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過南疆聖稜線 - 彎刀縱走 (上)

發表於2016/11/22
5,954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6/06/27
  • 回程日期
    2016/07/02
  • 相關路線
    大武地壘縱走(阿禮部落至北大武山段)屏東縣霧台鄉、泰武鄉。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時間:105年6月27日 ~7月2日,共6天。

成員: 阿比、柏誠、啟宏、軒宇

地點:屏東縣霧台鄉、泰武鄉。

大概路線:

day1 屏科大-霧台鄉阿禮部落-稜線四岔路口-霞迭爾山-霞迭爾山下營地。

day2 霞迭爾山下營地-霧頭山-霧頭山下森林營地。

day3 森林營地-茶埔鹽山-乾泥沼營地。

day4 乾泥沼營地-2380峰-南越領道。

day5南越領道-三塔岩峰-北大武山三角點

day6北大武山三角點-檜谷山莊-北大武山登山口

屏東縣霧台鄉是魯凱族西魯凱群的傳統領域,山脈型態屬中央山脈陷落區–南南段以及大武地壘為主,堪稱是臺灣南部中級山、臺灣原始山貌、原住民傳統領域的殿堂。此彎刀縱走起點位於霧台鄉最深處的魯凱部落-阿禮,翻上井步山稜線,一路往南經霧頭山(2,735m 屏東第三高峰,亦是魯凱族聖山)、茶埔岩山、巴魯谷安(魯凱族聖地,是魯凱人過世後靈魂最後歸宿地)、北大武山(3,092m排灣、魯凱共同聖山,山神的居住地),整條稜線位居舊好茶部落東方,是太陽升起之地,也是魯凱族祖靈的居所,居高臨下看著屬於他們的領域,守護著族人,也監測著子孫們的一舉一動,獎勵遵循祖先遺訓禮儀者,懲罰違反規範者,因此族人對此相當敬畏,整條線都被視為聖地,因此被視為聖稜線也不為過,全程真的謙卑、謙卑、再謙卑,若從空中鳥瞰稜線,有像呈現一條圓弧狀,酷似彎刀,因此此路線被稱為「彎刀縱走」。

***附註,此路線 「極度強烈不建議登山經驗少,或沒有任何縱走經驗的山友前去」雖說以玩探勘的山友來說,此稜線走向明朗,判位不難,不算很高難度,但是人跡罕至、路跡不明,芒草海、箭竹海、危稜、瘦稜、危崖為數眾多,途中還有三塔岩峰危險地形,以及全程揹水,整條路線除了最後一天到達北大武山之前是完全沒有硬體設施的,是標準的中級山探勘路線,對體力也是一大考驗。此次行程六天,平均每一天都要”鑽走”9小時,到達北大武山三角點的”那一刻”前面的天數能”站著走路超過5分鐘”的次數加總應該不到10次。((攤

好的,前言不再贅述,因此次是跟各位山友們小分享鮮少人跡的好地方,並不是製作超細的登山紀錄,因此簡便輕鬆的心情來分享吧~


Day1 天氣晴

行程:屏科大-霧台鄉阿禮部落-稜線四岔路口-霞迭爾山-霞迭爾山下營地。

行走時間:7小時半

此次行程若非社團OB大學姊阿比的強力洗腦、脅迫、利誘、邀約等…在如此急迫的行程下,硬是擠出時間上去,真的是萬萬沒料到。但也因此才有這突如其來的邀約,以及山神祖靈一路庇佑、美好天氣的加持才有這次的珍貴回憶。

