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蘭德] 2015.12.11~13 帝王之山-南湖大山

發表於2015/12/20
4,88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2015.12.11~13,帝王之山-南湖大山(H3742M)。南湖大山氣勢磅礡,有帝王之山的稱號,為台灣五嶽之一。最具特色的地形是上下兩個U形圈谷,而南湖山屋就位於下圈谷中。

回想起來,南湖大山這個行程,是從剛下嘉明湖在池上的冰店吃冰的時候順口聊起的,說第一次百岳行是玉山前峰單攻、第二次是北大武山兩天一夜、第三次是嘉明湖三天兩夜......那第四次就必須是四天三夜,這時候腦海中映出的就是南湖大山的影子。於是開始安排,但因為有些人請假不方便的關係還有不想在山上呆太多天的情況下,還是勉強的安排了三天兩夜的行程,比一般標準行程少了一天。實際行程隨著天候和情況做調整,攻頂只是想要而不是必須,必須以安全為重。

天微亮,7人集合後即出發,在台7甲線的路上,大霧瀰漫,車道旁整片整片的高麗菜園變得越來越模糊,前方的視線也只剩幾公尺。司機陳大哥(可是百岳走一圈的神人!)看出我們的擔憂,說南山村這兒一向如此,過了這兒就會出晴。果不然,在一個轉彎處後,一瞬間周遭變得清晰無比,陽光映在野櫻花上,雖不絢麗,但也看得心安。

到達目的地勝光登山口,這裡起登比一般傳統的思源埡口登山口少走了約2.5KM大概1小時多的路程,雖陡升較大,但整體來說還是省時省力的多。一開始是高麗菜和果園的之字形產業道路,到了帆布大水池後,正式進入林道,過沒多久抵達勝光山(H2285M),在往前一點則是接上主幹道4.8K處,也是思源埡口登山口和勝光登山口的交匯點。沿路上均是楓紅的地毯,沒有去霞客羅賞楓倒是在這裡看了不少。

正式進入入園管制點是6.8K處,也稱為6.8K登山口。這裡設置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立牌和入園許可證的投入箱,在往上走就是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管轄範圍了。在這裡駐足了一會兒吃個午餐,這時候有人拿出飯糰和肉乾分享,真是大飽口福!

開始進入之字坡的林道,沿途陡上非常消耗體力,直到走至8K處突然間林道變得開闊,地面上均是滿滿的二葉松落葉,黃黃的一大片一大片無止盡似的,這裡被稱為松風嶺。兩旁均是筆直高聳的二葉松,陽光從縫隙中灑下滿滿的溫暖,走在軟綿綿的落葉上格外輕快。大約8.6K~8.7K處抵達多加屯山(H2795M),這是一個必經但多餘的山頭,是意志力的考驗。約9.9K處天色開始暗了下來,這時候大約17:20,直到18:50才押隊抵達11.7K的新雲稜山莊,摸黑了大概1~1.5hr。我們在第一天就摸黑,雖然以現在的經驗來說,摸黑並不恐怖,但天黑了認路的速度還是有差。突然間從無線電傳來前方夥伴們的歡笑聲「看到燈光了看到燈光了!」,我也要加緊腳步了,吃飯工具都在這呢。

新雲稜山莊是個太陽能山屋,晚上開燈直到21:00關燈,凌晨則是4:30開燈,這是我們第一次住有燈的山屋,除了新奇也覺得非常方便,晚上吃飯不用頭燈閃來閃去,也不用自己立小燈來照明飯菜。在吃飽喝足後,各自整理自己的東西準備入睡。不得不提一下,這裡的廁所是露天的,需要打開一個小柵欄並鎖上,代表有人使用,再深入草叢走幾公尺後,直到四周都是樹林遮蔽,這時候才看到一個人工架設的平台,那裡就是廁所。平台中間有個洞直通山下,所謂一洩千里就是這裡最好的形容詞了!

由於前一天的摸黑經驗,雖然知道拍照玩樂的時間太久導致時間沒掌握好,但也開始懷疑第二天的行程是否可以如願,心想最差最差就是到南湖山屋就好,在好一點就去南湖主峰(H3742M)就好。這時候有夥伴提出想要呆在雲稜山屋度過第二天的想法,覺得會拖累我們的行程,在夥伴的堅持下,我們剩餘6人繼續前進。想來山屋是安全的,有山青大哥陪同,食物也無虞。

從11.7K處雲稜山屋出發沒多久,就開始陡下,然後又開始陡上直到15.8K處審馬陣山(H3141M),是一個大V的節奏,這時候越爬越幹,想到回程的時候除了多加屯山(H2795M)的洗禮,還有這個大V就覺得不是滋味!到了審馬陣山(H3141M),四周是霧濛濛的一片,但也不減我們的熱情,這是本次行程的第一座百岳!

