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八腿一條心,毅行百里為扶貧,福島50公里健走紀實(下)

發表於2016/09/17
401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6/07/08
  • 回程日期
    2016/07/09
  • 相關路線
    岳溫泉(Kunugidaira Hotel) ->安達太良高原滑雪場-> Kuroganegoya小屋->郡山石筵牧場-> Green Town Atami守谷->磐梯熱海溫泉(清稜山俱樂部) 日期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前情提要】四個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熱血傻瓜,憑藉著對於大自然的喜愛,自認為愛走路的特質,以及想要幫助這個世界脫離貧窮的心願,組成行者無疆團隊,報名日本福島的樂施毅行者,四人一起行走,挑戰在24小時之內走完50公里山徑的目標。

行走路線岳溫泉(Kunugidaira Hotel) ->安達太良高原滑雪場-> Kuroganegoya小屋->郡山石筵牧場-> Green Town Atami守谷->磐梯熱海溫泉(清稜山俱樂部) 

行走距離:50公里

行走時間:2016/7/8 8:30 - 2016/7/9 06:57


經過了15公里左右的行走,我們一行人在磐梯朝日國家公園中,走在僅容一人而過的美麗山徑,心中還在讚嘆著沿途風景壯麗,突然之間,腳下的泥土小徑沒了,眼前出現了一片茂密的竹林。心中不禁登愣了一下,停下了腳步,困惑著:還要繼續前行嗎?但又沒有別條路,也不可能回頭,也只能硬著頭皮,硬闖前方的黑土路。


這一段路,是惡夢的開始。我們不見棺材不掉淚,之前工作人員的叮嚀、志工的擔憂,從沒有真正把它當作一回事,等到來到了這段黑土路,才真正意識到我們是有可能無法完成挑戰賽事的。本來就狹小的黑土路,因為下雨以及參賽者眾的關係,早已經變得泥濘不堪,不要說沒有路徑了,若沒有輔助的工具,可以說是寸步難行。四個人裡面,除去了經驗老到的隊長之外,我們三個女生,裝備算是我最齊全了。因此開路的責任交給我,隊長則是協助其他兩位隊友前進。沒有什麼經驗的我,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踩踏著,仗著登山鞋的優勢,以及依賴著登山杖,緩慢的前行。好幾次,仍然會因為泥土的滑溜而忍不住尖叫著,而在下坡的時候,也只能手腳並用笨拙的前進;但更多的時候,是定格在小徑之中,看著前方的絕路,絕望的大喊:「我找不到路!」這樣折磨了一陣子之後,隊長也只能把在路上撿到的登山杖交給其中一位隊友,強制他使用,並到前面進行開路,甚至是探路的工作,有時候走的太快了,我又忍不住崩潰的提醒他放慢腳步,不然我們無法跟上他的步伐。而許多的路段因為太過泥濘,我們只能緊抓著兩旁的竹林前行。在途中短暫休息時回首來時路,發現沿途有許多的竹子因此而被拔光,小徑因此而被拓寬了。


在後段班的我們,沿路只碰到兩個隊伍,此刻,誰也不想要擔任開路的先鋒,互相禮讓著。最後還是我們有擔當的隊長一路前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一段路途卻彷彿沒有終點,繼續折磨著我們。地上許多的水窪,我們能避則避,若避不了,就也只能硬著頭皮通過,鞋子進了水,濕濕黏黏的襪子弄得很不舒服,而兩雙腳也因為一路往下的關係,膝蓋開始在哀號。此時,連說笑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緊閉著嘴巴快步向前,希望早點脫離這天堂路。

我們在日落之前抵達平地,逃脫出這一場惡夢。在後段班的我們,驚魂未定的我們,卻還是被上蒼所眷顧著的,走出樹林之後,看見了雨後天晴的青空,清澈的沒有一絲雜質,只有夕陽染紅的晚霞,嬉遊在群山之間,我們在日落前趕路,又繼續前行了兩公里多,終於在眾人的掌聲與歡呼之中,抵達了第三個檢查站。


稍作休息我們就繼續馬不停蹄的前行,而再出發時夜幕已經低垂。我們點亮了頭燈,快步向前,終於首度與超過十個以上的隊伍,並肩同行,讓一向寂靜的夜,增添了許多的熱鬧,或許不是野生動物所熱愛的,但卻是夜行的我們所需要的溫暖。沿途的叮叮噹噹,是大會提醒我們,毅行者的路程,將會經過熊出沒的區域,為保自身安全,隊伍需要配備熊鈴或是喇叭,以確保自身的安全。也難怪,在這一段不難走的小徑上,大家寧願相伴而行,也可以聊天彼此認識,趕走瞌睡蟲。

走出了林道重新回到大馬路上,突然看見遠方的燈光,快步趨前,才知道是熱心的大玉村民,體諒著毅行者的辛勞,自動在往第四個檢查站的中途,增設的補給站,飯糰、茶點、等等,全都是當地居民親手準備的。突如其來的溫暖,重重撞擊了我們的內心,在最脆弱疲累的時刻,接收到滿滿的愛,意料之外的加油打氣,心中湧上一股滿滿的感動,瞬間眼淚就奪眶而出。疲憊不堪的我們,無法回報些什麼,只能將這份鼓勵化作力量,提振起精神,繼續勇往直前。


沒有光害的鄉村夜路,銀河在頭頂上超越時間流瀉著。關上頭燈,抬頭仰望,看見滿天的星斗;然後在河面上,反射著星子。河面上,蒼穹頂,銀河相映成雙。未知在隧道的另一頭等待著,而我們的前方還有25公里長的路要走。走進了山洞,唱著我們的歌,彼此之間,沒有太多的對話,但卻有很強烈的隊友牽絆。


抵達第四個檢查站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兩個隊友腳底都已經長了水泡,而其中一位此時更如洩了氣的皮球一般,大腿開始抽筋。我們默默的看著隊長按摩著她的雙腿,躺在塑膠布上,看著撲火的白蛾,不發一語,等待著--等待著隊友的腳不再抽筋,然後繼續前行;或是等待著靠著意志力苦撐至今的她,宣告放棄。那時候心裡想的,是不管結局是哪一個,但至少這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就這麼胡思亂想了快兩個小時,直到檢查站要收攤了,我們也艱難的站起。隊友堅定的說要繼續走,我們就緩慢的邁向最後十四公里的路途。

最後這一段路可以說是十分的無聊單調,但是身體的疲憊感與瞌睡蟲的雙面夾擊,很容易就動搖著團隊的意志力。押隊的我們,幸運的擁有兩位日本志工的陪伴,一路上東聊西扯,也總算是撐過難熬的黑夜,迎接曙光的到來。


最後的六公里,是從郊野再走回小鎮,每一個橘色的500公尺,都像是遠在天邊而不可得,身體撐到了極限,走路也變得異常緩慢。而貼心的工作人員,也默默地配合著我們的腳步,陪伴著我們,為我們加油打氣。終於,在經歷了22個小時59分鐘之後,我們成為最後一個完成五十公里的隊伍,在眾人的慶賀聲中,拍了團體照,領了證書,就在會場的一角倒下,用久違的睡眠,慶祝我們第一次的毅行者挑戰。

我們輕輕走過。心說它已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