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aste~放逐與追逐─尼泊爾ABC Camp健行

發表於2016/02/18
11,788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6/02/02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這是書名】
Namaste~放逐與追逐   ─   記尼泊爾ABC Camp健行
.
.
.
【這是封面】

.

.

.
【這是腰封】
人性的真善美、人體的強勇健,真實呈現眼前 ~瑪莎拉悌 奶茶達人
|
飯、倒、唉─晨飽上路夜飽打呼、一步一嘆,回歸人類原始本能,令人嚮往 ~摩爾.威巨特博 餐飲大師
|
有笑有累、有屁無屎 ~屎代雜誌 五顆星評價
.
.
.
【這是作者序】

『我跟尼真不熟』
尼泊爾,位處南亞山區的內陸國家,全名「尼泊爾聯邦民主共和國」,東、西、南三面與印度相鄰,北方則以喜馬拉雅山脈與中國相隔。世界10大高峰中,有8座在尼泊爾境內,因此享有「高山健行者天堂」的美譽。

如果真要詳述的話,應該可以排出百條以上健行路線,在此就不一一列舉,只簡單介紹大家耳熟能詳的兩條路線:

(一)EBC(Everest Base Camp)聖母峰基地營路線
{聖母峰,世界第一高峰,8,848公尺,a.k.a.珠穆朗瑪峰,藏文「大地之母」之意;西方和部分亞洲國家則習慣稱其為埃佛勒斯峰,用來紀念英國佔領尼泊爾期間,負責測量喜馬拉雅山脈的喬治. 埃佛勒斯}

(二)ABC(Annapurna Base Camp)安納普納基地營路線
{安納普納峰,世界第十高峰,8,091公尺,是世界上最早被征服的8,000公尺以上高山;途中還能拜見尼泊爾聖山─海拔高度6,993公尺的馬查普查雷峰(Machhapuchara),又因外形而被稱作魚尾峰}

.
『不是一個媽生的』

「登山」與「健行」在專業上是兩種概念截然不同的活動。以我這大外行簡單解釋的話─前者是專業勇腳,路程千驚萬險、空氣稀薄,一個不小心就被拍成電影,片尾還會出現你的名字供觀眾緬懷;後者是業餘快樂腳,吃吃喝喝走走看看拍拍照,餓了吃、渴了喝、睏了睡,包揹不動還可以請嚮導、協作幫忙。但累,還是會累的,每天在山路上走6~8小時,就算是百貨公司週年慶,這麼逛下來,也是會累的嘛!
.
『再喘也要和你Namaste』

「namaste」是印度人的常用招呼語,在尼泊爾也通用。尼泊爾與印度早在10幾世紀前便有了政治方面的交流,因此兩國間不論是語言、文化還是種族,都有高度相似的地方。

不論是山間林道,還是加德滿都、波卡拉的大街小巷,從西方臉孔到販夫走卒,人人都會用「Namaste」互相問候(發音差不多是『哪媽死爹』,嗯…差不多啦)。

「namas」在梵語中有「禮敬、鞠躬、皈依」之意;「te」則代表「向您」之意。字面意思可解讀為「我向您鞠躬」;深層的意涵為「我讚頌您的內在之神」。

與人見面時雙手合掌於胸前,輕微地前傾點頭,表達問候之意,也代表感謝的心;此一舉動在宗教上則被稱為「namaste手印」,姿態上有提升靈魂之意,精神上也將個人拉向外在,激起深層真實的反省。

.
『我閃,讓專業的來』

尼泊爾各大健行路線,該怎麼去、從哪兒出發、走到哪兒,路上的吃玩樂住要怎麼處理、多少錢,只要上網搜一下,資料詳細得不得了。

在這兒,我就不耍大刀了,專心耍我的寶就好。

.

