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eep Is Your Love-合歡北西雙峰行

發表於2014/09/11
1,89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星期天的燦爛晨光照亮在窗簾上,但我早已離開被窩而把慵懶與閒散留給沈睡中的家人,在廚房整理著相機裡的照片,把記憶卡的檔案複製到電腦中,然後一張一張的慢慢瀏覽、細細回味。

 告一段落的同時肚子也餓了起來,把低脂培根和貝果一起蒸熟,把雞蛋周圍的蛋白煎的微焦酥脆,再趁熱加片起司夾起來後擺盤。同時咖啡機已經熱機完畢,打開櫃子的瞬間咖啡豆的香味撲鼻而來,我覺得這真是咖啡豆最初始最迷人的香味。

 

一邊吃早餐一邊讓照片在螢幕上輪番投影播放著,開啟播放軟體聽著Bee Gees的『How Deep Is Your Love』,前奏響起的那一瞬間,空氣彷彿產生了變化,從眼睛看出去的景色是如此溫柔甜蜜、從雙指接收的觸感是如此細密鮮活。還記得山峰稜線的風寒冰冷、森林枝椏間涼爽舒服、湛藍通透的穹蒼、周圍極致絕美的景色、夥伴之間同甘共苦的連帶感,一切的一切又把我捲入山林的回憶象限之中。

 


 

山頂三角點的設立,是為了繪製地形圖而埋設的三角基準點,每次回家三角點長什麼樣子、什麼形狀、編號、幾等點……通常我完全不會有印象,也許每一座曾經攀登過的山峰(不論有沒有三角點)對於我的意義,在於它在我看似寬闊實則狹隘的人生長河中埋設了錨定的點位,為我架構了生命的藍圖,讓我試著計算與尋找生命的深度和廣度。

 

沖煮好咖啡後把蒸汽管內的水份排光然後打奶泡,也許生活就像那一杯剛萃取的espresso,無可避免的部分比如工作之類的就像配方豆裡的基豆一樣,可以用中深度的烘培把厚實的油脂和濃重的口感所共同構築的骨架創造出來。而饒有深度的興趣喜好,則是配方豆中價格略高的特色豆,有了它優秀的果香與果酸,在濃厚馥郁的苦甜之外,還能擁有若有似無的芳香清新

 

在我的世界裡,調製配方豆與烘培度的口味要求,在於入口後的複雜度。而對於生活,也是懷抱著這樣的心情。

 

蒸汽燈熄滅提醒我可以打奶泡了,牛奶我使用地區農會出產的更趨近於簡單原始風味的牛奶,把噴嘴深入鋼杯後轉開旋鈕慢慢加大蒸汽,並將噴嘴頭移至牛奶液體表面附近位置用耐心與細心製造漩渦,加熱至手掌受不了時即可以停止動作。奶泡不可太粗,這樣對導致啜飲時口感盡失。若稍有大顆的氣泡,可用手拍擊鋼杯讓它破裂消失。若奶泡層次分明軟硬大小結構明顯,則利用湯匙攪拌均於即可。

 

當均勻綿密、溫度適中的奶泡沖入杯中與複雜度高、滋味豐富的espresso互相撞擊、然後溶解交合、最後溫柔的融化在一起時,那就是一杯美好的拿鐵。

 

所有的回憶,就是加入我生活espresso的奶泡。坦然接受不美好的部份,釋懷它甚至擁抱它;汲取美麗的菁華,領略它甚至吸收到我們的骨肉血靈之中。

 

那就是名為人生的拿鐵,最迷人最雋永的味道。

 

------------------------------------------------------------------

 

830日,星期六。

 

凌晨2點多忽然被惡寒冷醒,整個車子好像電冰箱一樣的低溫,趕緊把置於睡袋旁邊的毛線帽、禦寒衣物等穿戴上,重新躺好的時候看見車窗外滿天的星子閃爍,怔忡間望著夜空,那就好像遮住陽光般的破洞黑布,篩漏般的光點一顆一顆滿佈穹蒼。最後在大地移動的熱鬧奔騰中,我又帶著祥和寧靜再次墜入無垠的夢眠宇宙。

 

4點多起床先沖了杯熱水果茶,迅速的把裝備與車室都整理妥當,一邊啃著菠蘿油麵包的同時,腦海思考的,並不是行程的盤算以及體力的測度,我唯一的渴望就是~好想來杯道地的港式鴛鴦。小風口管理站停滿了車,走過去簡單梳洗後便往登山口而行。

 

622正式踏上小風口登山口出發。

 

山徑穿出初始的樹林後沿著稜脊一路陡上,往東邊望去,一道一道的山體層次分明的站立於左右兩側,看起來不知是立霧溪切開這些橫檔的山脈,或是這些山脈蠻橫的刺割著立霧溪?

