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登山健行】能高越嶺西進東出-硬蜱驚魂篇

發表於2014/08/12
2,93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硬蜱驚魂篇)



為了登山,去上了很多課程及讀資料,對硬蜱有粗淺的瞭解,知道牠咬住人就不會輕易鬆口,不小心拔會讓牠的口器留在皮膚裡,最好用特殊的「硬蜱移除器」小心將牠拔起。牠叮咬時並不會痛、也不會癢,咬時會將螺旋體注入皮膚,吸咬時間愈長,得到到萊姆病的機率愈高,萊姆病會引起心臟、神經或關節病變,若嚴重病變,有可能致死。


隊友都還在睡,不好將他們吵醒,我靜靜的繼續躺著,有時感覺有點癢,但我知道那是心裡作用,其實真的不痛也不癢,要不是我睡不著,在自我按摩,恐怕都不會發覺已被硬蜱咬了。


隊友鬧鐘響了,凌晨4:30比預計5:00起床提早了半小時,看見二位男隊友坐起,我跟雨林說「幫我看一下背部,好像有個東西」,我將頭燈遞給他照,燈光一照,他馬上「唉呦~」的發出叫聲「有隻蟲耶~~」,我說「果然不出我所料是硬蜱」,我們的對話馬上把大家驚醒,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怎麼拔除它,「如果無法完全拔除,是不是把牠貼住,下山再去給醫生拔呢?」,我說「要用硬蜱移除器,有人有嗎?」沒想到逸楓說他有,真是讓眾人驚喜,但逸楓說他朋友送他移除器,卻從來沒有用過,只是在網路看過影片。我想沒問題的,如果無法完整拔出,下山再就醫也行,於是請隊友幫我拍照做記錄,於是照瓅心的建議先用優碘消毒,拔出後再消毒一次,取出我的藥包,Gina幫我消毒,由逸楓執行拔除手術,卡嚓卡嚓大家搶先照相,逸楓夾著硬蜱轉轉轉,就拔出來了「還活著,應該口器沒有留在皮膚裡,要不要裝起來?」,「要要要,我要帶去給醫生看」。盧大夫生平第一次執行手術完美成功,那支「硬蜱移除器」被大家列為登山必備小物,直嚷著要團購。


大家討論為何睡在6人中間的我會被硬蜱咬呢?硬碑的宿主可能是貓、狗、老鼠,我說「老鼠~半夜我跟一隻老鼠四目相對耶~」,隊友就開玩笑說「厚~牠記住妳了,所以派牠的寵物來找我!」。其實我一直都蠻鎮定、平靜的,反倒是隊友們受到驚嚇直呼「太恐怖了」,大夥開始玩起「自摸」遊戲,檢查一下有沒有被硬蜱咬到。我要大家票選山中最恐怖的昆蟲,果不其然,硬蜱得到壓倒性的勝利。


這也是我說山岳到底可以教我們什麼!?「它教我們做事要有準備,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只要具備知識、工具、技術,這些事都不足以驚恐。


其實被硬蜱叮咬未達24小時,得到萊姆病的機率是零,但保險起見還是去大醫院看感染科,如果要預防性投藥,最好在叮咬的72小時之內,我怕來不及掛號看診,於是先吃了之前醫生朋友開給我的藥Doxycycline 200mg後,再帶著硬蜱及藥去給醫生看,結果醫生連硬蜱看也不看,我說請醫生看一下傷口,不知口器有沒有留在體內,他說用正確拔法,就不會留在體內,我的方法很正確,叫我把手中的藥吃完就好,連掛號費都免收了,好像我小題大作似的>_


雖然如此,不過還是小心為上策,多跑一趟醫院還是對的。在山中如果被蟲叮咬,建議:

1.最好記清楚蟲類模樣,或將蟲隻帶去給醫生辨別。

2.如果一個月內有莫名的症狀,要立即去看醫生,交待旅遊史。



(硬蜱叮咬在背部,移除之前的樣子 / 飛馬拍攝)


(盧哥拍攝)


(近照)

(帶下山的硬蜱還活著~)



(硬蜱拔除器  /  盧哥提供)




【影片分享】


《硬蜱走路》







【名詞解釋】


《硬蜱》

又稱八隻腳,蜱(tick,俗稱壁蝨)是一種「絕對外寄生吸血性的螨類」,必須吸血才能成長發育,牠可攜帶、傳播多種對人類有重大影響的疾病,例如出血熱、斑疹傷寒、回歸熱、蜱癱瘓及法定傳染病萊姆病等等;當蜱在刺吸人類和動物的血時,除了造成人體血液流失,還會使刺傷處發炎、潰爛。


被硬蜱叮咬後,如果超過48小時才拔除硬蜱,感染率萊姆病機率高達100%,若在24小時內拔除,則機率約30%;疾管局也從20071015日起,將萊姆病列為第四類法定傳染病,如果發現病例,必須向疾管局通報。


《萊姆病》

硬蜱所傳染的萊姆病,是一種人畜共通傳染病,但人不會互相傳染。早期病人會出現慢性遊走性紅斑,到了中晚期,神經系統、心臟、關節都會受損害;疾管局進一步指出,中晚期的病變症狀包括:關節變形、關節炎、顏面神經麻痺、心臟傳導缺損及心包膜炎等等。


《硬蜱拔除器的使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