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3章[花蓮縣秀林鄉] 太魯閣) 初見太魯 雨中緣溪行

發表於2016/11/18
47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旅行日期:16.09.09        

發表日期:16.09.25

關鍵字:東西橫貫公路牌樓、錦文橋、太管處、小錐麓步道、砂卡礑步道

4.

從中橫公路朝西出發,自從太魯閣大橋竣工之後,中橫端點向東延伸至新城街坊,所以峽谷交響樂的前奏竟然是平緩恬靜曲調作為開場,起初還可以望見亞洲水泥廠房聳立,接著便潛入一片蓊鬱鳳凰木林當中,鳳凰花猶在初秋時節零星綻放,隨後道路緊鄰溪畔,高山浮現,峽谷山嵐湧動,開始高亢歌詠千萬年譜出的壯麗史詩。

對我而言,這段翻越中央山脈的中橫串起不少旅行回憶。有一回,全家人從北港溪畔的糯米橋北往天冷,隆冬入夜時間早,迷濛白霧鎖深山,最嚴重的時候,能見度只有十公尺左右,一路上戰戰兢兢,前後載運高麗菜的招財車卻各個極速奔馳,彷彿騰雲駕霧;還有一次,自大禹嶺通過合歡山隧道到達梨山,沿途只有30公里的黑幕陪伴,繁星閃爍於蒼穹,梨山卻僅存賓館光明,中橫往常和孤獨偕行,但是我相信這回不只如此。

一般人認定的「太魯閣」就從「東西橫貫公路」牌樓啟程,和中橫一同在民國49年(1960)5月9日落成,牌樓雖然歷經風吹雨打,金黃色琉璃瓦略顯斑駁,但是高挑樓柱,還有雄偉屋脊依然顯現莊嚴肅穆的氛圍,牌樓主體採三間四柱三樓式,主樓的兩根大楣彩繪「雙龍搶珠」,牌樓下方的柱腳全都採未加雕飾的白色夾柱石,牌樓右側立有石獅一座,另一側因為靠近岩壁而沒有擺設。

相較於牌樓,最沉默地當屬橫越立霧溪的錦文橋,錦文橋是為了紀念工務段長吳錦文,當時他負責大濁水溪以南蘇花公路養護業務,民國39年(1950)6月6日一場大地震,造成清水隧道南口路基崩塌逾40公尺,隔日吳錦文由崇德搭乘小漁舟勘災,不幸行走於便道時,被上方落石擊中墜海,得年僅38歲。一如錦文橋的故事,許多艱鉅工程得不到掌聲,卻承載著無數生命的平安幸福,一被憶起,往往使人百感交集。

5.

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前身是「次高タロコ國立公園」,日據昭和12年(1937)12月27日,臺灣總督府國立公園委員會公告籌備運作,範圍甚至包含現今的雪霸國家公園、梨山國家風景區等地,但是因為中日戰爭爆發遲遲無法實行,直到光復後,民國75年(1986)11月12日才正式成立,也是我國第四座國家公園。

峽谷入口的遊客中心駐紮於河階,舊稱「得卡倫」(dgarung),是太魯閣族赫赫斯社人在「集團移住」政策下,大正7年(1918)被迫遷居的新部落,「得卡倫」在族語當中是「楓樹」的意思,源自於祖居地山腰上的林木;河階地處交通要衝,二次大戰前後都曾經當作軍事重地,國家公園成立轉型為太管處中心。閒坐陽台,四周被山岳和樹林環繞,頗有國畫之美。

6.

離開遊客中心前往砂卡礑,起初人行道與車道並行於隧道內,不時聽見來往車輛震耳轟鳴,過了一會兒,正覺得隧道深不見底時,突然見到左方通風口向外延伸,洞外滲透出滿園綠意,小錐麓步道起點便在一片驚喜中展開。 

小錐麓步道是太魯閣國家公園去年11月新闢的健行路線,建築於立霧溪下游陡峭邊坡之上,主要是為了紓解砂卡礑步道停車場壅塞問題,從起點洞口可以觀賞溪邊峭壁景觀,所以有「小錐麓」之稱。 

步道距離不算長,卻在森林中營造豐富的探險途徑,剛開始一路陡升,從樹下登上樹冠層,抵達一處平台後,可以選擇左走木棧橋,或者右走繩索吊橋,兩座橋梁越過乾溝俯瞰山坡,能遠眺立霧溪奔向河口,迂迴山嶺間流淌一彎曲流,錦文橋以及新城被白霧隱翳。 

其實走出通風洞口時,早已山雨欲來風滿樓,轉眼間,煙嵐凌空飛騰,微雨紛飛灑落,柳絮般輕柔雨絲撲打臉龐,依循臺灣櫸和九芎串起的碎石小徑而下,走到溪邊時雨勢加強,只好撐傘繼續向前,抬頭仰望,雨絲漸漸將山巒和天空溶入混沌,砂卡礑橋鮮紅形影倍顯清晰。

7.

相傳200到300年前,太魯閣族祖先自南投縣仁愛鄉遷徙至此開墾建社,在土裡挖掘出許多臼齒,便稱這裡「砂卡礑」(sgadan),砂卡礑溪發源自海拔2600多公尺的曉星山,流經岩層以片麻岩和大理岩為主,質地堅硬,不容易被河水侵蝕,使得溪水澄澈見底,也因為水質純淨,日人曾經在昭和15年(1940)修築施工道路,方便電廠維修上游的水壩和大水管,引水發電,現在舊路整理成健行步道,大致上維持原貌。

總長1.5公里的步道幾乎行走在當年開鑿的凹壁內,地面鋪設枕木架構,中間填充大石塊和碎石,走起來平坦舒適,頂上與側邊的岩壁出自人力開鑿,線條粗曠,層層疊疊一覽無遺,有時路幅稍嫌狹窄,遊人摩肩接踵而行,有時路徑穿鑿巨岩,有時瀕臨屬於原住民保留地的山坡,山坡上的山蘇豐潤,越行深處,午後陣雨越加滂沱,水滴順著蕨類淅瀝滑落,宛若水幕。 

「五間屋」舊稱「斯維奇」(swiji),據說是Lbak家族的祖居地,現在周遭仍然耕種著芋頭、小米以及龍鬚菜等等作物,步道旁搭建的五間木屋大概被當作紀念品店,再往上游的路段因為嚴重受損而中斷,眼看店主紛紛收拾行李準備返家,我們也折返踏上歸途。 

河川佈滿寶藍色澤,並且以雪白水花鑲邊,對岸大理石線條分明,扭曲褶皺勾勒萬般旋律,風光旖旎,大塊文章無所不在。

延伸閱讀:

上一篇:第0122章[花蓮縣秀林鄉] 太魯閣) 千尋崖 百里蘇花道

下一篇:第0124章[花蓮縣秀林鄉] 太魯閣) 峽谷飛燕 溪畔水長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