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墜落發生

發表於2017/02/18
13,036次點閱
  • 相關路線
    雙橋溝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有朋友說...三條魚怎麼會這麼衰?


經歷自己冰川大劫之後,又遇到老公28米頭直下的墜落…(三條魚衰事可參考​三條魚冰河歷險)​​​
原本準備去拍的婚紗和婚禮都喊卡待新日期。

但其實我覺得自己無比幸運!因為人活著…我或他都幸運的活著!
(這篇文章只是單純的紀錄事情,和當下心情,不探討技術、急救的是非對錯。)

自己墜落,和看著親人墜落,原來是那麼不一樣的心境。

雙橋溝第三天,我們選擇去大石包冰瀑,還心想這而只有多繩距,運動個兩回,可以早早回去吃羊肉串~!
冰況不太好,每一根冰錐在鑽下去之前,都必須一直清理不穩固的碎冰。落冰一直掉,我低頭閃落冰、再抬頭,小廣已經到了28米的瀑頂,他在最頂不知在忙著什麼。
他是先鋒,離最後一個固定點,少說有兩公尺距離,但是那是瀑頂,如果單純以距離考量,還是安全的。
突然我聽到,“啊!”,一聲輕呼...

那是一個什麼事情失誤的聲音。我看見他身體像慢動作電影離開冰面,卻接著影片快轉的速度,急往下墜。

明明我自己墜落的時候,我腦筋足夠想很多的事情,但看到小廣墜落,卻是那麼瞬間就發生到結束。

繩索的衝擊力呢?像棉花一樣的一點都沒感受到。

我看見他的頭頂垂直的、狠狠的忘地面上的冰撞下去。我衝過去他身邊...

或許只有幾秒鐘,但像時空靜止般,他雙眼上瞪沒有呼吸,只有我的喊聲

那個當下心開始往下沉…我很害怕沒有任何機會了。

幾秒吧,他的鼻子、耳朵開始噴血,噴得很高,也流的他自己滿臉,很嚇人。但那一刻我看到希望,因為這代表他開始呼吸!我當下好感恩上天給了他一個機會,連結起我自己墜落當下的想法

「第一時間沒摔死,就有機會~!」
我緊張、心痛,但為了這份希望,我告訴自己必須盡力冷靜(做到幾分就不知道了)。我發現他呼吸痛苦,雙手固定他頸椎,請高大幫我將他轉向,想應該是頭低腳高的緣故,被自己的血淹到。
我根本無法拖動小廣,尤其在避免動到頸椎的情況之下。幸好高大力量大,拖著他雙腿轉向。轉向後,小廣明顯呼吸比較順暢,他也把瞪直直的雙眼閉起來。

幸虧珍妮已經很機警地出去打了求救電話。

那個一直叫自己冷靜的我,實際上根本只做得到強迫自己回憶急救步驟罷了...

若等我想到才打電話求援,必定會拖延不少時間。

我快速,不盡詳細的檢查四肢其他部位,看似沒有骨折,也沒有嚴重出血。我看著他頭直下的撞擊,一心想要趕緊固定頸椎,我企圖用背包腰扣和衣物固定他,但對我來說,小廣真的太重了點,我手忙腳亂的緊緊將一點點腰板塞到他頸下。用衣服不完全的塞滿之後,他竟然開始躁動。

對於當場救護經驗比較少的我們而言,躁動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那是腦部受到損傷的人,沒有思考的行為動作,因此也無法溝通,無法安撫。我看著他痛苦的掙扎,好希望能做點什麼盡快讓他送醫,雖然身體能動該是件好事,但很擔心再次傷到他自己。頸椎固定的東西被他弄掉,原本想用繩子+繩袋做臨時搬運,也被他踢的亂七八糟。
在我又想再嘗試將他頸椎固定的時候,他竟然掙扎的坐起來了!
相當於八樓跳樓之高的地方墜落,他竟然還能坐起來我很吃驚,但他的生命仍在流逝,痛苦的呻吟如刀割,血不斷從耳朵流出來…。

他開始說話,非常少許,非常吃力,他會說他痛,別碰他,但其他問題他都不回應,不知道他到底是否處於能合理思考應對的意識狀態。

但我想說那看來頸椎部分是問題不大,現下問題最大應該是腦袋,我不敢解開他的頭盔,想說多一個保護是一個。既然他可以動,接下來只想盡快把他往外帶。我好想揹他,但是我知道我無法背意識不清又這麼高的人,尤其在冰上走。這時候阿寶和阿果陸續下來,我拜託他們能不能把小廣往外背,跟外面進來支援的藏民會合。

