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登山健行】富士山爬山記

發表於2014/09/01
30,22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前年九月拜讀《新鮮日本》富士山登山體驗記>後,讓不運動只聽”Sunlight hurts my eyes”的我,居然想親眼見到令人感動萬分的御來光(日出)。由於富士山每年七、八月開山期間二十幾萬的登山人次相當驚人,以及登頂後想寄明信片、攀上日本最高點-劍峰、繞火山口一圈(缽巡)等諸多考量,於是我選定去年人潮較少、郵局也開的日子,展開我的第一座3000公尺高山行。



    “今天天氣涼爽適合登山,妳真的很幸運!”走在平緩五合目路段上,會碰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不論輕裝帶著幼童只想散步的年輕爸爸,或身著重裝打算登頂、已完成登頂踏上返途的登山客們,又或是付費乘馬僅來回平緩路段的親子出遊,大家都入境隨俗向行經身邊的對方以日文致意問好,加上外國人偶而會背錯句很可愛,氣氛讓人自然而然就聊了起來,日本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在這裡顯得特別短。剛認識的日本朋友來爬第二次,數年前登山下雨的狀況讓他走得頗為可惜,這對搭了東京直達巴士直上山腰、還怨背包重的我來說相當激勵!




      富士山登山路線一共四條,想當然耳我選最簡單大眾化的河口湖-吉田口路線,從山腰處(五合目,海拔2300公尺)起步,走到六合目起點(海拔2390公尺)前的路段一路向東南、最平緩好走,山林有風,還可欣賞山下的富士五湖美景。要直到六合目起點的派出所後右拐上行,才算是正統之字形登山路線。在這裡可以碰到少數選擇從山腳下(一合目)開始爬的登山客,第一天爬到七合目(海拔2700~3000公尺)的山小屋休息、預計第二天再攻頂的他們講起話來臉不紅氣不喘,相較之下,感冒沒好、前兩天少睡、不敢信誓旦旦但說要爬到本八合目住宿(海拔3400公尺)的我,真是不自量力呀!好在預訂的山小屋有七合目分店,萬一走不動也對不收預訂費的店家勉強有個交待。




      六合目路段是整備良好的土坡大階,然而沒有五合目綠蔭相伴,也無七合目山小屋可期,一路之字上爬300公尺讓人走得頗為困頓無趣,手抓一瓶水就來爬山的瑞典夫婦也爬得氣喘吁吁有些抓狂。我則趁著後無來者,不時就地坐下吃喝拍照。好不容易爬到七合目,我興沖沖將剛從五合目土產店買的金剛杖(登山杖),交給山小屋的店員烙上燒印。  



  

      將木棍蓋滿途經各山屋的燒印,亦是我此行目標之一,七合目沿途有七間山屋燒印,八合目(海拔3100公尺起)與本八合目(3400公尺)以上各有四間,登頂後還有神社、富士銀座眾店家的燒印。不少登山能手都自備專業登山杖,自是不會花錢買杖、耗時等烙,加上土產店就買的到現成滿印的金剛杖,除了正常短版(一公尺)、長版(近兩公尺),也有約35公分迷你版。然而,能一次次手握才剛烙印的熱騰騰金剛杖、心想方才山屋店員的善意鼓勵,眼前七合目路段不斷出現的大陡坡攀岩也不那麼嚇人,或跟阿公阿嬤卡在岩堆上動彈不得還為貪圖下一站的烙印繼續咬牙上爬,這等絕處逢生的激勵功效,可不是現成紀念品所能取代。




      七合目這段路爬升400公尺,應是整段大眾化路線中最艱難的區段。岩坡難爬、需要全神貫注手腳並用外(建議戴工作手套),海拔2700公尺以上特有種-高山症也陪你一起爬富士山,何時發作因人而異。原本身手矯健的美國大妞還沒爬到3000公尺即喘著大氣、臉色發白,爬完一段岩坡抵達山屋,就趕緊買了氧氣罐猛吸,不復先前神勇。




      我則是爬上八合目後越走越喘,分不清是因天色漸暗不敢頻頻休息,還是高山症報到而心生恐懼,總之吸了一口氧氣後,發現安慰成分居多。雖然氧氣瓶可能白買,體力更是買不到,背包似乎如夜色越來越沉,但此時更要相信自己,起碼還能遵循吉力馬扎羅山嚮導"叭哩叭哩"龜速登山原則,總好過直衝上本八合目住宿,然後高山症大爆發、無法攻頂看御來光的憾事發生。畢竟,此時的富士山像小七一樣,24小時都有人爬山。戴上頭燈慢慢走,偶而走錯路爬不上去嚇出一身冷汗;好心的大學生們分享糖果;再次詢問還剩多少時程該走,令人安心的店員大叔說別擔心以妳的腳程再多久多久就會到囉;遇上敢於摸黑爬山、要前往比我更高住宿點的日本女生互道加油,這些稱不上風景的暗色時光,或許是無形的燒印吧!



