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月神木:巨人的肩膀

發表於2017/01/29
69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在他決定要爬了之後,我向他提醒得確認下一處穩當沒有鬆脫後,再繼續邁進…。我仰頭看著鋼柱硬生生的鑿進了眠月神木裡,像是將鐵軌鑲進了樹幹,無止盡的延伸至佈滿枝條樹葉的天空。而在最遠最遠的那端,深遠到已經瞧不見的岔路,仍存在著引領向上的路徑…那是給予最有勇氣的人,樹梢的至高點。

不曉得到底爬了多高,只清楚視野裡已經渺小的像螞蟻一般,大概是拍攝了張標記自己也沒人會認出的高度。但在極為寧靜的森林裡,還能勉強對話幾句。在他覺得夠了決定要折返的時候,略是這麼說著的「好像還可以繼續往上爬,主線的樹幹銜接到支線,但轉換處感覺有些危險。」緩慢下來後,依照以往的默契,他問了聲「你要上去嗎?」「當然!」我回應著,並將身上的相機交付給他,要他幫忙拍幾張即便只有自己回顧也能透過畫面重新感受當時的一切。

在開始處顯得有些笨拙,似乎是為了防止有人攀爬上去,幾節的鋼架是刻意被剪斷的。但這阻止不了有心人,大概就像我們這樣不枉輕狂的年輕人,似乎也不為了什麼,就歸咎於安為生命的「天性與直覺」。在鋼條的斷面處只能用兩根手指箝著稍微凸起的部分,那感覺起來難以施力極了,像是一面釘著幾根鐵釘的牆壁要你攀爬那樣困難。但高度還不算高,掉下來還可以立即反應站穩,是最難攀爬卻相對安全的開始。況且,已經有人上去過了…這代表沒有什麼安全的疑慮。整體而來,完全是膚淺的征服感作祟,好證明即使感到不安的恐懼隨著眼界的開闊席捲而來,也能確保每一步踩的扎實,每一步感到畏懼卻不安於佇足的決心。而在緊握住鋼架,雙眼緊盯著繃緊的手臂時,呼吸聲是如此清晰,心臟的跳動是如此有活力!

那就是脆弱感了吧?在你興奮得看向遠方袖珍般景色的剎那,卻又想著若不小心失足會有什麼下場的?那最糟最糟的情況總是提醒著自己「不要高興得太早…」正當我們開始擔憂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時,它悄悄不留情面的剝奪走一切喜悅。結果,你從未打從心底的欣賞過自己的成就,老覺得那不算什麼…。望上看著頭頂眠月神木靠實的胸膛,那是我的下一步,小心避免著往下俯瞰,因為恐懼會隨時取而代之目前的所有感受。

「登高,望遠…」站在最高處,能感受到微風輕拂著臉龐,有時冷冽有時炙熱,但在一個遠離塵囂的高度時,一切都變得意外美好,一切過於紛擾的都隨著海拔而沉澱…或許是因為離天空更近了,也或許我們嚮往在天際邊翱翔時所瞻望的世界著實呈現了一部分,那樣些許的美滿。稍後,我也遇見了主幹銜接支幹的岔路,覺得自己還可以再上去些,但在那個當下卻感到「夠了…」,全身的細胞似乎都在企圖說服自己該回地面上了…。我緩慢的下來,再回頭望時,眠月神木的高聳依舊讓我感到敬畏,甚至更勝於只有望著它的時候。

站在巨人的肩膀,依然渺小的我們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但相較於仰頭凝視著觸及蒼穹的枝幹,我更能感受到四千年默默存活下來的挺拔,造就的僅是一個更宏觀的視野。當花了幾十分鐘與之並行時,它無聲的,崩解了身為人的驕傲與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