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瓦斯卡蘭Quilcayhuanca Cojup

發表於2017/06/10
4,069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7/05/03
  • 回程日期
    2017/05/05
  • 相關路線
    Quilcayhuanca - Cojup 三天兩夜
  • 相關山岳
    Quilcayhuanca 、Cojup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大家好,我是正在美國哈雷摩托車「漫遊者」旅行的 Jeffrey,從舊金山出發至今七個月,目前人在秘魯 Cusco;再過幾天將會前往玻利維亞。

一個月前在秘魯瓦斯卡蘭國家公園走了一條人煙稀少的徒步登山路徑,分享給其他有興趣的朋友看看。


2017/5/3 Quilcayhuanca - Cojup Valley - Day 1

步行距離:約 17km

高度:自 3640m 處起,至 4280m ,共上升 640m

 (包含地圖的完整遊記:https://wanderers.tw/users/jeffrey/travelstories/201753-quilcayhuanca-cojup-valley-day-1

我爬的 trek 叫做 Quilcayhuanca - Cojup Valley,要從 Huaraz 搭車到 Pitek 登山口,或是 Llupa 這個小鎮再自己走。一早出發搭車,找不到登山杖的蓋子,繞回 Hostel 還是沒有,只好放棄尋找前往發車點。我們順利搭上第一班車,但只到距離 Pitek 還有約兩公里的終點,所以不得不多走一點;早上八點 45 分開始行走,身體還沒有熱開加上旅程開始時負重最大,使剛開始的登山路程相當辛苦,花了不少時間才抵達 Pitek,稍微休息幾分鐘後,突然有另一台巴士開來;要是事前知道有這台車的話就可以省下非常多體力了。

 

我向管理員登記入山,化名為門票上的 Fernando Maqcedano 順利進入;早上十點 15 分,和 Devin 告別後開始我為期三天的山裡獨行。在進入公園不久後便遇到一位帶著可愛女兒的當地人要回家,便一起走了一小段,剛好他也是個登山家,便請教了一些攀登瓦斯卡蘭國家公園高山的問題。二十分鐘後與她告別,然後踏上一個人的緩慢的旅途。

遇到另外一個管理處入口,不過大門深鎖、也看不到任何管理員的蹤影,只好翻牆通過;牆後的河谷是一片水草豐美的野生牧場,視野一路延伸數公里直到被白雪覆蓋峰頂的雪山。儘管背包十分沈重,但在這美好的景色中心情卻非常輕快。一路上非常多的綿羊、馬、驢子和牛等牲畜,在這豐美之地和平地生活著。

 

一路十分平坦愉快,前進的速度也很不錯。中午 11:30,煎了培根、切了半顆蕃茄配吐司當午餐,煮了一杯咖啡來喝;一邊吃著一邊想,上路一陣子,自己或多或少也習慣一個人吃飯、旅行,不過像這樣在一片完全沒有人的地方,只與天地作伴、一個人煮午餐吃好像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內心有些事情也許悄悄的變化著,又或許已經改變不少,要能夠準確說出這些事情對我而言還不是那麼容易,而我還在路上。

用附近的河流把鍋碗洗乾淨後繼續出發。長長的河谷似乎沒有盡頭,走了好一段後遇到一小片沼澤,找不到正確的 Trekking 路線,稍微繞上旁邊的山徑,多花了一點時間和體力;此時天氣轉陰,看起來要下雨似的,我稍微停下來喝水休息,一邊將背包套上橘色的防雨套後繼續前行。

不久後便抵達了這片牧場的盡頭,開始上山;一開始扛在身上的三公升的飲水已經喝完了,於是嘗試用河流補充水,但喝起來味道不對便作罷,所幸沿途河流不少,後來順利的在更上游處找到了味道還可以的水源,將水瓶裝滿。再向上一小段後遇到許多牛,休息時好奇地朝我靠近,還順便自己打了一架;突然被一大堆牛包圍時老實說有點不知所措,突然想到我的背包裹著橘紅色的防雨布,儘管應該是迷信,但為避免真的不小心激怒牛群所以還是拆下,幸好最終幾乎沒有任何降雨。

