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前夕,拜訪唐穗山的小白兔

發表於2017/05/30
81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淬鍊,是為了不凡,不凡是為了證明存在。

端午前夕,拜訪素有「年輕人的挑戰,中年人的磨練,老年人的惡夢!」,復興雙障之一的唐穗山...果然名不虛傳。一路的陡升,濕熱泥濘,蔓生的中低海拔闊葉植物。隨著喘息,過去拜訪過的山徑,一幕幕的從腦海中浮現,想找一塊類似的記憶來麻醉自己。沒想到區區的幾公里,到最後竟幾乎喪失耐心,連三字經都快要飆罵出來。幸好有神木阿祖不斷在旁加油打氣。

覺得自己像極了誤闖森林的小白兔,我想會有一段時間,不想去中級山了.........小小心靈受到創傷,需要復原。

奉上我的高度圖跟路線圖,此為直上直下之路徑,如有隊友體力不支,可以慢行,折返時回收即可,但注意勿離開標示路徑,此路線上有許多小捷徑或獸徑,一時疏忽就有可能誤入,如果沒有GPS導航,一旦發現沒有登山布條,建議勿再前進探路,必須立刻原路折返,直到看到登山布條為止。


馬克褚工作室的高度圖總距離與我有差距,但有更多的註解,值得參考:


http://www.markchoo.com.tw/mark/2196/curve

登山口,在偏避的嘎拉賀部落,從北橫台七線約在46.6公里處,有一條爺亨公路,下爺亨公路再轉光華道路,一直到嘎拉賀溫泉停車場,再繼續直行約兩公里可達。最後兩公里的道路人煙罕至,夾道兩旁芒草高立,會車不易,但仍可開車進入莫擔心。

進入登山口後,開始下切至三光溪,會先經過一片竹林。林中綠意盎然,此時正值竹筍盛產,可以看到許多冒出頭的小筍子,但請勿摘拔,此有違登山信念。

尚未離開竹林,就可以聽到潺潺水聲,三光溪水量豐沛,越溪點並非淺灘,必須注意,很多拜訪唐穗山的前人,都在此處溼身,雨鞋是拜訪唐穗山最建議鞋類。

根據前輩指點,如果研判越溪一定會弄溼時,建議就脫下襪子,但還是要穿著雨鞋渡溪,以保護腳部,等越溪後,擦乾雨鞋,繼續前進。

幸好今日無大雨,水勢雖然湍急但是還可以越溪通過。

三光溪是大漢溪的上游,發源於明池附近,流經北橫的明池、巴陵之間,之後與玉峰溪匯流稱為大漢溪。清晨,陽光灑在三光溪溪水上,晶瑩剔透,實令人喪失鬥志,在此駐足欣賞山光水色,天、地、水、樹、人,在此相遇,是一大享受。


通過三光溪後,便是無情的上升,上升。

樹叢隙縫間,看見藍天與白雲,遠方山頂上,罩著一層薄紗,雲與光影的移動,才能證明了時間的存在。

經過高度1400公尺後,除了熱帶闊葉植物外,慢慢出現幾棵巨木,巨木高聳深入樹冠層。人,還是一樣,無論是在幾何上或是壽命上,都只是一支比例尺。








途中會經過一株巨大的橫倒木,樹木之巨大實在很難以言喻,巨樹屹立數百年甚至千年,想像倒下那一瞬間,必定驚天動地。

部分路徑,須穿過高山杜鵑的樹根前進,有一種回到塔曼山的感覺。

終於來到這個令人津津熱道的里程碑,因為所有的山友都說此處所謂的90分鐘,與實際狀況差異頗大,究竟,90分鐘可以到唐穗山三角點嗎?請您自己來試試吧!!

90分鐘里程碑之後,林相越來越像塔曼山,柔軟的地面暫時取代泥濘,但只是暫時的。

此後的坡度更加陡峭,很多地方幾乎是直上,與北插天山類似。

箭竹林中,看到一張加油牌,就把這60分鐘的告示,轉化為多巴胺,撫慰我疲倦的筋肉吧!!

通過2030峰後,緩慢下切,從GPS等高線圖中可以探知,前方路途較為平坦,但身體已抵抗不了地心引力,舉步維艱。

終於抵達唐穗山三角基點,完成一半路程。由於梅雨鋒面已至,頂點雲霧密布,無法遙望塔曼山、南插天山,只能閉上雙眼,用心去看看這些老朋友。

擔心天色漸晚,若摸黑渡溪危險性更大,所以稍作休息,旋即下山。終於在日落前,返回三光溪,完成拜訪唐穗山。

人生達到高峰,不見得就是最幸福的時刻,處處謹慎,時時注意,平安回到家,才算完成一次成功的健行。

山友問到,"Wen, 何時要去拜訪復興另一障呢?"

笑笑回答: "謝謝!!下一題。"

賦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