    

      高山症讓人睡不著,聽了一夜鼾聲卻讓我安定不少,看來即使來到語言不通的異國,睡得熟透仍是世界共通的語言。而賸下這一屋子不幸失眠的人們雖素不相識,此刻卻懷抱同一夢想蜇伏著,等待凌晨兩點一到,著裝開拔。然而兩點未到,外頭早已萬頭鑽動,讓數小時前爬掉半條魂、身心疲乏的我勇氣大增!起身出外活動一下,發現體力完全恢復,於是改變原本請店員四點叫我起床、欣賞屋外御來光的B計畫,而維持輕裝攻頂看御來光的A計畫。由於吉田線上、下山路線分開,大多數人都背著全部家當攻頂,只有住在兩線交會點─本八合目山屋的房客可寄放行李,下山時順路取回。




      喝了一碗茶暖暖身後,輕裝的我就跟著緩步人龍繼續上爬,不時還可超前,心想可要趕緊登頂卡位呀!此時人人都帶頭燈,抬頭仰望銀白色山道閃爍吞吐,咂咂踩踏砂石聲不曾間斷,整個山頭同時有好幾千人專注著腳下的每一步,卻沒什麼人講話。有時仍看到有人抵不住高山症蹲在路旁、小孩子哭著不想再走。畢竟,這段攻頂路塞滿了人、至少得不斷上爬兩小時、四周還黑漆漆一片,若體力不支或愛睏還真是噩夢一場!還好爬得越高、氣溫越低,我剛好有個被低溫喚醒開始跑來跑去的感冒鼻要擔心照料,一路忙碌的很,根本不會打瞌睡!


 


      由於人潮眾多需分流,我順指揮員指揮走上吉田線的下山道,雖然偏離傳統路線,卻意外先佔了迎接御來光的最佳地點-大日嶽。山頂風勢強勁,金剛杖棍頭的紅色緞帶鈴鐺吹得無影無蹤,好不容易背上山的腳架此時更不敢取出組裝。天際線揚起暖色,零度氣溫卻教人直打哆嗦,但看著雲海上緩緩浮現的御來光、開心揮手大喊"萬歲"的人群,此行的種種困頓一掃而空。




      看完日出後,大部分團體客直接下山讓山頭更冷了,發抖的我在富士銀座某間山屋歇腳喝過此生最受用的熱可可後,順時針展開人煙稀少、四面八方不時吹來驟風的缽巡,左手邊是直下三千七百公尺的殘雪山坡,右邊則是深達百餘公尺的巨大火山口,腳下的路時而寬敞、時而轉為大石塊間上下左閃右躲。看看周遭,無邊無際的雲海、身後龐大的火山口則是無法一眼盡收眼底,此時沒有草木生物、人也走光的富士山好安靜,只剩斷斷續續颳起的風聲,果真是從未見過的風景!



 

      然後走了四分之一圈,抵達郵局寄明信片、登頂證書與記錄,再走四分之一圈,抵達前往最高點的最後一哩路─馬背,我迎著驟風、扶著欄杆,小心翼翼緩步爬上質地鬆散、卻坡度稍陡的馬背,抵達日本最高點─劍峰(海拔3776公尺)。由於必須保留四成體力衝下山趕搭巴士,驚險萬分順利爬下劍峰後,我決定放棄剩下半圈未探訪的缽巡,此行能在山頂逗留逾四小時的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而下山的路走得相當辛苦,沒準備綁腿鞋套的下場,就是沿途砂石不斷跳進登山鞋裡取暖,就像去公園來回走了四小時好幾公里的健康步道,只是要記得心懷富士山的宜人坡度一路掂腳猛跳、以及替換成有稜有角火山石做腳底按摩。沿途漸覺這條超健康步道好像升級了怎麼越來越痛,清了鞋子後情況依舊。直到行程結束後,才發現不少富士山天然土產石纏在鞋底毛料上,等於我把好幾里的富士山下山道裝在鞋裡帶回來台灣啦!哪天想不開無需去公園,我走到哪都能重溫富士登山回憶囉!這也是難得不用錢又客製化的紀念品,畢竟此行吃喝拉撒都要花錢,土產店可是連富士山空氣都裝罐販售呢!



   

      而今每次上茶道課,打開茶棗就能看到富士山,雖然我沿邊舀粉的手法仍拙,總是一不小心就挖出坍塌火山口,日文還是不太會講,但此行一路的跌跌撞撞,讓我對富士山更加崇敬,不單為了親眼所見風景,也為這一路上不吝給予我支持鼓勵、誠心幫助的日本人們,人,果真是旅途上最美的風景呀!據說,阿爾卑斯山入山口的告示牌寫著"慢慢走,欣賞",此行陰錯陽差必須慢慢走的我,獲得許多事先無從知悉的美好回憶。因此,我也將這句話送給想爬山的你(或妳)

   

    慢慢走,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