從啟程開始到下午四點左右,總算遇到了另外三位登山者,看起來是一位導遊和兩位遊客;他們選擇的營地看起來非常理想,我也考慮在這邊停下腳步,但依照原定計劃,此處離預定營地太遠,如果停在這邊的話明天可能會相當辛苦,因此決定繼續前進。

 

又穿越一片看來可以當營地的草原後,維持著先前的決定繼續往預定營地前進,然而爬上一段灌木丘陵後步行路線完全消失,就算 Maps me 顯示我正在道路上,仍然不覺得腳下踏著的土地是道路。天色漸漸暗下,開始有點後悔先前沒有乾脆就直接紮營就好,本來預定紮好迎候要前往其中一座高山湖看風景的計畫也只好放棄。在雪山的注視下,我在這片混亂的丘陵中不得其所的亂竄,就在我開始盤算是否要原路返回先前的草地時,預定營地像是玩捉迷藏結束時突然跑出來的孩子依樣出現在身旁,結束一場虛驚。

 

營地旁邊殘留著其他登山者留下的營火堆,我嘗試生火,但沒有成功,於是便在搭好帳棚後在帳篷的前庭以瓦斯爐煮了泡麵,加上培根和半顆番茄當配料作為晚餐,再額外加了一點鹽補充體力。天色已經全黑,但不如我預期的寒冷,吃完晚餐後和高山症預防藥稍微寫了一下日記,時隔多月再度上山,第一天的 Trekking 沒有太多感觸,只有迷路時的緊張感還殘留在身上,加上走了超過預期的路,相當疲憊便早早就寢了。

 

夜裡下了一場不小的雨,一個人在山中,並不覺得陌生或害怕,但也沒有和其他人一起露營時那種愉悅的心情,只覺得內心意外的平靜,什麼事情都像風一樣不留下痕跡。半夜起來上了兩次廁所,我將外帳帳門當作腳踏墊,踩在上面直就近解決,此時大雨剛停,濃霧也退散,山谷間只有滿天星斗,以及半透明的雪山山峰陪伴著我。

2017/5/4 Quilcayhuanca - Cojup Valley - Day 2

步行距離:約 6.4km

爬升高度:約 800m

(包含地圖的完整遊記:https://wanderers.tw/users/jeffrey/travelstories/201754-quilcayhuanca-cojup-valley-day-2

今天預定翻過 "Paso",也就是山隘陵線,前往北方平行的河谷露營。早上把剩下的培根煎完配吐司吃完,到附近的溪流裝了一點水煮咖啡、盥洗。附近的牛不斷好奇地靠近我的裝備,一開始覺得很新奇,後來就覺得這些牛滿煩人的。一邊收拾裝備、將水壺裝滿,一邊等待帳篷曬乾,早上 9:15 踏上了今天的路程

今天的預定的路程不長,但需要爬升大約 800m 左右的高度。跨過營地旁的河流後開始走髮夾彎,背上的重量仍然相當沉,不算太輕鬆,但我繼續依照昨天設定的前進速度,以一小時為單位,前 30 分鐘休息 5 分鐘,後 20 分鐘休息 5 分鐘,也因此不算太慢。高度爬升的很快,昨晚的營地很快就看不見了,雪山穿透雲霧顯露在眼前,非常漂亮,而昨晚沒能去成的高山湖,隨著高度爬升也漸漸出現。

聽著 Ykiki Beat 的 Forever,不知怎麼開始想著關於理想國的事情。雪山隨著高度一點一點上升,面貌也逐漸改變,不管怎麼看都看不膩,也因此耽擱了不少時間拍照。

 

