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松溫泉:發現了什麼,你的世界裡就有著什麼

發表於2017/03/22
90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南橫公路上,整修路段的坍崩處,巨石粉碎的散亂,似乎能想像瞬間落下時的壓迫感。或是柏油路面的坍陷,岩壁上架設的圍欄,抵抗著煞不住的滾石,在山谷之間見證著大自然的剛強與雄偉。行經時,我總是驚嘆身為人類的頑強,同時也敬畏著自然塑造地表的力量,使得高聳挺拔。在斷面處造就的險峻,讓人目不轉睛。

藍天也好、陰天也好、迷霧也好、陣雨也好,都取決於此時此刻那美好的心情。看似糟糕的路況,隨著寒冷起霧的氤氳,難免有些恐慌。但在面對逐漸被大自然收回的道路上,逐漸歸回到「亂的率性」才是恆久不變的常態時,這麼想著好像就不怎麼樣了,反而由衷的感到亂驚人的…。當崩塌之後,平順的路面將會蓋上一層砂土,接著長出翠綠色的枝枒,或攀附著矮小植披。慢慢的,路不見了,而我們所憧憬的自然也就隨著亂的直率回來。會擔心害怕吧?就在一個隨即的想像裡,想像一顆石頭從天而降,我想這是難以避免的。但我能感受到的是,在碎石湧進道路時,正是自然的生命活躍得從邊坡張裂開來!莫名有股振奮的心情,而它正呈現在眼前,一個破碎的隧道。

「這跟我上次來已經完全不一樣了,變得好陌生…」他說著。不知道為什麼的,在我的視野裡,那些潛藏危險得畫面中,並不感到有任何的恐懼。竟在倒塌的崩壁前意外平靜的震撼。特別是人為建築物的崩壞下,品嚐到暴力的美感。沿途,我為這些自然奪回主導權的跡象,感到不可侵犯的霸道。雖只是突兀的亂在該是平坦的路上,但在一個溪谷裡,不得不感受到我們是如此氣勢萬鈞的沿山壁開鑿道路,也不得不臣服天地之間的主宰。人定勝天?也許只是為了讓我們認知到自然造物的力量,眼前一切了然於心…。

行駛在怵目驚心的山谷間,穿過一陣一陣濃厚的霧水,羽絨衣上也積累著的小水滴,更不用說迎著風面沒有遮罩的臉了。「這次怎麼感覺這麼艱辛?」同行的朋友說了這樣的話,我並沒有回應,但是聽得出來有打退堂鼓的念頭。不過這只是膚淺的察覺,即使感受到顯些的擔憂,還是選擇知而不說的藝術。直至目的地後,準備下陡坡切到溪谷時,他再次憂心的問著「以你的經驗,覺得這個天氣可以下去嗎?」才告知我對此時狀況的判斷,並自信的回應「這種天氣大概就起霧而已,但不太會下大雨。」同時仰頭觀望了一下天空。但更多的實情是…?我只是滿心期待的想要下栗松溫泉!並期許可以一直待到天色漸暗時…。況且,我人現在已經在路口處了,離嚮往之地只差一個小時的路程,除非現在下小雨,否則不可能撤退的決心。而在他擔憂的表情下,只驗證了一件事情:當我們真心想做一件事時,會找各種理由來支持自己。像是:這種天氣大概就只會起霧之類的…。只要一想到這種寒冷帶著霧氣的天氣,能泡著野溪溫泉,欣賞著周邊的景色,那會是一件多麼沉浸與陶醉的事情啊!就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止自己了。

地主的狗慵懶得坐在取手套的籃子裡,感覺就像是得先經過牠們的同意才可以借用手套。但面對下切溪谷的陡峭,我並沒有帶麻布手套的習慣,畢竟手指在裸露的情況下會比較靈活,攀岩的運動員也都是徒手攀爬。但主要的原因其實是比較方便按相機的快門而以。約四十分鐘的陡下坡,再次提醒著用前腳掌著地點踏,以緩衝對膝蓋的衝擊。然後輕巧的蹬在穩固的落點處,樹根、石塊,或是與斜面垂直的邊坡。專注眼下的這一步,也避免平滑生苔的岩石,並用手抓住任何可以穩定重心搖晃的事物。要不滑倒,除了經驗的累積外,更重要的還是了無心思的「專注」。