.
.
【這是正文】

《第一章 遠走他鄉》



我是個不愛過年的人。

.
因為家庭狀況有點特殊,大概有六年了,過年都是到女友家圍爐,基本上跟被「招」沒兩樣。偏偏我是個慢熱、怕生的人,到別人家總是不自在。

索性,前年一人在家煮火鍋、去年滯留廣州;今年,老早就開始盤算這段時間要怎麼打發。

大半年前,從一位山友的臉書上看到她走了尼泊爾的ABC,景色美的咧。那…還等什麼,走起!
.
這些年,只上過玉山、雪山、嘉明湖,沒了,經驗少得很,裝備東缺西缺。加上這次天數又比以往長得多,所以行前三個月,駿馬鞍鞬轡頭長鞭買得不亦樂乎。

根據英國調查指出「選購登山裝備會激發出比登山更濃的多巴胺」。
.
出國登山耶,多麼高大上的港覺!起先買了上海直飛加德滿都,結果東航莫明其妙不飛了,還不主動通知。是一同要從上海出發的另一位山友提醒,才緊急改了上海-昆明-加德滿都。

出發日,早早起床,搭了前一天叫好的車往機場去。一番折騰,在不是祖國的地方以不是國人的身份出了國。一行三人各買了一杯星巴克,在隔一個登機口的休息區喝咖啡聊是非。聊著聊著,看看機票上的時間,「ㄟㄟ,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準備登機吧!」
.
這才起身啊,就覺得不大對勁,登機口怎麼一個人都沒有!走近一看,一旁的螢幕上四個大字─「準時起飛」,錯!是「結束登機」、「結束登機」、「結束登機」!不~得~了~啊~!尼馬夭壽膨肚短命,機票上印的字大大的是起飛時間,不是登機時間啊!啊!啊!
.
「翻過門叫他們等一下!」這是當下第一個念頭,但馬上發現這是不可能的。在強國這麼幹,尼泊爾健行肯定甭想了,新疆勞改倒是張開雙臂歡迎我。
.
趕緊出關問東航改機票,「很抱歉,一個月內都沒有到加德滿都的位子了」==哇靠,是有這麼多人要去就對了。趕緊打電話問領隊小雙,「你們問港龍,飛香港轉機到加德滿都,應該還有機會!」

2人在一航站等行李退出來,1人先搭巴士去二航站問機票。3人到齊後,發現在櫃檯買貴,網路上便宜,但網路龜速;好容易訂成了,「很抱歉,連線逾時,付款未成功」==哇靠。時光匆匆,兩個小時過去了,飛機一班班走,再不決定,最後去香港的機會,也沒了。
.
「ok嗎!ok嗎!ok就買囉!ok嗎!」三人像是在互相確認意願,但更多的是像古代戰場上,雙方擺陣交戰前的最後呼喊鼓舞士氣,「ok嗎!ok嗎!ok就殺囉!ok嗎!ok~殺!!!!!!!」。

於是,三人搭了前往香港、再轉往加德滿都的港龍航空,坐進僅剩的商務艙座位,每人新台幣六萬七千元,單程。

殺!!!TT
.

.
.
《第二章 一點點上 一點點下》
爬山嘛、健行嘛,就是走走走,走走走。

在山上的八天(上四天、下四天),每天走6~8小時,途中大概1~2小時會經過一處山屋(山屋又稱為Tea House,跟台灣山上普遍家徒四壁的山屋不太一樣,tea house是山區民宿,有不同人數的房間、供餐、供充電,也有太陽能發電的熱水器),會停下來休息10~20分鐘,讓大家歇歇腳、上廁所。

也有人tea house放不夠,一路走一路野放,據說很快就會把經驗集結成冊。書名我大概想了一下─「第一次野放就上手」、「ABC蹲點全制霸」,或者「蘇珊大嬸教妳野放不走光」,之類的。

.
通常,天黑前一定會到達晚上住宿的山屋,分配好房間之後,搶洗澡的搶洗澡、排廁所的、整理行囊的,各自忙碌。七點、七點半吃晚餐,晚餐時虧一下小鮮肉協作,之後再進行每天三輪、機制複雜且難以捉摸的民主投票選飲料,最遲九點半,就能聽見此起彼落的打呼聲。
.
每天晚餐後,領隊小雙會說明第二天的行程,比如說:「明天早上六點起床,七點吃早餐,八點出發,路程是下300、上200,再下300、上400」,或者「明天早上六點半起床,七點半吃早餐,八點半出發,從海拔2600到3700,緩上1100」。