7:30屏科大校門口集合。

晴空萬里的天氣提前預祝後續的行程順暢,縱走路線不外乎需要強力的接駁,感謝(左二)同為大OB的朝揚學長的相助,(右二)原本是團員而臨陣落跑的社長也跑來送行。

(右二)柏誠到位,全員到齊,裡面除了柏誠是義守大學之外,其餘三個都是屏科大,可想而知上山後 ((嘿嘿嘿嘿。懶惰注重打包的我又把東西隨便塞在鐵架上,但中級山揹鐵架真的是極極極極極為累人的一件事,試過一次就知道囉~ 所以懶惰換裝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抵達阿禮部落阿魯灣登山口,由於行前倉促沒有香菸檳榔,因此臨時跟路人阿伯要幾根菸拿來敬山,但少了檳榔,真不知道祖靈是否接受。

敬山結束,再拍一張啟登前合照,艷陽高照,後方的長矛狀山峰即是霧頭山,阿禮部落「Adiri」部落名稱來源有”美好地方之意”另一個即是”長矛”之意,就是長矛山峰下的部落,此峰當然就是霧頭山啦~ 好的,出發~   伊拉,呼!!!

*伊拉(I la)魯凱族語中”走”的意思,也常在排灣魯凱中當成歡呼的發語詞使用,因此假使朋友們來到排灣、魯凱的聚落中,聽到有人很開心地喊 I la,就請熱請的大聲, Hu~~~~

沿途霧頭山一景,也是明天要走的地方,平時雲霧瞭繞讓人覺得高聳入雲,不可親近,因此得「霧頭」一名,但今日的好天氣反而讓他覺得好親切阿~  嗨。

13:30抵達井步山稜線四岔路口,海拔約1700公尺左右,午餐時間。

四岔路口即井步山、霧頭山、阿禮、舊好茶四個地方的岔路口,也是個重要的休息站,邊吃午餐邊遙望此行程終點北大武山,下方山頭即為旗鹽主山,溪流則是隘寮南溪,該區為排灣族vutsul布曹爾群的發源地,即巴達因、射鹿、平和、筏灣等等古老聚落皆由此發源,逐漸往南、北、東擴散,形成現在的排灣族分布。

當然不能放過這柔和的日光與山風,睡稿稿啦 XXD 走到哪睡到哪可是人生一大樂趣呢。

稜線拍霧頭山,此時已霧頭,從四叉路口往霧頭山方向前行,也意味著康莊大道已結束,從此到北大武三角點之前,大自然會好好地教我們練瑜珈,尤其明日霧頭山之後姿勢會更加多樣喔!

第一天重量最重,太陽很大,狂爆汗,在一陣沉默之後,終於登山霞迭爾山(2,022m 無基點),(左二)啟宏學弟已經崩壞,今天的霞迭爾東鞍營地離此不遠囉,拍完照快樂紮營去,途中遇到高醫大(沒記錯吧?)的隊伍要去霧頭山,但隊員腳有狀況而撤退。

17:00抵達東鞍營地,三個男生去紮營,學姊則開火煮晚餐,由於發現蔬菜、肉遺留在冰箱中,所以只好創意料理…將麥片、番茄、豆腐、蛋敲在一塊煮了,一起吃素~~  雖然我本來就吃素了 哈哈哈,所以沒差~,但也出乎意料的大家把它喀光光,當然在山上這種資源貧乏的地方還浪費是件天理不容的事啊!!! 吃完20:00在黃嘴角鴞的鳴聲相伴下睡覺囉,明天開始就是硬仗了。


Day2 天氣陰雨

行程: 霞迭爾山下營地-霧頭山-霧頭山下森林營地。

行走時間:9小時。

今天我負責早餐,當然越早煮越好,後來的天數只會越累、越冷、越臭,當然也越爬不起來阿 XXD  先苦後甘,哇哈哈哈,他們還很開心地暗喜明天不用煮早餐呢。吃完7:00起登,一路都走在樹林中,遙望遠方的瑪家部落、鱈葉根山、日湯真山,以及屏東平原、台灣海峽。此時還出現彩虹,當然也意味水氣增多了。

霧頭山還算是有山友會造訪的路線,因此路跡還算明朗,但倒木、交錯木不少,跪、爬、鑽、翻、跨等等瑜珈運動已開始,手比腳酸,從四岔路口至山頂假山頭10出頭座,越後方越陡,不下50~60度,形成前面隊員的腳會在後方頭上的狀況,很過癮。