一段時間後,終於位高處望見湛藍色溪水!澄透得讓人忘記了此行的目的。若是沒有溫泉可以享盡,溪水劈開山間的景色也值得下來一探。在幽藍的溪水下,隱約能見著岸上白灰色岩石的倒影,隨著流水波動搖曳。正當我們欲開始涉水時,對岸準備回程的朋友大聲呼喊著「你那邊過不了的!要先從前面涉水到這裡來。」當時已經走了一小段,也想再往前看看,親眼見證一下到底是哪裡不能過?記取建議卻繼續往前走。隨後到了一處水深及腰的水位,因顧及還背著相機的緣故,便打消了探勘的念頭,決定調頭原來的位置先行涉水到對岸。於是狹路相逢的又碰著了剛剛提醒的朋友,打聲招呼後他說著「就跟你說過吧,那邊過不了的。」我笑著應和「對啊,前面似乎比較好過。」閒聊了一會後便繼續往栗松溫泉探去。結果…對岸有幾處水深,依然得刻意把背包提高過水。所以…至溪谷後,先涉水到對岸到底有沒有比較好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一個人都傳遞著下到新武呂溪後沿右岸較易到達;我只知道,回程的人會建議前去的朋友,在前面淺灘處先行涉水,也都只是因為喜悅而好意分享。就在我們回程時,也碰到幾個今晚要露宿於此的朋友,也順勢的建議他們「先涉水到對岸會比較好走。」其實,先走一段再涉水到對岸真的也行。才深感,我們真的很容易被他人的經驗影響與制約,一樣都是水深及腰,為什麼會覺得一邊過不了,一邊過得了?顯而易見的問題「因為此岸正有人走過,而對岸充滿未知。」最後一段得再度涉水到左岸栗松溫泉時,根本就已經淹到胸口了…,我想不會有人會在乎前面的水深。差別就差在他們沒走過,所以並不曉得其實一樣深到腰邊。

翠綠色的岩壁近在眼前,與其忍受緩慢與溪水接觸至胸高的冷冽,決定直接躍入水裡再趕快游到對岸,立刻投入溫暖的懷抱。因為有過更高的跳水經驗,對於當前的高度並不太畏懼,但阻止自己的並不在此,而是二月寒流過境的日子!那樣的冷峻,還是會讓人有些猶豫。然而戰勝猶豫的訣竅就是什麼都不要想,往前一跳就對了!畢竟想過頭的事情並尚未發生,諸多想像也不存在於當下,就算未來發生了也未必和想的一樣。結果入水的一瞬間,本能反應的只想趕快浮出水面游到對岸,根本不記得也沒感受到有多冷…。

橫躺在栗松溫泉池下,朋友遲遲沒有下來也沒有脫去身上的衣物。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期盼他趕快下來。不然一個人乾過癮,他在上面等我什麼時候上岸,這怎麼好意思待到盡情為止?他該不會不打算下來了吧?本想說上去將他拉下來,但後來想想「太冷了,還要涉水一趟…」最後還是覺得讓他自己做決定好了。那大概會是一種內心折磨的交戰,要或者不要,任何人都催促不了或快或慢,也不曉得對方到底顧忌著是什麼。在這種情況下隨意的慫恿或鼓舞躁動,或許都顯得太過自以為。畢竟面對問題的不是自己,只是簡單說幾句話根本不用負起半點責任,也很簡單。最後,他終於慢慢的從岩壁拉著繩子,緩進入冰冷的溪水,到底時已經是胸口的位置了…。我趕緊喬出個位置,然後笑著說「等那群人離開後,我們就可以換到池中央了霸佔了。」

