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濛濛雨濛濛,端午入山尋荷蘭

發表於2017/05/28
339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7/05/28
  • 回程日期
    2017/05/28
  • 相關路線
    坪頂古圳步道->瑪礁古道->內雙溪古道->石梯嶺頂山步道->荷蘭古道(西)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端午連假,行者無疆團隊把握住日本毅行前最後的練習機會,C.Climb特地選了自然的古道路徑,讓我們提前熟悉日本東北的山路。

出門的時候天氣陰陰的,特別穿了長袖內搭,哪曉得到了士林捷運站是萬里晴空,簡直要把自己熱死。在苦惱之際,小18也抵達了終點,一下公車,立刻感受到毛毛細雨還有些微的涼意,山上的天氣變化莫測,我們也就抱持著既來之則安之心情,開啟了Open Street Map,按圖索驥,動身前往今日的探險路徑。

沿著馬路走了一小段路,就看到了大崎頭步道指示牌,我們左轉,沿著石階路一步步往上走,映入眼簾的是民家的梯田。這小塊小塊的水田應該是自給自足用的吧,每一層都種著不同的農作物,有筊白筍有蔬菜,有些田地則是什麼也沒有種,就讓水流,就讓天空倒映,就讓路人欣賞。

繼續往上前行,穿過了幾戶民家,在泡茶老翁的指引下,我們順利找到前往清風亭的路徑。石板路因為下雨的關係而顯得濕滑,加上青苔的關係,我們即便腳上穿著是專業的登山鞋,仍是小心翼翼地行走著,互相提醒著。雖說是上坡路,但是坡度平緩,我們不一會兒就抵達了清風亭。

正在找路呢,前方的樹叢中就竄出一中年大叔。只見他雙腳上的鞋襪,都已經被濕滑的黃泥土完美的包覆住,早已不見原本的色彩。而往上看去,膝蓋、衣角、手肘等處也都沾滿了黃泥巴,「實在是太滑了」,他連連搖頭。我們面面相覷了三秒鐘,我有些擔心,但是我們已經是即將征戰百里的鬥士,怎麼能在今日打退堂鼓?雙肩背帶一拉緊,三人很有默契地排成一列往樹林裡走。一進入樹林就遇到男子的另外兩位旅伴,身上也是無可避免的沾上黃色泥漿。「小心,加油。」「謝謝。」在錯身之中我們簡短了交換了幾個字詞,如同站哨交接的衛兵一般,把責任與任務交接了過來,正式展開了我們的內雙溪古道之行。

從踏入樹叢開始,彷若就是走入了另一個世界,放眼望去滿山滿谷的綠,腳底下踏的是軟軟的天然泥巴路。所謂置身於自然之中,理應是指著這樣的一個環境。周圍不見任何人工設施(當然還是有人走過的路徑、下坡時設置的繩索、登山隊在樹梢上綁的布條)。這是山神統御的地方,萬物生活生長之地,我們輕輕地走入,謙卑的前行。

雨滴滴答答的下,從天空到土地之間,樹林已經幫我們擋掉了一大部分的雨勢,落在我們肩上的,是一顆一顆的露珠。山林被雨水給洗出了一大片的翠綠,而眼前不時飄過的山嵐,柔和了彩度,使我們如同置身於夢境之中。

走著走著我們經過了一小溪谷,滿地的紅葉堆出了華美。朋友不禁好奇的問道這一片又一片的紅是從何而來。我本只當作是玩笑話,然抬頭望四週看去,只見我們被層層疊疊的,深淺不一的綠給團團包圍住,這一片醒目的紅於此顯得突兀,心中也不禁悄悄地問道,你們從何而來,要往何去?雲霧之中的荒地帶有一股非現實的魔幻,走著走著會有種走在故事之中的錯覺。身體的感官被打開而全然的體驗這一片的風景,如此地活在當下,但這個當下,是脫離日常的現實。讓我們不在被平日的柴米油茶醬醋鹽所綑綁住,深鎖的眉頭也逐漸的舒緩。專注於眼前的風景,眼前的路徑,在滿是水坑泥濘以及荊棘的叢林之中,找路。

畢竟不是在山林中生活的人,這一段路途,我們被不熟悉的植物給刺傷,在太過濕滑泥濘的小路上跌倒,在滿是迷霧的草原上迷航,也掙扎於一路往下的陡坡石路。並在重新踏上水泥路時大聲歡呼。

走出荷蘭古道,已經是下午將近三點,旅伴三人低頭下望那滿是泥濘的登山鞋,心疼中帶著滿滿的驕傲,也深深感激著我們毫髮無傷地走出來。如同以往每一次的健行行山,身體是疲倦的,但是心靈卻是被重新填滿而充滿能量。

拖著疼痛的膝蓋與腳底,我們緩慢地走在產業道路上,到聖人瀑布搭小18,到劍潭享用一碗冰涼涼的豆花,心滿意足地結束今天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