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北坑。雪見駐在所】

  • 理查王
  • 1,199 次點閱
  • 9 次拍手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夜】

夜晚,

吃了一頓很豐盛美味的晚餐。

我第一次沒戴上耳塞,

W睡在四人帳的另一側。

關掉他的冰島小王子Ólafur Arnalds的音樂後,

整個世界又安靜的還給了這座森林。

恍惚間我數次進入深沉的夢鄉,

然後不確定是被聲響吵醒,

還是尿意還是兩者皆有。

每一段睡眠的間隔,

夾雜各種生物的聲響。

雞的、鳥的、獸的,

各種以我貧乏知識無法辨識身分的聲音。

遠遠的在樹上低低鳴叫著,

左方近近不肯離去的腳蹄聲,

跑來跑去怪叫似在追逐求偶的,

還有W無趣的打呼聲。

我第一次沒戴上耳塞,

這麼放鬆地在野地裡睡覺。

很乾爽、微冷、很舒服。

不是因為生命值歸零的斷片,

也不是因為明天還有很長行程的自我催促。

我們霸佔在各種蟲的家的上面,

乾枯厚實的各種樹枝樹葉為底。

沒有生火的痕跡,

但顯然有人整理過在使用著。

不在路線紀錄裡,

在即將天黑時解救我們的,

很熱情又平靜歡迎我們的,

一小片林道上的平坦淨土。

我想起重裝剛下乾溪溝時,

我對山之神輕輕的請求。

請祂讓我們讓我們平安的完成這次的旅程,

顯然祂是有聽見的,

並且應允的,

在這2022年的第一個夜。

【雪見】

為了避開連假的人潮,

我特地請教了T君給我建議。

他無私的馬上給了我兩條路線,

研究了一下,

覺得雪見應該很符合這個時節與情境,

雖然我並不是古蹟或者駐在所控。

司馬限林道是一條維護的很好的美麗林道,

冬天運氣好可以看到積雪的聖稜線,

是為雪見。

我們先去下切岔路藏好大包,

然後輕裝完成D1的行程。

一路心情大好,

北坑駐在所比想像的遠,

有兩個隊伍紮營在這跨年。

我們在此午餐,

無言的感受這片舊土曾經的美麗。

回到封鎖線時間已晚,

大板根只好留待下次。

雪見岔路開始重裝往下,

天色已漸暗,

原始的路徑並不是太好走,

所幸在天黑前我們找到D1很棒的宿營地。

W仔細的用松露醬煎炒著蘑菇,

香味撲鼻。

接著再料理牛排。

我只負責加熱酸菜白肉鍋與下麵,

裡面滿滿是W預先處理好的蔬菜,

簡單卻是美味極了!

飯後泡杯東方美人,

一口一口慢慢的品嘗著也是他準備的乳酪起司條,

恰到好處心滿意足。

聽著冰島與後搖的音樂,

沒有違和的天人合一。

隔天早上是起司火腿蘑菇烘蛋,

懶的拿出濾掛咖啡,

還是喝了東方美人。

有會料理的好友真棒,

像我只是個有品味的吃貨(笑)。

然後很順暢的大便,

我們跟森林裡的動物並無不同,

不必自命清高。

輕裝往雪見駐在所探去,

原始路徑雖然不怎麼好走,

但卻是十分的美麗啊。

到了,

只殘留駁坎在陽光下沉默著面對著接下來的百年。

回到營地,

中餐是蔬菜蛋日式雞湯麵。

離開時心中充滿了感謝,

這次完全是我喜歡的步調,

我喜歡的路線與風景,

感謝這片森林的接納。

W問我為什麼叫聖稜線,

我又忍不住揶揄了。

台灣人呢沒有文化自尊老是愛日本人說什麼就崇拜讚嘆什麼,

殊不知這些自然並非因為這些高人而偉大,

拿起書來按圖索驥更是不必,

起碼我一直是這樣認為。

開車踏上歸途,

雲散去了,

司馬限林道公路上,

整條聖稜線就在我們的對面,

這樣的近,

這樣的美。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