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登山健行─平溪的桃花園

發表於2014/08/10
1,88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正當人們高情逸興地在小鎮裡綻放光華時,一旁的古道小徑倒顯得空空蕩蕩,環顧平溪四周的山脈走勢,不難發現多屬尖峭巑岏聳立於天涯之際,卻也因山頭林立,得以保存了更多原始松野風貌,去人為、守天造,正因如此,東勢格內營造出另一種有別於天燈的幸福,等待著來者如何去詮釋自己歡樂的名詞,或許凌駕於山頭之時,與一顆又一顆正昇空的熱汽球交錯,正是彼此之間祝福的匯集。

 

古道內多為暗淡低沉,幽幽漫長的路徑走來神采適性,往來足跡雖荒蕪人煙,一旁卻有無數纖塵不染的堅毅壯士相隨,一支支的竹子,直挺挺地擎天而立;知音難覓藏流水,溪邊的靜流譜出一曲清心普善,搭配腳下的碎石聲加以伴奏,微閉雙眼,開始用心代耳去聆聽周遭的動靜,音質是如此的娓娓悅耳。此時,微風陣陣吹來卻不感受到寒意,而是沁人心脾久久難以釋去,連山棲穀隱都略帶點甘甜的感覺。

 

結束黑暗道,迎來的便是秋水出鞘吐劍芒,那微閉幾時的雙眼,彷彿目視明燈初現狀,千山一碧的大草原令人妄想追逐競戲,可能那藏不住的欲意為何,驚醒了一旁的雞群牛隻,開始鳳鳴蠢動而來,有言道「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趕緊如臨深谷般的移下它處草地,在沒有其他干擾之下,開始臥躺於綠野之上,仰望群山眾嶺,如此疏鬆具有彈性的暖床,不禁令人翻滾個數圈,令那疲憊的身軀有所舒展以便如入夢鄉,但那光采實在太奪目、視野過於超現實,無法不去多看他一眼,深恐這片刻的晴明美景稍縱即逝。

 

廢棄的房舍、剝落的屋瓦,提醒的人們這裡已經凋零式微許久,沒有人會去刻意追究它的主人是誰?現在又於何方?它的命脈卻早已和古道連成一氣,蔓藤雜草的環繞,早已使它變得更具傳奇性,象徵曾經存在的意義,不經意的幻想自己就住在這,不自主的推敲思考於古道中生活,步行至廢棄礦坑點處出這裡的來由,但那已不重要了,因為在它主人換為古道時就被賦予了新生命,開始另一段歷久不衰的新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