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過南疆聖稜線 - 彎刀縱走 (下)

發表於2016/11/28
2,719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6/06/27
  • 回程日期
    2016/07/02
  • 相關路線
    大武地壘縱走(阿禮部落至北大武山段)屏東縣霧台鄉、泰武鄉。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Day4 天氣晴。

行程:乾泥沼營地-2380峰-南越領道營地(應該是中排灣越嶺道)。

行走時間:約9小時。

今過昨晚山風、露水與蟥阿螞的陪伴下相當好睡((點頭,但也因為營地是向東面,因此早晨眼睛一張開,就是超級美麗的晨霞,太平洋也清晰可見,精神從為之一糞變成為之一奮,昨天都沒享受到,趁這美好早晨偷享受一番。

當西部還在燈火闌珊,東部的燈火早已熄滅,北大武山頭也紅了一半,我在天堂~~

開始收拾營地準備今天的行程拉,由於路徑關係已經大delay,原訂今天要上北大武山的,看來必須要多用一天,但也因為如此今天可能行走時數就不長,因為中間至北大武山有一大段是沒有營地的,加上後方路況不明,又有三塔峰危險地形,雖然北大武看似近在咫尺,但求保險,今天只需推到營地即可。

總算把睡袋翻開,跟預期的一樣,蟥阿螞已經....QQ  ((還有那是我的血,不是牠的!!!

開推囉~ 眼前盡是滿滿的假山頭,因為坡向項此處的植群推移帶相當明顯,表示環境因子的改變相當劇烈,主要還是坡向關係,大大影響了日照與水分梯度,讓西部(右側)形成滿滿的芒草,東部(左側)則是喬木林,而卡在中間的我們,走在兩種植群的結合體,當然是苦哈哈啦,但也只能哈哈哈地走了 ((嘆~

當水鹿拉~~~雖然難走,但也因人跡罕至,此處真是野生動物的天堂,走過一次,身體自動沾上滿滿的鹿騷味,沿途水鹿聲不絕於耳。

回首來時路,高山無坦途,最高者就是霧頭山了,霧頭山左側較遠山頭則是大母母山(2,424)是屏東第5高峰,列為佳暮三雄之一(由佳暮部落中興林道進入的三座高山,大母母山2,424m、麻留賀山2,284m、倫原山2,434m),也是排灣族Ravar(拉瓦爾)群的發源山,現今由屏東要去大、小鬼湖即由此進入。

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鑽阿鑽~

有不錯的展望點,停下來歇息順便看個地圖。

雖然現在是GPS的時代,但傳統地圖仍是不可或缺的東西,GPS容易受到沒電、地形限制、衛星誤差影響;傳統地圖則易受到氣候、展望影響,兩樣必須相互補其缺點,甚至地圖、指北針反而是比GPS更重要器材,如此才能降低隊伍的風險喔~都是領嚮必備基本技能。

不知經過幾座假山頭,裡頭最高的應該就是這座啦,偏偏也是要沿崩壁上,此崩壁極為陡峭,地形因素讓風通過時加速,讓人很有不安全感。

唉呦我的媽~  啟宏總是被推再走第一個 XD如果社長知道了不知會不會饒過我們  ((欸??

今日行程不緊湊,中午時分便抵達越嶺道,時間尚早,於是先將人員分兩批,學姊與啟宏輕裝往前繼續看路況,希望若有營地可以再往前多推一點,明天才比較輕鬆;柏誠和我則下切去尋找營地與水源,全程這裡是唯一的水源點,四處充滿獸徑,好在這裡獵人也不常來,沒有陷阱。

下切幾處谷線,雖然潮濕,但都沒水,所幸在已經乾掉的溪流發現一小股積水,而且還相當清澈,幾天以來省吃儉用,把前人放置營地中的雨水全數喝光,總算有比較乾淨的水喝了~ 管不了3721,先把臉塞下去牛飲啦~ 一字「song」。

