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里路雲和月:我在PCT上的最後一夜

發表於2016/10/21
354次點閱
  • 相關路線
    太平洋屋脊步道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PCT上的最後一夜

睜開雙眼,不是天花板。在我眼裡的,是巨樹,與星空。

神志慢慢變得清醒,但低温卻令我的身體不能離開睡袋。

早上四點鐘,這是我這139天旅程中,最早起床的一次,我也肯定,這是最後一次。

因為這是我旅程的最後一天,在PCT的最後一天。

雖然很不想起床,但不遠處傳了過來輕微的聲音,隊友起床了,他們頭燈刺眼的光芒,像在叫喚我起床。在前138天的行程中,我是肯定起不來的,但來到最後一天,我就像期待運動會已久的小朋友,很快就進入清醒狀態,我很容易地坐直了身子,但卻還是不願離開我的睡袋。

其中一名隊友慢慢走遠,我以為他是去方便一下,結果他卻撿了很多樹枝回來。

「我想再把營火搭起來。」他說。

「你昨天不是說我們要五點鐘出發的嗎?現在還搭營火?」我心想,但沒出聲阻止他。

不久,火光照在我的臉上。

我迅速離開我的睡袋和睡墊,來不及穿拖鞋,就緊快赤腳走到營火邊,發呆,放空。

不一會,我身邊多了四個人,我的隊友們都圍上來了。

沉默,一言不發。

因為太早起床還未清醒?可能是吧,但我寧願相信,大家都不敢接受一個事實,而變得沉默。

事實是,我們徒步了4000多公里的山路,由墨西哥出發,穿越了整個美國西部。

事實是,我們今天就要到達加拿大邊境,也就是我們行程的終點。我們變得不能接受,原來我們這個行程,真的有終結的一天。

就是今天。

樹枝燒完了,身體暖了,行裝收拾了,是時候,要開始新一天的徒步,時間是早上五點半。

我們一個跟一個地往前走,人與人之間沒有多大距離,因為「夜行」有一定危險性,也因為,來到最後一天,我們好像想珍惜最後一起徒步的時光。

抬頭,看到星河,不遠處,看到野鹿的雙眼反射着我們頭燈的光,再看遠處的山邊,漸漸地,變亮,再變紅,日出了。

沒想到最後一天,可以經歷這麼完整的一日,就像為我們的行程,來一個完美的總結。眼見躲在山後的太陽快要現身,我們隨便找個地方,坐下,五個人,輪流抽着PCT上最後一次大麻,也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次大麻,等候。

沙漠、雪山、森林、深溪,過去138日的時光,被完美地總結了。

距離加拿大國境,只餘下大約20公里,對於已經走過4000多公里,每天能走40公里以上的我們來說,太短,實在太短了。

我們一行只有五個人,但我們知道,「We are not alone」,因為到處都可以聽到有人向山谷的深處大叫,就像期望一秒後才傳回來的回音,可以長留他們的腦海中;又或是一邊徒步,一邊大叫「Canada」,唱着美國和加拿大國歌,對,我們就像大麻上腦一樣興奮,是這名為「PCT」的小徑,令我們都中毒了。

今次不是我第一次抽大麻,但老實說,之前幾次都完全沒有任何反應。而今次,隊友告誡我這次的大麻「好勁」,我也真的被辣得咳嗽連連,漸漸地,我像喝醉般有點走不了直線,反應變得緩慢,思考也變得呆滯,但我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變得瘋瘋癲癲,卻變得更加默不作聲,我喜歡這種感覺,仿佛世界停止運轉,讓今天,成為永遠的今天。

但是,我的雙腿卻沒有因此而停下來。

PCT像嚴師,這百多天以來,不斷用不同的地貌考驗着我們,三十多公里無水區配四十度以上高温的南加州沙漠,四千米海拔配上及腰深溪的西耶拉雪地高原,連場大雨配冰雹暴雪的華盛頓仙景,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克服了,來到終點前,嚴師變得温柔,因為最後10公里都是平緩的下坡路,輕鬆,更能讓我回味過去的艱辛。

遠處看到熟識的面孔向我走近,我睜大了眼睛,忍不住大叫一聲「C-Store」,對方呆了一秒後,認出了頭髮變長了很多的我,「Shifu,是你嗎?」

對,我的步道別稱叫Shifu (師傅),他叫C-Store,我們在同一天出發,離開墨西哥的邊境,路上不斷相遇,但大約一個月後就沒有再見到對方,甚至已經完全沒有了對方的消息。

「恭喜你來到這裡了,我很高興你還沒有放棄,」他說,「而且還在你行程的最後一天遇到你!」

「我也是呀,我在中段完全聽不到有關你的消息,你去哪了,為什麼現在走回頭路?」如果是其他人,他們放棄了我也不會覺得奇怪,但C-Store不是沒毅力的人,為什麼一直沒有再見到他呢?

「我在中途去了加拿大參加朋友的婚禮,所以被迫放棄了,現在有時間,我就從加拿大走回去,看看能走多遠就走多遠。」

看着他,回想起了我們相遇的那一天,他將所有攜帶的裝備舖排在草地上,讓經驗人士幫他將沒用的裝備「去蕪存菁」,到現在,已經成長得像身經百戰一樣,回看自己,我和他,不也是有同樣的成長嗎?

話說多了,還是要和他告別,我們伸出拳頭,對拳撞了一下,說一句「保重」,繼續向行。

看見了,看見了網絡上見過的國境線,森林被一分為二,左邊是美國,右邊是加拿大,我從來沒有想像,我會有親眼見到國境線的一天,而且不是坐車過來,而是用自己雙腳,實實在在的走來這裡。

聽到了,聽到了遠處傳來其他徒步者的歡呼聲,我停下來,向隊友示意,要他們先走,我竟然在最後一刻,選擇自己一個人走到終點,而不是和隊友一起分享那一瞬間,可能,我還是任性地,想獨佔這個屬於自己的時光吧。

我接受着歡呼聲,來到PCT北端里程碑前,和其他徒步者到達時一樣,伸出手,輕輕觸摸那終點的象徵,心中念了念「達陣」二字,真的結束了,站在這個不知道屬於美國還是加拿大的國境線上,回想起139天前,我在墨西哥邊境,同樣以觸摸那南端里程碑作始,那一天就如昨天一樣,我不明白,為什麼時間可以過得這麼快?對很多人來說,4000多公里的小徑,就像不可能任務,永遠無法完成,但,我卻用那剎那飛逝的139天走完了,難道說,我們不是站在同一個時間軸上嗎?

如果PCT是一個改變時間行進速度的機器,北端的國境線,就是拉我返回現實時間軸的分水嶺,一國之界,是PCT的終結,也是我人生中下一階段的開始,這不一樣的時間軸,將會被我放在心中的夾萬裡,在心之深處,卻能隨時拿出來,回味一翻。感謝你,PCT,是你讓我經歷了一次時光之旅,讓我感受到,這不一樣的世界。

Facebook專頁:重行人生 Walk Thru The Pl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