 

晨光從太平洋遙遠的那一端升起,金黃色的晨曦宛如水彩一樣塗佈大地肌理,把突出之處都沾染上明亮的燦爛,凹陷之處則頑強地挽留與陰影溫存的冷藍。

 


 

山徑宛如天梯般垂直陡上,其實我還滿喜歡陡峭的山徑,需要克服的陡坡大喇喇的攤平在眼前,一副就是『來啊!你打我呀!』的欠揍嘴臉,真的迎上前去卻又發現每次都走的一步一喘,原來說到底還是我被扁的鼻青臉腫。可即使如此,心裡卻又是甘之如飴,那種過足被虐癮頭的滋味讓人無法自拔。

 


 

737抵達合歡北峰,遙望對面雪山山脈,左右兩側之武陵四秀與頭鷹山大雪山連稜,讓雪山主峰宛如展臂巨人般沉默地挺立在遠方。雪山暫時沒有雪,不知道上個月和上上個月我曾經遺留的足跡與汗滴還在不在?

 


 

以前來過北峰好幾次,大概是那種旅行經過就會停車爬到山頂看風景的程度,偶爾冬季遇上潮溼寒流雪況好,會到稜線上許多迎風面積雪紮實的邊坡進行雪地的相關訓練。再次來到頂峰除了一點觀光性質的小改變比如設置山名標牌之外,我想大致上在我有生之年北峰應該還是老樣子。


2003 /2014

 

時間這個字眼對於大自然可能不具有意義,但對於身為人類的我來說,卻可以極其深刻地感受著以自己有限的生命時間去追尋接近永恆之浩瀚自然的那份卑微渺小。

 

而察覺出自己的卑微渺小的同時,開始清楚的明白,就因為人生這個大活動只有這麼一次、這個行程只能走這麼一遭,我們更要把握與珍惜自己能產生的光與熱。生命總會有什麼東西可以燃燒,即使那微小的溫度僅能溫暖自己或幾個人,即使那弱小的亮光只能照亮我的手指,但我依然要點燃那小小的火焰,用那稀微的光與熱,去照亮我的世界、你的世界、他的世界。

 

因為那是我獨一無二的靈魂的溫度,還有你的。




8點左右繼續往西峰前進,每一個腳步更換之間都是令人歡喜的景色,每一次呼吸輪替之後都是深深地陶醉。箭竹草原上的燦爛陽光像是超大片的桌巾般撲灑罩蓋著大地,更遠的地方,可以看見矗立在南方的高宨淑女~玉山,該尖的地方直刺雲霄、該凸的地方玲瓏有致,現場親眼目睹真令我黯然銷魂而垂涎欲滴呀。

 



想爬西峰很久了,原先計畫都是從華岡起登,這樣安排除了爬山也可以遊覽華岡地區與合歡溪步道,擱置到今日只能安排出星期五6點下班出發星期六結束攀登後開車回家這樣的時間範圍,所以終究還是選擇了北峰~西峰這條略微起伏的來回路。當然我也希望可以不用趕著回家,但即便我都另外安排好家人的活動了,也實在不好意思把兩個小孩都留給太太照顧。而且坦白說,少天數單攻的百岳越爬越少了,剩下的大都要2天以上的攀登行程。既然如此,就用這個以目前體力來說尚能輕鬆應付的活動來為夏天畫下句點吧。

 



