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7章[南投縣仁愛鄉] 太魯閣) 百岳首登 合歡山主峰

發表於2016/11/18
42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旅行日期:16.09.10            

發表日期:16.10.24

 關鍵字:合歡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合歡山遊客中心、克難關(花蓮縣秀林鄉)、武嶺、合歡山主峰

登山健行,是感受土地脈搏最直接的方式,無論是草地的柔軟,碎石的刺痛,苔蘚的濕滑,都深深鑿刻著大地千百年來歷經風霜雨雪的記憶,對我而言,第一次感受到登山的樂趣,是首次站立於七星山主峰的木樁旁,短暫成為全臺北市最高的人時,而百岳首登,合歡山主峰路途上的暴雨寒風,讓我真正看見更高山的魅力所在。 

佇立在合歡山遊客中心露臺,山下煙嵐奔騰,我們全家曾經在此欣賞滿天星空,細數北斗七星和獵戶座的位置,此刻中央山脈羅列眼前,正適合百岳群山點名:右方氣勢寬弘,有如水鹿俯首,將頂上雙角探入雲海的是屏風山,海拔3250公尺,左側宛若黑熊橫臥的是另一座百岳羊頭山,海拔3035公尺,至於南湖大山、畢祿山與奇萊主峰依舊籠罩白霧之中,天際是神界的莊嚴,身旁卻瀰漫著咖啡香,屬於人境的溫馨。

1.

行駛到關原時,合歡埡口背面已經陷入一片白牆,上行至海拔3002公尺的小風口,位於立霧溪上游和大甲溪支流合歡溪源頭的脊梁,雲霧匯集,有時風疾雨驟,我們歇腳時天氣卻依然穩定,臺灣冷杉林好似北國純淨優美的容顏,這更增強我們挺進合歡山的決心,不料高山天候轉換超乎預期,度過克難關風雲變色,大雨傾盆,聲勢滂沱。

武嶺是臺灣公路最高點,海拔3275公尺,雄踞於合歡山主峰和東峰之間的鞍部,舊名「佐久間峠」,源自日據大正3年(1914)太魯閣戰役,臺灣總督佐久間佐馬太率領西路軍翻越合歡山,在此和東路軍會師,宣告包圍太魯閣族成功,「武嶺」一名則來自先總統蔣中正浙江奉化故居前的「武嶺門」,如今喋血山河化為塵埃,公路上重機川流不息,許多人不習慣高山冷冽,裹著棉襖發抖打顫。

2.

沿臺14甲線行走700公尺到登山口,展開百岳首登。中橫霧社支線尚未通車前,合歡山群是最艱困的登山路線之一,甚至數百年以來,人們無法得知確切位置,「合歡山」在清康熙24年(1685)首見於首任臺灣府知府蔣毓英主修的《臺灣府志》〈敘山〉,當時人們知道的「合歡山」屬於道卡斯族傳統領域,「合歡」更可能翻譯自道卡斯族語,不過對漢人而言,深山既無經濟價值,又可能遭受襲擊,「合歡山」只是史冊間飄忽的名詞。 

明治42年(1909)4 月,隘勇線日漸緊縮,太魯閣族被迫歸順,日本藉此要求族人協助推進隘線路,抵達中央山脈心腹之地,也就是今日奇萊山與合歡山之間鞍部,隔年2月,實地探查開始,總督府蕃務總署測量技師野呂寧與財津技手協同警察隘勇等50餘人,由埔里經霧社到櫻峰分遣所,不過只登上合歡山南側的平寬山峰「合歡山南峰」。 

雖然沒能登上「合歡山」,但是野呂寧將探險發表於3月13日〈漢文版臺灣時報〉「踏查合歡山」一文中:

本島中央山脈中有一峰,曰合歡山。夙為世人所知,未曾有實地踏查者, 故莫悉蘊奧。

由這段開場文開始,清代位居竹苗深處的「合歡山」獲得定位,並且「跑到」南投和花蓮交界,3月16日清晨,野呂寧捲土重來,繼「合歡山南峰」之後順利登上合歡山主峰,並在太魯閣族人兩度槍襲下,倉促進行初步觀測,留下「海拔11,200尺13」的紀錄。

大正2年(1913)3月,野呂寧率286名探險隊員重返合歡山,卻因為風雪造成89名隊員死亡,是臺灣史上最大的山難「合歡山遭難事件」,同年10 月,佐久間總督率領陸軍武裝士兵共300多人登合歡山,完成立霧溪上游地形測繪作業。

3.

天晴時合歡山風光明媚,風雨中反倒讓人體會高山環境的凶險,還好戰備道路路跡明顯,除了偶爾坡度略陡,稀薄空氣令人疲憊,幾乎沒有迷路的危機。主峰山勢獨立,日軍曾斥資一萬日圓架設長距離通訊天線,設置「合歡山無線電信所」,負責和花蓮港廳米崙山電信站交換電報,光復後,中廣在民國40年(1951)整平山頂,建造「合歡山轉播站」,步道沿途也可見數座碉堡,民國89年(2000)軍隊撤離,基地變成觀景台,其中以第一觀景台層層階梯最具規模,姑且暱稱「馬雅觀景台」。 

縱使濃霧遮蔽遠景,卻讓我更注意到步道旁岩壁的輪廓,層層疊疊齊整的板岩是合歡山的肌理,板岩容易受風化而破碎,許多高山植物就在這狹小的裂隙中生長,並且守住每一刻陽光爭妍鬥豔:黃苑花色金黃,五瓣舌狀花瓣,葉呈針狀;虎杖花別名「川七」,花色從白到粉紅都有,性喜生長在向陽崩塌地上;玉山懸鉤子果實是球形,直徑約一公分,橙紅色澤鮮嫩欲滴,而果實的確可以食用,也可以加糖醃漬成蜜餞。主峰向來以高山花卉聞名,不能極目眺望,至少也能「霧裡看花」。

4.

雨絲淅瀝,山風凜冽,歷經將近一個鐘頭的掙扎,望見寬闊木棧平台,接著踏石堆,涉水灘,終於抵達合歡山主峰峰頂,標高3417公尺,草叢邊立有三等三角點一座,掌心按壓石碑,吶喊「百岳首登,合歡山主峰,成功!」儘管單程不過2.5公里,空氣稀薄與冰凍,前途迷茫與無助,卻不斷地考驗我的心志,站上高處,感深肺腑,不禁想要緊緊擁抱整座山巒! 

踏上歸途,夜色悄悄潛入幽邃的迷霧森林,折返到馬雅觀景台附近,倏然間天色乍亮,圓渾飽滿的夕陽從雲隙中綻放萬丈光芒,合歡餘暉烘暖群山,喜不自勝,我們高聲歡呼,雲海隨之湧現,中橫沿線的山岳像是蛟龍出海,拱起綿長且雄渾的身軀,清境農場點點燈火漸次清晰。

順著臺14甲走回武嶺,登山杖敲擊結霜的柏油路,白霧料峭,很難想像九月的高山,已經趁著夜晚請進冬風了,但願與合歡相約天晴時,一覽清新草原,盼得更真摯且純粹的心靈喜悅。

參考資料:金尚德。空間與權力--「合歡山」的地景文化解析,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

上一篇:第0126章[花蓮縣秀林鄉] 太魯閣) 畢祿關原 翻越大禹嶺

延伸閱讀:

1. 20150808[南投縣仁愛鄉] 海上生明月 ( The moon upon the ocean )

2. 20150411[臺中市和平區] 星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