結束髮夾彎,來到第二層的高山草原,發現口袋裡有預先準備的葡萄乾,便當做零食補充體力,一邊看風景一邊尋找路徑,結果在休息時附近的牛全都靠上來包圍了我,壓力很大,只好提早離開。在這片草原上還是找不太道路,只好對著 maps me 上的方向前進,幸好發現了先前法國情侶告訴我的石頭堆,總算有前進的方向。爬了一段後,雪山非常壯麗,於是花了多一點時間,將登山杖作為旗桿,立起了台獨旗,拍了不少照片。

繼續前進一段後,附近不再有牛,眼前被一道陡坡阻擋,依照石頭堆路標,看起來是要踏過由高山雪水融化而成的溪流沖出的天然階梯向上爬。面對著眼前的濕地,我猜測跨過這道坡可能就是今天的最高點了,可惜翻過後看眼前的景象依然在向上爬升,看來陵線還有好一段距離,到此處時也才真的開始感覺今天的路程並不簡單。

 

翻上濕地陡坡後,道路比原本更難找到路標;期間在一處有牛的骨骸的空曠處上了一次廁所,然後來到標記在地圖上的另外一個營地,也是法國情侶第二天的營地,也許是路上溪水並不乾淨,我在此處嚴重腹瀉了一次,但身體狀況都還良好,吃了止瀉藥後,本想繼續前進,但此時已是下午一點,決定在這邊吃午餐,以鮪魚罐頭配吐司吃。到這個時候我的吐司已經全部吃完,背上的重量已經比啟程時輕了不少,不過這也意味著假如我沒辦法順利依照時程下山,身上的食物大概會不夠吃吧。

 

離開營地後,便來到第一座河谷 Quilcayhunca 的最高點,此時天氣並不晴朗,雪山在天際聯成一線,十分蒼茫,感覺天地之大,而此景只有我獨享。氣溫比我以為的暖活一點,我想著關於風景這件事,也許人沒有必要在谷底停留太久吧,大部分的景色,隨著高度的爬升,只會愈來愈壯麗,所以繼續往更高更遠更遼闊的地方前進吧,那裡總有些什麼意料之外的風景在等著。

 

對照地圖,接下來便是攻頂的路程了。首先橫在眼前的第一道障礙是一道由碎岩鋪成的斜坡側面觀察大約 45 度,往下看怵目驚心,一個沒踩穩,或者一次大規模的岩石鬆動就會粉身碎骨。儘管眼前全是岩石,幸好還是能找到石堆路標。

走著走著慢慢接近雪線,有時雪覆蓋了前進的道路無法迴避,而肉眼無法判斷雪的深淺,以及雪下岩石的狀況,只能小心翼翼地前進,雪上殘留著其他登山者的鞋印,當無法繞過雪時我便跟著這些鞋印走;積雪時而紮實實而鬆軟,沒有冰爪的我有時會整隻腳陷入雪中,有時在雪坡上會打滑,幸好狀況都不算太糟,沒有跌倒,也幸好鞋子都沒有濕。最後一道障礙是由好幾塊巨石組成,當下沒有找到其他道路,便把登山杖先放上巨石,然後用手攀爬上去,總算在下午 4:15 分,抵達海拔 5080 的陵線。

氣溫還是比我以為得稍微暖活一點,我在陵線上安靜地聽了一下山的聲音,山比我想的要沈默許多,除了遠方偶爾類似雪崩的轟隆聲以及我的呼吸聲外,就只剩下耳朵裡嗡嗡作響的寂靜的聲音了。比起這段 Trekking,先前大峽谷、Acatenango 的經驗都算是相當容易了,而在這愈發困難的過程中感受到的事情也相當不同,通過稍早不算輕鬆的路程時,從登山杖底部傳到手上的那扎實的撞擊讓我的內心相當平穩,意外的沒有太多類似心得或諦觀的體悟,只有一步一步向前走的原生動力而已。

