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霸尖山

  • 九層塔
  • 2,474 次點閱
  • 11 次拍手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四秀稜線上,北方一列犬牙交錯的岩峰,總能讓我停腳凝神。前領的小霸與帶頭的大霸,經常門庭若市,戶限為穿。後頭五座石峰,聲勢烜赫,有如魁武奇偉的軍列;其中第四峰巍然屹立東關,霸基雄偉,岳界稱東霸尖山。

東霸尖山偏離登山主線,路程刁纏,訪客寥若晨星。每回聖稜線上駐望,也僅靜賞巍峨,不曾起心動念。

行旅奇萊北壁時,維尼提出探訪東霸的想法,當下心裡似乎早有盤算似的,竟毫不猶豫就承諾參加了。

6b5aea6485d15047c2ac9d5c365e1ede.jpg諸霸群峰有如魁武奇偉的軍列

爬山最頭痛睡眠障礙,心裡惦記著凌晨出發,結果搞得難以入睡。武陵往新達山屋這段陡坡,也算是熟蹊熟徑了,卻在缺眠疲睏的襲擾下,走得神疲力竭!

午後雷聲隆隆,霹靂爆鳴迴盪山谷,林鳥靜默。重重濃雲籠罩池有山頭,眼界不明;四下充塞著一股山雨欲來的不安,讓人不由得提腳趕路。

幸運地在山雨落下前,抵達新達山屋。週五的山屋,依然客滿營溢,人聲鼎沸;狹擠的山屋裡熱鬧烘烘,又一個失眠的夜晚!

翌晨五點,亮眼的陽光,早早將山頭鋪上紅黃金光,儘管睡眼惺忪,看著北方諸霸山岳列景以待,豪情逸致也隨之抖擻。

諸霸群峰看似近在咫尺,可惜看見不等於相見!朝聖之路,得下切至淡水河的源頭溪 — 塔克金溪,再爬上巴紗拉雲山與大霸的稜線,方抵達今明兩天的宿地 — 霸南山屋。

最近幾日霸南路線訪者稀落,霸南山屋門可羅雀,四人舒舒服服的,享受了兩晚山林星夜的靜好。

68c85ce982d8118db59cb4742a2cb9b3.jpg霸南視角的人臉岩面

麗日晴空,利用午後的半天空檔,帶著簡裝,再訪諸霸的盟主 — 大霸尖山。

從南邊上大霸是頭一遭,好天氣帶著陽光,讓重逢無需寒暄也能歡融道情。

從中霸坪展望東霸諸峰,層層斜褶的岩壁,有如數座岩盆覆扣,重巌疊嶂,也像宮崎駿風之谷裡的王蟲,首尾相啣。

e3851a9030395dc50c9779de92b1c0ed.jpg
岩丸般的東霸諸峰

六月已近盛夏,正是高山花朵競艷的時節。中霸坪附近,繡球藤盛開,在夏日濃濃的綠意裡,皓雪般的大白花特別亮眼。

全段向陽的山徑兩旁,也滿是朵朵艷紫的阿里山龍膽;藍天下,陽光裡,群芳不甘寂寞地,聚集了夏日高山繽紛的色彩。

6ef7a20c35033cbe4d90b7fe08b1d126.jpg
繡球藤妝襯的大小霸

今日主要目的,是探明地圖上的中霸尖山。從中霸坪西望,不遠處一座森林茂密的鬱綠山頭,獨座突立,四週再無其他高峰,對照地圖,中霸尖身分應該不做他想。

切入森林後,立即陷入了蔽天箭竹與冷杉的重重包圍。路徑全無,也不見路標,只能抓著方向往高處攀走。

一路曲繞苦鑽地摸到高地崖邊,倚著一株枯木對標GPS的地圖,心裡疑惑明明已達渾圓山頂,卻身陷密不透風的冷杉與箭竹?

正納悶這中霸尖的崚頂到底何處? 維尼驚喜地指著枯木上褪色的字跡:中霸尖 3392!真是淘氣的山頭!

