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二段(鬼門關走一回)

  • 柳奕全
  • 437 次點閱
  • 8 次拍手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日期:104年9月21~9月26日
成員:福哥,蔡董,奕全,聰哥,昌呀

9月21日早上騎機車背著背包鞋子到楠梓少年法院旁坐福哥的車,大家都上車後出發,下午約16點行經730林道一棵倒樹斜躺橫跨在林道上,車頂僅剩些微差距但還是過不去,大家下車把車輪輾壓的地方再挖深一些,還是不行,聰哥有一把小鋸子大家輪流鋸一些樹皮起來,經過一番折騰車子終於可以過去了,4點30分抵達730林道行車終點,停好車整裝準備出發,行走一段距離後天色慢慢暗下來了,在11.7k紮營,吃完晚餐準備睡覺。
IMG_4643.JPG

9月22日早上吃完早餐出發,9點到閂山登山口,大家卸下重裝輕裝登閂山,延途路跡非常明顯,布條也很清楚,遠處可見鈴鳴山,10點15分登閂山三角點,拍完照原路折返回林道,12點40分到25K工寮,原本預計再往前推進至27.5k紮營,後來討論後決定在25K工寮過夜,時間還很早,今天算是最輕鬆的一天。

9月23日一早出發,7點33分行經一崩塌處,山璧上有綁了一條扁繩,但是看起來並不牢固,腳踏點土質鬆軟,一不小心可能會有滑落深谷的危險,大家小心翼翼通過崩塌處,行走了兩個多小時後終於前方可見鈴鳴山,10點13分抵達鈴鳴山三角點,休息拍照在三角點待了半個鐘頭,背起背包繼續前往下一個宿營地,11點27分抵達鈴鳴東峰營地,各自搭好帳篷後帶著水袋下切至活水源取水,中午就抵達宿營地混了一整個下午。

IMG_4730.JPG

9月24日5點起床,鈴鳴東峰營地四周雲海美景欣賞完之後出發,接下來經過了幾處斷崖峭壁,雲霧壟罩在深不見底的山谷間,破碎鬆動的岩石隨時有滑落的危險,這時也只能屏氣凝神專注在每一個步伐了,稍有閃失可能就是人生的終點了,經過了無明崩璧後終於在12點40分抵達無明山三角點,拍完照前往無明池取水,這時隊友昌呀因腳傷開始落隊,聰哥跟在昌呀旁邊,過了鬼門關斷崖我跟福哥,蔡董停下來等他們,結果一等就等了一個多小時,我再折回去喊也沒有回應,我們三個蹲在箭竹林裡等到一直發抖,因為實在太冷了,天色已漸漸暗下來了,只好起身先慢慢走,5點22分到了一個崩塌處須拉繩下切,因為四周雲霧繚繞天色昏暗能見度極差,看不到橫切的路徑以致下切得太深,再往上攀好不容易才找到橫切的路徑,因天色已晚後來我們決定先到營地,到達甘藷南峰營地搭好帳篷山上已沒入一片漆黑,這次縱走我只搭了一張外帳,幸好這幾天都沒有下雨,躺在睡袋上休息,突然想到山上這麼安靜乾脆去喊喊看好了,聰哥跟昌呀不知道會不會聽到,喊了一聲好像沒回應,再喊一聲突然聽見遠方傳來回應而不是迴音,興奮的跑去跟福哥說,福哥也過來喊了一聲,確實是他們兩個沒錯,等了快半個鐘頭終於看見他們的頭燈了,趕快幫他們搭好帳篷那時應該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9月25日早上天氣晴,輕裝出發往甘藷峰,昌呀的腳傷還是沒辦法跟上,我跟福哥蔡董7點45分抵達甘藷峰,回程時在路上遇到聰哥跟昌呀,福哥建議昌呀不要勉強,如果不行就放棄前往甘薯峰,但昌呀執意要走完,後來我們約定好回到甘藷南峰營地整裝後下切到耳無溪營地,經過遠多志山拍張照續行13點50分到達耳無溪,終於有乾淨水源可以喝了,燒水泡茶我們三個人都補充了好幾公升的水分,一直等到晚上8點多還不見他們兩個下來,我跟福哥說我要上去找一下,往上攀走了一段路程大聲喊叫完全沒有回應,後來福哥也跟著上來找,看來他們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只好先回營地睡覺。

9月26日早上7點福哥把我叫醒,說聰哥跟昌呀沒有下來,討論一下要等他們還是先出去報案,因為耳無溪營地那裡收不到信號,後來討論的結果是假設昌呀的腳傷已經無法行走,那既使等他們下來也無法背他出去,不如我們三個先上到730林道有信號的地方報案,於是 我找了一塊大約有40公分平方的石板用石頭寫上:葉仔我們先上去報案了,全留。我們三個立即整裝出發延著溪谷上切,路跡並不明顯福哥在路徑上多疊了好幾個石頭,費了一番功夫終於上到730林道走了一小段路突然手機發出有收到信號的聲響,立即打119報案,我跟勤務中心說隊友因腳傷在耳無溪營地待援,報案後連續有十幾通的電話打來,有太魯閣國家公園,有梨山消防隊,有119勤務中心好幾個單位打來詢問,我因為怕信號會斷掉所以走得很慢,福哥跟蔡董不知道已經走到多遠了,沒多久就聽到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後來勤務中心又打來說直升機在耳無溪營地上空搜尋並沒有看到他們兩個,這下慘了!他們兩個到底是還沒下來還是已經離開了。後來我跟勤務中心解釋昨晚我跟福哥蔡董在耳無溪營地紮營,因為在去甘藷峰回程時有跟聰哥昌呀講好今晚要下切到耳無溪營地過夜,一直等到今天早上他們還沒下來,我們才決定先出來報案,後來想想如果當時有在石板上加上(在營地待援)就不會發生這烏龍事件了。後來我們三個走到停車處梨山消防隊的搜救人員已經到了,跟我要了他們兩人的照片後要我們一個人陪他們上山搜救,我說我們三個才剛走出來又餓又累哪裡還有體力再跟他們上山,後來他才讓我們先回梨山消防隊等待,在梨山消防隊裡小隊長問我們為什麼直升機去現場找不到人之類的問題,後來聽到他們的無線電回報說找到人了,這下總算是讓我放鬆了許多,等到晚上8點多他們兩個才坐著勤務車回到梨山消防隊,五個人終於又見面了,一起去梨山街上找了一間麵攤吃麵,再坐著福哥的車回高雄,結束這趟不太順利但也算圓滿的北二段縱走。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