沿途崩壁瘦稜諸多,但因有山友造訪,還有繩子可用,其中以這塊崩壁最漂亮,最壯觀,天氣好時可仰望高聳霧頭山,以及南南段,危而不險,所以要來拍照一下囉,可惜今天氣候不佳,霧茫茫。

(附上元旦來爬霧頭山的照片,同樣的崩壁仰望霧頭山)

一路挨著霧雨,雖是六月盛夏天,但也異常寒冷,到了下午總算雲散天清,眺望隘寮南溪與屏東平原,我在天堂~~~

再經過一座又一座的超陡假山頭與瑜珈教學,總算登上霧頭山基點(2,735),已ㄎㄧㄤ掉。雖是基點但卻不是最高點,我們看到的最高最尖的反而無設點,須往前走20分鐘才會抵達基石。從手套、頭巾就能看出今天的慘況 QQ

霧頭山(Parathidane)是魯凱族傳統領域中第一高峰,魯凱語為"團結"之意,也就是團結山,峰頂高聳尖銳,酷似長矛,氣勢懾人,可一覽整個魯凱族領域,我相信山神祖靈也是因為如此,才願意長住,隨時隨地關照守護著他的子民、土地、領域,讓魯凱族人生生世世的永續傳承。

既是彎刀縱走,當然免不了彎刀拉~~  拔刀前有先禮敬山神,拍照效果而用,並非以征服姿態之心來拍,只是在魯凱的地界全部都拿太魯閣的刀以及草格,比較不應景些。

拍完照前往營地,從霧頭山頂下切約10~20分鐘,從此開始,整條稜線因為坡向關係,水分梯度差異極大,西面是乾燥的芒草叢,東面則如圖中一樣,皆是盤枝交錯杜鵑林、巨大鐵杉林或巨大倒木,異常潮濕、、異常安靜、寒冷,樹上、地上佈滿了苔蘚植物,底層則是一攤攤的積水,水鹿、山羌、山羊的腳印排遺四處可見,即使再沒下雨的晴天,都能一直聽到水滴不斷從苔蘚滴落地面的聲音,當雲霧飄過,陽光照入,就會形成圖中的天梯,如魔法森林一般,極為夢幻,心靈彷彿被山輕撫而柔和,極為平靜,除了自然界之外,也感覺有種看不見的力量在旁使我們安定,我想這也許是聖山的關係,祖靈的祝福與包容在旁,不分種族,一起守護著過境的旅人,我們也安然地接受。

實在太夢幻了,只是接近水灘要小心,否則會陷入泥沼而被「吃掉」喔。

柏誠不愧為南區一哥,簡單幾下就搭出這麼溫馨的天幕。

整裝,實在太寒了,快拿出外套,整個背包都是潮濕的,但是能身在這等夢幻魔法森林裡,再累都值得了。

夕陽西下,遠眺高屏地區、高雄柴山、臺灣海峽明顯可見,想今天還在寒冷霧雨中翻滾,現在已經雲破天開,今天就在這寧靜美好的時刻畫下句點吧,晚安,高雄。


Day3 天氣晴。

行程:霧頭山下森林營地-茶埔岩山-乾泥沼營地。

 行走時間:約12小時。

今天又是穩定的晴天,因此大家心情不錯,從此開始就是未知的地界了,森林交錯繁雜,還好稜線走向明顯,走在上面不會錯啦~  偶爾可尋得「柯藝登山隊」的綁標前進,就不用那麼累啦,但遇到寬稜時也時常要停下來找路就是了。