這時候稀稀疏疏的有一點雨的跡象,大夥停下腳步為背包掛上背包套。這時候有個人影在前方乍現,是個獨攀的大哥,他說五岩峰現在繩索和地面都結霜了,非常危險,決定撤退折返。我們頓時感到失落,老天爺該不會讓我們這次的行程就到此為止了吧?討論過後選擇繼續直行,想親眼看看五岩峰的情況再說,果真沒辦法就回到雲稜山屋。好不容易到了16.4K處往審馬陣山屋的叉路口,審馬陣山屋後方就是新台幣兩千元背面照片的拍攝處,但大霧迷漫想必看不到什麼漂亮景色,只好選擇繼續往前。過沒多久,雲霧散開,陽光從天而降照亮整個金黃色的審馬陣草原,歡喜吼叫之餘,有人注意到對岸草原上有閃閃發光的東西,用相機遠照發現原來是1989年失事的飛機殘骸,就安安靜靜的躺在南湖西稜上,過了26個年頭。但好景不長,雲霧又開始籠罩在草原四周,雖然能見度沒有之前來得遭,但的確也看不到什麼景色。這時候是緩上坡,每個人都精疲力盡,用各自的頻率呼吸、各自的步伐向前。

來到19K往南湖北山(H3536M)的叉路口,樹葉上都是結霜的,大夥們開心的吃著樹葉冰棒,吃著吃著手也凍僵了,有種聖誕節提前到來的感覺,沒想到這個冬季沒去北插天山看霧淞倒是在這裡收穫了不少!這就是冬季登山的Bonus!放下沉重的背包輕裝上南湖北山(H3536M),放下背包的一瞬間感到身體非常輕盈,像會飛了一樣,感覺好自在!走走跳跳的,越往上四周越是雪白,站在高點回頭望去,可以看到右半邊清晰可見,但左半邊卻是雲霧壟罩的奇特景象!我們全身上下依然包著密不透風,這是本次行程的第二座百岳!

讚賞美妙的景色之餘,在我們前方的是一座座高聳的懸崖峭壁,共有五座,稱為五岩峰。這是本次行程最大的難關,驚悚的峭壁保護著後頭絕麗的南湖圈谷,通過試煉才可以一親芳澤!來到這兒,並沒有像早晨大哥所說的一樣,還算是好走易行,但雲霧壟罩著大地,前方的岩壁若隱若現,風也大得令人難受,我們本著天性小心翼翼地。五岩峰上被打滿了鋼釘披上了繩索,但不是每個釘子都是穩固的,有的是搖晃的、有的是完全鬆脫的,都要小心確認慢慢地通過。過沒多久遇到從南湖山屋來的3位嚮導加上18個人的雲豹登山隊商業團,雖然每個人都精疲力盡的樣子,但也讓我們確信前方的路必定可以安全。幾百公尺的岩石峭壁,寒風咻咻地打在全身上下,我們攀爬在猛獸的岩稜上,戰戰兢兢地躍過一座又一座,終於來到五岩峰的最高點,這裡稱為南湖北峰(H3592M)。往南湖圈谷方向望去,整個圈谷是霧濛濛的一片,我們死心的往最後的碎石坡滑下。突然雲霧漸漸散開若隱若現赭紅色屋頂的南湖山屋就在下方,整個圈谷也映著另陶醉的氣息,虛無飄渺,好像來到了仙境一般!想久留於此,但風一陣一陣吹得令人凍僵,按下幾個快門,大夥們恨不得可以直接從碎石坡滑下。

南湖山屋位在南湖圈谷中,是與世隔絕的小世界,先前從照片上看到,真以為是歐洲某個世外桃源,沒想到就位於台灣的深山之中!突然來到這山中小屋,有種恍惚的感覺。但疲累的身軀拉回了現實,這時候最大的抉擇點,下午2點多了,是否要去南湖主峰(H3742M)呢?壓倒最後一根稻草的其實不是我們的意念,而是山青大哥的鼓勵,「這時候去,時間還夠!」,於是6人的探險隊組成了4人的攻頂隊伍,我們分配著無線電與行囊,輕裝攻頂,隨時做好連繫。攻頂的路程得先到主峰及東峰的鞍部,然後再朝主峰前進,單趟約1.9K的距離大概要1.5hr,預計17:30下山,規畫好行程時間,不囉嗦即刻起程!

