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雪寶鼎的攀登實戰訓練--PART TWO

發表於2017/04/12
212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7/04/22
  • 相關路線
    四川雪寶鼎
  • 相關山岳
    四川雪寶鼎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由於昨日是摸黑入村,完全不知沿路風景如何,22日一早起來,發覺尚納咪村莊是被群山環繞著,遠方的山峰被白雪覆蓋,山林間佈滿蔥蔥地綠松針林,河邊有馬匹、羊兒優閒吃著草,著實有身在歐洲風景畫之中的感受。但大家為了早點到BC,一早就趕緊收拾自己的裝備,等待協助托運的馬匹到來,在等待期間隊員們紛紛至附近的藏廟祈福,願這次活動能順利、平安歸來。

上山途中遇見撤回的大陸隊伍,該隊說因為某因素(似乎不便明講)離峰頂約200米全員下撤而未登頂,心裡嘀咕著有這鼎有那麼難登嗎?  2212時來到至雪寶鼎與小雪寶鼎的叉路口,雪寶鼎峰頂乍現,其如巨大的白銀色金字塔狀獨尊於群峰之中,隊員們雀躍不已,令人期待與它的相見,1410分終於來到了BC,雪寶鼎山嶽氣勢懾人看來險峻無比,而幽暗的灰褐色山體陰鬱地聳立在冰封的大地兩側,突然間好像從彩色繽紛的世界來到黑白相間幽暗空間,雲霧飄近,在逐漸黯淡的光線中,整個圈谷似乎籠罩無邊的沈寂,令人感到無限的寒冷與孤寂,而身穿紅色雪衣的我們,更顯出是如此突兀地闖入這異域的世界,晚上約莫19:30天色暗了起來,夜晚出來在帳篷外走走看看,雲霧已散開,黑夜裡無數星星閃爍地,皎潔的月光灑在銀白色的雪地上,望著雪寶鼎,在歷經無數波折與訓練後明日終於就要開始期待已久攀登了…

23日09:40大家從BC開始出發,原先規劃帶些裝備運至C1,後來改為繩隊練習與高度適應,全隊共10人分2隊,大家結完繩隊後,開始向黑色走廊前進,從BC到烏龜背下方基本都是平坦路線,走起來到是輕鬆,不過過了烏龜背開始有陡坡,這時隊員行進間有過近情形,領隊提醒大家繩隊的目地是確保隊員行進間安全,尤其在通過冰合裂隙地形時,若過近將失去其效用,請大家試著配合前面隊員步伐調整繩距,講起來容易,走起來可不簡單,我們邊練繩隊技巧與默契,並做行進間確保(running belay)練習,走到黑色走廊坡度開始大幅增加,滾石塌方碎石坡走起真是不輕鬆,有些地方還有硬雪,必須穿起冰抓行進,真是累人啊! 14時已抵達黑色走廊中間位置,領隊找了平緩處請大家將技術裝備放至此處,就返回BC。

    BC日間平常溫度都低於零下,由於是屬反季節攀登(冬春轉換之季),凌晨溫度更達到-15度C,夜間開始覺得有點頭痛,胃口有變差情形,晚上煮了泡麵勉強吃了半包就吃不下去了,開始有點擔心之後的體力如何保持,不過自己還是努力地強迫自己多喝水,以免高反(高山症)現像趨於嚴重。

      24日08:30整裝出發,此時領隊異於往常地,突然要走第一個,大概也是對於前面未知的路況開始有點擔憂吧。今日雖重裝行進,但因為沒有繩隊的牽絆,剛開始行進速度還蠻快地,但過了烏龜背後,上坡路段來了,開始有點上氣接不上下氣感覺,原來輕鬆的腳步變得越來越沉重,心跳不斷加速中,呼吸更加急促,腦筋一片空白只想跟上,但腳似乎不再聽話了,開始數著自己步伐前進,從30步休息一次,再來20步休息一次,最後撐不到10步就要休息狂吸一下空氣,感覺得吸入的空氣似乎永遠無法滿足,有些地方石頭十分鬆動,幾乎走5步就要滑一步,還很難找到平坦處休息,真是累煞人啊,終於在14:15來到駱駝稜下方有一處人工整出來的平地,做為本隊C1營地。


    今日真地蠻累地,雖用不到7成力,不過由於海拔提升至4950M左右,含氧量約不到海平面的一半,血氧測量後75,心跳121也還算可以,但由於自己鼻炎發作又輕微頭痛,晚上也沒食慾,營地又高低不均,夜間真是很難入眠,凌晨約1時心跳飛快加速著,連躺著都可以還清楚聽到自己心跳聲,為了不影響後續攀登活動,最後只好服用丹木斯來改善狀況,祈禱明早起來狀況能好轉…

