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蘿湖

KT
發表於2016/04/11
5,769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5/08/01
  • 回程日期
    2015/08/02
  • 相關路線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文/ 陳慧諼

在仲夏酷熱季節,全程來回11.2公里重裝的體能考驗,在中低海拔幾乎無展望的密林中,歷經一路數不清的亂石堆、糾結樹根與爛泥,上上下下翻越二三個山頭,終於看見相傳宛如十七歲少女的松蘿湖!這個被群山包圍謎樣的湖泊純熟地運用蒸騰的雲霧和恰到好處的光影不斷展現其魅力,分分秒秒上演著不同的戲碼,吸引遊人想好好發掘其背後神秘的面紗!和他的初次約會嚐盡若即若離的初戀滋味和情節…


繼六月中探訪加羅湖後,八月初接續探尋北部知名湖泊之一的松蘿湖。二者海拔相差約1000公尺,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情!此行跟著黃福森老師家庭及數個親子家庭同行,自己申請入山自揹裝備自理伙食,更能完整經歷和踏實地體會真正的山林之旅!感謝黃老師鼓勵親子登山的理念及使命感,承辦這吃力不討好的課程,但卻使許多有志親子登山的家庭,獲得登山知識及許多親子在山林間難以言喻的喜悅與感動!


從玉蘭民宿出發約15分車程即抵達登山口附近的大水塔停車場。老師一一檢查大家攜帶的裝備及物品,儘可能避免攜帶不必要的物品以求輕量化,約上午八時半在登山口彼此集氣加油後開始啟登。我們此團應該也是最後使用此登山口的親子團,在第二天返程時正好遇見羅東林務局人員在樹幹上設置里程牌,他們表示由於目前登山口階梯年久失修即將封閉,未來登山口將再上推,總里程數將減少些但卻要多踢些產業道路。

在2.6K水龍頭營地前的路程大致行走於山腰或稜線,坡度緩升好走,在一開闊的寬稜處可見蘭陽平原、太平洋上的龜山島及南拳頭母山及更遠中嶺山的山頭。

水龍頭營地也是松蘿湖路線唯一水源地,大家都會在此休息、補水及煮食。之所以會名為水龍頭鞍部是因為在鞍部中央有一面綠色鐵牌,鐵牌旁則有個水龍頭,掬一把來洗臉感覺真是十分清涼。由於我們抵達時間尚早就沒在此用午餐,僅休息補水後立即上路,不過我們在此也遇到一組親子家庭來爬山,他們成為我們此行夜宿的鄰居及孩子們的玩伴。我則在水龍頭營地前就遇到二位太加縱走同行山友,在再次探訪湖泊之美的山林中遇見昔日共患難的朋友備感欣喜與感動!

營地之後的路段開始陡升,路徑上愈來愈多亂石、樹根及倒木增加了行走的難度。雖然隨著高度攀升溫度漸降,但持續重裝上坡並行走在悶濕無風的密林間仍揮汗如雨。續行經過第二鐵牌並在空地處用午餐。之後續經看似乾泥無積水的毒龍潭沼澤地,毒龍潭的名字聽起來十分嚇人,不過可能這幾天都沒有下雨,所以看起來乾乾的一點都不像沼澤地,也不像有會伸出來咬人的毒龍。第三鐵牌後轉入一片杉木檜木林中,散落著許多代木後留下的大樹頭、倒木及殘存但有特色的巨木樹幹,景色和加羅湖林道上切路段十分相似,此處的林相才逐漸有中級山的味道!續行經過石壁區,得小心行走在宛如平衡木的樹幹上通過。接下來的路程又更難走些,得不斷手腳並用通過許多落差較大的路段,樹根多是壞處也有好處,也所幸有這些堅牢的樹根使得有更多支撐點方便通過!



不久抵達一平坦鞍部,取右可往拳頭母山,我們稍事休息後取左下松蘿湖區。這段下坡路亂石更多,若是遇到下雨肯定更濕滑難走,不過想要賞美景就要付出代價,當完成下坡看見前方的湖區時,欣喜已完全掩蓋之前的辛勞!孩子則奔跑的衝向湖區旁寬闊的草地。

我們約下午三時半抵達湖區,湖區面積之大更勝加羅湖,老師說枯水期的松蘿湖比滿水位的更有看頭此話不假!湖水和露出的綠色水生植物更能完美的搭配使松蘿湖增色不少。也聽說連日豪雨之後,松蘿湖的水位會高得嚇人,整個大草原就會被淹沒在湖底了。我們趕緊找到較乾燥的合適營地紮營,再切入一區比人高的芒草堆中赴南勢溪上游取水煮食,這段沿著乾溪溝來回約40分的路程卻是令人驚豔!彷彿闖入一片原始的阿凡達森林中,掛滿松蘿的樹木及倒木的森林,原來這條具典型的中級山林相的路徑是北部著名中級山縱走路線巴棲松的一段,沿著溪谷上溯可到棲蘭池及巴博庫魯山,下溯可到哈盆,而沿途均是有如魔戒場景的中級山一級林相。




