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安全(純心情文)

發表於2017/03/22
9,802次點閱
  • 相關路線
    南二子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南二子山,搜索失蹤警消的官方派遣到昨天截止。
雖然沒幫上忙,但這一次無論在經驗上,還是在...意外上,都讓我不禁重新思考許多以前不那麼重視的問題。

(看過三條魚文章的人應該都知道,我是一個內心OS很多的人...再次提醒,這裡只是一個多嘴玻璃心的女生在記錄心得,不討論技術)

他是朋友的朋友、是朋友的兄弟。有了這一層關係,有點害怕面對朋友的失落。
雖然當我們被派遣,已經不是第一時間了,但腦中一直回憶起最近剛看過的一本日本書"生還"他是紀錄許多真實山難獲救案例,有的人甚至開放性骨折,傷口長蛆,仍然等到救援...
在山區能撐過一晚,就極不容易;能撐過三晚,就已經少之又少;撐過一個禮拜的,更是被當奇蹟...。也因此在搜救的時候,超過三五天的案件,都是用搜而非救的心態。
我用這本書告訴我自己,就算未來找了十次、百次都是死亡的案例,仍要抱持希望。祈禱哪一次,就是奇蹟的事件。這不是天真,這是一個心態,讓自己在一個任務中抱有動力、有期望。

我是抱著這樣的期望,說服重傷未癒的老公,和須要幫我照顧他的家人。雖然幫不了什麼忙,但我會盡力付出一點人力。

原本預定走山路,於是沒有準備任何溯溪裝備,沒想到後來因為地勢和隊伍規劃,我是被分配走溪谷的路線。我最大的倚仗就是身邊強大的隊友。

渡過溪谷接二連三的瀑布需要大量的時間,並且有一定程度的風險。在攀爬時看著繩子和岩壁摩擦時、泡了寒冷的溪水顫抖時,常常讓我質疑失蹤者"真的有機會在這裡嗎?","會不會這些風險都是白承擔?"的質疑。"他真的有可能下切到這樣子陡峭的溪谷嗎?"、"他真的有機會墜落直下這麼深嗎?"。但這些想法,都很快又被我自己抹消。
(註:有人說用無人機探索,前一隊有嘗試,但峽谷太窄收不到衛星,無人機無法飛行)

因為小五教練常常說...如果每個搜救者,都只想找"最有可能"的位置,那麼就沒有所謂人力分配了

況且失蹤者沒有什麼不可能,許多經驗都是在所謂"不可能"的地方找到的。
最後就算我們突破地形沒有搜索到人,最起碼"沒有"也是一種結果,如果搜索的夠徹底,至少能在下一次的搜索計畫中完全撇除某個區域。

雖然無功而返,但這一次跟著強大隊友渡過地形的經驗,是寶貴的。一方面為了時間不足、和沒有線索而失落,但一方面暗自竊喜這次技術混和實用的經驗值提升。只是沒想到在最後發生了一件憾事,讓這一次搜救蒙上一層陰影。讓我更仔細思考搜救行為的風險。(文後有附影片)

回程到洽勘溪主流,因連夜地雨勢,原本來時清澈的水流已經混濁,水位漲了不少。渡溪了時候我們的嘗試了幾次,最後大家還是決定人包分離直接用滑輪拉過去。時間拖得久,但安全。尤其是我這種腳短的,根本走三步就腳踩無物。

去程溪水狀況:
去程溪水狀況回程溪水狀況:
回程溪水狀況

天氣不佳,我們當時抱著直升機可能不飛的心態,在約定地烤火等待,甚至已經在討論大家晚回去是否有工作上的問題。

聽到遠處大喊,聲音不太對近,大家驚覺可能出事了,跑到溪邊看才發現有人背著背包被水沖走。那是一組在溪對面當中繼的搜救隊員(與我們不同方向),其中一位隊員試圖背著背包,拉著溪水暴漲前就架設在那裏的繩索,渡溪來到我們這裡,結果不敵水流力量被沖走。
(在這裡就不探討事件如何發生,但基於安全的推廣,寫了一篇渡溪安全建議,歡迎大家參考)

花蓮警消賴小隊長聽到求救馬上衝過去掉進水裡拉繩,沒有救生衣,連安全帽都來不及帶。我們其他人則是拿著繩索往下游衝。
賴小一度差點成功,但最後兩人都被溪水重新捲入,幸好賴小自己奮力爬起,但那位磐石的大哥則迅速被帶往下游。
我們在下游剛才就位,人就沖到面前,兩個攔截點拋繩,卻很遺憾的都沒有成功。眼睜睜看著人一直被帶往下游,在峽谷的另一端掙扎的要爬石頭...卻什麼都無法幫,什麼都無法做...

一群人立在高高低低的石頭上,望著同一個方向遲遲無法離開...那當下相信所有人都是一樣的難受,每當無線電回傳下游搜索的消息時,大家都期望聽到一個奇蹟。
大家難免討論"如果",如果用活餌救援(救援者綁繩子跳下水抓人),是否有機會?
但是沒有救生衣,沒有時間部屬人力,如果真的這樣做,風險非常大。就像賴小跳下水去救人,那樣的風險...人沒事,就只在乎成功與否。但萬一又出事了呢?
戶外一定有風險,登山活動本身就有,搜救當然更免不了。就像我們攀爬岩壁時,有繩索,但依然有風險。一個不小心就從搜救者變待救者...這個風險該承擔到什麼程度,身在當下的人需要更謹慎思考。
如果不當的派遣,是否遵從?當天候轉變,計畫是否能及時轉變?出隊是否有保險?搜救隊是否正式登入...以前一些聽聽就罷了的細節,原來都只差個萬一。

自己有做影片的習慣,所以用大家的影片照片集合做了一小段,是讓大家方便看到我們遇到的現場,也是給這次隊員自己一個紀錄。
我很榮幸跟了一群英雄出任務,感謝他們讓我們這一組平安而退。
向所有搜救人員致敬,也期許自己能再更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