.
如果你問我「從市政府站走到忠孝復興站,大概是多少距離、要走多久?」,我可以很快答出來;或者,隨便抓個女生來問「週年慶,從忠孝SOGO一樓化妝品專櫃結完帳,殺到樓上兌換hello kitty風一吹就開花無三小路用但不換會死小陽傘。一共要爬幾層樓、衝多久、途中要擊敗多少婦女同胞?」她肯定能隨即進入眼翻白、手指空中抓撥的珠心算模式,在腦中精確地預演一次狀況給你聽。

但,這上了山,還又上又下的,除了聽起來卡卡的之外,還真是完全沒有頭緒。
.上坡(爬階)鐵腿、下坡燒膝,一天八小時的高強度間歇運動,每一座山都這般讓人痛並快樂著。有天下午,走著走著,覺得怎麼始終看不到晚上住宿的山屋,就問了嚮導之一的微笑Hari「還要走多久?」,他只輕描淡寫地給了個小時候被我爸拐去爬五指山,路上他一再敷衍我的「再一個轉彎就到了」差不多的答案─「a little up, a little down」。
.
回來之後,查了查資料。台北101國際登高賽,參賽者一共要爬91層樓、2046階,垂直高度390公尺。這下可好,原來大家夥兒在那一天之內參加了兩次101登高,還不是坐電梯下樓的。





.
.
.
《第三章 孟嘗君》









「昔有孟嘗君,門下食客三千,雞鳴狗盜報恩;今有小雙與小韻,帶上食客23,不愛米飯三心二意。」

這趟行程,團員加上嚮導、協作、廚工,浩浩蕩蕩近50人,在災後不景氣的山上是很驚人的陣仗。為什麼要帶廚工?跟美而美一樣,因為供應廠商都差不多,吃來吃去換湯不換藥;沿途山屋供的餐也差不多這意思,來源固定,菜單內容也就大同小異。小雙為了讓大家每天每餐吃的內容有些變化,也為了增加當地的就業機會,就另外安排了一夥專業廚工隨行。

清晨,會有兩位廚工逐房叫床,每房都要立即開門應答「sir,yes sir !」,他們會依房內人數送上熱騰騰的薑茶;每天中午、傍晚,到達山屋的時候,也有一杯熱熱的檸檬汁、芒果汁或薑茶迎接你;早、午、晚餐也都變換不同菜色,務必讓大家吃飽吃好。
.
每一餐,在一人一份餐點送上之後,廚工小蝦、健美先生小可愛,和雪嬸最愛的尼泊爾杜德偉,會另外捧著菜鍋逐個逐個問:「more vegetable?」、「more rice?」、「more potato?」。每餐過後,接著會上演一場史上最難預測飲料選擇大會。大會提供的選項有:黑咖啡、奶茶、masala茶、熱巧克力、薑茶、熱檸檬汁、蘋果茶,常常連負責統計的嚮導自己都忘了選項有哪些、數量是多少。
.
這麼多餐吃下來,讓我印象深的有幾件事。