找到一處背風側的超溫暖營地,雖然鹿騷味很重,但好睡就好。於是到附近砍了一堆芒草前來鋪地,增加舒適度,這是行程以來最悠閒的一天啦,放~空~時~刻~  行程壓力瞬間少了十克,心情超好的,雖說知道明天會很硬= =    但是,人要活在當下才快樂啊~~ 先享受再說。

今天真的是爽得太逆天了,六月盛夏天還沒天黑就在煮晚餐,而且營地柔軟又溫暖,根本與昨天是大反差,看來昨天是兩天份的辛苦,今天是兩天份的享受阿~~~ 就跟台灣現階段降雨型態一樣,年總雨量不變,只是集中,要不就都不下,要不就一起下 QQ 所以悲劇就是這樣來的.....

此營地乾燥,晚上不怕蟥阿螞,但還是生堆火防些蚊蟲,順便取暖。

真的好享受這種山中生活,唱歌拉~~ 在這魯凱聖稜上,唱著魯凱原曲,根本比山歌還山歌,因為這就是屬於當地的歌~  希望山神、祖靈也能聽懂我們這些白浪發自內心用歌聲給予他們的祝福與感謝 (這雙腳是學姊的,因為照片都是他拍的XD)

*白浪 : 當今原住民族對於"漢人"的稱呼,來源有二。

一為漢人"歹人"壞人的台語發音,後演變白浪一詞

二為早期漢人剛至台灣時可能害怕當時居住島上的原住民族,因此對其稱呼"歹人",原住民以為是漢人的自我介紹,因此演變自此。

但不管如何裡面都不難看出早期的原、漢之間因為不了解而相互歧視貶損的摩擦,因此產生"白浪"、"青番"這些語詞,但後來的"高砂族"、"山地同胞"、"原住民"等等稱呼演變也可以看出隨著時代演進,原、漢之間的接觸,逐漸增進了族群包容,雖說當前現況原、漢差異仍時有所聞,但相信未來能更加進步,才能建構出我們所居住的美麗多樣、團結一心的台灣島。

開吃啦~ 雖然我吃素只有白飯配胡椒醬QQ   但有飽足感就好了 XD,現在雖是一條死蟲,但吃飽後明天還是一條活龍!

恩,晚上睡覺還有夜景呢。 

不知現在山下的朋友們與遠方臺南燈光群中屬於我的一個小光點 ---- 家,我的家人們現在不知正在幹嘛呢? 在山中的每一夜晚,總是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即使我知道他們應該也正在忙於屬於我們家人才熟悉的行程。

今天就在瀰漫柴火味道的空氣中,伴隨著遠方山羌與黃嘴角鴞的夜鳴中睡去了,晚安,山林。


Day5 天氣晴

行程:南越領道-三塔岩峰-北大武山三角點

行走時間:約11小時多。

由於整體行程已經遲緩一天,所以今天必須很早起登趕路去。雖說要早也早沒多少,在這種路況以及第一次走的情況也不建議摸黑過久,因此四點半起登,應該綽綽有餘,今天目標要上北大武山啦~