整條稜線就像這樣倒木交錯,稜線走向明顯,不太會不見,但路徑嘛~~走得過去的就是路~~

經過一早上的行走找路,突然出現一塊超棒的空曠營地,一旁有水瓶、火堆,應該是獵人所整理出來,展望極佳,下背包吃午餐囉。

來以北大武山為背景拍個人照啦。

阿比學姊,這次的主揪。

義守大學唯一代表,柏誠一哥。

學弟,也是現任的嚮導群長,啟宏,覺得都被學長姊叫去當先鋒找路 XXD 辛苦你拉。

最後就是小弟本人,嗨~

這個風景我們要連續看好幾天,隘寮南溪,右方的山脊線為井步山向西延伸,下方海拔約1,000公尺處山腰即是舊好茶部落(照片太小點看不出來只能標個大約區塊),也是魯凱族中唯一分佈在隘寮南溪流域的魯凱部落,也是魯凱族最南的魯凱原鄉,其餘都是排灣族。

抵達聖地「巴魯谷安」,此點對於魯凱族西魯凱群來說是個極其重要的地點,尤其對於舊好茶部落更是神聖,在魯凱族的聖地中有大鬼湖、小鬼湖、霧頭山、北大武山、以及巴魯谷安,其中巴魯谷安是魯凱族靈魂的最終歸宿,「巴魯谷安」一詞即是”天堂”之意,依照好茶部落族人說法,族人在過世的時候,靈魂會先到大、小鬼湖巡視一番,再到霧頭山、北大武山會見山神與祖靈,最終回到巴魯谷安歸宿,在此居高臨下守護領域,監測族人是否有謹遵祖訓規範,給以獎勵或懲罰,因此魯凱族人對此敬畏,每當打獵或經過,必定停下來祭拜。

此段稜線除了魯凱文化上有重要地位之外對於族群遷徙也是相當重要,在大武山系以及中央山脈陷落區中共有七條原住民東西越嶺的古越嶺道,從北往南逐次列下來為。

  1. 內本鹿越嶺道(布農族施武郡群由東向西遷徙所用)
  2. 大鬼湖、遙拜山、拜燦山至台東(魯凱族西魯凱群大武系統往東方貿易所用)
  3. 知本越嶺道(魯凱族西魯凱群阿禮部落的貿易道路,又稱鬼湖越嶺道。即台24線原訂規畫經由鬼湖開至台東 知本,但因經過聖地以及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因此確定不會開通,至阿禮停止。)
  4. 好茶越嶺道(即本處,魯凱族西魯凱群好茶部落向西遷徙,以及往東貿易用。)
  5. 中排灣越嶺道(與此處相近,為排灣族Butsul(布曹爾)群發源的巴達因、平和、射鹿、筏灣一帶聚落往東方貿易之用)
  6. 泰武越嶺道(即傳統北大武山路線,上至稜線東下把宇森山,至太麻里溪,為泰武、佳平、瑪家等聚落往東貿易交流所用。)
  7. 崑崙坳古道(中排灣古樓社、來義社往東方交流所用。)

當時魯凱族往東遷徙的首要始祖即為好茶部落,故西魯凱群的發源部落就是好茶,由此慢慢地擴散到各地,如霧台、神山等皆源自好茶,再逐漸形成現在的聚落現況。相傳祖先受到一隻有靈性的雲豹指引,翻過中央山脈,其越嶺點即是茶埔岩山南鞍的巴魯谷安,往西下建立古好茶部落,因此好茶族人自稱為「雲豹的傳人」。當魯凱族擴張到西部時,常被居住於此的排灣族視為外敵,因此與鄰近的瑪家、筏灣常有征戰,故部落的貿易、聯姻等還無法藉由西部獲得,必須再藉由此越嶺道往東進行貿易聯姻,此處也是排灣族、魯凱族領域的接壤地帶,因此對於山中人文歷史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在此停下,點了一根香菸,表示尊敬以及表示路過,若有打擾還請祖靈包涵,並請示拍照記錄,並無其他意圖。在此處鳥獸變得極少,格外安靜,有種時間停止在一個空間的感覺,我們也變得很少話,簡單做個紀錄隨即往前,深怕打擾祖靈安息,畢竟,我們是過客。

