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花蓮縣壽豐鄉] 花東縱谷) 鯉魚山步道群

發表於2017/05/01
55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旅行日期:17.02.15 閱讀時間:5min           

發表日期:17.04.30

關鍵字:鯉魚潭、鯉魚山步道、鯉魚山

有些人覺得,鯉魚山因為山形像鯉魚拱著背蜷臥,所以稱作「鯉魚山」,山下的湖泊才因此跟著名為「鯉魚潭」,不過,太魯閣族卻認為,從山頂俯瞰潭水,就像一尾活跳跳的鯉魚,旁邊丘陵才跟著叫作「鯉魚山」的,水面波光粼粼,青翠山嶺倒映潭水之上,雖然不知道鯉魚是否快樂,但是相信鯉魚也懂得什麼是快樂。

晴空萬里是縱谷行最後一天的早晨,馳騁在向南的筆直道路,朝氣蓬勃的行道樹下田野生機盎然,陽光曬得面頰溫暖,心底的悵惘卻淺淺地燃燒,瀕臨中央山脈腳下,度過池南橋,奇萊主北以及險惡的卡羅樓斷崖映入眼簾,在山谷底端展露覆頂白雪;與銅門部落隔著木瓜溪,鯉魚潭邊椰影搖曳,綠草如茵,道路上自行車來回穿梭,陽光燦爛無比。

1.

鯉魚潭的誕生來自千萬年來的糾葛,就連形成原因也分成兩種說法:第一種說法認為,這是河川襲奪造就的景觀,首先,花蓮溪襲奪木瓜溪支流古銅文蘭溪的上游支流,使白鮑溪轉向南邊,隨後不停向北延伸到池南,又襲奪古銅文蘭溪另一條支流──荖溪,被襲奪的銅文蘭溪發展出沖積扇,阻塞河流,蓄水形成鯉魚潭。

第二種說法則認為,白鮑溪、荖溪以及銅文蘭溪發育沖積扇,將河道阻塞形成沖積堰塞湖,包括鯉魚潭和古荖溪潭,後來古荖溪潭水溢滿越過分水嶺造成河川下切,使荖溪和白鮑溪轉向南流,變成花蓮溪的一部分。

位居花東縱谷北端的鯉魚潭,是個歷史久遠的觀光勝地,早在日據時期就有日人興建旅社,並有商人花費鉅資建設遊艇供人遊湖,民國103年(2014)1月,配合「2014太平洋燈會」活動,縣政府乘著「黃色小鴨」風潮,製作了一身黑皮膚,搭配黃色翅胸,橘色嘴巴和黃色面頰的「紅面番鴨」,母鴨帶小鴨,有些甚至剛破殼而出,渾圓身軀漂浮水上相當可愛。

2.

遠處的湖光山色由翠綠漸層至深藍,有如琉璃似地,散發一派華美的純粹,那是百頁山、七腳川山以及初音山一字排列,其中,七腳川山海拔2312公尺,緊鄰花蓮繁華市街,與太平洋廣袤的蔚藍相得益彰,陽光照耀在崩壁與草坡上,更好像金字塔一般神聖崇高。

聽說只要爬上高處,不只山腳下的潭水,甚至連花東縱谷都能一覽無遺,走入樹林,我們決定勇闖鯉魚山;跟隨著指標,弟弟三步併作兩步直向前去,我卻偶爾停下腳步,觀察身旁植被,努力搜索和瑞穗虎頭山步道相似的林木,楓香挺拔直立,葉落時又洋溢蕭瑟的淒美,自然不會缺席,而蓪草鵝掌般的嫩綠葉片,在晴朗天空下格外清新。

除了枕木打造的階梯,有些路段以高架木棧道串連,曲折穿梭樹林之間,周圍則是芳草繽紛,雖然名為「賞鳥步道」,卻半點聲響也沒聽見,這時我才發覺:原來蟲鳥依舊會依循時節冬眠的,因此聽不到蟬噪,也聽不到鳥鳴,即使如此,暮冬之下卻有著初夏的舒爽暖意,步行一陣子以後,臉龐漸漸滲出汗水,不禁有些懊悔自己揹負稍重的行囊。

3.