一開始他們覺得外面來支援的應該會帶擔架吧,但是後來的消息是沒有,阿果試著要背小廣,結果小廣太痛掙扎。我才想到他的呼吸就說明了他的肺可能有受傷,而我卻竟然沒有考慮他肺與肋骨的受傷不能背。阿果嘗試左右一人攙扶,但小廣也痛到無法,當時沒能檢查出來,原來是他鎖骨也斷了。最後還是等到當地藏民趕進來幫忙,之後阿果、阿寶跟老么帶的人,用坐在繩帶上,一次四人抬。繩帶邊緣整把抓,超出我們預期的強韌,但也有人隨時在他後側預防繩帶撕裂。幾個大男生一起"提著"一路趕出去。那時候的小廣還有些許意識,他會要求大家停下來讓他休息,幸好當天我們離馬路邊並不是很遠。


我問救護車進來要多久,他們表示至少一個半小時,我們請當地藏族開車將我們往外送,與縣城醫院的救護車在路上會合。貼心的阿果在我心慌意亂的時候一直提醒我一定要交代救護車上用氧,我當下有開口問他們,能不能一個人陪我去,陪伴能做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或許我只是想找一個伴依賴吧...。不過他們還要收拾後續殘局,我一個人陪著前往。

不是救護車,沒有地方可以躺下這麼高的人,小廣被斜放在椅子上,我護著他的頭,手盡量固定著他的頸椎不要甩來甩去。我不能確定這麼大衝擊之下,他是否有傷到頸椎,縱使他可以動,也可能有傷害。小廣在車上痛苦的扭來扭去,最後身體掉在地板上,我想那或許是他比較舒服的姿勢,除了頭頸,我也無暇顧及其他了。我感覺他在作嘔,應該是腦震盪的關係,但是他竟然吞了回去~!?我在他耳邊跟他說,不舒服就吐出來,旁邊是我們自己的繩袋,不會弄髒別人的車。我想那時候還保有一絲意識的他是不想弄髒別人車子,在漫長的七小時送醫轉院過程後期,小廣根本是直接噴射嘔吐物,那時的他就已經不再有一丁點意識控制自己的身體。

   再送醫過程中,我有一種好無能為力的感覺,沒有任何我能做的,我只能看著他痛苦,在耳邊一直喊他,要求他撐住、拜託他撐住...

    如果說和我自己受困在冰河的那一晚相比,抱著小廣送醫的我更無助、更痛苦。自己在當下,痛苦的只是身體,我還有一丁點能做的事情,就是撐住我自己...,但是無能為力的感覺更難受。

    無能為力、不知所措、於是會想哭,但哭只不過是發洩自己無助的情感,那是種宣洩,沒有實質幫助。於是我很想哭,但是我不允許自己哭。如果掉下眼淚,我可能會軟弱,不能保持最好的狀態去處理接下來所有事情。我腦中想著未來有一天,小廣活下來,並且完全好了,我可以抱著他好好哭一場,他會抱著我安慰我,那樣的眼淚才有意義。我開始找事情讓自己做,我幫他在車上自拍了一張他悽慘的樣子,因為我相信他會活下來,會好,會有一天可以拿這張照片給他看。我一這樣想著那一天,心裡就充滿希望。

