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象ABC 】

發表於2016/04/23
604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6/02/02
  • 回程日期
    2016/02/14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 寫在前面 }

從ABC回來不過兩個多月

忙翻天的工作卻讓我感覺已經像是上個世紀發生的事

一年爬一次山

是我這天天爬鍵盤的人的極限了



所以再寫續篇騙些瀏覽數~



才~不~是~

你誤會人家了!



尼泊爾原本就還沒從大地震中完全恢復

而一向資源稀缺的山區

從教育到一般生活

更顯匱乏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4177      (深入瞭解)



出發之前

領隊提醒過大家

可以打包家中用不著的乾淨衣物贈與山區居民

帶些玩偶、文具捐給當地幼稚園、小學

團員們也都熱心支持


這兩個月

陸續和尼泊爾當地承辦ABC行程的嚮導透過臉書訊息互相問候

我總會問:「公司近況如何?生意好嗎?」

---

BACKPACKER TREKS & EXPEDITION
 www.backpackertreks.com

這是一間成立不到兩年的旅遊公司,由幾位嚮導合資成立,承攬市區觀光、健行、專業登山業務,少至一人,多至數十人的團體,都能聯絡他們,得到最好的服務。

---

幾次對話結束之後

有了個想法

如果我能影響一些人

動身前往尼泊爾

去了那兒

有機會幫助山區的人民

也幫了年輕人的新創事業一把


嘿嘿嘿~


於是有了這篇

全自願

不收費

真心推薦的




{ 正文開始 }

我一直是個任性的人。
 「好酷」成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唯一動機。






『酷行』

玉山,台灣第一高峰 ─ 「酷」。
 穿著台灣廣告黃金年代末期,公司發給每個人一件的GORE-TEX外套,軍用品店買的沙漠迷彩褲,跟弟弟借的Timberland黃靴。

上去了,痛不欲生,上去了;扭傷腳踝,下來了。

嘉明湖,文青一生必訪的50個地方之一 ─ 「酷」。
 還是那件GORE-TEX外套、迷彩褲,信義路三段走九遍才買了的專業登山鞋。

上去了,痛不欲生,上去了;迎著狂風冰雹,下來了。
 忘了先去全聯。

雪山,台灣第二高峰─ 「酷」。
 外套、鞋子照舊,迪卡儂買了新褲子,復興崗旁邊店家買了軍用雨衣。

上去了,痛不欲生,上去了;太想下山,開四檔小跑步,下來了。

對高手來說,這些「痛不欲生」簡直笑掉大牙。

但跟多年前,這輩子第一次上瑜珈課之後,老師詢問我這個全場唯一男生感想如何,我給的答案一樣 ─ 「我寧願在跑步機上衝一小時,也不想在裡面待一分鐘」。

運用的肌肉完全不是平常熟悉的,那種讓人羞愧的無力感,只想躲,只想逃,超想死。

「光操核心肌群算什麼英雄好漢!有種出去單挑啞鈴啊!」
 當下好想這樣回嗆那幾個在背後訕笑我從頭抖到尾的,歐!巴!桑!哼!

.

尼泊爾安娜普那基地營(ABC Camp)─ 「酷」。
 新外套,新褲子,忘了帶雨衣。
 目不暇給,上去了;不想下來,下來了。






『最強悍的風景』

我一直喜歡人的故事。

.

一個演員開竅沒,看他哭。
 劉德華,54歲,176cm,67公斤,體脂8~10%,完美如雕像般的五官。
 Travis,我本人,179.8cm,68公斤,體脂13~15%,如崩壞雕像般的五官。

我從來不覺得華仔會演,直到投名狀。

一場功成名就後的宴席,舞台上戲班子唱的正是他們兄弟的故事。

他哭了,後悔、羞愧地,笑著,哭了。把我也看哭了。

日劇101次求婚,武田鐵矢衝到卡車前,被譙了一句「八嘎呀落」,沒死。
 他哭得五官扭曲,眼淚鼻涕直噴地向歪脖大餅臉水龍頭淺野溫子表白。

哭得好,say yes。

啊靠,年紀。

.