六月天的天色都亮得很早,走沒多久就天亮了,昨天營地很好睡,休息有充分,因此精神心情都很好,狀況佳,但今天有個危險地形要過,就是三塔岩峰,因此還是別太早鬆懈。

西部平原還燈火闌珊,當大家還在沉睡於夢鄉,遙遠山脊上的我們已經開始今天的行程。

稜線的植群已經從芒草叢中擺脫,但換成是盤根錯節的喬灌木叢,還是相當吃力,但北大武越來越近囉~

開始羨慕揹大背包的夥伴了,他們輕鬆鑽過的地方,我揹鐵架卻要三挪四移,或強力突破才過得去,比他們花費更多力氣,下次中級山真的不要那麼懶惰,借個揹包比較輕鬆。

天色漸開,山又恢復平常的翠綠以及那湛藍的天空,還有那偶爾的山羌與水鹿鳴叫。

當然還有那不變的超陡沒路跡假山頭,走過的地方就是路了…幾天下來覺得手比腳還要常用。

經過好幾小時的上攀,總算抵達三塔岩峰第一峰,剛剛那種陡度的路線真的不短,路線卡的卡、繞的繞,砍的砍,有些岩點極少,真的還要運用攀岩技巧,唯一差別在多一顆30~40公斤的背包,因此很少拍照。由於路很陡,路基鬆,下方的人還要小心上方掉下來的石頭,差點被砸中,那種大小真的會死人,否則就要長留在此當肥料  –口–

休息吃午餐,玩抱石啦~~

這裡可以說是全屏東最高的抱石場啦,哈哈哈,只是要來這裡抱石要多走幾天…

遠方猴子表示:媽媽,叔叔甚麼時候跑去那裏??

媽媽:轉過來,不要亂看!!

不過這巨石壯觀程度真的不是蓋的。

雖然照片看起來感覺腹地很大,但其實是很小的,岩盤平滑裸露,沒有抓點,邊緣真的是完全垂直的一瀉千里之地,更有幾處必須用「騎」的才能過去,相當皮皮挫。

近看有像南部的大霸,果然不負南部聖稜線之名連大霸都有了。

再來是一個超過5米的煙囪地形,只有一條扁帶可拉,下去前先看看會不會斷,否則要重架。著地的腹地也小小的,稍微偏就會滾下去…建議這裡先把背包吊掛下去,人再下,否則揹包的重量會把人帶偏離,很危險((雨鞋的摩擦力根本咬不住阿阿阿 !!!!

阿良偉

結果三個男生辛苦擺盪下來後,看到學姊從旁邊的下切點走下來。((摔杯  

又是一個超瘦岩稜,手必須抓好岩壁,兩側就是一瀉千里,下去有足夠時間給我們吃饅頭跑兩次走馬燈。((媽媽 QQ

雖說起霧看起來比較不會有壓迫感,不過好想看看這裡壯闊的風景喔喔喔~

危險歸危險,拍照開心也是少不了的啦~

啟宏學弟表示:這裡絕對不能給媽媽看到。

開心的學姊按下倒數後快樂地跑來大力地坐下,後仰了些許,差點就沒了學姊= =    不過看她那麼high,就.....高興就好~  ((用生命去拍照的人也是很狂...

我發現「三塔峰」是騙人的,這根本是5~6連峰啊!!!!  是要結束沒。這裡一段最危險的在於必須整個身體貼在岩壁,背包是懸空在垂直百米落差之上,右手抓住岩短瞬間一跨才能過,覺得需要進口腎上腺素阿 ~~ XD實在太震撼腦髓了。

昨天游完芒草海,現在變成潮濕寒冷的箭竹海,當然岩壁還沒結束,根本劫數。

總算兵臨大武山體之下,三塔峰結束,滿滿的鐵杉與寬稜預告著等一下的找路,緊接而來的是直接陡上500~600公尺的潮濕箭竹海寬稜直上北大武山,路徑當然是自己撥啦,確定好方位後就開游了,由於前後看不著路,只能不斷判位修正,以及相互呼聲確保夥伴的彼此距離。

箭竹也因為坡向關係,時乾時冷,但以濕冷居多,此種環境要從這裡海拔約2,500直到北大武三角點才能解脫了,但在這種森林底層的高箭竹叢前進除了路況之外,還有就是我們的馬啾拉,戳到就變鱈魚丸了。

路超陡,連要休息的腹地都沒有,手必須抓著箭竹才能勉強穩住沉重下滑的身體,累~ 不知鑽了多久,突然從一塊乾淨平台冒出,是一塊營地,上面綁著「高雄縣山難救助協會」的綁標,是先前的訓練隊伍所綁,還有這麼舒適的營地,休息拉~  看看啟宏的臉就知道這段路很ㄎㄧㄤ ,覺得骨髓冷到要出水 = =

