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帖鹿桑山卡社山O型縱走~丹大林道的驚嘆

  • 出發日期
    2021/03/13
  • 回程日期
    2021/03/14
  • 相關路線
    丹大林道
  • 相關山岳
    帖鹿桑山加年端山 、拉夫朗山 、拉夫朗山西北峰 、卡社山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丹大山區,台灣的心臟。這次,終於要走上丹大林道,但目的不是絕美七彩湖,而是要往林道上方的台電保線路「大觀明潭-鳳林」線前進,從帖鹿桑山,依次往加年端山、拉夫郎山、拉夫郎山西北峰、直至卡社山,再回到林道完成O型縱走。

597687643a27668fc24950e43694b2b0.jpg

一下到溪底,兩個水泥橋墩,直挺挺的互相對望,原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孫海橋,橋面早已在2004年7月3日敏督利侵襲後遭沖毀,目前搭設的鐵板便橋,在汛期期間就會拆除,我們趕緊搭上這枯水期限定的便橋朝聖一番。

翻開丹大的滄桑史,最早從布農族的遷徙說起,濁水溪流域是布農族人的傳統領域,布農族分為六個亞群,有卓社群(Takiitudu). 卡社群(Takiibakha). 巒社群(Takbanuaz). 丹社群(Takiivatan). 郡社群(Isbubkun),以及少部分被鄒族同化的蘭社群(Tapukul )。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施行「集團移住」政策,從山上的散居狀態,被強迫移居至現今部落集中管理,這一帶的卓社與卡社群,則遷居到地利、雙龍和潭南等部落,山上的老家在風吹雨淋久無炊煙下逐漸頹圯。

d0834377700ca28acec085a45da37c11.jpg

連接鄉鎮與山林的孫海橋,於1957年建造時是木造橋樑,1969年由南投縣政府改建成為水泥橋,為當時台16線西段終點。當年孫海標到「丹大林區」的伐木權後,為了深入林區伐木、運材,在1958年修築丹大林道,長達80餘公里,成為全台灣最長的運材卡車道。而我們走的台電保線路則是在1989年之後所修築,走在這條充滿話題與爭議的路上、不論是原民返鄉與狩獵文化、生態保育、國土復育等觀點交雜,就如探訪的莫名興奮與疲累的汗水涔涔是不得不的交揉結果。

a3c73339b42f4f4819ab6842b6e5e04c.jpg

丹大林道目前除了步行外,還有台電的公務車、丹大機車連的機車、單車等交通工具在此川流不息,乾燥多沙的路面,只要一有車輛經過,揚塵常會讓人不禁掩面摀鼻,直待塵埃落定。翻閱資料,臨近這條路線上有個拉夫朗舊社,現地判斷如何上切到預定的座標點,待爬升一百多公尺,耗費了一個多小時後到達與座標吻合之處,卻未見到任何家屋遺構或殘石等遺址,荒涼一片,怎會這樣呢?是我們找錯了?還是國家文化記憶庫標示的座標標錯了?納悶這個較為平緩的小台地應是唯一可能的遺址區,不死心地在附近巡查,只找到類似耕地區的疊石,怎會跟網路上的家屋照片差這麼多?考量還有很長的林道要走,只好落寞地走回林道。剛好之前在三分所遇到,聊了一下天的機車連大腦主廚經過,馬上趨前請教,他一聽我要找拉夫朗社,拍拍車子就叫我人跟包上車帶我去找。

5a6c02dcc942c3fb699f0e97943631ad.jpg

哇! 坐上號稱貴森森的丹大機車了!幾分鐘就到達。剛剛在山裡奔波尋找都變得有點好笑!

