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聖嶽的失落山徑-男人之路

  • 林軒宇
  • 2,576 次點閱
  • 15 次拍手
  • 相關路線
    大武地壘探勘
  • 相關山岳
    舊平和、北大武山、舊筏灣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撰文/謝尚廷、卓利昌、林軒宇;圖/卓利昌

一、引言

北大武山­­ — 又名南疆聖嶽,海拔3,092公尺,隸屬於中央山脈主脊南南段,行政區域為屏東縣泰武鄉與台東縣金峰鄉交界,是中央山脈縱走終點卑南主山以南唯一超過三千公尺的大山,亦為台灣最南之百岳,為當地原住民-排灣族與魯凱族的共同聖山,魯凱語名為Tagaruas即「東方日出之所」,或者為排灣族「天」的意思,排灣族語稱大武山為 Kavulungan,為「天下第一高山」,是天、地和人連接的通道,Kavulungan的主峰即是Tagaruas,是創造者的所在,因此Tagaruas是排灣族信仰依據,Kavulungan則是他們的原點,祖先的發源皆源於此地,不管如何都可看出北大武山在當地原住民心中的崇高尊貴地位,也被視為山神的居所,山勢高聳入雲,氣勢懾人。

而在排灣族平和社的說法中,攀登北大武山有兩條路線,一條是日據時期修建較為容易攀登的「女人之路」,即是當今北大武傳統攀登路線,由泰武鄉佳平村進入,行車至登山口起登,目前由林務局規劃為中央山脈脊樑國家步道系統。而另一條則是傳說已久卻已消失的「男人之路」又被稱為「熊路」,排灣族耆老指出,其路線由排灣族舊平和部落Piuma(比悠瑪)開始,越過隘寮南溪海拔約790公尺的射鹿溪床攀上對岸稜線,直上北大武峰頂,海拔落差約2,300公尺,地勢極為陡峭難行,極具難度,目前連當地獵人都很少前往,而唯一能找到的攀登紀錄已是西元1909年日治時期,由日本技師也呂寧所率領的測量隊從此地沿稜線上攀至北大武,如此久遠的紀錄以及加上當地的傳說更增加此路線的神祕感與可探度。
360a442646d061a77f41e5bb07e0473e.png

        圖1.北大武山(非當天,當天天氣沒這麼好…)

二、緣起

突然在模糊的記憶中隱約想起,曾經與一位登山用品店大哥聊天時,他曾述說到有那麼一條上北大武傳說路線…

我們:「甚麼!? 北大武的路還有分男人走的和女人走的 ?」

大哥:「有阿! 其實現在傳統北大武的路是排灣族口中女人走的,意思是-好走輕鬆的路;而男人走的路,據傳,是從排灣族舊平和部落群直下到溪底,越過海拔約790公尺的河床後,一路沿山而上,海拔落差高達2,300公尺,且極其陡峭……」

聽大哥敘述完畢後的當下,那迷霧一般的路線像一顆種子一般深深地的埋入鱷魚心中,深深震撼他的腦髓,而我的心中卻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雖然當時表面上他看起來沒有刻意要去深入了解的感覺。直到在一次的偶然下,他看到網路有一篇山友對這條路線的尋找紀錄才又提醒了他,於是心血來潮地去認真找尋一番。

!@#$%%^&* 在他一陣破罵之後,沒想到唯一找到的紀錄竟只有「1909年,由日本技師野呂寧所率領的測量隊與當地族人由舊平和社沿稜線上攀至北大武」一行字,而且還莫名其妙找出一堆甚麼「被太陽詛咒的部落等等…傳說」,但勉強網路的山友去拜訪平和社何長老的口述算是最有根據的指引了。

即使如此,憑他的奇葩度,一定會興奮。我有一天一定會被拎上去…目前我能做的只有避開話題。

歲月如梭(好景不常),神聖的任務(恐怖的地獄)還是來了,於是在一陣朋友的閉門拒見之後,只有身心善良的我,還有說腳傷剛好要去走山「復健」的卓哥跟他一起上山,成行過程就…省略,不堪回首QQ。

三、行程簡介

人員:謝尚廷(鱷魚王)、卓利昌(排灣一哥)、林軒宇(可憐邊緣人),共3人。

時間:日期忘了,只記得原定6天,後來4天 。

實際行程:

Day1:屏科大→禮納里→舊平和部落→C1飛鼠營地。

Day2:C1飛鼠營地→巴達因線叉路口→C2岩盤營地(洞洞狂營地)。

Day3:C2岩盤營地(洞洞狂營地)→北大武三角點→檜谷山莊。

Day4:檜谷山莊→北大武就登山口→舊筏灣古道→停車點→屏科大。

1a193f0de9e8f53d5807139ee11770d3.png    圖2.行程等高線與宿營點

9f94b68207fbf601a48653cd53e0eab7.png

   圖3.北大武六路簡易示意圖(小畫家隨便畫個大概…檜谷上稜線處有誤,但已存檔就算了)。

四、行程紀錄

這次行程由於受限於地形難度,天氣不穩,以及身體疲勞程度,記錄並不多,停下來只想軟爛,甚至有一大段的空白,雖然一貫都是直直陡上…找路,直直陡上…找路,而最累的莫過於背水,第一天溪谷水源之後,就是北大武最後水源了,平均一人背了8公升以上的水(以6天來估),因此為了減輕重量糧食只吃餅乾以及搭天幕,印象有一天還睡山洞。

登山口由舊筏灣古道開始步至古道四叉路口(舊筏灣、舊平和、舊萬安、北大武)取舊平和,進入部落遺址群後先行敬山神與祖靈,穿越遺址一路下切溪床越溪,接上陡峭的「自己生出來的貌似登山口」直接上稜,一路沿著稜直上北大武山頂,再由傳統路線下至舊登山口接舊筏灣古道回停車點,完成環型縱走。原預定6天,實際只花4天,稜線走向單一,判位不難,但極為難行,前段尚有獵路,但上主稜後獵人已不走,箭竹極密,路徑極陡,假山頭不下十數顆,越接近北大武坡度經常在60度以上,也不乏90度者,只能抓箭竹硬上,沿途無路徑自行開路,風險性極高。

DAY 1 天氣陰

行程:屏科大-禮納禮部落-舊筏灣古道四岔路口-舊平和部落-百米瀑布-稜線營地。

行走時間:9小時。

海拔落差:上升800公尺。

第一天看到陰陰的雲層更想哭了,北大武素來擁有「雨之山」的封號,因海拔落差大,氣候溫暖潮濕,因此孕育了相當豐富的自然資源,在大武地壘山區還設有「大武山自然保留區」以及鄰近的「雙鬼湖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由此氣候型態可見一斑,何況這次是要從一條完全沒有登山紀錄(勉強算就剩日本人那一篇…)。

在禮納里與卓大哥會合後,打了一通電話與母親大人辭行,便帶著「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心情隨著鱷魚緩緩上山,雖然他一整路笑的很開心。

4d1b217dd9e228624a8374577652c283.pnga2c6752a0c323cdeb230790f457f3df7.png

    圖4、5.喔兜賣碰碰叫上山;被刷喔

9:00抵達停車點,雖然是看心情停車。沒有明顯行車終點得跡象,但是既然是鱷魚選的風水寶地,至少車子停起來會很舒服,唯一慶幸的是,山上竟出了太陽,啟登囉~

e68e00306d67c81e93fa4bed92a1bdbc.png

       圖6.舊平和四叉路口

10:00抵達四叉路口,此處是過去比悠瑪人要離鄉背井時,族人送別的終點,送至此處後站在這裡拿著手帕不斷揮手直至看不到離鄉者的身影為止,也是獵人狩獵回來時報戰功之處,對於部落來說相當有意義。幾天後假如我們還會動應該會從北大武那一個路口走出來。

e5a8abb32279cf411efa334141395e7d.png

圖7.令人不蘇湖的學長

鱷魚本性逐漸外露,手開始不安份,一路上最大的壓力來源反倒不在探勘的過程,而是鱷魚的手(圖7)。取舊平和路口,往前走十幾分鐘便抵達石板屋遺址群,部落前的廣場過去是國小的操場,現今為族人尋根時重要的活動場域,在此拿出香菸檳榔敬山,期盼山神祖靈的接納,允許我們親臨聖山,完攀這條傳說中的失落之路。