背著數公升沁涼清澈的溪水返回營地,而非如以往攜帶沉重的保溫瓶上山,很喜歡這種自行找水源取水的踏實感,靠它烹煮加熱的飯菜格外香甜也令人珍惜!我們不使用貴鬆鬆的炊具炊煮,老師說他試用過幾乎所有的炊具,還是傳統五金行好用且輕量的鍋盆最實在!在山上煮飯不如想像中難,還相當好吃,在山中可以將所有的口慾和物慾減到最低!接著各家開始準備炊煮自己先在山下處理過或未處理過的食材,光這個部分也有不少的學問。大家最後聚集在老師首次試用的大帳篷下用餐,各家也分享彼此的菜餚,沒有汽車露營的鋪張浪費,我們環保的處理幾乎沒有的廚餘。沒有汽車露營的喧嘩嬉鬧,更沒有網路和三C商品的干擾,只有經驗傳承與交流,談山談松蘿湖的美,學習、欣賞並尊重與自然共處!


夜間的松蘿湖彷彿披著一件厚重的棉花外套般更顯神秘,好享受沉浸在這種無光害且靜謐的氛圍中,每個人的頭燈是唯一緩緩移動的光點,似乎像一個個出沒的夜精靈般窥探著湖區!為了隔天早起欣賞松蘿湖最美的時刻提早就寢,但據晚睡的夥伴說約11點松蘿湖蛻去了外套,明月星斗均一一現身。我則是在凌晨一點起床如廁,松蘿湖又換上了件薄外套,依稀可見朦朧的明月,腹斑蛙此起彼落的唱著晚安曲,如狗吠的山羌叫聲持續迴盪在這片山谷間,我想著他應該是在南勢溪邊喝完水後循獸徑不甘寂寞地來到湖邊……


隔天清晨五點不到,真不好意思被老師提醒別貪睡該起床看美景了!一出帳篷雖寒意襲人,但看見湖中雙月相映、湖面上方籠罩著一層薄霧宛如少女嬌羞的披著面紗、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的美景,全身則感到熱血沸騰,欲打開所有感官神經接收所有的刺激。大家興奮地趕緊把握捕捉瞬息萬變的天候狀況下令人屏息的美景,只是隨時間分秒的流逝,明月已漸沉降至山頭之後,取而代之是東方天空一片肚白、旭日漸昇,雲霧漸退居幕後,松蘿湖又呈現另外一種朝氣活潑的風情!大家也選擇在日出前環湖一周,從各種角度來欣賞松蘿湖的風情,只是得小心腳下的綠色地毯,雖著雨鞋仍有深陷泥沼無法自拔的窘境!






試玩了昨晚的煎鍋烤香腸,今早試玩老師的烤麵包架。潮濕寒氣的清晨在湖畔和家人享用簡單再不過的早餐就很滿足。待陽光灑落在湖面上時,時見波光粼粼,時見如明鏡湖面中呈現周圍山巒的倒影,這位十七歲的多變少女,真讓人平添無限遐思與懷念。在湖邊拍合照前還無意間目睹一場蜻蜓的三角之戀!二隻不同種的蜻蜓在交配,交配完後母蜻蜓一直在湖面點水,另一隻未與其成功交配的公蜻蜓似乎鬱鬱寡歡一直盤旋在母蜻蜓旁不肯離去,而成功交配的公蜻蜓則一直阻擋另一隻公蜻蜓的去路以宣示主權。

美麗夢幻的故事終有悲喜離合的結局,雖然不捨還是得背起沉重的行囊與她揮別,我們待到十點多才依依不捨的下山,回程雖是下山但依然覺得路途遙遠。


一出登山口馬上品嘗到友人貼心提供宜蘭的紅肉大西瓜,真是瞬間解渴,也算是大家的慶功宴吧!沒有來到這裡之前認為湖水要越滿越好看,但此行深入了解松羅湖之後,推翻了湖面就是要圓滿的觀念,枯水期的松蘿湖不會因湖水減少而掩飾掉她的美麗, 反而讓人可以更容易親近她,不規則連接的湖水從任何一個角度駐足細量都有不同的感受。回想這一路上有許多單攻的山友,雖然節省下了時間及負重,卻錯失了欣賞許多松蘿湖不為人知的面貌,實為可惜!

松蘿湖位處於南勢頭溪的上游、雪山山脈的北邊,海拔標高1300公尺,四週為山巒所包圍的高山凹地沼澤湖泊,是一座隱密的高山湖泊。由於松蘿湖是位於高山山谷中,終年都是在雲霧繚繞的夢幻中,湖面總有一層薄紗般的雲霧籠罩著,每當陽光照射湖面的時候,湖面倒映七色彩虹的暈影,彷彿十七歲少女紅暈敷面,景觀獨特而迷人,有一份淡淡的悠情,置身其中,令人陶醉忘卻不了。所以當地有人稱為『夢幻湖』或『十七歲之湖』。四周林相豐富,混生著雜木林及闊葉針樹林,目前尚保留著許多原始的自然風貌未被破壞,故動物生態也非常豐富。總爬高約630公尺(登山口670公尺,松蘿湖最高點1300公尺)。10月到隔年的4月是飽水季,在枯水期時,往往會剩下一條S形的彎狀流,頗富有神秘感。無論如何乾旱.久無下雨、水溝狀的湖水也不會乾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