大腦:「這裡上去五分鐘就到,外面看看就好,不要進家屋喔!這瓶礦泉水給你。」我推辭不了他的好意收下,還叫我拿著獵槍合影。

8d655f696a4661a456311797202e53ac.jpg

之前在三分所聊著一些話,彼此都有著距離,沒想到一句「拉夫朗社」,像是瞬間揭下了面具,原住民族那種熱情純樸的性格,在轟隆轟隆的車程中被震出來了。

0173f6adefbeb12caedec9c2a01d5208.jpg

拉夫朗社,屬於布農族卡社群,此部落乃是清朝關門古道與日治中之線警備道的銜接點,也是中之線警備道的起點。兩條古道在此交會,懷古悠悠,在當時會是怎樣的光景?一上到舊社,震懾於眼前仍保持良好的家屋群,中間有個民國八十四年的立碑「拉夫嵐舊址志略」,文中描述了原居地、歷代頭目及民國二十四年遷居至雙龍部落等事宜,後代主要姓米、姓幸及姓谷。碑的左方及右方大約都有2間家屋,一共沿坡約有三層,第三層則只有一戶,總數大約九戶,最前方兩間在家屋旁都有一個半圓形凹洞的狗窩,有一間樑架、門框都還在,疊石密密麻麻方整公正,可見當時祖先用心建造家屋及後人努力修復的涓滴終成河海之力,甚至有一間的牆框還用鐵架加強,這裡的家屋前幾乎都有寬闊的庭院,大片石板鋪地,顯得典雅別緻又匠心獨具,圍牆上鑲著木牌,將房屋所有人之後人名字刻於牌上,以供後人辨識。行走在房屋外圍時發現兩個小洞前皆立著小石板,我們推敲型式很像漢人的墳墓,回來後透過友人請教獵人金國良,其外公就是原居拉夫朗社姓幸的族人,他說以前是只有凶殺,冤死,不吉利的才葬在室外,日治後期日人不讓他們葬在室內,所以確實是墳墓。而狗窩旁邊有一塊荒地,種了很多聖誕紅,那裡是墓區。比對其所敘述,在狗窩後方確實有一大片聖誕紅,我們還疑惑且讚嘆著這裡的聖誕紅長得特別高大啊!

6cf61363bd5d5d1bdbb60b5fa571927b.jpg


dcb8d17d8c7e8d60ff71a602fb9ce33a.jpg


c51acb84d84f9b493bdb54fcfe233c3e.jpg

3e1e97343734a8cfc672008496cb000c.jpg

拉夫朗社已八十六年未有人居,即便已無當時完整樣貌,但大片石板及砌石牆仍靜悄悄矗立在枝葉的篩影中,屹立不搖,彰顯了布農族人高操的工藝,還有家屋格局美觀兼具實用的規劃力,有幸還能見到這樣具規模的家屋舊社,內心感動又感謝,希望山神及祖靈能庇佑這片舊社及其遷居的族人,而我,腳往山下走,眼卻頻頻回首。

挖土機已跌落深谷,所幸當時的司機逃過一劫。

a4657506482cbd58abed06aa6d92e99a.jpg

再次回到丹大林道,燠熱的天氣像是蒸鍋般把汗水從身體各處不斷蒸騰出來,似乎不論喝多少水,流失的體力依然一點一滴消逝,見到了加年端社的木牌,勉力擠出了笑容合影,然後又繼續走向似乎走不到的預定營地。路邊一球球的赤陽寄生,像是啦啦隊舉著彩球為我加油,一對帝雉夫妻在林道悠閒散步,霧氣降了下來,籠罩了前路,陰涼的水氣讓我終於擺脫了悶熱的不適感,漸漸恢復體力,終於走到20.7K看見卡社群的木牌往左上切,沒過多久,就在路邊高處發現一隻死去的水鹿,沿著台電保線路上去,又發現兩具已成白骨的水鹿屍骸,今天大概看到了五隻,有二隻就在丹大林道路邊腐爛發臭,數量之多還真是山行首見,丹大豐富的野生動物與狩獵行徑果然名不虛傳啊!