849eb261671cf8ff9633ca25c80fe9e5.jpg遠觀如摩艾石像的小霸

第三日的行程訪東霸尖,行前搜尋的有限資料看來,路線並不複雜,但是耗磨體力。

摸黑上了I Love You 平台,天光已明,陽光未露。抵大霸與東霸第一峰之間的鞍部時,初露的陽光,把大霸岩峰映染成了黃金山頭。

準備下切的鞍部碎石坡,陷落在兩座巨大的岩體山峰之間,俯望深不見底。這一路陡下切行,得下降六百米的海拔,行前已把資料烙記腦海,開走時,還是因強烈的視覺壓力,深深地吸了口氣!

b1781cfc0de8adcc69c80a8963fa4f70.jpg初露的陽光,把大霸映染成了黃金山頭 

初段的碎細石,宛如流沙,每踩一步便往下滑陷一步,索性借力使力,一路溜滑至岩塊開始堆疊之處。

下降一百多米海拔後,第一峰上匯聚的水流,自岩崖邊沖躍而下,下方岩基塌縮,此水流騰空飄落,逆著晨光,成了白紗飛瀑。此懸天紗瀑也釋疑了在大霸基處,聞聲不見水的疑惑。cecef3284d2aab0728dde623aa3e49c0.jpg第一峰下的懸天紗瀑

進入塔克金溪北支流後,水勢漸大,巨石疊陳。隨著溪水左右流泛,小瀑水潭不斷,我們跟著反向左右切繞,跳石攀岩。

兩個小時的急下陡行,原本還是峰稜相連的視野,現下四周山體高聳,變成了狹促的坐井觀天!

第四、五峰之間,山溪沖刷了一條溪溝,提供了攀爬岩體山峰的便捷途徑。爬山有個鐵律,未達目的前的下降,都得如數奉還!下降了六百米海拔,這下也得爬升六百米海拔,才能登峰拜頂。

f4cb4c61a846bffd4ea63f4870eacff5.jpg品田與雪山聖稜

自大霸鞍部下來,再上攀至東霸稜線,溪溝沿途滾落的石塊,很多恰好停止於臨界的平衡。手攀腳踏很容易破壞這個平衡,產生崩落;踩踏其上,得戰戰兢兢,謹慎探步。

東霸峰頂的視野,不負一趟山高水遠的辛苦!

旋目四望,大霸至雪山稜脈如巨龍遊舞;四秀連稜橫嶺南方,品田在北面的山體,展示著與南面一樣的千層岩糕。大霸則有如火車頭,拖著東霸列峰前行,而更遠方如摩艾石像的小霸,巧成了火車頭的煙囪!

03981a8a1e67c91a32092a67c2bcf89e.jpg如巨龍遊舞的聖稜

回程得把來時路倒走一趟,塔克金溪沿途暫屹偽穩的危石,仍是攀行時得小心的最大險阻。大霸鞍部前陡長的流瀉沙坡,輕踩即陷,微力就滑,根本無法立足,只好挨著第一峰的岩壁,扶岩拾步而上。

山基龐偉的第一峰,垂壁危崖,積疊堆擠的岩片,經手一抓,竟能直接拉扯下來!倚走在這碎裂易崩的危巖下,心頭壓力山大!心理還不禁瞎想,萬一時乖命蹇,會不會如骨牌般,把這座巨石山體拉垮!17ba8c0cb01739179c748f8f2171ada1.jpg山徑夾擠在大霸與東霸第一峰間的山溝

一趟旅行,一路涉足,一番壯景!入暮之前,攀抵大霸鞍部,終得喘憩之地。迴身凝望山谷,已經山嵐壟罩,雲霧封幽。

山林旅行常常勞形怡神而餘味無窮!眼下儘管空靈迷濛,視野一片白茫,心魂卻似乎仍然意猶未盡,戀戀依依,還在流連貪吮那白雲深處的滋味!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