往主峰的路上非常好走,但在過鞍部之後寒風刺骨空氣冷的要命,眼前的白色世界更甚於之前,整片片的霧淞,讓人像是做夢般的感受,還沒登頂,我們就已經雀躍不已!「我們在鞍部了,準備攻頂」無線電傳給山屋等待的夥伴們,也連繫著一種神聖的使命,我們背負著佛蘭德的旗幟,代表著佛蘭德的榮耀,也是一個特殊意義的里程碑。其實很多旅程的途中,我總不是走在最前面,但憑藉著走過了無數大小山頭的經驗,相信此時此刻走在前方領路的夥伴有足夠的能力辨識路跡並找到正確的方向。當然,這時候也是。在最後不確定路跡的情況下,依然相信前方夥伴們的決定,夥伴說「我覺得這裡好像有路跡」,雖然不是肯定的言詞,但一定是當下領路的夥伴認為最好的判斷,然後攀爬傾斜的峭壁、一塊塊鬼斧神工的岩石,我們來到了22.6K的木椿處,距離主峰三角點只剩下短短的3百公尺。

短短的、也長長的三百公尺,令人聯想到電影聖母峰的情節。我們在狂風的肆虐下邁開步伐,無法走快、但也想走快的心情,這時候心中沒什麼思緒,只能低著頭偎著寒冷,而前方就是我們的目標,筆直、但也不筆直的前進。這時候一切的一切都充滿了矛盾,然後看到了前方閃亮的立牌,南湖大山(H3742M)。

事後才知道,當我們登頂的那一刻,用無線電傳回歡喜給山屋等待的夥伴們時,我們的歡呼聲響亮了整個圈谷!(也是事後才知道,當時在圈谷中的大家都在看水鹿呢!)此時從圈谷山屋往南湖大山看,是霧靄靄的一片,好像惡魔正在咀嚼整個山頭,而我們4人就是正在那山頭上的冒險者,雖然沒有聖母峰下午2點的準則,但黑夜漸漸降臨,還是越快回到山屋越好。

「明天要連兩天的份直接下山,不知道頂不頂得住」、「有沒有考慮在雲稜山屋多住一天?」。第三天我們打算從南湖山屋直衝下山,足足18.5K的距離,預計11hr。回家,才是考驗的開始。

清晨起個大早,天空一片藍,如氣象預報是個無敵的好天氣。日旭東升,陽光分明的把碎石坡一分為二,我們氣喘吁吁地從圈谷爬上高地,望向圈谷整個圈谷是清晰的,連昨日霧濛濛的南湖主東峰都目所可見,而與圈谷反方向的地方,就是傳說中的聖稜線,一條從雪山到大霸尖山的神聖稜線。我們昨天不見它,今日終於見著,這也是我們的夢想之一,我們在一個夢想上望著另一個夢想,像是夢中夢般的幻想著。

昨日若隱若現的五岩峰峭壁,今日展現雄偉壯闊的氣度,清晰可見的陡峭岩壁反而更令人害怕,沒有回頭的路還是得小心翼翼地通過。今日的路程很長,除了在19K處午餐外,幾乎都依照各自的腳步前進,15.8K處遇到正要往南湖山屋的男女檔,向我詢問路程及南湖山屋的情況後,也告知我有隊友正在雲稜山屋等待著我們,相互告別之後一路往前。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是我對留守在山屋的隊友說的第一句話。讓我想起電影星際效應中,主角與在太空船留守的夥伴相聚時,雖沒過多久但對留守夥伴來說卻是好幾年的感概,有個真不知道你這幾天是怎麼過的疑問。(事後詢問是跟山青大哥聊聊天喝喝小米酒睡到自然醒,山屋度假來著!)

時常覺得,多天數的爬山活動,回程就像倒帶般的感受。時常到某個點會想起怎麼來的,但有時候因為方向或者天氣或者白日黑夜的不同,覺得是一個陌生的環境,但過一下子又突然想起,像是倒帶般補足之前沒看到的景象一般。而這次有更深切的體會,從主峰回到南湖山屋,看到2位等待我們好消息的夥伴;從南湖山屋回到雲稜山屋,看到留守在山屋的夥伴,每回到一個點就又想起我們曾經走過的路,然後又懷疑後面的路途到底有沒有對方,有種迷迷糊湖的感覺,好像在作夢般。......直到現在當我想起雪白的南湖景象時,還真以為在作夢!

我們把夢留在2015的冬季裡,把夢留在南湖大山上。

我們在做夢,明年也繼續做夢。

我們的登山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