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亞毫社上登南湖大山-舊心得新記

發表於2016/05/13
14,492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2/09/03
  • 回程日期
    2012/09/10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比亞毫社上登南湖大山」古部落尋根之旅

與山友們閒聊中,回憶起這段記錄早不知到何處的行程,幸好三分大哥留存了當時我寫下的一段心得(內含三分鐘大哥的註記),整理在此與大家分享,也做為自己的回憶存檔。

2012我很幸運的跟上,這一趟由歐都納公司所舉辨的大專院校圓夢計劃贊助,文化大學華岡登山社承辦的探勘,既然有學弟一手包辦申請計畫,成果發表等行政事宜,而我也就樂的開心跟玩去了。學弟們第一趟出隊遇颱風撤退,時間凌亂中想湊出第二隊人馬,我就相約三分鐘大哥一同造訪「比亞毫社上登南湖大山」。

這是一趟非常豐富的旅程,自2012年9月3日中午由四季林道進入經嘉平林道,一路由海拔1092m上登嘉平林道頂2166m (霧覽山登山口),再下切至次考干溪與和平北溪底848m。

嘉平林道雖少有隊伍行經,但所經路段僅有小崩塌,嫌棄林道的彎繞,在比野巴宅山的腰腹環繞時,我們最後放棄跟隨林道的路徑,直線下切次考干溪。竟讓我們不期而遇的發現疑似比野巴宅社的遺址。

延著次考干溪而下,兩岸皆是破碎裸岩,幸好那一日撥雲見日。溪不長,不遠就接到了和平北溪,雙溪交會黑白分明真是奇觀。

我們用隊形強行橫渡黑濁的和平北溪,最矮最輕盈的我只覺得自己雙腳被泥水沖的已經起飛,大顆的石頭撞擊緊緊相依的三角隊形,靠著隊友一步步穩著抵達對岸,比亞豪的社之境,令人驚訝與讚嘆的遺跡,佇立在深山野嶺峽谷之巔,。

在這廣大的遺址中,發生點異樣小插曲,當相機想下某些鏡頭,機器就當機。而當離開此地後,再沒這類似情形發生。令我們更抱著敬畏的心態,沒多做逗留,選了一條小稜,再一路上登敷島山2004m。

行程中第三條溪谷,我們將下切到闊闊庫溪1656m,這條溪原本是我們最抱有期盼的溪谷。天真如我們,幻想當我們下切到闊闊庫溪,透藍的高山溪水將倘過眼前,在今日不過熱也不陰雨的陽光之下,在清澈冰涼的溪水裡無限制的狂飲、甚至脫下前些天被泥水浸泡的衣服,悠閒的在溪邊洗澡...可以靜靜的望著溪水反射著陽光而發呆...可以,自以為的進入世外桃源,沉思探討人生哲理的境界...感受仙境之美。

當擁有希望!當擁有夢想!當能圓夢實現時?就會獲得一股無限的動力去前進。天真的我們就是因為抱有這麼一點希望,傻傻的一路往前衝..............

卻被黃河之水天上來...拉回到現實,當我們費盡千辛萬苦的下切到闊闊庫溪邊...看到的卻是滾滾黃河之水...如同萬馬濤濤奔流~~心~~都~~碎~~了~~~~耳邊只傳來陣陣隊員的哀嚎...

沒有可以讓我們狂飲的溪水、沒有洗澡的機會、竟然連坐在溪邊發呆的權力都不留給我們....(因為溪水暴帳ing)唯一剩下的事實,就是我們前進了...讓我們將希望放長拉遠到馬比杉山吧.....這一趟旅程,我們永遠記得心碎的那一天....四個傻瓜在 闊闊庫溪……鋸著溪床上埋著的倒木,又推又拉的架了座簡易便橋,失落的爬到對岸,沿溪兩側苦苦找尋能觸及的,岩壁上滲下乾淨的泉水。

我們瘋狂的掘地除草,一片荒草萋萋短短一小時之內被我們理出個大平地,一個舒適的營地至少稍能安撫我們受傷的心靈。

我們故意挑選不曾有記錄的小稜線,上切不曾有好路徑的巴奈良山,接下來面對的除了吸血鬼不期的上身,就是超陡長上坡配上迷宮型倒木陣。

過了巴奈良山,穿越粗大箭竹海後(似乎都有留意他們的變化,卻又這麼的不知不覺...)。正當感覺所有力氣將己用盡之際~~!?眼前一片豁然開朗?我們眼前不就傳說中的馬比杉山大草原、水塘群~!

真的美呆了….. 真的…令人流連的馬比杉山大草原、晚霞、雲海、日出...

踏上馬比杉山,我們將回到傳統路線,這是否代表這一趟探勘行程也即將圓滿結束?

穿越了海拔800m到3742m再降到1920m,經過了四條溪谷,崩壁的豪放中帶有一絲寧靜的次考干溪,粗野廣大的溪床、河水黑濁還會用滾動大石頭砸人腳的和平北溪,還有那個黃河之水天上來~!令人心碎的闊闊庫溪...終於迎來青青草原、U谷仰天、山高縱野、峭壁細水、清藍小潭,美不勝收的和平南溪(大濁水南溪)

當一切終能恢復平靜,不捨得就這樣結束行程的三分大哥隨手一指!!

我們莫名其妙加菜,重裝前往南湖中南峰之稜。

結果原本要推進到雲稜或審馬陣的我們,還是流連在美麗的圈谷多耗了一晚。

花了七天的時間,好不容易攀登到南湖大山,卻沒多安排度假休閒的時間,僅僅花了一天就衝下山來~是覺得有一點可惜了那點閒情...於09月10日下午約15:30下至思原唖口登山口…完成8天的探勘行程。

每當完成一趟行程,心底那絲絲成就感滋長,但站立在壯闊大自然的當下,卻又平息了下來,只期待下一場的故事,我們又將要從哪裡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