一是南詩老師和女友的生日都在二月份,小雙竟然就讓大廚變出了個蛋糕,然後用開山刀親自分切給大家;另外一件是年夜飯。

春節嘛,加菜熱鬧一下總還是要的。小雙帶了四包鬍鬚張的滷肉包,請蘇珊大嬸進廚房盯場,最後為大家送上了正統台灣味。

也就那一餐,破天荒頭一遭大家紛紛加飯,否則現代人不愛吃米飯的現象,上了山還是不變。餐餐都會有一個乾淨的空盤,堆起一座團員們不吃的米飯山。

最後一件,是「消失的雞肉」。
.
大約過了海拔2500之後,進入了當地的聖山區域,有幾項禁忌,其中之一是不能殺生。所以小雙在這之前,請山屋老闆殺了兩隻雞讓廚工帶上去。某天晚餐,小雙宣佈有大家朝思暮想的肉可以吃。當大家滿心期待著餐前雞湯解饞,卻發現湯裡只有雞絲,或者應該說是雞肉碎屑。那~還得了,「說好的雞呢!?」連日來的委屈一股腦湧上心頭(好像也沒這麼嚴重),失望的浪潮席捲整間餐廳,「雞!」、「雞呢?」、「給我雞!」。

偶爾,有人在湯裡撈起大一點的雞肉,彷彿中了邪般看著湯匙傻笑─「雞,呵呵,我有雞!」,還向旁人炫耀呢!「雞,你看,我有雞!」(這段寫起來總覺得哪裡怪怪)。

.

謎底揭曉,雞肉成了一塊塊淋醬雞排,老老實實地躺在每個人餐盤裡。
這一役,史稱「雞肉暴動」。
.
走,是身體的磨難。

因為小時候胖,很胖,膝蓋、腳踝早就不堪用,但我還是想上山。除了恨不得每一處都用全景模式拍下來的壯麗大景之外,一年讓腦袋放空、放鬆一次,很好。
在山上,需求會降到最低,吃飽、睡好、拉好、走好、呼吸調好,就夠了,完全進入一種很原始、初生的狀態。於是,我吃。

.
因為小時候胖,很胖,胖到「小胖」不夠格當綽號,只能叫「大胖」。後來長大了、瘦了,再也不想胖回去。平常吃東西的宗旨就是「一天兩餐,只求維持生命跡象」,吃來吃去也就那幾樣,重複到店員會微笑看著你,然後說出你要吃的食物那般單調。

但上了山,運動量那~麼大,我可就沒在忌口的了。餐餐吃,餐餐飽,還邊走邊吃巧克力,睡前再補上一條。量最大的當屬早餐,pan cake、吐司儘管加,蜂蜜使勁倒,跟我在山上的暱稱「琪琪」一樣,整個人都甜甜的,揪咪!
.
.
.
《第四章 內山姑娘要出嫁》

『扛轎的啊~少等咧呦!嘿咻嘿咻嘍改咻,嘿咻嘿咻嘍改咻~』。
.
俗話說得好:「上山不怕吃不飽,就怕你跌倒。」(有這句!?)
多年前第一次爬山,玉山。頭痛得亂七八糟、人累得七葷八素不說,下山一個不小心踩了石頭、拐了腳,最後半跳半跑衝下山、撐完全程。後來再爬山,護踝成了必要裝備,這次當然也不例外。但,事情永遠不是憨人想得那麼簡單。
故事…要從那一夜的大雪說起…(吐煙、遠目)。
.
住宿ABC(海拔4130公尺、行程最高住宿點)那晚,戶外-3度、室內6度。按理說,我才剛經歷過上海30幾年來最低溫(白天氣溫零下7度),應該覺得有點熱才對,但不知道是因為身上的汗沒乾完全,還是怎麼了。穿了五層衣服還是空虛…寂寞…覺得冷。放完睡前尿,在走廊上抽著晚安菸,天空飄下了大雪。
.
夜裡,睡著睡著,總覺得臉上不時有種冰冰的感覺,輕輕地啄一下、啄一下,醬。

「哎呦~不會是冰雪公主來找我了吧!啊嗯~討厭,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會被別人看到。」

睜眼、打開頭燈,窗縫鑽進來的小雪片在光柱裡飄~飄~飄~然後飄到我臉上。

「嘖!」拉睡袋蓋住頭,繼續睡。
.