山徑沿著北峰山體的崩壁邊緣下行,路徑陡峭破碎,驚險處路邊即是懸崖,幾個崩坍路面甚至只剩箭竹根在空中隨風擺盪。沿路下攀都有綁繩,但這地形對我並沒困難到需要利用。坡度略陡但路徑上的石塊還算穩固,登山杖看情況使用或收起,只要看好踩足點並不難走。我不使用繩索除了不信任繩索之外,主要是因為拉繩時自然會把重心轉移到手部,會逐漸依賴繩索。其實若雙腿力量足夠,以腳和核心肌肉為主來讓身體完成移動與平衡,必要關鍵才用雙手為輔助。

 



很快的趕上了一對山友夫妻,停下拍照順便等Adam。在察覺到他似乎對這破碎的崩坡感到困難而速度慢下來的時候,我依然頭也不回保持自己的速度前進,刻意讓他和這棘手的對象獨處

 

學生時代剛進登山社團時,潮溼多雨的宜蘭中級山總讓我爬的跌跌撞撞,用各種姿勢滑、滾、溜、撲下山,學長為我的姿勢喝采、學姊為我的姿勢評分,到我畢業前都保持著『阿玉山』的下山路途中滿分十分的歷史性記錄。

 

沿著山徑而行,海拔緩緩下降,但路線還有幾個山頭要上下。抬頭遠望可以看見渺小的人影在稜線上緩緩移動,夏季常見那種大塊大塊的白雲佔據了天空的角落,好幾次坐下看著合歡山主峰下方的和歡溪上游,好想好想躺在溪畔鐵杉樹下的草地上,把所有惱人的俗務通通打包放在山下的塵世中。

 

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吧,進了山區與其一一去抱怨路有多遙遠、陡坡有多想哭、山頭有多難纏,不如事前把體力訓練好,到了現場,應該好好享受置身山林所帶來的清幽寧靜,曾經有一句廣告詞:『生命就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對我來說~『生命就應該用在美好的事物上。』

 


 

生活中難免有不少我們不喜歡、不願意做的事情,但相反來說,也有美好的事物吸引著我們追逐而去,因為那裡充滿著~我們想像中,或想像不到的幸福美好。而現在身在山徑上,我的身心的確被幸福美好的感覺所緊緊擁抱著,下坡的傾斜我覺得快意、鞍部的森林我享受清幽、上坡的陡峭讓我想像站在山頭高點時,幾乎可以碰觸藍天的可能。


經過往華岡的叉路後走在平緩的山峰稜線上,這時可以看見對面山稜上略矮於此而不太起眼的合歡西峰,更可以聽見西峰上其他登山者的話聲笑語在之間的山谷中傳遞震盪。加快腳步前進,樹林中的山徑沝轉過彎頓時陡下,那是約數十公尺距離陡峭石壁的崎嶇地形。

 

先下一小段後回頭察看Adam進度,在他的動作與眼神中有點不知所措與茫然,『我最不想面對這種情況了!』一向沉默不多話的話的他竟然稀奇的開口了。

 

『你是說愛情?還是眼前這條路?』我幸災樂禍的回答。

 

他戰戰兢兢的緩慢移動,我則在下方用嘴巴下指導棋,不過我想頭皮發麻的他應該也聽不下去吧。這種事情需要的不是天份與裝備,只要慢慢累積經驗,有一天他也會應付如裕。

 

數十公尺的陡斜岩壁終於結束,轉出森林的小彎,清風迎面撲來,終於在1028抵達合歡西峰。

 

山頂位處於瘦矮低淺的稜線之上,雖無合歡主峰的沉穩內斂、也無東峰的獨立崢嶸、更無北峰的厚實堅強,西峰沒有不勝寒的高度,但卻有另一番風味,那種被群山圍繞而保護的小巧嬌美。就像來到巷弄裡擁擠的小居酒屋一樣,客人們都擠在一起肩膀摩擦著肩膀,說到好笑的事情時仰頭大笑還會碰到後面的客人,但是沒有人介意,大家都很享受這樣的熱鬧氣氛。而這就是我心目中的西峰。

 

簡單的拍幾張照片,1052離開蒼蠅圍繞飛舞的西峰,走回對面的小山頭午餐,兩個人吃著各自準備的食物飲料,我正大口的啃咬麵包與芭樂,他看著遠方崩壁上方的山頭問我是哪座山峰?『北峰呀!等一下我們要回去的山頭,看到路沒有?有夠壯觀吧!』遙望來時迢迢長路,一邊回答的同時突然覺得喉嚨間的食物頓時變得難以吞嚥了起來。哼,破壞我用餐氣氛的討厭鬼。

