦子的胡思亂想,但我卻自得其樂。


一直到排雲山莊之前,都可以算是大眾健行路線,挑戰是在排雲山莊後這短短兩公里多,不懂敬畏大山的人會在這裡吃足苦頭!



排雲山莊休息,吃了麵包,分吃一顆大芭樂,感覺背包少了一斤重量,懷抱著憧憬,我們踏上最險阻的山路。

在這三岔路口,三個穿戴同款專業競賽型超輕量越野跑背包(好長的名詞),雙手持超輕量碳纖維跑杖的三位勇腳可能是在討論等一下的配速策略,我太弱了完全聽不懂外星語。但騎過一日五百多公里,武嶺輕易三個小時恐怖實力的國盛顯然聽得很開心。高手過招就是如此!我在旁邊玩沙越玩越冷,於是獨自繼續前進。


看到天候開始變色,我們加快腳步前進!





我並非刻意裝苦瓜臉,而是由內心深處真誠無偽,一心一德,貫徹始終的苦感湧上心頭!!

終於到了必須拉鐵鏈手腳併用的階段,最後這陡峭狹窄的山路必須真正「爬山」。



這一步只能踩在與鞋子一樣寬的突出岩壁,雙手緊握著鐵鏈,一邊想著還好個人保險已足夠,應該對妻小不無小補,一邊謹慎快速通過!

鐵鏈,碎石堆,峭壁共同組織這段天堂路,想像若沒有這堅固的鐵柱及鐵鏈,有多少人能到達這座神山? 1898年德國探險家史坦貝爾首次登頂時,能夠想像一百年後這裡設施的進步嗎?


歷經艱辛,顫抖的手腳併用爬上了高峰,山頂已經白茫茫一片。







登頂照各式各樣,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姿勢是倒立,但是發抖的雙手實在撐不住,深恐墜落萬丈深淵,於是我打消念頭。

我背上來的登頂酒是一瓶從水里小七帶上來的「秋之贅沢」,秋季限定款啤酒是這時候最好的禮物,敬山神敬天地也敬好友!

阿派的隨身威士忌瓶也榮耀這個時刻。

聽著國盛描述天氣晴朗時從這裡遠眺太平洋,想像玉山群峰錯落高低,想像雲海中林立的山頭如島嶼,又如詩人描述的花朵 「

谷圈雲壤如初耕的園圃 坐看峰巒盡是花」,有一天我還要再來拜訪!

 

後記 

我們從玉山單攻回來了。

在主峰我們沒有看見玉山日出,沒看見山巔的月,沒有一望無涯的視野,沒有群峰簇擁也沒有雲海翻騰。很平淡很簡單的走走回來,但心裡漫溢著喜悅。

能分享的只有鄭愁予的詩,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山巔之月

矜持坐姿

擁懷天地的人

有簡單的寂寞

 

而今夜又是

花月滿眼

從太魯閣的風檐

展角看去

 雪花合歡在稜線

 花蓮立霧于溪口

 

谷圈雲壤如初耕的園圃

坐看峰巒盡是花

則整列的中央山脈

是粗枝大葉的

 

 而我們從粗枝大葉的樹梢回來了!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