在早安薑茶裡醒了過來,推開門一看,外面的積雪比前一天厚了起碼50公分,鬆鬆軟軟的,「包裡要有瓶巧克力醬該多好!」。早餐過後,全團準備大撤退,因為回程是下坡,走的速度會快一些,這天的移動距離就安排得比較長。

剛出發,就陸續傳來尖叫聲,有人滑倒了。依照國際慣例,在雪地滑倒要先被嘲笑、拍照存證,才被拉起身;十分鐘後,女友以一個不太自然的姿勢跌坐地上,笑完、拍完照,卻拉不起來。

她抬頭看著我:「我聽到啪、啪兩聲ㄟ!」。


.
女友跛著腳下到MBC(海拔3700公尺、行程次高住宿點),脫了鞋,腳踝外側黑了一片。我和蘇珊大嬸的不思議同學熱心小雪,趕忙就地取材弄了一坨雪給她冰敷。看著她腳上那堆鬆鬆軟軟的白雪,「包裡要有瓶巧克力醬該多好!」,喂!

.
該出發了,路長著咧。女友貌似還能走,領隊小雙決定讓尼泊爾最帥不去寶萊塢拍歌舞電影太可惜嚮導Ganesh,陪我們兩人慢慢走。好容易撐到午餐地點,感覺好像也沒那麼慢,跟微笑Hari+被騙來逛ABC百貨公司的凌怡=「一直陪妳走在最後面─中華電信」雙人組的速度也差不到哪去。

俗話又說得好,「一跛三千里」(也沒這句吧!)吃完飯,再上路,不一會兒,所有人都走遠了;「一直陪妳走在最後面─中華電信組」也看不見車尾燈了。

最不妙的是,霧起來了。

我問尼泊爾最帥不去寶萊塢拍歌舞電影太可惜嚮導Ganesh,「還要多久?」他略帶為難回答:「這種速度,至少還要兩個半到三個小時。」好歹,我也是拿過周華健「一起吃苦的幸福─抱女友大賽」冠軍的人,這~時候不顯一下身手給尼泊爾人瞧瞧怎麼行,讓他知道喇叭是銅鍋是鐵!「好,Ganesh,麻煩你也揹我的包,我揹她,不然天黑都到不了山屋!」

事情,依然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
一開始還行,自以為體力不錯,也想緩和一下緊沾得要屎的氣氛,轉頭對尼泊爾最帥不去寶萊塢拍歌舞電影太可惜嚮導Ganesh說:「也許下次我可以來當你們的porter蛤?」,他只一臉嚴肅地回了我:「NO!」。但總共也就不到100公尺,摔了。「來,上來!」,這次不到50公尺,一屁股坐在石塊上,左臀劇痛、褲子右大腿被她的冰爪刺破。「嘖!真是不中用!」,只好繼續攙著她慢慢走了。

協作面試─失敗!
.
天色漸暗,霧裡走來兩個年輕人,小鮮肉協作─法藍和吉旦祖。二話不說,揹起她,開始跑。

「跑!?」,對,用跑的。我身上的包不過也就放了巧克力、水壺和禦寒衣物而已,上山下山想走快點都會上氣不接下氣,他們竟然揹了她,跑!

怎麼辦!?追啊!

我的高山半馬,鳴槍起跑。
.

他們三人輪流,上坡、爬階,大概每200公尺換手一次,速度是我的兩倍;下坡,大概每500公尺換手,速度是我的三倍,以上。我只能在後面使勁狂奔,不讓他們離開我視線範圍;還要抓緊手機邊跑邊錄影。一方面記錄這驚人的景象,一方面錄影存證「喂~警察嗎?有人超速!」。

我打球扭傷腳的經驗比爬山多多了,建議她最好都不要走。但話說回來,就算嚮導和兩位小伙子年輕、體力好,打小習慣在山路上負重,卻怎麼說也是人生父母養的,要人家揹一整天還是有點殘忍。既然上坡、爬階她還勉強能走,後面三天就只請他們揹下坡路段。
.
嚮導、廚工的收入水準我不太瞭,總之不高。