 



1112繼續前進,稍後在一塊平緩的小空地逗留休息,這裡沒有大朵大朵的燦爛奔放,但仍然散佈著黃豔的一支黃花、純潔的巒大當藥、亮眼的黑斑龍膽……等小型花朵,停下凌亂的步伐坐下休息,放下身段依然可以發現這處迷你花園裡所呈現的幾許繽紛色彩,大自然孕育的天然色彩總是令人驚喜稱羨。

 



隨著雲層湧現,隆隆的雷聲逐漸靠近,不想有多餘的耽擱,於是穿上雨衣並將背包做好簡單的防水措施後出發,沿路少有停留與談話,只想儘快脫離這濃重烏黑的雨雲籠罩。

 



在時有時無的陣雨中回到北峰下方之崩壁旁山徑,面對上攀Adam倒是篤定多了,暢快的上到主稜後,彷彿就在瞬間走到了另一個空間次元一樣,背後的雷雨雲霧則被留在另一個象限之中。

 



漫談間他說我一路看來老神在在的樣子,似乎不受任何影響保持著一份悠然愜意之感。『其實沒什麼了不起呀!經驗而已。』我說,『除此之外,隨時保持一份覺知,用心用身體去感受外在一切事物的影響與變化,久而久之自然能順應。』

 

官方說法結束,我落入了沉思,忍不住回想起過往的點滴。當下的我,爬山可比以前的自己進步多了,這2年來體驗了馬拉松、單車等賽事的經歷,讓我在體能訓練上有了豁然開朗的心態。

 

在學校剛進登山社時,偶爾被學長押著跑35公里就已經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口袋要是零用錢還沒花完,那鐵定就已經出發去攀登聖母峰了。後來自己當了學長後,換我押著學妹……呃抱歉漏打了2個字我要寫的是~換我押著學弟學妹在操場跑步迎接日出。

 

後來開始參加馬拉松比賽,才發現自己的訓練方式根本不足,夏天我只參加單車的賽事,每一週都有固定的運動時間與強度設定,這三個月以來平均每一個月安排登山活動一次,而每一次結束後我都會反省該次體能表現,並重新設定與訓練,截至目前為止,我對於自己所安排的計畫還算滿意,體能水準每一次活動也都有某種程度的進步。當然,也許我所選擇攀登的山岳,剛好都不算困難吧。

 

雖然慢跑或騎車的時候,都會以某場賽事為目標,並設定完賽時間,但我的內心深處明白得很,這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都是為了有一天我又來到某處登山口的時候,可以充滿信心的說:『我準備好了!』,然後我會用充沛的肌力與體力,慢慢地享受漫步山林所帶來的種種樂趣。

 

登山,依然是我的最愛啊。

 



1356經過合歡北峰,繼續下行。疾行在山徑上,心情彷彿天平的兩端,隨著即將遠離山林,那一份遠離塵囂的靜謐,逐漸的往庸碌煩瑣那一端傾斜而去。自己又好像浮載浮沈的孤舟,水浪推送間,又即將靠向彼岸,好多好多事情已經按部就班大致排列完成,我必須要一個一個的面對與實踐。已經安排好之後的鐵人接力(單車)以及2場馬拉松都將等著我一一完成。

 

設定目標,然後完成挑戰,這是生活中極大的樂趣之一,但下次上山應該會是明年的夏天了吧。我就像每一個登山者(應該是這樣,我猜)一樣,還沒完全下山,就已經忍不住摩拳擦掌熱切的期待著,明年……下一次,要安排爬哪一座山好呢?

 

雲霧繚繞之間已經可以看見小風口停車場了,山徑上的登山客來來往往好不熱鬧,在一個暫時沒有人的路途上,我停下倉促匆忙的腳步看著這些有著曼妙曲線的山稜,深呼吸的屏息之後,彷彿聽見山稜在我耳畔輕輕地溫柔的對我說:

 


 

How Deep Is Your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