52904552074bb42ade83b21b38b032e0.jpg

b774bc1c66085bcb04448bc6cb6ffcc0.jpg

85da363cc4b21402d8a00c160c3ca0bf.jpg

闃黑的夜裡,偶爾啼叫的水鹿聲伴隨著風聲傳送,如山裡的呢喃。這裡是丹大山區,蘊藏豐富的野生動植物。

8026376d17cda3160e02444abbc1ddc5.jpg

陽光灑進林間,一早才發現原來我們睡在兩棵高大的二葉松下,巍然挺立,像是守護我們的巨人,但附近灌叢裡卻散落著廢棄的帆布、瓶罐、塑膠籃等物品,這些生活痕跡規模不小,看得出已有一段歷史,這是當年高麗菜園所遺留下來的垃圾。時間倒轉到1985年,當時政策轉彎禁止伐木,孫海經營的振昌木材公司,私下將林產處分權出租,100公頃左右原本該植樹造林的國有地成了高麗菜園,近25年的菜園耕植,創造了經濟產值,卻也賠上了難以回復的生態破壞,直到2010年全數收回後種下小苗植樹造林,才得以見到現在的樣貌。

47d8b911ddda9594a46ca37fd11a0376.jpg

然而當時收復國土的過程並不順利,部分林農上訴法院,或許是自然想為自己發聲,2004年颱風摧毀了孫海橋,這是山林命運的轉捩點,道路不通,林農無法上山耕種,加上法院判決強制收回,經過協調和解,林務局才得以慢慢收回。人造物的損毀,卻是山林休養生息的契機,到底我們要怎樣面對山林?甚至永續經營?是世世代代的人類都需重視的課題。

今天開始沿著山的稜線,一路上下起伏,前段更是走在台電保線路上,有高大的電塔相隨,帖鹿桑山很快就到了。早晨柔美的光線,篩落在松針林裡,對比昨天的沉窒悶熱,今天特別歡暢舒服,附近立著布農族人2006年尋根之旅的牌子,不知這裡有什麼舊社?

2c43eec323af177f7e70ec70b1c5d2e3.jpg

7c8d785c108081c885628bfe0d518a17.jpg

寬闊平緩的保線路,彷如天堂道,兩旁高樹林立,幽靜安詳。銀褐色的樹身及枝條在藍天下勃發生氣,冬的蕭瑟和春的新意在枝頭上悄悄遞嬗,舉目望去,右觀卓社大山及十八連峰,左望南三段及玉山群峰,連綿起伏的山巒,在薄霧中褪掉了崢嶸驚懼,圓滑了柔美與壯麗。被山友號稱台灣最美風景的高壓電塔水泥基座,成了我們KUSO亂搞的伸展台,一張張看起來驚險聳動的照片,都只是攝影的黑色幽默,大家玩得起勁,都忘了後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0c386bd951ca74181c30cbd8d51a435f.jpg

cbccaeb7931367a618450a6ffb805ea4.jpg

數著電塔的編號,從76、75倒數至69,此後離開保線路往右邊稜線續行,此稜通往加年端山,稜線南方乾枯荒涼,北方蓊鬱翠綠,壁壘分明,沿著這條界線緩緩而上,巒大蕨散生一地,頂著快被烤焦的烈日,巒大蕨小小柔軟的身軀,卻是台灣中、高海拔山區常見的水土保持植物,尤其在大面積的火災跡地,捲旋狀的幼葉像是一顆顆守護大地的愛心。

262101fb3c9b5d167fb74fe9dbba4f71.jpg


679d5f08314644b55b5d4265c3afc718.jpg

加年端山無基石,找了最高的小山丘上去,果然有山友的布條,這裡展望極佳,尤其治茆山讓我想起了雲海翻騰的清水山,一山連著一山的回憶,慢慢拼湊台灣山岳的樣貌。不知怎地,我的右腳腳背一落地突然疼痛起來,忍著痛到加年端池休息午餐,這個小凹池映照著天光與樹影,黑褐色的湖水帶著神祕感,旁邊的枯樹倒進湖裡像是獸在飲水,湖邊都是爛泥巴靠得太近會陷下去,夥伴們沿著湖邊繞巡一圈,發現有一隻水鹿橫死在水裡,一小撮耳朵露在水面上,身上蒼蠅嗡嗡飛著,耳朵已無力搧趕,我的心陡地一沉,原該是動物的天堂樂園,怎成了葬身之地?水鹿致死之因除了打架、跌落山谷等,我想還有因為被獵人射殺逃逸,最終傷重而死的可能因素,想到昨日一路上看到的五具水鹿遺骸,想起呼嘯而過的機車上幾乎人人揹著獵槍,更想起以前丹大地區討論過開放狩獵的議題,我真正想看到的是活著的水鹿,自由徜徉在林間,恣意跳躍在草原。