協作(porter),一般稱揹工、挑夫,但「協作」是比較尊重的稱呼,也有一說是稱「helper」會更禮貌些(這我就真不清楚了,還請各方山人指點)。他們的一天收入是12美金,揹她的這幾天,每晚我都會主動去找他們,滿懷感激地送上20美金小費,謝謝他們的付出。
.
他們真的很認真看待這項任務。有天清晨,吉旦祖拿出手機,邊放音樂邊拉筋熱身,看得我不禁緊張了起來,「靠夭,吃飽要開跑了!」。

他們也真的很負責任。有些路段,下坡一小段,緊接著又上坡。一直揹起放下的也不方便,女友索性就走久一點,遇到長下坡才上背。但只要走的時間稍微長一點,他們就會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需要揹嗎?」
.
嗯…通常這時候,我都想著「你們饒了我,給喘一下,行嗎?」


.
.
.
《第五章 我特別不悅》



走在「健行者天堂」裡,如果感覺輕飄飄的,那你肯定是高山症發作了,威而鋼趕快吞一顆;但遇見來自世界各地的健行客,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據說自去年四月毀滅性的7.9大地震之後,登山客人數只剩二成,當地觀光業一整個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說來有點不好意思,也就是因為這樣,山中顯得很清靜,住宿山屋幾乎都被我們包場。台灣夜市團包山包嗨,愛怎麼喧嘩就怎麼喧嘩。
.
山裡走一趟下來,印象中,人數大概可以跟我們這群超過一個排的兵力相比的,應該只有韓國人,大陸人其次,西方臉孔比較少見。不過其中有一對男女讓人印象深刻。女生─茱麗葉,來自德國,唸完醫學院之後,利用gap year到印度學瑜珈,在那兒認識了來自英國威爾斯的肖嗯,兩人相約一起到尼泊爾玩。

嘿~就這麼玩在一起了耶!東西方文化果然大不相同。不說爬山了,光是不在家吃年夜飯,很多人就不被允許了;遑論一個人出國,還跟陌生男子結伴同行。

嗯,我也來去印度學一下瑜珈好了~咦!?
.
韓國不愧亞洲潮流指標,個個裝備齊全、搭配用心,讓我特別有印象的是下山一路落後其他人的兩位小可愛。兩人個兒都很小,身材纖細、五官精緻、皮膚細嫩、雙眼啵啾啵啾水靈水靈的(也看太仔細了吧!)。她們很明顯的是不堪下坡燒膝,所以走超慢,落後同團一大截。

這~兩位小可愛呀,每下一步,就「嗯啊」嬌嗔一聲。

這個「嗯啊」一聲、那個「嗯啊」一聲,哎呦喂呀~霎時間我真輕飄飄了起來(又高山症!?),再多聽幾次,我都腿軟要找人揹了啊!

啊不就還好我一路上忙著追人,不然還真想~咳咳咳,沒事沒事,兩位保重。回頭介紹妳們吃維骨力,我有認識的人在做他們廣告的蛤。
.
再來說到大陸人,論裝備,大概也都中規中矩,除了有幾位妝濃了點、鼻樑上眼鏡滑太遠了點、腦袋後面的辮子大條了點(這你也管?)。但就有位老兄,穿著球鞋牛仔褲、側揹BOSS包、掛著台單眼,就上山了耶!奇葩啊!

至於最大的亮點,就非那位深圳來的姑娘莫屬了。
.
話說那天我們從MBC上ABC,因為是此行重點路段,領隊小雙特地留了很長的時間讓大家在路上邊走邊玩邊拍,到了ABC之後,再到距離不遠、掛滿五色旗的最高點拍到飽,天色也都還早。當大家拍了個心滿意足,回到山屋餐廳嗑瓜子閒聊等晚餐的時候,長桌末端坐了個默不吭聲的東方面孔女生。

起先我不知道她為什麼一個人臭臉坐在那兒,團員們還特地切換台語頻道,跟我解釋她的狀況。

總之,走丟了就是。
.
大概,一個小時後吧,門口走進來個中年男子,一口標準普通話:「哎呀,妳在這兒呢,大家找了妳幾個小時都。我上上下下走了幾趟,還問了路上遇到的尼泊爾人,說妳穿什麼、大概長什麼樣。有人跟我說妳往這邊來了,我才又再走上來。」