有這麼一塊平地吾今生無所求也,幸福阿~

上稜線拉~~~((歡呼,海拔約2,900多公尺,會遇到從旗鹽主山延伸上來的支稜,形成雙股稜,此路線也是登北大武的其中一條,北大武山共有五條路線可攀登。即是

  • 泰武登山口傳統路線。
  • 南、北大武線(由瓦魯斯溪上南大武山越過喜多麗斷崖接北大武)。
  • 彎刀縱走線(本線)。
  • 比魯溫泉線(由台東比魯溫泉上把宇森山接主稜)。
  • 巴達因線(由瑪家鄉旗鹽山經由射鹿、巴達因部落接至主稜)。

我看除了傳統路線,其他都是硬梆梆…

接上稜線後一直以為前方山頭就是北大武山,結果不是,白開心了一下,從北稜上去的假山頭也真不少啊! 不過想到今天就能上北大武擺脫瑜珈生活,要怎麼樣我都願意 QQ

即使上了稜線也不乏這類陡直上攀地形,更何況在這裡海拔3,000從旁邊下去可以多跑一圈走馬燈,而這麼累的情況下我應該會選擇放空吧。

遠方的雲真美,想到明天就能走在康莊大道下山,就一整個心情超好。

榮耀時刻,到此也代表我們已從霧台鄉踏入泰武鄉,開始慢慢進入排灣族的領域,在北大武山頂再點了一根香菸敬山之後,再次請示山神拔刀拍照,無征服之意,彎刀縱走就是要配彎刀拉~~~ 雖然在排、魯地界拿的是太魯閣的刀,但…都同樣是居住在台灣土地上的人嘛~

北大武山,海拔3,092公尺,臺灣百岳之一,五嶽之南嶽,鎮守於臺灣南疆,為排灣、魯凱共同聖山,是山神居住之地,故又稱南疆聖嶽之名,亦是台灣雲海最壯闊的山岳,以及雲豹最後的家園。排灣族語尊稱其Kavulungan(卡富農安)意指眾山之母,古排灣族人將其視為天下最高的山峰,ka-為起初、發端、源起之意,vulungan則是大拇指之意,意即為天下第一的山峰,來形容他的壯闊。

而所謂的聖地,是早期人類對於大自然的敬畏所產生的不安全感,以及對與遠古祖先的發源以及神話傳說的流傳,除了在險峻的山林有著心靈的慰藉而提起勇氣去搏鬥求生存之外,就是對於祖先發源的尊重,是人類對於根源的感恩表現。

除此之外,還有著先民對於生態環境永續的智慧,因為聖地不外乎是險峻的大山與深遠的湖泊,是土地河流的發源以及野生動物的重要繁殖地點,因為有了神話傳說與禁忌,讓後代子孫不敢任意進入開發與狩獵,讓野生動物有個安心的棲所得以繁衍,而進一步供養人類,從此能看出原住民祖先的智慧與遠見,只是在現今文明發達的科學時代,許多古老禁忌逐漸被拋棄,是否這些守護台灣山林千年以來的護欄也會隨著時代腳步而消失呢,或許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環境的友善以及對後代子孫的著想吧。

今日是北大武封山後的開放第二日,登頂意象已經改成金屬製的桌狀牌,有點不習慣。

拍個人照拉~ 辛苦學姊拉,這次的主揪,若沒她的洗腦、威逼、脅迫、利誘、苦口,勸說還真的沒有這次行程阿。因為有時候機會就那麼一次,錯過就沒了,更何況是這種經典路線,誰都不敢把握有生之年還會有下一次,把握當下。人生有時候需要的也是那一股衝勁,走了,就是你的~~

