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西稜(永遠懷念的駱駝7號)

  • 柳奕全
  • 1,011 次點閱
  • 9 次拍手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日期:107年10月17~22日 

成員:蔡大哥 聰哥 柔芝 瑞美 奕全 昌呀

10/17我們從高雄租了一輛接駁車到達武陵農場已經下午3點多,在雪山登山口整裝完畢
背包上肩拍完照出發已將近下午4點了,還好今天我們只走到七卡山莊只有一小時的路程,走了約30分鐘,隊友柔芝突然說他頭暈眼前一片黑,休息一會後他就說他不想爬了,我只好打電話給接駁車司機,他剛好車子開到武陵農場入園處,請他再繞回來接柔芝回高雄,我們5人到達七卡山莊天色很快就暗下來了,空床位還很多所以就自己找位置,背包放好後開始準備晚餐,大家開始討論著這次準備了什麼吃的邊吃邊聊了一會就上床睡覺了。
01.jpg

10/18早上6點出發,8點左右到達雪山東峰,按照往例大家開始拍照,昌呀跟瑞美還沒來過雪山,拍完照繼續往369前進,9點多到達369山莊,在這稍微停留了一下,時間還很早  蔡大哥燒水泡茶,大家喝了茶 吃了點心再出發,下午兩點登上台灣第二高峰雪山主峰海拔3886公尺,在三角點待久了還是有點冷,拍完照開始下切往翠池前進,到了翠池約下午3點,搭好帳篷到翠池池畔晃一下,滿水位拍起照片特別漂亮,拍完照開始取水準備晚餐。

10/19早上出發到下翠池停下來休息片刻,10點到達火石山下營地,大家卸下大背包輕裝前往火石山,10點40分到達火石山三角點,原路回到火石山下營地背包上肩繼續我們的行程,原本預定是要走到弓水營地紮營,我們走到大南山登山口時已經下午三點多快四點了,加上大南山登山口旁有活水源,大家決定拿出水袋裝水,走大約10分鐘就到達大南山西鞍營地,這個營地腹地比弓水營地大,如果再推進到弓水營地天色可能晚了,搭好帳篷大家閒話家常一番,吃完晚餐天色漸漸暗下來了,各自躲進帳篷裡睡覺,我跟蔡大哥睡一頂帳篷,才躺下去一會都還沒睡著就聽到瑞美在喃喃自語,蔡大哥說可能在說夢話吧,但是夢話卻越說越大聲一直持續了一兩分鐘,我跟蔡大哥開始叫著瑞美的名字想把她叫醒,聰哥也開始幫忙叫,但好像都沒有把他叫醒,其實聽不太清楚瑞美在說什麼,只聽見最後一句:你走開你走開。接著就聽到輕微的打呼聲沒再說夢話了,我們也就各自睡覺。
02.JPG

10/20一早醒來我問瑞美知不知道昨晚他在說夢話,他說好像有感覺自己在作夢,而且他夢到有一個人進去他的帳蓬裡面,所以後來才會聽到他喊,你走開!看她精神狀況很正常,於是我們收拾好背包早上5點就出發了,經過弓水營地果然腹地不大,要搭我們四頂帳篷的確有點勉強,更別說再加上別的隊伍了。往頭鷹山需爬昇一段石瀑陡坡,可說是雪山西稜落差較大的一段,9點到達頭鷹山三角點,這裡收得到信號,大家紛紛打電話或傳賴報平安,稍作休息後開始下切來到奇峻山營地差不多中午了,我跟昌呀拿著水壺到營地前方約200公尺處一伏流水源取水,很棒的活水源,大家在這燒水吃午餐補充體力,我順便把地墊拿出來曬太陽,午休過後我們繼續往前經過大雪山北峰,下午2點登頂大雪山,大夥開心合照後揹起背包經過匹匹達營地,來到三叉路口約下午4點多,往230林道方向經大雪山之門一直往乾溪溝下切,最後來到一處左上高遶處時,我請大夥先把頭燈戴上,進入劍竹林不久天色很快就暗下來了,我們五個人一個接著一個走在一起,高遶至頂點開始下切不久突然聽到後方大喊一聲,接著聽到石頭滾落的聲音,我回頭往上走,蔡大哥說瑞美掉下去了,往下只看到瑞美的頭燈還亮著,喊他名字沒有回應以為她可能昏過去了,聰哥延著崩塌處下去撿起瑞美的頭燈跟帽子,再往下看是深不見底的深谷,大事不妙了,我先拿出手機定位後截圖,因230林道收不到信號,我跟昌呀一起出去找信號報案,聰哥跟蔡大哥則先到28K廢棄工寮紮營,走過230林道都知道芒草崩塌落石很多,白天都很難走了更何況是晚上,一路上跌跌撞撞的不知道摔了幾次,在一處懸崖邊右腳一個踩空整個人失去重心往懸崖邊掉下去,幸好反應快兩手抓住石頭兩腳踩不到岩壁,昌呀見狀趕緊抓住我的背包把我拉上來,喘了一口大氣後我們繼續趕路,走到26K中雪山登山口看見幾頂別隊的帳棚,大家都已經在裡面休息了,我問了一下都沒有人有衛星電話,實在是走得太累了,我們在26K營地搭起帳棚稍作休息,昌呀去登山口旁活水源取水,補充水份後昌呀躺下去一會就開始打呼了,我只是閉目養神並沒有睡著。

10/21到了凌晨兩點多,我叫昌呀起來收拾好背包我們繼續趕路,一直走到凌晨四點多突然聽到手機接收到信號的聲音,這裡大約是230林道20K左右,趕緊打電話報案,接著消防隊,國家公園,警察局好幾個單位一直打電話進來,他請我們待在原地先不要移動,再往前可能又收不到信號了,我用賴提供失事地點的坐標給搜救單位,到了中午聰哥突然用無線電叫我,說他跟蔡大哥已經走到26K了,我說我們不可以沒有人留在現場,蔡大哥體力比較差,後來聰哥才獨自走回28K而蔡大哥則走出來找我跟昌呀。等待的期間我拍了一張天空晴朗的照片給救難單位請求他們派空勤直升機救援,過不了多久真的就聽到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但是後來又打電話來說雲層太厚了無法將救難人員載到可汗池腹地降落,已經一整天沒有吃東西了,背包裡還有兩顆雞蛋我把它拿出來煮來吃,救難隊說地面部隊已經從小雪山資訊站集結出發了,但最快也要到明天下午才能到達失事現場,我打了通電話給麗卿姐說這不幸的消息,一聽到麗卿姐的聲音,止不住的淚水終於按奈不住情緒而痛哭失聲,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我們把帳篷搭起來進去休息。

10/22早上10點30終於跟地面部隊會合了,他們帶了一條50米的繩索,我說深谷可能繩子不夠長,救難隊員說今天會有另一批人員坐直升機從可汗池腹地下切與他們會合,到時繩索可以用接的,救難隊往28K前進與聰哥會合,我們三人則收拾背包走到小雪山資訊站已經晚上了,管理員已接獲通報幫我們三人安排到展覽廳打地鋪休息。

10/23早上兩組救難隊開始展開救援,聰哥下午三點多走到資訊站與我們三人會合,救難人員下切至深谷300公尺處才找到瑞美遺體,再延著深谷往下走到28k,再將大體暫時安置在28K營地。

10/24早上瑞美的大體終於順利吊掛至台中清泉崗基地等待檢察官相驗後由家屬領回處理後事。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