途經養心亭,右轉通往山頂,步道起初鋪設石板,不久又恢復枕木階梯,儘管沿途景觀單調,有些木料腐朽碎裂,幾處石板久經踩踏些微晃動,大致上路跡明顯,就連碎石填充的階面也少有雜草,林相的部分,鯉魚山接近村莊,多半屬於大葉楠和九芎等等次生林樹種,顯現當地開墾的痕跡。

文獻上對鯉魚山的記錄不多,只有壽豐鄉志記載日人曾經在山區栽種相思木和柚木,不過,一路上心心念念盡快登頂,沒有刻意停留觀察,路程過半之後,茂盛的芭蕉林使我大感意外,從潭邊走到此處需要幾番折騰,是誰願意不辭辛勞到半山腰採果呢?或者是林管處的好意,希望臺灣獼猴不要下山擾鄰?

自從遭遇合歡山北峰漫長岩坡的洗禮,對於健行信心大增,沒料到縱使山勢不高,起訖點的海拔仍然差距450多公尺,石板接續著石板,階梯接續著階梯,才發現即使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電視轉播塔依舊高懸巖頂,更何況是山巔的看台。

「這條路真的好硬!」我只能開始想像自己搭乘電梯,調適心情,有時呼喊加油,一段一段地奮力向上。

4.

花費一個多鐘頭的時間,終於抵達叉路口,而步道也恢復水平,彷彿從幾乎塌陷的世界獲得救贖,歇腿喘息,俯視地上的解說牌,才了解沿線的芭蕉林竟然是臺灣特有種「臺灣芭蕉」,又稱作「山芎蕉」,於此生息繁衍,應該是林務局保育山林的傑作。

鯉魚山海拔601公尺,名列臺灣小百岳之一,山頂設置觀景樓,三等三角點的基石被埋在木造平台以下,環繞的相思木和筆筒樹遮蔽花東縱谷,隱約僅見海岸山脈寶藍色山脊,北面視野一覽無遺,底下是木瓜溪和慕谷慕魚,瀕臨大海沃野平疇,鐵道和公路從花蓮市區網狀放射開來,立霧溪口則籠罩海天會的霧氣裡。

合歡山東峰是我在東部拜訪的第一座山岳,可是她屬於仰望天空的異域,鯉魚山則是臺灣芭蕉和許多闊葉林的搖籃,更是阿美族傳說故事的屏風。

山中旅人稀少,步道中途巧遇修路工人,他們隨意躺臥石板午睡,在我們折返時已經拾起機具,嘈雜聲中整修山徑,爬山固然勞累,想到建造步道的辛勤,便覺得每一步都值得珍惜。

與七腳川山遙遙相望,不禁使人聯想到鄭愁予的詩作「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谷圈雲壤如初耕的園圃,坐看峰巒盡是花,則整列的中央山脈,是粗枝大葉的。」

來自西部的山嵐下午時再次緩緩籠罩溪谷,鯉魚潭倒影著鯉魚山,鯉魚山環繞著鯉魚潭,潭水泛起如白瓷的柔光,我們不是鯉魚,不知道鯉魚的快樂,池邊的小草,還有小草撫弄的水紋,卻靜靜地傳達快樂的真諦。

延伸閱讀: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花蓮縣)

  1.  第0132章[花蓮縣萬榮鄉] 清晨紅葉,曙光乍現
  2.  第0131章[花蓮縣瑞穗鄉] 黑瓦白牆,虎頭山下芬園的述說
  3.  第0108章[花蓮縣玉里鎮] 原來都在璞石閣(1) 花香沿著海岸山脈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