義守一哥,柏誠,這次判位、營地搭設,等等事務都是他一手包阿,給力一哥,辛苦你的友情贊助拉。

話不多但都走在最前頭找路的啟宏學弟,很靠譜,辛苦你了阿,下山別恨學長姊阿 XXD。

我的話…隨便拉,這顆小蘋果一直想把他當點心半路就吃了,但遲遲捨不得吃,於是一路背到這裡了,在先獻供山神完後大夥一同把他切了,分囉。

夕陽西下,開始紮營,原本今天預計要走到大武祠睡覺,但…裝備拆了就不想動了,也不想走了,於是紮營在三角點,今天,北大武山將剩下的時間全部留給我們,讓我們盡其享受他的壯麗與溫柔,這也是我們第一次在北大武三角點睡覺的經驗。現在攀登新制開始後,山友想住宿只能睡檜谷,我們…算路過就…恩?。

肚子超餓,於是翻出原本要在前面天數吃的粽子,結果不知為啥大家都不吃,放到第5天,但...也許聖山保佑不會壞,於是打開粽葉,糯米很明顯的在使用牽絲技能展現他的成熟,咬下第一口.....有肉啊!! 啊啊啊  這時學姊才默默地說素地在另一袋((不知者無罪....話說好像還真的能吃,只是他們一直不相信。

一口氣吃完屬於素食專有的三顆鹼粽後,至今我的肚子仍然完好,可能是山神看到我們那麼辛苦所以有加持吧。

腹地真的不大,不好睡,但是夜景美得動人,在海拔3,092的夜空中,星空以無遮蔽的360度之姿坦然地向我們展現宇宙的壯闊,肉眼直視上千顆星點,流星也不再話下。而夜景可從台南一路看到高雄,以及小琉球、綠島、台東,台灣海峽上與太平洋的船皆一目了然,綠島燈塔約6秒閃一次~ 吹著來自太平洋與台灣海峽的風,坐在岩石上依偎著外套,喝著熱水,讚嘆天空與地上的星點,頓時好想將時間永久定格在這一個晚上,常駐在這遠離塵囂的神聖之地,今晚我們也能隨著魯凱祖靈的腳步來到此地,與山神相伴。

雖是夜晚,但山脈極其清楚,遠方的玉山群峰、關山、美奈田主山、新康等等清晰可見,可惜我們一路只用手機紀錄,因此就無法提供夜景照片,就把他留在原地,等待每次到達的旅人去欣賞吧。

晚上風不小,也是頗冷,加上腹地不大,睡覺如同屈膝葬一樣,但是能想到睡在這地方就覺得一切都值得。


Day6天氣晴

行程:北大武山三角點-檜谷山莊-北大武山登山口-屏科大。

行走時間:約8小時。

清晨四點多,我已經按耐不住想看風景的心先爬了起來,燈火闌珊,但東部雲海已經開始,天空一片紫紅色,沒想到真的有一個地方,你眼睛一張開就是一望無際的雲海、星空與晨霞,真的是太幸福了,愛死臺灣了。

過沒多久就日出了,遠方的稜線燈光閃爍,人聲起伏,我們也要快點收拾營帳,否則山友們會一批一批的抵達,會影響到別人。

今天第一批山友大哥,很熱情,只是真的很不好意思把頭香搶了…

三角點的人越來越多,我們為了不搶位子以及想要有個更好的拍照空間,於是偷偷地消失~ 跑到昨天鑽上來時找到的VIP點享受去,展望比三角點好,重點是,某郎~~~~

山,對於我們這些山行者來說總是有個說不出的魅力,讓每一個人如中毒般願意一次次忍受辛勞,只為尋找一個看不見卻令人著迷的東西,我想這東西就叫做自我實現吧。雖然每次都髒兮兮的,但就是這種滋味令人無法忘懷,這也是屬於我們這些粗野山行者才能懂得的雲端上的浪漫吧。 坐看雲起時~ 靜靜感受這撼動生命的自然, 恩哼~