這時候我們團員也紛紛表示關心:「好囉,找到人就好!」、「對啦對啦,平安就好」、「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按常理說,外型挺瘦弱的一個女子,孤零零一個人,在雪地裡走了幾個小時,終於看見熟悉面孔的這一個moment,很該是梨花帶淚的、稀哩呼嚕的、沒一句聽得懂但說很久的哭訴委屈才對呀!這場面多~~感人、多~~令人動容啊~~嘶~~。

但不!她並沒有!

她,以下稱潑姐~可來火了,蘊釀了一下午的滿肚子憤憤不平一股腦全炸了開來,衝著那男子就說:「我告訴你,我特別不悅!我前頭走著王超不是,怎麼不過幾分鐘時間,就不見人影了!也就五分鐘吧,怎麼就沒人了!差不到幾百公尺,我還回頭找,沒見著人,我就再往這邊走。趕上來,也沒見到人。王超怎麼就不見了!我這也上下了兩趟,我容易嗎?你們都哪兒去了人?」

男子拉下臉賠不是:「沒事兒、沒事兒,那邊訂了房,進房歇會兒,晚點吃飯了,沒事兒沒事兒。」

潑姐還不饒人:「我就不明白!怎麼就一個人都見不著了,王超呢?你們這怎麼安排的行程!」

男子繼續陪笑:「沒事兒、沒事兒,走,包兒放房裡去,他們都在那兒。」
潑姐這才不情願地起身,嘴上還嘟囔著呢:「走得我累死了,一個人都見不著。」
.
當下,我有一種想走上前呼她兩巴掌~哦不是,是跪下來賠不是的衝動:「娘~娘~息怒~!氣壞了鳳體可怎麼得了!千錯萬錯,都是小的們的錯,不管娘娘怎麼發落,小的們上刀山下油鍋千刀萬剮五馬分屍肯定一聲不吭!娘娘恕罪、娘娘保重,千歲千歲千~千~歲~!王超,過來!馬漢!把他給拖出午門,虎頭鍘伺候!」
.
我說王超啊~王超,這不是你媳婦兒吧?(大陸用語,指老婆)

可別再讓潑姐這麼大庭廣眾的演甄嬛傳了,我好worry你四爺演不成,最後當了蘇培盛啊~。
.
.
.
《第六章 終章》
想了八天,寫了四天,差不多一趟ABC的時間。
這個春節,我的回憶,全在山裡了。
.
有人說:「Because it is there」
所以,我們上山。
.
有人說:「我不在山上,就在往山的路上」(有嗎!?)
因此,我們上山。
.
也有人說:「十年修得同山渡,百年修得共山眠」(又不是賣塔位!)
於是,我們上山。
.
真的,還有人說:「山下的人,想上山;山上的人,不想下山」
(一次唸完不打結我隨便你)
那麼,明年,一起吧。

最後,關於山,我也有話要說…。.
.
.
.
『機票上印的那是起飛時間啊啊啊!』
.
.
.
【這是字幕】(明明是書,哪來字幕?)
特別感謝:
港龍商務艙戰友 Wen Hui Chien
超完美行程 雪豹樂活生態登山俱樂部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Syuebao/?fref=nf
領隊小雙 Isaac Huang
雙嫂小韻 Sylvia Huang
凍齡童顏小雪媽 Snow Tsao
野放達人蘇珊嬸 張素珍
尼泊爾最帥不去寶萊塢拍歌舞電影太可惜嚮導Ganesh Rajesh Simkhada
BACKPACKER TREKS & EXPEDITION
www.backpackertreks.com

ABC引路人 廖怡貞






ps 這位來自日本的山爺爺,一個人走ABC,第二次,活到老健行到老~看來我的山中歲月還長著呢


原文與照片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travis1741/media_set?set=a.10208576696479486.1073741854.1371265912&type=3&pnref=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