62087223ddc6ef71d7a2917a642b6ae5.png

圖8.舊平和部落遺址

舊平和,排灣族語為Piuma(比悠瑪),相當好聽的名字,是排灣族古老聚落之一,在排灣族的語群分類初步可將其分成兩大群,即Raval(拉瓦爾群)與Vutsul(布曹爾群),拉瓦爾群為排灣族分布最北的族群,發源至三地門鄉大社部落(達瓦蘭),母親之山為大母母山,相傳是拉瓦爾群的發祥地,主要分佈以三地門鄉至茂林以南區域;隨即以南至台東全部的排灣族都屬於布曹爾群,兩者大約以臺24線隘寮北溪沿岸的部落為交界,布曹爾群發祥於北大武山的巴達因(Padain)高燕部落,由此開始往南、北、東播遷成為現今之排灣族分布,在布曹爾群中,即使是東排灣地區的族群都會認為其祖先來至大武山的巴達因,除巴達因之外,其他附近主要以隘寮南溪上游之射鹿溪沿岸部落如筏灣、射鹿、平和等…皆為歷史極其古老與發源的部落群,故此區被視為排灣族發源地區,在族群歷史上扮演相當重要的地位,舊平和本身也有自己的創世傳說,相傳比悠瑪頭目家族的祖先是一位百步蛇化身的女神,因此在頭目家屋前的祖靈柱是尖的,以表示其為百步蛇的子民。

日本人治臺時期對臺灣進行相當徹底的調查與記錄,其留下來的文獻對於現今學者研究提供相當大的參考依據,但比悠瑪部落地處深山,西元1933年才有日本人來到比悠瑪,實際統治僅有12年,故對於此地紀錄的文獻較為缺少蔚為可惜,但也因此保留了較為完整的傳統文化,比悠瑪以鼻笛故鄉著稱,更是臺灣舉重選手的產地。

民國57年族人因為交通、教育、與經濟生活的不便,故舉村遷往平地,至今已過50年,此時部落已荒煙蔓草,唯一留下來的石板屋遺址與駁坎無語地見證部落過去的輝煌與記憶。我們也沒在部落多做停留與紀錄,畢竟時間已接近中午,我們還沒接上登山口,往後的路一無所知,因此對於此地來說,我們只是個匆匆的過客。

1206702374288a89439cf61f2320e559.png

圖9.射鹿溪上游百米瀑

11:30下至溪谷,此為射鹿溪百米瀑,由此下溯即可抵達鼎鼎有名的撒拉萬瀑布,是個極具風險與挑戰的溯溪路線,亦吸引國內外好手前來挑戰,然後鱷魚悠閒地在百米瀑前吃麵包。

然而依照耆老口述說法、海拔、以及登山路線的合理性判斷,此處應該就是耆老口中的790溪床,而對照GPS海拔約800多,相距不大,就認為是此處了,吃午餐,此處也是此行至北大武前最後水源地。

b18802e3f0a0c03fc91971ea47719ed4.png

圖10.三個煙島桑

總是在後面默默拍照的卓大哥總算有一張帥帥的合照了,身為排灣族的他應該對此地最有淵源才是,但他此次前來卻只是因為腳傷剛好來走走復健,不愧是台灣的戰鬥民族與百步蛇子民。

是說有人會拿這種路線來復健嗎?

吃完午餐後準備續行,對面的卻是一面大峭壁,只能默默地找尋是否有適合上切的口。突然類似山羌的動物從前方奔馳而過,我們本能性地跟過去,雖然沒看到牠,但著眼於牠由山壁踢落小石頭處,有一條陡峭小徑,甚至發現一條長滿青苔陷入山壁的破舊尼龍繩,整個超爽,直接照動物的路為登山口。

在探勘過程動物的路徑是非常好用的,因大型哺乳動物多數都會有重複使用路徑的習慣,尤其越險峻的地形路線越單一明朗,平緩地形則相對雜亂。因此往往會有許多四通八達的獸徑穿梭山林,只要方向正確,這些獸徑就會成為探勘者的高速公路,甚至通過地形的指引。

但需要注意的是,尤其在過崩壁地形並不是所有獸徑都能參考,一般水鹿走的獸徑對我們人來說是最好的,因為其體型碩大、重量重,一般水鹿過得去的地方人都能走,但山羌跟山羊過得去的地方人就未必過得去了,因此就必須從獸類的足跡與排遺等痕跡去研判是否能使用。

於是大家就這樣隱約覺得在祖靈的引導下順利進行,雖解決了一大關卡,但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真的「男人路」,但看著越來越興奮得他們,反正探勘能通到目地的路就是正路...

