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登 日果冷覺峰 未竟的旅程

發表於2016/05/31
4,446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6/02/17
  • 回程日期
    2016/02/28
  • 相關路線
    四川日果冷覺峰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文/賴竑銘  圖/歐都納八千米同學會 三班 

      以心得為名寫點塗鴉,主要是-自己才疏學淺,幫不上大忙寫出好文章,擠不出發人省思的巨作,僅能憑藉內心深處的些許刻劃及至今仍憶及之感觸,透過文字舒展心靈悸動。

       感謝 歐都納 提供了這樣的一個平台與機會,讓我有幸參與這一連串的學習與成長;從基礎攀岩到傳統攀登、運動攀登、體能訓練、雪訓…..直到四川雙橋溝冰攀訓練與結斯溝遠征,回想歷歷在目卻已默然回首…我是第一堂課後才報名加入的,從此---我沒缺過任何一次課程,珍視每一回的學習是我的基本原則,只為-人生有多少可以重來的時間與機緣。

       每個階段的學習皆有不同的記憶與感動,印象最深也最發人省思的-自是四川的冰攀訓練與遠征;於我而言,這肯定是陌生極具挑戰的領域…二月份前往四川山區,只有冷與凍兩個字可以形容,但要結合冰攀與遠征,似乎也只有冬季得以如願…..

       冰攀---是多數學員反應良好及喜歡的,沒有太耗費體力、難度門檻也沒太高,從冰地踏步、踢冰、冰斧運用、踢冰結合冰斧、冰螺栓固定點、冰壁確保站到冰溝繩隊上攀,大夥兒學得認真也玩得開心,感謝業宇教練及阿展合力教授,收穫滿滿…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下課回民宿即有熱騰騰的晚餐暖肚,有火爐暖心房,晚上還有電毯暖身;問夥伴還來不來冰攀,每個都說要,呵呵~

       雙橋溝轉入結斯溝,遠征的挑戰才剛要開始…從沒想到-坐拖拉機也如此辛苦,慶幸選對邊-少推了些路程;整個推車路程耽擱的結果-基地營從起攀點的紮營,變成有火爐的牛棚…哈,4050M的牛棚位於峽谷的開闊處,屋後有冰壁,門前有小河…地理位置恰如登高望遠前的最佳整補場所,這一夜看似高枕卻也忐忑…..不安之處在於---連續三天以上的下雪沒停過,想必未來的路程更是艱辛。

       清晨即起,牛棚0720出發(晚了20分,阿展不爽了…),仍是個細雪紛飛的日子,先是寬廣既有步道,進入河床河道,不時聽到冰層下的流水聲;開始有了如臨深淵的感覺,稍不留神就可能踏破冰層掉入冰水之中;隊員們背負重裝行走於冰雪混合的河道,遠方襯托的是一座座白頭閃爍的陡峭山峰,套句阿展說的---有遠征的樣子了;跨越第一道支流-紅杉林溝,開始尋覓我們的攀登目標起登點,依據昨晚討論-是第二道之流處,視線不是非常好的情況下,以兩位實習領隊為主導繼續前行探索,續行至第二道支流-應該是野牛溝底了,在此等待全員到齊確認後再行上攀,此時的高度約為4150M左右…抬頭仰望,前行是需要毅力奮戰的,也是8K3班歷經訓練以來該發揮的時候了…

      第一個陡坡後,同學們的大姊就宣告撤退了,因為半途趕回牛棚拿頭盔,來回耗費不少體力;重裝在4000以上的高原雪地爬升也著實讓大夥嚐了苦頭;體重加上背包重量,讓每一步都深陷粉雪底部,使勁拔出再踏出下一步,前行幾步就氣喘噓噓,如此週而復始爬上了一個平台,大夥趕緊補充能量,以應付眼前另一個陡長坡,此時的高度接近4300公尺。