突然前方的山谷開始有霧氣快速向上飄,內心的警報大聲響起,於是快速結束休息,於 4:25 從陵線的東側開始下山。東側山坡的難度比先前更加陡峭,好幾次腳滑,所幸都沒有摔落。也許因為下山視野本來就比較開闊,石堆路標相當難找,加上雲霧繚繞,更增加了尋找石堆的難度;值得一提的是山上有一種花,在霧中看起來很像石頭堆,於是放眼望去,好像哪裡都是路標,在昏暗的視線中徒增緊張感,想不到昨天才迷路,今天就又經歷一次。天色漸暗,我還在斜坡上掙扎,難以找到正確的下山道路,好幾次走錯後四處張望,才發現路標在視線的上方,便又只好向上爬一段重返路徑。

在這大霧瀰漫、宛如八陣圖的斜坡中奮戰了許久後,總算於下午 5:15 抵達一處還算平坦的草原,在霧氣下天色已經相當昏暗,決定就在這邊露營。草原上非常多牛糞,所幸還是有足夠的空間搭帳篷。紮好營後前往附近的溪流取水,返回開始煮晚餐時便下起大雨,運氣相當不錯,一切都沒有淋濕。晚餐煮了最後半顆蕃茄和最後一包泡麵來吃,吃完後發呆了一陣子,腦袋胡思亂想著不知道會不會因為這場雨導致山崩,或是營地地基流失發生土石流,一邊這樣想著,一邊等待大腦的緊張感消退,漸漸便沒事了。吃完後寫了一張明信片和日記,在大雨中準備睡覺時,聽到帳外有粗重的喘氣聲,才意識到原來也有牛在這邊過夜。第一次重裝登上海拔 5000 公尺,像是來到另外一個世界,幸運的是除了偶爾有輕微頭痛外完全沒有高山症狀、沒有滑倒也沒有遺失裝備,也總能順利找到前進的道路。

晚上出乎意料的寒冷,我總算研究出該如何在帳篷前庭上廁所,一個人露營的大雨的寒冷高山中,這樣的技巧實在太實用了。

2017/5/5 Quilcayhuanca - Cojup Valley - Day 3

步行距離:約 15 km

下降高度:約 900m

(包含地圖的完整遊記:https://wanderers.tw/users/jeffrey/travelstories/201755-quilcayhuanca-cojup-valley-day-3

儘管睡袋相當保暖,並沒有旅程第一次露營時溫度喪失的感覺,但還是能感覺出昨晚相當的冷。起床到帳外,發現原來此營地可以看到另外兩座雪山,其中一座整片雪白,潔淨無瑕,實在難以用言語形容。天氣相當晴朗,於是我把鍋具瓦斯爐拿到戶外煮咖啡,配著僅剩的能量棒當早餐。太陽照不到營地,活動範圍都在山的陰影之下,風吹過時非常的冷,外帳被高山鋪滿了一層冰。

 

想想今天順利下山應該不是問題,於是我決定等到帳篷都曬乾再出發。附近只有一頭牛,不像昨天早上那幾頭一直來煩我,只是靜靜地觀看我在幹嘛,突然想到也許登山者死後都會變成牛,回到山裡吧。在此期間,我又將台獨旗升起,拍了相當多的照片,不幸的是我的單眼相機 LCD 螢幕壞了,從此以後只能透過觀景窗來拍照。

早上 10:15,裝備乾的差不多後便開始下山,抵達河谷前的最後一段路是一大片斜草坡,雖然視野清楚,但路還是非常不好找,不斷對照 Maps me,仍然無法找到正確的下山路徑,也完全找不到石堆路標

