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登山健行----那一年,在大橫屏山的好時光

發表於2014/08/06
1,40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民國一百年,歐都納舉辦全民同登小百岳,歡慶台灣百歲。挑了沒去過的大橫屏山便報名了。在個消耗人,賴在床上起不來的黃昏,一個陌生男子的來電,讓我瞬間清醒了起來,原來是領隊。他說:山上的芒草長得比人還高,得在裏頭鑽,而且芒草可是會割人的,又有帶刺的黃藤,這樣,還要去嗎?有太多沒聽過的名詞,好在是電話,才沒被他發現我那閃閃發亮的眼睛。這,說啥也要去!隔數日,再接到領隊的電話,便是貼心提醒,別穿太好的衣服,別揹太好的背包。

       往山爬升的山路,車子冷不防的倒退嚕,我們姑且全下車,獨留領隊在車上,努力試個幾回,終於,我們都上了山。領隊帶著番刀,預備為我們開路,他看著枯黃的芒草,咕噥懷疑主辦單位派人來噴除草劑?聽聞著,才知道,上週他可是篳路藍縷拿著番刀,探路兼開路。

       同行的邱醫師在草屯開皮膚科,常在自家診所前遙望大橫屏山,便一直很想一親芳澤,今天,果真讓他如願以償!

       外觀像狼牙棒的黃藤,除去外殼,異常堅韌,可用來編製傢俱、手工藝品。我在隊伍間行進,突然動彈不得,下意識地問:誰拉我?回頭一看,衣服被黃藤勾住、扯出個大洞。想想,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思量自己的愚昧,忍不住笑了起來。

       能少揹,絕不多揹。不知不覺爬到山頂,水也快見底,後知後覺的我沒發現,反倒愜意和大家閒聊、啃午餐。一路話少的邱醫師,突然問我要不要水,對於初次見面邱醫師的邀約,看著很是空虛的水瓶,也只能硬著頭皮、乖乖遞上,體貼的人造甘霖,滿是感激!

       下山,揹著重裝的領隊,依舊在隊伍前方走著。加快腳步,跟上領隊,便可以等隊友之名,行休息之實,哪知,一和領隊對上眼,老兄他毫不考慮向前行。心裡不免嘀咕,天哪!我的如意算盤呢?!隔幾年,在登山社的活動,再見領隊,本想領隊應該不記得我,哪知他一邊招呼,一邊對外宣稱,這個鑑定過了,可以操!想不到領隊是如此用心良苦,而我只是個一心想糜爛爬山的人。造化弄人啊!有個領隊也很妙,看見我們跟上,總說,可以再往前走。其實,很多時候,我只是想在山上,好好發懶,聽聽山友說故事,談天說地,插科打諢罷了!

       怎麼插到,還是搞不清楚、想不透。一股熱流不斷自臉上汩汩流出,看不見是什麼插在自己臉上,難免有些擔憂,好在邱醫師就在附近,找到邱醫師,免排隊、免掛號,專業人士馬上免費服務。拔起,擦藥,衛生紙上貼個膠帶,就這樣一路晃回都市叢林。回到車上,看著躺在腳邊,善盡職守的背包,也開口笑著! 臉上糊了團衛生紙,在熙熙攘攘的百貨公司前下車,顧不得這身裝扮,是不是今日最潮?滿心惦記的是如何向家人解釋。

       想想,頂神奇,在山上,大家初次見面,但往後有機會再見面,即便我戴著安全帽、掛個口罩問路,也能被領隊認出來。很多時候,大家隨意起個頭,話匣子就開了。

       衷心感謝梁鵬飛領隊、邱哲煌醫師與同行的伙伴。你們,才是山上最美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