小弟這次分享原意是把一些少人去的地方跟大家分享,知道原來台灣還有這麼一個地方,但也因為地方很棒,又是聖地,也希望往後到訪的山友們,可以的話,減少開路,路線正確就減少上綁標,甚至拆掉不必要的綁標,留給祂最完整的相貌,即使能使往後到訪的山友方便,但也因此失去祂原本的魅力,如果路線路都開好好的,幫標也很明顯,那屬於中級山的難度與魅力不也跟著消失了?  我想祖靈也不希望祂所居住的淨土被過度干擾吧。

幫學姊按一張。

回望來時路,高山無坦途,遙想五天前我們還在那邊觀望看似遙不可及的這裡,沒想到今日我們已經要從此離開,回到那繁忙文明之中,頓時感到有點不捨,不捨那翠綠山林、山羌、黃嘴角鴞的夜鳴、水鹿的騷味,但主要還是不捨那無憂祖靈生活面對那現實的生活壓力。但每次只要想到在那遙遠的稜線上有這麼一段精彩神聖之地,嘴角總是不禁地會偷偷微笑,活在臺灣,真幸福。

感謝您,大武山,為我的青春時代又寫下一個豐富的篇章,下次有緣再相會。

準備拔營,空中頓時出現觀音圈,看來今天也是個吉兆。回去後迅速收時下山囉~~ 感謝北大武山神的接納與招待!讓我們有幸親臨,完成這榮耀的行程。

到大武祠卻開始飄起霧雨,但一下子而已啦,有大路可以走就很知足了。

北大武的裸露地形或難過的地形都被架上防護網以及打上了U型鋼筋,需要花點間去適應。一路上都是輕快的步伐,不知不覺就來到了神木區了。

當然也不知不覺就到檜谷了,與山友大哥們拍照,跟他們比起來我們根本是「臭酸」的。

在此也漸漸遇到熟人,除了莊主吳德發大哥,還有在北大武專為山友服務的「登高工作室」團隊,學姊真是好久不見啦~ 

在吃完最後的伙食後直殺下山拉,在最後一天的中海拔總算遇到午後雷陣雨,不想穿雨衣了,洗得一身超舒暢,痛快~ 雨水從臉流下來吃到嘴裡根本超苦澀,可知六天下來鹽晶已經積到可以煮飯了。越往登山口逼近就越有文明的感覺,抵達新登山口遇見來此休閒的大哥大姊,熱心讓我們躲雨還請我們吃西瓜~  港動香菇啊啊啊啊 QQ。

最感動的是學長,因為行程delay,加上昨天因為訊號不好,讓學長跑了一趟,今天又跑一趟,而且超準時,無縫接軌,上面也備好了一顆大西瓜,真的是有學長真好。要不是全身臭酸早就抱上去了!!!

當然我們不可能直接到餐館慶功宴,會被店家轟出來,於是先到佳平村的山羊大哥-邵定國先生經營的「登山博物館」盥洗一番,這裡有提供攀登北大武山的山友住宿、接駁、飲食服務,下次來此不妨來找山羊大哥聊聊天喔。

最後,BJ4,就這氣溫與空氣真的好不習慣。當大家坐滿後,僅吃素食的我踏著輕快的腳步出去覓食回去與他們吃啦,走沒幾步就熱到流汗。早上,我們還在那遙遠的三千公尺上吹著寒風。


臺灣是個地理多樣、生物多樣、人文多樣相當高的島國,在這數千座山峰堆疊與一千一百條河流切割所造就出來的動人之地,每個地方就像一個小國度一樣精彩,處處都有他的故事,是世界上絕大多地方所不能比擬,這也是我們台灣魅力所在,只要走一趟,無論是誰都將深深的愛上,只要走一趟,誰都能在大地的見證下寫下屬於自己的榮耀篇章,屬於自己的故事,重點是,走出去~ 就對了,最後我以身為臺灣島上的一份子為榮,感謝您,孕育我們的大地母親,期盼後代子孫能一代代的永久守護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