7c018f53dcca736569754dceff4e7af3.png

圖11、12.馬上就需要架扁帶上攀了,豪興奮

7eaa3fb972b06b7306e38dba23d121df.png

圖13.北大武山三角點示意

後方即是北大武山,照片看起來感覺還好,但實際是非常高聳。

93af1694312550d7f1c2dcc12473b784.png

圖14、15、16.舊平和耕地遺址

比悠瑪部落是高達百戶以上的大聚落的,因此可耕地有600公頃之多,即使是在對岸的陡坡上仍然有大規模的農田。原住民因為地形限制,耕地時常與部落有距離,因此大多數族人會在耕地建起一間工寮,居住至農耕活動結束後回家,農舍同時也具有處理農作物、獵物、或亦會在旁建立芋頭窯,烘烤剛出土的芋頭,不僅保持新鮮,又可把水分去除降低重量,方便背回家。

因此,不少實力強盛的部落因為食物充足,人口激增,逐漸往田地居住,因而又形成一個聚落,如魯凱族的佳暮部落最早也是霧台神山部落的田地,後來成為一個新部落,產生新的頭目,有些則沒有,變成一個強大的聚落群,由同一個頭目領導,如舊大武部落與周圍的卡巴利伐、拉哥達哥哈勒兩聚落皆屬於大武部落頭目統領。

2fcacbc0f10d1e0e50bd08f38c303cdc.png

圖17.沿途隘寮南溪流域展望

約15:30推上稜線,抵達1,470峰,從此開稜線開始變瘦變陡,該區展望如(圖17.)。

本區屬於隘寮南溪上游的射鹿溪流域,兩者皆發源至北大武山,流經三地門達來部落附近與隘寮北溪匯流成隘寮溪後流向屏東平原出海,沿岸孕育出精彩的排灣、魯凱文明,下游則滋養客家、閩南與平埔族,稱為屏東母親之河也不為過。

其中隘寮南溪流域除了對岸井步山腰的舊好茶屬於魯凱族西魯凱群之外,其餘皆為排灣族,好茶部落為西魯凱群的發源之一,因此隘寮南溪流過兩大族群的發源地,可以說是孕育文明之河。過去的舊筏灣、瑪家也時常與好茶有征戰出草行為發生,但好茶卻與巴達因長期保持著友好的關係,故巴達因也是少數同時會排灣族語和魯凱族語的部落。

49806214d38b0d8dffaa4b488c970fbe.png

圖18.撿到鹿角而開心的鱷魚

剛上稜線就讓鱷魚撿到水鹿角,看他開心成這樣。

0f388a4400f84082d566b82ec7583b8b.png

圖19.令人不蘇湖的學長

此段開始有明顯獵徑,可見獵人活動還算活絡,找了一塊平坦地紮營,此區晚上飛鼠很多,故把營地稱為飛鼠營地,升火後吃完餅乾我就想睡了,其他兩個人開始喝酒,素食主義者的我更沒興致,但本行程壓力最大來源又來了,突然地頭燈照臉,不安份的怪手,總是一直念著「不讓你睡」,簡直要讓人精神崩潰,卓大哥拍照拍得很開心。

晚上睡去時貌似有聽見收音機的聲音與腳步聲,大概是獵人吧,此處獵徑密布,我想他們應該也會被我們這群突然而至的登山客感到驚訝吧。


DAY 2 天氣陰

行程:C1飛鼠營地 → 旗鹽主山稜線叉路口 → C2岩盤營地(洞洞狂營地)。

行走時間:約12小時。

海拔落差:上升1,000公尺。

72f37a42e649b4c4eb3b30b17183eb6b.png

圖20.地圖早操

原定4:30半起床,5:30起登,但是鬧鐘一響大家都喊不要,所以賴床到5:30起床,然後鱷魚開始做早操,地圖暫時頂替毛巾來做伸展運動。

是說現在真的是探勘嗎?