走了一個上半天總算登上茶埔岩山(2,360m),本段稜線一直屬於魯凱族好茶社的傳統領域,好茶部落魯凱族語稱(Kochapogan)漢譯古茶布安,清領時期稱為加者榜眼社(用台語發音),茶埔岩山在文獻中記載早期亦稱加者榜眼山,現改音譯為茶埔岩,但其發音之音節皆與Kochapogan相近,因此小弟也大膽推測此山名是因為好茶社的關係因此得名。

山頂無展望,加上路跡比想像中還要不好走,因此時間大delay,拍完照即離開趕路,在這種地方摸黑可是吃力不討好。

再往前有個雙股稜需注意,因為往北大武的稜脈切口小,不易發現,一開始沒注意不小心一直往前走,好在只多走20幾分,影響不大,否則就會走去台東斗里斗里溪去了。接上稜線一開始就是極陡下的瘦稜,映入眼簾是整路的芒草,需有游泳的心理準備,反正先走再講。

果然不出所料,芒草開始與人同高,開游囉~~ 稜線越到後面越瘦,稜頂無法行走,只能手硬抓著芒草,在斜度極陡的坡面邊撥邊行走,背包很大,採點超小,手沒抓緊有可能就會滑落,很累,但風景真的很壯觀((感動 QQ

在稜線之上是壯觀的雲層,但遠方的山下卻一直傳來隱約了雷聲,想必中低海拔以及平地正在下著午後雷陣雨,而我們在此之上,完全不受影響,我想天神的天堂生活也不過如此吧,舉目就能全覽天下間發生的種種變化,卻又默默的靜觀其變,怡然自得,坐看雲起時。

實在鑽的很累,也很餓,今天隊伍所經過的懸鉤子果實都被我們一掃而空,可想而知要被這些鳥兒們痛恨一番了。不想鑽了,隨後柏誠看到下方有崩壁,於是大夥直接切下崩壁,看是否能走一段的「高速公路」。

結果並沒有好走去哪 XD 鼻子摸著再回來,前方巨峰即是北大武山,第一次從北稜往南看,超壯觀。

鑽阿鑽~  雖然山頭還在那很高很遠處,前方至少還有5~6座的芒草連峰要鑽,但方向對了,剩下就是時間的問題了,總說一句,路一條,走,就對了~~

辛苦同時當然不能忘了放鬆阿~~  拍照囉,怎能放過這大好景色。柏誠一哥

阿比學姊。

啟宏沒有獨照,放張有他的。

我的話,隨便啦~~~

太陽已經要西下,我們行程確定已經delay,今天預計的營地是走不到了,已做好急迫露宿準備,希望至少能走到一些小營地也好。

直到晚上七點半我們還在超斜山坡上撥芒草前進,下山一定要好好享受得夠,後來總算走到一處有紀錄的小營地,迎風處,風很大,超冷、超濕,腹地也不大,但沒辦法,別無選擇,紮營囉~~~ 附上快樂的營地照,晚上睡覺天幕整個反潮,風吹動時擺盪的天幕天到臉上就會瞬間被冷醒,由於潮濕又睡天幕,今夜至少3隻螞蝗爬到臉上吸血,中海拔的種類又特別大隻難拔(螞蝗建議別用拔的,避免口器斷掉遺留在皮膚內潰爛,但想睡覺就…XXD)。

拔完後突然覺得怎麼腳趾間也涼涼的,不知麼爬到睡袋最深處的,太神,因為好冷,不想開睡袋,於是試著用腳趾頭把牠夾出來,夾半天未果。突然感覺腳趾黏黏的(就知道一定把牠夾到吐血(那是我的血!!)了) ,就懶惰不想理牠就繼續睡了。


上篇到此....小弟淺學分享,以上若有相關錯誤還請前輩指證,感謝您的不嫌。

行過南疆聖稜線-彎刀縱走(下) 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review&act=info&review_id=1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