這趟ABC,99.9%的時間是接觸不到虛擬世界的,只剩有血有肉的人了。

不過我不想聊隊友,怕得罪人;尤其是領隊,畢竟我明年還要去XD。

更何況神山俠侶領隊小雙、小韻夫妻,從頭到尾對我們的照顧可說是~(吸氣)噓寒問暖體貼入微(換氣)溫柔可人百般呵護貼心週到(換氣)無微不至瞻前顧後(換氣)吃飽吃好睡滿拉滿。

算命的說得對,我天生英雄命。氣短。

.

就說協作,也說嚮導。

協作是個非常講究體力和技巧的職業,靠著額頭和肩膀上的帶子,能負重40公斤,以上,在山路上快走。菜米油鹽醬醋茶、柴油瓦斯水管水塔,甚至修建步道的石磚枕木、固定岩石用的蛇籠,只要山上用得到的,就會出現在他們背上。

他們的速度有多快。快到背上揹個人,我還要小跑步才能跟他們等速;快到一秒前從你身旁經過,一個轉角之後就不見人影。

要不是幾天下來,起碼能從身型服裝辨識出他們,不然還真會以為遇到了魔神仔。

.

不管來自哪裡的健行客,穿的用的基本都挺講究。

尤其像我這種裝備派,經驗不多,logo要多;體力不好,身上搭配要好。

強悍的協作們,有人像早起慢跑的,運動衫、棉褲、慢跑鞋;有人像晚飯後出門散步的,休閒褲、夾腳拖;也有像在西門町會遇到的年輕人,皮衣、緊身牛仔褲、馬靴。

當我們,哦不,當我。
 累得表情走山的時候,他們彷彿只是悠閒地,走著山。

偶爾在休息的時候,會有人想嘗試揹起他們背上的東西,我也想試。
 但總覺得會像電影裡被特務幹掉的壞人一樣,脖子一扭 ─ 然後他就死掉了。

再加上四年前,我的頸椎開過刀(那是一個可歌可泣可笑的故事,改天聊),對於脖子要施力的事,光看,頸椎就發涼。

.

科學家說,人在遇到危急狀況的時候,大腦會放慢處理外界訊息的速度,這時眼前進行的事件會被放大、變慢,讓人有多一點點點時間可以做出保護反應。這是電影裡有人從高處落下或陷入險境的時候,畫面會用慢動作呈現的科學解釋。

但真實生活中,眼前事件被放大、慢動作,也就是畫面變模糊的慢動作,而已。

該摔該跌的還是照常,畢竟那是科學,那是電影。

.

一路上發生很多事。
 有個畫面,格放了,速度變慢了,但不是危急狀況。

上山八天後,差一頓午餐,然後再兩個小時路程,我們就回到登山口,到分手的時候。

午餐結束,領隊小雙請嚮導和協作們集合,由隊員們一一發小費紅包給他們,表示感激之意。

依名單,隊員被隨機和協作、嚮導們配對,然後一對一發紅包、拍照留念;也有隊員指名垂涎已久的小鮮肉,把紅包放進對方褲頭,嗯不是,放進手中,完成紅包場的儀式,嗯不是,完成告別式,啊呦也不是,是完成達謝儀式。

一般發、收紅包的人,都會熱情相擁。
 有人出自內心感動,有人趁機多吃點肉。

我絕對不會說是那位凍齡童顏隊友。

小雙自己發紅包的那位協作,在拍照的時候,貌似勾肩搭背,但他的手卻是懸著的,就在距小雙肩膀五公分左右的地方,停住了。

或許,經濟蕭條;或許,收入不高;或許,種姓制度深植人心,造成了身份高低的認知。其他國籍的團我是不知道,但我們台灣包山包嗨夜市團,可是一丁點都沒有覺得他們矮一截。

苦幹實幹的尼泊爾人,怎麼也強過在肯亞電話打工的台灣人。





嚮導群─
左一:Debindra,「沉默的領頭羔羊」
左二:Hari,「微笑哈利」
中:Ganes,「尼泊爾最帥不去寶萊塢拍歌舞電影太可惜」
右一:Resham,「唱歌小胖」



『改變』

行前,小雙給了全體隊員一封信。

「我們這次合作的登山公司是 Backpacker,這是雪豹與他們的第四次合作。

Backpacker是由兩個年輕人合資,成立才1年多的新公司。十幾年來,他們一路從揹工、助理嚮導、嚮導,直到擁有自己的事業。

為什麼要特別介紹?
 為什麼雪豹不用當地的前五大登山公司?
 前五大登山公司的報價更低廉,我的利潤空間更大,為什麼不合作?