(附註:民國93年12月15日到24日,林務局於南投縣信義鄉丹大地區進行開放狩獵試辦計畫,獵捕的上限是山羌200隻、長鬃山羊50隻、水鹿10頭以及飛鼠300隻,總共超過500隻動物。)

56f8f472dfe0a83b78c3c9a55cc343de.jpg

589783bf1f2a8ec57ed7d0c5135fe64f.jpg

f27bab1a7b5c01d24402bc9510cb60b7.jpg

腳背仍疼痛,吞下止痛藥繼續前進,在拉夫朗山巧遇中部山友,據說熱門的路線,但始終只有我們這一隊獨享,開心地敘舊聊聊,轉身繼續往不同方向前進。之後的路線大抵在闊葉林裡穿梭,處處是紮營的好處所,一棵體態優美的巨大栓皮櫟,擄獲了我們的視線。枝條是輕擺的纖手,根系是飄散的舞衣,彷若在森林裡跳舞,最後一幕的定格!很開心遇見這麼美的身影,想像著入夜後,這些大樹翩然起舞的姿態,帶走我不少腳部的疼痛。

b173d4856617cee89276fe69c18d5058.jpg

831156a4bc3d67268d69635ef913ee3a.jpg

24579138abe572ebd05320f0ad0b0a88.jpg

1e254c3d61002ccb0f95ed78d46428e6.jpg

上上下下,到了拉夫朗山西北峰了,平坦的低鞍上林相轉變為開闊清爽的樣貌,也慢慢進入布農石板屋遺址區。有非常大的家屋、也有小巧的砌石牆,有的砌石牆上還嵌有壁龕,可放置常用物(如打火石)或裝飾物(如手鐲)。斜陽照射在砌牆上一片金光,無限好的光景也如落日般即將沉沒,我們加快腳步前往卡社山,從分岔路直上卡社山只花十五分鐘,卻又在石板遺址區幽幽晃了幾分鐘,才依依不捨地回程。

3a730f3e09ec9c0b8d33a6765f219501.jpg

如手臂粗的臭青公滑溜而過

82f2e97f8d81cfbffc02c10ae546f23c.jpg

58e9ef9a94a60815130cae9a93408cc0.jpg

7c70d4ad988e157c3f98dfa0b54a7187.jpg

砌石牆上還嵌有壁龕,可放置常用物(如打火石)或裝飾物(如手鐲)。

c22ec250aff83e2d991a6d5f4e0ab8d4.jpg

大片石板打磨的很平整,令人讚嘆佩服呀!

a4fcdcae0d901e62fc541cfe436817b2.jpg

血藤是此行最後的亮點,一大串一大串的綻放,隨著繚繞的藤蔓,也把美好的兩日纏繞在心裡。

84e6a6a73aaaea4445277cd026cf0966.jpg

丹大林道走帖卡O型縱走二日行

D1

0530起床

0600 Si ka ka 早餐

0740丹大林道3.9K停車

0800二分所管制站 4.6K

0925三分所8.1K

0930~1030 尋找拉夫朗社失敗

1120 拉夫郎社

1145~1240 10.1K午餐

1339加年端木碑 13.5K

1415 19.5K附近取水。2367M。

1600 20.7K左上切 看見卡社群和台電保線路「大觀明潭-鳳林」線 標誌

1730大空地紮營  2589M

D2

0500起床

0600出發

之後漫遊未紀錄

留言

預設頭像


  • 阿源的頭像
    阿源

    請問 可以分享航跡檔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