遠方的岩岸上,出現了一個看起來很在地的老先生,手腳靈活的攀上攀下,戴著類似圖騰的紅色頭巾,著一件紅色褲子。「你看!有在地人來泡溫泉了,我們可以一直泡到他離開再跟著回去。」我說著,以為他是居住附近的朋友。結果老先生沿著石壁拉繩而下時,竟跌進溪水裡差點被往下帶到落差處,還好最靠近的朋友立刻衝了過去穩住繩子。才得知老先生竟然是日本人,不是在地的。下來到池邊時,由於當時還有些人,我們並沒有聊到天。朋友好奇的問「你覺得語言完全不通有辦法溝通嗎?」我不曉得他打什麼主意?老先生黝黑的皮膚與精壯的體態,臉上一抹和藹與銀灰色的短髮,在我的印象裡如果旁邊有個什麼清酒之類的,感覺就是個很和諧、很有故事性的畫面。在我上岸午餐時,朋友試著與老先生聊天。要是我大概沒有勇氣試圖交流,一想到沒辦法用任何語言表達,便不知所措了…光是這個「想到」就直讓我困惑的寧可什麼都不要說,微笑打聲招呼就好。老先生不會說英文,但看的出來他正在模仿火車,生動有趣的鳴笛聲響,都在他的笑容裡感受到滿溢的興奮與熱忱。隨後與朋友透過比手畫腳後,大概能曉得老先生來自日本琉球,到台灣搭火車腳踏車旅行,並不斷讚賞著「栗松野溪溫泉」這裡的美,與不用收費這點很棒!能從火車站騎到栗松溫泉也太不簡單!隨後我們一直享受著大自然饗宴,直到所有人都離開只剩老先生後,才打算上岸拍個照準備回程。我簡單用手指化作小人行走的動作,告知他我們準備要離開了,老先生才跟著我們一起回去。回到初次見面的溪床處,老生先搭起了帳篷,原來他打算在這裡露宿一晚!並笑容滿面的分享著。但我什麼都聽不懂,只能感受到他的喜悅。那是多麼嚮往的生活!要是語言能夠交流,肯定會有更多認識與了解,畢竟任何的想法都是文字在腦袋裡堆砌而來的。

回程的路上,我總會不自覺的回頭一望,多看幾眼…。因為你不會曉得下次再來時會是什麼時候?來時很好,去時也很好。不管是起初未知的好奇感,還是離去時的流連不捨,種種情感都與溪谷的每一處景色、澗水的聲響、流經的思緒、溫泉陶醉的氣息,與當下發生的任何事情結合在一起,構成了記憶,建立起感情。然後留下遺憾美,盼望有一天也能在此露宿一晚…。

那些日子,我一直在想的事情「一棵樹在森林裡倒下,而沒有人在附近聽見,它有沒有發出聲音?」有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被感知到卻存在的?如果我們沒有看到、沒有聽到、沒有碰到、沒有聞到,甚至沒有辦法將它區分辨別出來,那這些事物還存在嗎?或者說,它有被人類的感官所顯現出來嗎?倘若任何存在的事情得經過我們的感官「感受到」才得以存在,那麼能豐富這個世界的,真的就不在於我們創造了什麼,而在於我們感受到了什麼。或遼闊或狹隘,或細膩或粗略,或醜陋或美好。在前往栗松溫泉的路上,經常會停下腳步佇足一會再前進,多半時候是為了視窗裡的取景。換句話說,我多用視覺在感受此處,隨後再放下相機單純凝視著。但他就不一樣了,有時我會看見他站在至高處,就只是將眼睛輕輕閉著,像是進入冥想一般感受著周遭。而在此時這個段落,我卻回想不起當時聽到了什麼或聞到什麼。我是一個連水的味道都能嗅出分辨,但對當時的氣味卻沒有半點印象。它應該是存在的,只是我沒有察覺感受出來,因此對我而言它並不存在。在我的世界裡,新武呂溪往栗松溫泉的路上,只有豐富的畫面與一點流水撞擊岩石的聲響,其餘的都是非常空乏。而你發現了什麼,你的世界裡就有著什麼。

人與人之間是互相影響的,和什麼人在一起,所交流的訊息就會有所差異。路途上我與他對話不多,就只是各自感受自己的經驗,各自用自己的感官去呈現出自己的世界。然而在那個當下,聊當下正在發生與進行的事情,分享著所見所聞:一顆佈滿青苔的珊瑚礁巨石,或橘色耀眼的石壁,或急流中頑強的枯木。栗松溫泉不只有栗松溫泉,沿途上仍有許多令人感到敬畏與平靜的事物,這取決於我們的心是否真正安於此刻,而不被心裡的雜音麻木了所有感受。世界,將會依據每一人的感受呈現出不同樣貌…。回程時,我們也聊了一些自然環境當前面臨的問題,還記得他說了幾句話讓我思索了片刻,意思大概是「事情有其發生的必要,直到我們明白了它,目的也就達到了。」他認為目前海洋所發生的任何問題,都有存在的必要,而存在的目的正是為了告訴我們必須做出改變,讓我們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意識並付出責任。這就好像身體內所發出的警訊,都是有其必要的發生,而目的就是在提醒我們,適時候該檢視一下生活作息與飲食習慣,重新找回與身體的平衡。再拓展這句話的意義,意即每一件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事物、每一個人,都是有必要的!直到我們明白了它,目的也就達到了。就如這篇文章出現在你我眼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