     25日領隊考量已有隊員有嚴重高反現象(頭痛、無進食、血氧只有45)且昨日行程也不輕鬆,今日就做為休整日,一早起來看見帳篷內與隊友睡袋均佈滿雪霜,聽到柯老說凌晨溫度最低來到-20度,自己從未在如此低溫環境度過,以為上次在雪山圈谷露宿-8度已夠冷啦,沒想到這裡冷到令人吃驚!一些狀況不錯的隊員決定先上稜勘查路線,若必要將先架設固定繩,以加快後續攀登速度,沒想到這一勘查卻使得攀登規劃峰迴路轉


    約莫16:30勘查小組返營,經領隊詢問柯老後,駱駝稜約在海拔5100米左右,有幾個駝峰狀凸起岩石,最高處垂直落差約10~8米,兩則皆為較陡的崖壁,至鞍部建議至少需要6~8條50米的繩子來架設安全繩,但我們攜帶裝備實在不足,且從鞍部到峰頂由於是乾冷的冬季,已經沒有一般攀登季節的厚雪了,僅剩雪亮的冰面,其中還有一段看似坡度超過50~60度約100m裸岩要克服,大伙聽到後都沈默不語,私下問了柯老,若與臺灣O聖線上的品田斷崖及素密達斷崖相較,台灣的這兩個斷崖可能是小巫見大巫了,這也讓領隊對明日行程按排陷入深思中…

    約莫過了30分鐘,領隊考量本隊現有裝備與能力,在安全考量下實在不可能全隊都嘗試衝頂,而小豪由於1月初就前往四川雙橋溝參加大陸冰攀的訓練,並於結訓後自主訓練至攀登隊前來,小宇也在過完舊曆年後前往與之會合,先進行冰攀練習,且小豪的運動攀登能力也在5.12C左右,面對最後冰岩混合是這兩位是最有默契的繩隊組合,最後決定由他們代表團隊挑戰這最後500米衝頂路段的冰岩混合地形,由於本隊一位隊員高反現象未有轉好跡象,領隊已堅持必須依據高反三大黃金定律

[1]需立即帶下山,由一組人協助帶回尚納咪村,另一組則做為衝頂組的支援,領隊請其他有意嘗試衝頂的隊員以全隊最佳利益考量放棄嘗試衝頂,大伙也都一致同意,對於明日的分組協商很順利就完成。

     26日07:10衝頂2人組在天色微亮時就出發,延著碎石坡陡上,從C1上稜約需再陡上200多米,由於前一日已架好三段繩索,很順利地就通過危險地行,約8點多營地右上側岩石竟傳來轟隆巨響,離開帳棚一看,竟見一大片岩石崩落,很慶幸地不是落在他們上方,不然可慘啦!,後援組3人11時往稜線出發,預計在駱駝稜上接應衝頂2人組回來,領隊留守C1,約12:30衝頂2人組無線電回報,他們大概再300多米就能登頂了,全隊都開始振奮起來,心想終於還是有完美的結局。 

    不過當我們撤回小組回到尚納咪時竟從無線電得知衝頂組並未登頂,高度止於裸岩下方海拔約5300米左右,衝頂2人組說到,從鞍部就可清楚的看見雪寶頂的頂峰,看起來很近,線路也很清晰,彷彿沒多久幾步就可以走到,但走了好久目標依然是那麼地遙遠,一看回撤時間14時已到,卻上未翻過裸岩,沒想太多就往回走了,他們坦言,實際上是經驗不足,導致沿路有許多顧慮而進行running belay架設,因耗費太多時間,影響後續衝頂時程,真是替他們感到惋惜。支援組在13:30上稜,約莫15時天氣開始轉壞,颳起大風氣溫驟降,支援小組就冒著寒風的天氣在5100米高的稜線等待衝頂者歸來,16時才與衝頂者會合,由於回撤收繩時卡住岩壁,耽誤許多時間,在20時隊員才陸續回到C1,領隊19時天快暗時就頂著寒風站在帳外開著頭燈引領他們歸來,在他們抵達前又幫每帳燒好開水並備妥要燒融的雪,領隊頭燈的引領與熱心的幫忙,令隊員們倍感窩心,因為大家真地都累壞了。 

這次參加雪寶鼎攀登的隊員,在臺灣均有豐富的登山經歷,且都具有雪線上攀登經驗,其中7人還有海外攀登經驗,半數以上都有修路能力,但卻都是第一次嘗試用阿爾卑斯式攀登,此次雖然因為登山經驗不足與裝備未齊在onsight下與登頂失之交臂,但不管如何,這個攀登過程已再一次豐富每一個隊員攀登經驗與心,因為阿爾卑斯式攀登精神中,如何去嘗試攀登一座峰頂的型式,遠比實際上有沒有衝頂成功來得更為重要。

....攀登諮詢  阿DOME嚮導  LINE -ID:dome17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