0d72b930afcbbef8bdf3a892a8b220f0.png

圖21.第二天遙望北大武景色

今天天氣一樣不是很好,雖然一開始就知道會有冷鋒通過,沒下雨我們就偷笑了,但還是金美送。後方雲層裡就是北大武,近看有如天空堡壘一般,氣勢懾人,不愧為聖山。

a85134af0aabffd1114b405d03a33af7.png

圖22、23.沿途路徑;即將被剁掉的手

6:30起登,山頭一樣陡,好在獵人有整理,還不太需要鑽,是此行程最大收穫。另外有人可以把他的手移開嗎?  他媽的很想拔刀把它剁了,為何在探勘過程還有心情捏別人一整路?

aa25142f8200a08f612511449741857e.png

圖24.沿途拍到的野生動物

海拔漸漸地抵達2000公尺,也就是開始進入「霧林帶」的範圍,植群開始以樟殼林帶,以及紅檜扁柏、杜鵑純林這類樹種,此處因氣候潮濕,環境佳,路上開始出現一區區的苔蘚植物,看! 動物都直接快樂躺下了。

a8ba48ba9fecda42e608d12f4d290ecb.png

圖25.沿途檜木

開始出現檜木林,許多人都會以為台灣的檜木在日治時期就被日本人砍光了,但其實日本治台時期在台灣經營林木伐採主要只有在「八仙山林場」、­­「阿里山林場」、「太平山林場」三大林場進行,且進行砍伐後補植的永續經營作業,台灣山林中尚有大量原始林木被保存,安然地在森林中生長,反倒國民政府遷台初期,對台灣山林進行大規模皆伐;就砍伐材積來說,國民政府所砍伐材積量為4,456萬立方公尺,而日本政府據台50年砍伐量為663萬立方公尺,整整相差七倍之多,在現今歷史與責任追究,以及是非對錯的紛擾中,我們這些僅有幾十年壽命的小生命,站在默默地觀看這一切的千萬年大山與巨木面前,顯然是不同格局的世界,覺得一切紛擾都會默默在祂們面前放下,彷彿有種看不到的力量使我們安定,我想這就是我們人與自然之間忘卻已久的「連結」吧,其實,這感覺就像「回家」一樣。

4ece764ad809418bb3b00f58d4085400.png

圖26、27.裝備+9前;裝備+9後

15:30左右抵達旗鹽主山會稜點,海拔約2,100左右,即是北大武六路中其中一路,從撒拉萬瀑布過溪上至射鹿部落,登旗鹽主山後沿稜直上就會與此相接,離此處5分鐘左右的下方有個超級大的獵人營地,未來要走旗鹽線可在此紮一天。

就我的印象北大武山一共有6條路線(含本線),即為:

1.泰武登山口傳統路線。

2.南、北大武線(由瓦魯斯溪上南大武山越過喜多麗斷崖接北大武)。

3.彎刀縱走線(由阿禮部落起登至霧頭山、茶埔鹽山直上北大武)。

4.比魯溫泉線(由台東比魯溫泉上把宇森山接主稜)。

5.巴達因線(由瑪家鄉旗鹽山經由射鹿、巴達因部落接至主稜)。

6.舊平和線(本線)

其實只要稜線探得上去,要多少條就有多少條登頂之路…

除了泰武傳統線之外其餘都是非常冷門的中級山探勘,極不建議登山經驗少的山友前往嚐試,隊友們奇葩歸奇葩,但至少都是老司機R。

話說山上的怪人怎麼這麼多?

獵徑也就此結束,看等高線地形圖,本行程最大的難關從此開始,往後是十數顆超密集等高線假山頭,且稜線極瘦,從眼前的植群看來,從此處開始到北大武山頂,一路都是箭竹(北大武除了泰武傳統線之外,其餘都要鑽箭竹),因此在此變身成「破竹者」。

d14884ed32d1943207832e81ce05b48c.png

圖28、29.鑽建竹;爬稜線

開鑽拉~~~~ 果然一定是我被強迫走第一個~~而且越來越陡,比前面更難有機會停下來紀錄與拍照。

07448aa797caf775ed27c996151660f5.png

圖28、29.看地圖與後面的路線陡度;海拔示意

天色越來越晚,坡度越來越陡,路徑就跟照片身後的山壁一樣陡,拍照時沒有刻意喬角度,剛好有石頭可以看地圖,有點擔心今天的住宿地,地形開始轉為刀稜與極瘦稜,坡度也平均都在50~60,在地圖中只有一兩塊小小小小平緩線,是我們唯一的營地希望,萬一那裏箭竹茂密,我們就頭大了,海拔來到2,500。