縣城的救護車會合了,那真的是難以想像的簡陋救護車…我雖然救護經驗不多,偶爾地偶爾還是會跟著救護車出勤。那台救護車上真的是除了氧氣瓶,什麼都沒有,擔架要用手抬,雖然對小廣的傷勢來說,除了氧氣要再多東西也沒用,但竟然連固定傷患的綁帶都沒有,我和小廣一起在山路上被甩來甩去。送到縣城醫院之後,縣城醫院一看說這麼嚴重的傷勢,他們醫院無法,要我們轉成都。
一看就說無法,卻還是得照完CT才能走,他們要我一個人,沒穿鉛衣,站在CT室裡面獨自壓著躁動的小廣照CT,當然無法成功...於是就把我們送回普通病房放著,要我去繳錢。我以為轉院和其他處置會在我下樓繳費的時候同時進行,結果當我發現,這裡一切都是繳了錢、看到收據之後才會動作...真的是分秒必爭,後來每當繳費,我都連電梯都不等了,直接衝樓梯下去,在怎麼克制卻無法阻止自己拿著錢的手顫抖...
雖然到了醫院,卻不是可以放心的地方。我不是專業,但是沒當過醫生也還是看過醫生的...縣城醫院或許因為比較偏遠,病患少。護理人員處理事情來的動作,真的是讓我提心吊膽。一群人七手八腳地要把小廣台上CT的檯子,但是床單只到頸子。我一直跟他們說床單要再拉高一點,他們不管直接抬...我趕緊塞過去扶住小廣向後掉的頭。幸好小廣是頸椎沒有受傷.....幸好沒有如果。
    終於小廣漸漸不動了,CT得以照成功,插了尿管,但轉院的救護車卻遲遲未準備好。我拼命嘗試快沒電的手機,試圖開通緊急時卻莫名無法執行的中華電信漫遊執行碼,想聯絡家人和各方,(直到請台灣的家人幫忙跑一趟中華電信,手機才得以開通)。我不在乎錢,但在乎時間,我質疑自己是不是不該送這個醫院,一來一回多了三小時的車程和至少一小時的檢查。但朋友告訴我,我叫的是這家醫院的救護車(比竟是最近的醫院),就是得去繳錢才能走...!?(這兒的醫療我不懂)。而我也在小金縣人民醫院繳掉快四千人民幣,才在下午三點多等到轉院的救護車。(小廣上午十一點半左右墜落,兩點到縣城醫院)。與成都相反方向,相隔遙遙山路,小廣依然在山路上被甩來甩去,我的任務除了盡力壓著他,還得防範他無意識地去扯尿管。他的頭盔已經拿掉了,沒有任何保護,身高幾乎跟救護車一樣長,小廣的頭就距離前面的鐵櫃,只有短短兩三公分的緩衝,只要一煞車整個頭就往鐵櫃撞去,偏偏司機常常踩急煞,(因為這裡的車都不太讓救護車,成都更誇張,完全沒有一台車要讓,還狂按喇叭、超車到前面),我都只能用雙手衝當他的安全帶,拉住他的雙肩硬往後拖,但我自己卻也常常被甩的自顧不暇。時而詢問或聯繫的電話打來,常常弄得手忙腳亂,幸好我的朋友們都很幫忙,單純詢問的電話不多,而是已經聯繫的國台辦、幫忙聯繫小五教練、家屬,以及詢問安排醫院等各種幫助電話。一邊緊抓著、時而喚他一下,看著他反應越來越差,確什麼都不能做。時間有數,他的惡化卻沒數。從小金縣城到成都,有遙遙四小時的車程,這還是巴朗山開通才有這樣幸運的時間,以往從這而回到成都,少說七小時。

整路小廣的右耳持續出血,但萬一不流了卻又會擔心血擠壓在密閉的頭顱內,我不怕血,只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看了心疼,持續外出血至少能讓腦壓上升的沒那麼快吧...我是這樣想的。已經無法再叫他抱持意識撐住,只能確認著他還有氣息。

在各方關心之下,19:20抵達四川省人民醫院,22:00終於進房開刀。但是小廣11:30左右墜落,已經相隔超過10小時…

小廣剛送到醫院的時候。
頭顱開放性顱腦外傷, 右側頂部硬膜外血腫,蜘蛛膜下腔積血, 顱內積氣,估計出血超過70ml,顱骨骨折、並且向內凹陷,右眼球腫大。
肺挫傷,肺積血,鎖骨、肋骨骨折。
心率不整(可能是肺受傷影響)

⋯⋯他做顱骨切除手術,目前持續進步恢復中。

昨天是事發滿月,我記錄一下我最煎熬的時刻---送醫的過程,等小廣進到手術室,我的心才終於可以稍微放下。
小廣神一般的恢復速度,腦部受到如此嚴重創傷,十多天就醒來,現在才一個月已恢復大部分記憶。當然思考、邏輯、情緒控管等…還需要等腦細胞慢慢修復…
這麼幸運,到底如何能再嫌棄命運?

我沒有宗教,但從天到地,還有你們所有人都是我的信仰!
我覺得非常感恩,命運、醫生、護士、家人、所有朋友…

你們對我都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