不過既然能夠順利看到對面山腳的道路,也能看到穿越河谷的路徑,想著既然已經算是相當安全了,便在 11:30 把最後的能量棒和葡萄乾吃完後,心一橫,不管道路直接以 Z 字型下山,幸好裝備已經比先前輕了太多,所以體力消耗的也很少,關節也沒有受到運動傷害。下到河谷後,發現河流比預期的更寬而湍急,實在難以跨越;繞了一陣子後選定幾塊大石頭,將登山杖掛回背包,跳過這幾塊石頭順利過河,然後爬上公路,到此時為止算是結束了所有摸索路段的困難了。

本來預計下午三點要抵達登山口,但總覺得既然都已經來到安全路段,沒有看看高山湖 Laguna Palcacocha 有點可惜,掙扎了一下後還是決定去看。Laguna Palcacocha 前 1.8 km 處有工寮,我將背包寄放在此輕裝前往高山湖,輕裝快走了約 15 分鐘抵達,在一整片潔白無瑕的雪山下閃耀著青綠色彩的湖水非常漂亮,概念上就像 69 湖的冷冽加帕龍湖的色澤,而此湖也是河川 Cojup 河的源頭,我在這邊將水壺裝滿,拍了些照片後便正式啟程返回 Huaraz

工人都不在工寮,我將背包取走後便開始快步下山,配速的方式為每 55 分鐘休息 5 分鐘,從 1:15 分開始行走,到 1:55 休息時間時發現腳底的水泡破了,沒辦法連續走這麼長時間,便改為每小時中第一個 30 分鐘休息 5 分鐘,第二個 20 分鐘休息五分鐘,不過實際上都沒有休息到五分鐘就是了。

 

維持著 4km/hr 的時速,忍耐著腳底的水泡和肩膀的疼痛拼命趕路,由於剛才的湖是重要水源,所以這條道路是開給車輛通行的道路,完全沒有找路的問題,只是路上偶爾佈滿碎石,腳踩上去非常疼痛,但所有的路不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嗎?想想也沒什麼大不了,總之拼命走就是了。

 

沿途又遇到些許牲畜,牛還是一樣對我感到好奇,驢子則不知為何莫名其妙地跟在我後面一起健行了幾百公尺。下午 4:03 抵達 Cojup Valley 側的登山口,入口處仍然沒有管理員,大門依舊深鎖,只好再次翻牆出公園,本來想著沒趕上三點前抵達巴士停靠站,不知道還要再拖著這樣的身軀走多遠才有車搭。

結果就在我翻牆時,一台巴士就這麼朝這邊開來,正好是我上山時直接開到 Pitek 的那台!只能說我的這趟旅程實在超級幸運,不僅天氣很好讓我爬山無後顧之憂,結束時也完全不需要多走便順利搭上車,早一點晚一點都會錯過,而且老闆只收我 10 soles,實在太好了。我跟著這台巴士坐到 Pitek,接了其他登山客後再返回 Huaraz,結束這久違的山裡獨行。拖著疼痛的步伐從下車處走回 Hostel,和 Devin 討論了一下後決定再多停留一天,將身體稍微休息一下。於是啟程之日就設定為 5/7 了。

此 Trekking 路真的很不好找,許多路段不太輕鬆,適合稍有像我一樣稍有一點點登山經驗的人,如果可以的話建議兩人結伴,並將行程設定為四天三夜會更加輕鬆愉快。另外,基本上不需要帶太多水,一人大概準備兩公升的水壺或水袋即可。

 

兩個晚上氣溫都低過零度,第二晚營地的海拔高度約 4760m,我猜夜晚低溫應該差不多 -3 ~ -5C,因此睡袋不能太差。可以的話建議預先下載 Maps me,許多時候他還是很有用。從 Huaraz 的加油站可以搭車抵達,直達 Pitek 的車是早上 7:40 ~ 8:00,建議就搭那班車,可以省非常多力氣。


我的摩托車漫遊記:https://wanderers.tw/users/jeffrey/journeys/1-漫遊記

追蹤我的旅行:facebook 漫遊到世界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