8afc09ece1d2d57bc92729aed3a0b95f.png

圖30.準備脫褲子的卓哥

時間來到18:00還是沒有營地跡象,此時他們才說:「是不是今天不應該賴床阿? 哈哈哈哈哈」阿我準時的起床變成陪葬品QQ  媽媽~~

在天色即將暗去之前,真的有奇蹟發生…在我們垂直的頭頂,突然出現一大塊岩盤山體,還真的在箭竹堆中生一塊平坦地給我們= = (本處等高線極密),但是風勢很強,不打算睡上方平坦地,於是到岩盤底層的岩縫睡覺,天幕拉一下就好了,還真方便。

此時卓哥褲子進水,跑去上方換褲子,順便讓屁股感受一下極盡冷卻乾燥法的威力,他在上面叫得很大聲,彷彿祖靈要降臨一樣。

03f0b3ee3c553d526e274f2396a37bdd.png

圖31.洞洞狂營地

太神奇了這洞窟,出現的時間點實在太狂了,因此把這營地命名為洞洞狂營地,這剛好三個人睡,多一個都不行,根本量身訂做,我們一路來幾乎感覺都受到山神祖靈的庇佑,原來奇蹟是這樣用的…晚上睡覺前我想去睡另一個坑,但是鱷魚不准,硬要我睡隔壁,身為學弟能說甚麼呢? 

話說這洞窟假如有山羊固定在睡覺,那牠今晚睡哪裡?


DAY 3 天氣陰

行程:C2洞洞狂營地 → 北大武山 → 檜谷山莊。

行走時間:約10小時。

海拔落差:上升約500公尺,下降600公尺。

a9829072dbb7d77d28b8a38a8a499d2c.png

圖32.營地外觀

說好不賴床,又賴到了7點多,原來洞窟長這樣(圖32)。

d9ddabafc4af14ac186ae8c4dfaf6bdb.png

圖33、34.曬鹿角的鱷魚;從加油變磨蹭的手

鱷魚開心地展示老人家給他的禮物,在原住民的習慣裡,會在山中所遇到的一切事物是為老人家(祖靈)要賜予我們的恩惠,因此遇到甚麼就拿甚麼,不會刻意去要求,適當適量,無意間達到某種永續的概念。

8:00左右,在行程以來第一次大伙出發前集氣,鱷魚的手貼在大家的手上磨蹭,今天要上北大武囉~

9e27973a89a7f31b11a167dbf43af774.png

圖35.溼答答的開鑽

這次由鱷魚先帶頭衝,從此地開始幾乎無法拿出手機照紀錄,鋒面發威又濕又寒,路線陡峭,植披茂密,稜線呈現類似階梯狀,神陡,不乏有90度的地形,僅能抓箭竹,採樹根硬上,上完一顆眼前又出現一顆,就這樣無限迴圈…但沒下雨就偷笑了。

c2c5dd7e1e9637fa48fdbe63225f8b4f.png

圖36.很冷...很累...的...檳友...

約略在下午兩點多來到了彎刀縱走線的會稜點,此處海拔約2,800左右,之前走彎刀縱走時也經過了一次,還有印象,但此時大家都 「魚累累」,由於潮濕,他們拿出檳榔來提升體溫,因此看起來像吐血。

f1e9466f5a0c0fcf57bdc4e6dad6a0b5.png

圖37.恩~~~ 啾咪

隨後的我還有印象,因此換我走前面,地形平緩了許多,約略到了下午15:30突然路徑沒了箭竹和灌木…原來到了北大武山,從箭竹開鑽到現在大約9~10小時不間斷的密竹灌木路線,加上超陡極瘦稜,想到以後要走巴達因要再經過一次就累了。

另外懇請上山的山友果皮垃圾請帶下山,在我們看不到的北大武峰頂下方的箭竹林中滿滿的鋁罐、衛生紙、果皮,一看就知道要登頂了,尿液排遺也不少,滿滿的阿摩尼亞味道,我在最後拉箭竹的時候,覺得趴著的地方滿滿的阿摩尼亞,原來我在尿的洗禮中登頂… 北大武非高難度路線,資源設備也夠,還不至於需要緊急丟棄隨身物品吧? 也許許多山友會覺得果皮、衛生紙是會分解的東西,可是果皮中會帶有原本不屬於當地的細菌或生物體,衛生紙的製造過程也是添加許多化學物品而成,高山屬於生態環境較脆弱的地方、由於環境較惡劣、故而環境恢復力也低,禁不太起環境衝擊的,由衷不希望我們所謂「愛山」的「愛」是建立在消費環境與不負責任上,何況這裡又是原住民聖山「Tagaruas」之巔。怒!!