低廉的成本,來自層層剝削,只是你們看不到罷了。

選擇Backpacker,因為他們和我有相同理念,希望加強服務水準之外,也提升服務人員的薪資,給協作們比一般行情稍好的薪資,讓他們能在勞動中得到成就感。

一年多前,我冒著和新公司合作的風險讓他們接團。

他們用最好的服務回報,我們當然也願意多給這群有熱忱改變現況的年輕人機會。

整個活動中,有任何不週到的地方,歡迎隨時告訴小韻或我。」

.

Ganes,老闆,暱稱「尼泊爾最帥不去寶萊塢拍歌舞電影太可惜」。
 笑起來讓人如沐春風,比如說和隊員們打鬧的時候;嚴肅起來有點嚇人,比如說拒絕我開玩笑說要應徵協作的時候。

.

Debindra,主要嚮導,暱稱「沉默的領頭羔羊」。
 他通常領在隊伍最前頭,話非常少,走起路來晃晃悠悠的,左腳踩右前方、右腳踩左前方,緩緩地、浪漫地,前進。
 偶爾,拉拉樹枝;偶爾,拔拔葉子;偶爾,抬頭看看,穿過林間灑落的陽光。

山路!?海拔!?那是什麼,可以吃嗎?
 人家走的是瓊瑤小說裡,河邊漫步思念愛人的女主角路線。

我看人很準的。

下山之後,加德滿都的一頓晚餐,地點是舊皇宮改建的餐廳。幾杯米酒下肚,他跌破全場眼鏡地隨著音樂狂熱舞動,窮搖。

我推了推眼鏡。

.

Hari,主要嚮導,暱稱「微笑哈利」。

他有兩樣東西翹得很厲害,嘴角和大姆指。
 都說是微笑哈利了,嘴角當然總是很接近耳垂。

他的另一個習慣,不管早中晚,見到面,就會給你一個大姆指。

茶足飯飽離開飯廳,遇見他。
 「good !!」+大姆指 = 吃很飽哄!

腋下夾著捲筒衛生紙從廁所走出來,遇見他。
 「good!!」+大姆指 =吃很飽哄!

啊不是,就是問好~。

他總是墊後。
 因為同行有一位山友是生平第一次爬山,走得比領頭羊慢十倍、比所有人痛苦一百倍。

Hari負責確保她不落單。

.

Resham,助理嚮導,暱稱「唱歌小胖」。

他總讓我想起生命中不管哪個階段,群體裡都會有的一個開心果角色。

開朗、樂觀,有感染力,會想跟他靠近。

上面描述的肯定不是我本人,因為我說過,「小胖」從來不夠格當我的綽號,要「大胖」。

那是不堪回首的血淚史,分享破兩百、瀏覽破8000,我才有勇氣說那個故事(拭淚)。


~





『夢土』

一群年輕人,以改變旅遊產業層層剝削的惡習為出發點,帶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健行者、登山客,或者是純粹對尼泊爾有興趣的觀光客,踏遍他們心中最美的每一寸國土。

「在富於詩意的夢幻想像中,周遭的生活是多麼平庸而死寂,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
~ 十九世紀 法國象徵主義詩人 韓波

對我來說,尼泊爾的群山,就是了。

而你,不論是想高山健行,還是市區觀光。
 我相信,一定也能透過他們,找到他方。

BACKPACKER TREKS & EXPEDITION
 www.backpackertreks.com




特別感謝:

台灣團隊─
 雪豹樂活生態登山俱樂部

領隊─

Isaac Huang
 Sylvia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