      為了盡我照相工作的本份,休息後我搶進到實習領隊後頭,也就是全隊第二個位置,如此---方便回頭拍隊友們奮力上攀的鏡頭,拍照後再追趕回原來位置,幾個回合下來-都要喘不過氣了,向下遠眺-上攀隊伍似乎拉長了…同學們的二姊怎落到最後頭了,以過往一起爬山經驗,直覺應該是身體有狀況了,上攀到另一處平臺,烜嘉說再休息一回,我背包放下趕忙下衝接了二姊背包,大夥兒都上到平台,不免關心起二姊狀況…原本就有高原反應的二姊,在丹木斯未持續服用的狀況下,此時出現了頭暈、想嘔吐及嗜睡的情形,阿展建議她下撤為宜…而我,自是不能讓她獨自一人撤回牛棚,當下表明願陪伴二姊一同下撤,以保安全,此時高度為4500公尺,也是我人生當中第一次攀升到如此高度。

       身體有狀況,攀升不易-下撤同樣堅困,高原反應的症狀一一浮現,身體更顯虛弱,行走一小段時間就得坐下來歇著,一坐下就有嗜睡狀態;急得我要找話跟她說,不停止的拉扯她…這種高度及溫度,睡著有可能失溫?這是我一路上都擔心的,這段漫長的下撤路程,走了一個半小時才抵達野牛溝底;找到來時的大石背面避風處,讓她好好的休息一會兒,吃不下也喝不了水,進食就想吐…怎不令我擔心與害怕,身旁此時就我一人,沉重壓力排山倒海而來。曾經想過就此緊急紮營讓她休息,但---深怕溫度隨著夜晚來臨愈降愈低,虛弱的身子能否熬的過…我不敢多想。

       硬著頭皮催促上路,再來的路況較為平坦,到了牛棚即可烤火取暖,燒水煮食…這是我此時心中唯一篤定的事,河床路雖似平坦,但冰雪混合仍處處危機,我不敢大意的沿途用力踩踏前行,確認她跟後頭不致踏破冰面掉入冰水之中…經歷無數次休息、催趕上路,二姊竟開口說:我可能走不回去了;這---著實嚇到我了,而我---也只能故做鎮靜回應,不會啦-我都看到牛棚囉!其實,我啥也沒看見,而她只微微的說-我眼也花了,沒見到牛棚ㄟ。

      連哄帶騙又過了不知道多久,我真能遠眺屋頂冒煙的牛棚了…有救了-心裡頭第一反應,同時-也確認提前下撤的瓅心已平安抵達;回頭見二姊又不自主坐下休息,我立馬拔腿狂奔,到牛棚也不管大姊一臉錯愕的神情,背包放下轉頭再原路狂追回去,見二姊安然健坐,放下心中大石背起二姊背包,陪同走向此刻最溫馨的牛棚…..此時癱軟的二姊-真的得救了。

      4500M陪同二姊下撤的當時,有夥伴說可惜-因為我狀況很好有機會攻頂,有夥伴叫我重裝留下,陪同下撤後隔天再上C1會合---我沒多作考慮即陪同下撤,也表明不會再上來…..二姊牛棚休息約兩小時後甦醒過來,放聲哭泣-讓我倆不知所措,哭泣原因竟是-感覺對不起我,連累我放棄了攻頂機會一起下撤---媽呀,碰到有人哭,比我重裝雪坡陡上還更不知如何是好…我只說出內心真誠的聲音:

“登頂是一時的

    朋友情誼 是一輩子的”

      我當時內心真是如此告訴自己的,誠如我事後訴及友人的:我沒那麼偉大,只是做了山上夥伴們都會做的事...因為山 或多或少改變了你我的習性和態度,山的無私餽贈 更豐富了我們的視野,爬山有上坡也有下坡,山行者同樣有體力的高峰與微恙...同樣狀況,每人都有可能碰到...是吧?"人生總在轉彎處出現驚喜",難關過去,呈現眼前的---必會是另一扇光明的願景~

      再次感謝 歐都納公司提供機會與贊助,讓我從毫無攀岩及冰攀基礎的井底蛙,經歷幾個月的各項學習與試鍊,逐能挺立於冰壁、攀登至4500公尺之巔,以此學習基礎,有機會將更加精進,提升攀岩與冰攀層次與實力,挑戰心魔超越極限推進…做,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