f8a7f3e7530a2ea18ccd8d72899e690d.png

圖38.屏科大拉

此次天候因素,一路上無風景可看,真只有鑽鑽鑽,對於當地的故事性的了解也不多,因此比較偏向純探勘的行程,少了一些味道。

但是後來想想又如何呢? 這就是屬於這條路線的魅力與特色,沒有故事,我們自己走過來不也是故事嗎?,不管這條路真的是傳說中的「男人之路」我們都不後悔,因為經驗與當下,以及夥伴關係是獨一無二無價的,即使風景很差,路線很拚,誰說登山一定要康莊大道,風景美、氣候佳,若因為當時的情況來喜好路線與山林,那我們對於山的愛,是真的愛嗎?

抵達三角點時已經頗晚,待會還要衝到檜谷山莊,但只要想到今天能睡檜谷就…好吧~

e30e7ec5ecbe3254ac8d9670db3de632.png

圖39.高砂義勇軍紀念碑與正在自拍的高砂義勇軍

在高砂義勇紀念碑年拍一張,不久後就摸黑了,但是走起來相當舒暢,一路上的談天似乎不受摸黑的影響,心情相當輕鬆。

也忘記幾點抵達檜谷山莊,總之大部分山友都睡了,剩下的都是各隊伍的幹部以及「登高工作室」工作人員在外邊,我們便去找莊主看是否能讓我們寄宿一晚,也許看我們可憐,就馬上讓我們去挑個營地睡覺,今晚,我們睡得很輕鬆。


DAY 4 天氣陰

行程:檜谷山莊 → 舊筏灣古道 → 四叉路口 → 停車點 → 屏科大。

行走時間:約7~8小時。

海拔落差:下降約1,200公尺。

c02e3c9b8e266c660e7efbf34d9388dd.png

圖40.檜谷天堂

早上醒來大部分山友已經起登,後來發現整個檜谷好像只有我們這樣搭營,難怪好像都被山友投射異樣眼光。兩隻黃喉貂跑來偷鱷魚的麵包,於是我們一早就拿刀去追牠們。

c2c3c728f1a1f1e82b95889ed739a08b.png

圖41.與發哥合照

下山前跟吳德發莊主合拍一張,吳莊主在此經營管理許久,是北大武山山友的最佳伙伴之一,每次上來總要與他敘聊一番。

051951a1e7cf74f6d2d1552925c741bb.png

圖42.卓哥掌鏡下山前自拍

時間來到9:00準備下山,拍一張行前照,後來時間約10點左右發現早上出發登頂的山友紛紛撤退,才知道稜線暴雨,還好我們昨晚有先推下來山莊以及順利完成行程了,真的是山神保庇,有排灣族在身邊真的有差。

489a996f18bdbb4545ec9cfcc6e7306e.png

圖43.光明頂回首來時路

回首來時路,好不真實的感覺,前幾天還在那下方的河谷遙望高聳入雲的北大武山,而現在已經完攀要回程了。

0fb42ee9d1ea711f05c2f9e722c87f91.png

圖44.騷擾里程樁的鱷魚

約略13:00,接上舊筏灣古道,一開始路況還不錯,但是一般山友都是走過去一點點就折返,整個貫通的不多,路況到後面就變得極差,路跡不明,要下山了還要找路…

但越接近舊平和時,陸陸續續出現大量石板屋遺址,又開始吸引我的目光,可惜我心已在山下~

a4e6a18023af68757cbfd2bfd11efb7f.png

圖45.回到舊平和四叉路口

時間已經忘記,約略下午4點多吧,回到舊平和四叉路口,看來我們真的還能動~~背包上多了個撿來的睡墊,後來下山後才知道原來舊筏灣不通,很久沒人走,而且當時是封閉禁止進入的,但我們就純粹要走回去牽車,誰知道阿。

87eee0aa45022036681b954aa64cdfd7.png

圖46.恩~~啾咪

483a24df7c07d7eed313b11f92566b63.png

圖47、48.處理戳傷;抵達停車點

好吧,鱷魚也是會受傷的,暫時拿電火布當OK蹦,回到機車的風水寶地,再次回望那高聳的北大武聖山。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