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訊】育空雪地大競疾:12天、零下50度,26位參賽者與雪橇犬共同競逐1600公里的極地試煉

發表於2017/06/27
2,23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書名:育空雪地大競疾:12天、零下50度,
    26位參賽者與雪橇犬共同競逐1600公里的極地試煉

 作者:尼古拉‧凡尼耶

 譯者:程俊華

 出版社:幸福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07日



法國首刷達5萬冊,上市後連續六週登上法國暢銷書總榜,銷售逾7萬冊,為尼古拉‧凡尼耶繼雪地驚奇(1998)、西伯利亞大冒險(2005)、與狗同行和野地探險(2014)之後的最新壯闊歷險。


內容簡介

『氣溫零下四十度,上午十一點。
再六分鐘就輪到我們了。
「狗兒們冷靜點!」
面對這十四隻筋肉猛犬,
必須掌控這股不可思議的力量。』

尼古拉‧凡尼耶和他14隻雪橇犬,面對眼前迢迢千里的長征試煉,甩開一切顧慮束縛,竭力馳騁。育空大競疾,這世上最艱難的雪橇犬競賽,在冰天凍地的加拿大與阿拉斯加間,零下五十度凜冽鋪展開一千六百公里的輝煌之路,橫跨全球最北端的育空河,繞過四座峰嶺,穿越北美最原始荒野的地區。一旦鬆懈,便被怒號疾風吹往苦難深淵,令人精疲力竭。

這場比賽比的不只是時間、速度…

情感交融的雪橇犬米武克、布爾嘉、奎斯特等等,齊心協力,疾速狂奔。尼古拉‧凡尼耶在疲倦與嚴寒內外交迫下,還必須與他的五個夥伴分離,一度萬念俱灰,然而他真摯熱情克服一切。
   

冒險犯難十一天試煉,尼古拉和雪橇狗們的默契,用經驗與意志力共同克服嚴苛的氣候與地形條件! 讓探險家尼古拉‧凡尼耶擠身進入世上最偉大馭犬員名人榜。

他將所有榮耀歸功於牠的雪橇犬們—這場極限探險的真英雄!


本書特色

*本書收錄16頁比賽寫真。


作者簡介

尼古拉‧凡尼耶 Nicolas Vanier

法國暢銷作家,冒險家與導演,極地探險活躍者,曾於西伯利亞、加拿大北極區和阿拉斯加等地極地探險。1982年,完成穿越北極的壯舉,更在1994年,攜妻小至阿拉斯加育空地區探險。出版多本關於其探險旅行的著作及小說,也曾拍攝數部相關紀錄片,包括《北國的歌聲》(Le chant du Grand Nord)、《雪地下的黃金》(L’or sous la neige)、《西伯利亞歷險記》(L’odyssée sibérienne)、《最後的獵人》(Le dernier Trappeur)、《狼與冰凍的記憶》(Memoires glacées et Loup)以及改編自童書的《靈犬雪麗》(Belle et Sébastien)。


譯者簡介

程俊華

台灣台南人。文化大學法文系畢。現為自由譯者,譯有《加拉巴哥巨龜》、《超簡單!室內設計圖拿筆就能畫》、《超簡單!超簡單!人體素描一學就會》、《大鼻子情聖》。


內容連載

白馬市,二零一五年二月七日。

十一點 :啟程。

牠們十四隻成雙列隊,情緒亢奮到讓人認不出平常的模樣,帶著狂熱眼神蹦跳嗥叫,低吠著無法出發的無奈。但必須再等會。

這是育空大競疾的起點。

氣溫零下四十度,上午十一點。二十六位參賽者中,第一位啟程飛奔的是艾倫‧墨爾,前兩項競試的獲勝者,出乎意料地巧合捉弄下,抽到了背號一號。

白馬市是加拿大西北邊陲的育空地區首府,有人數可觀的群眾聚集,三分鐘後,在一片喝彩聲中,輪到布藍特‧薩斯出發,他也是奪冠熱門,已多次獲得前五名的佳績。接著輪到第三位參賽者:諾蒙‧卡薩凡,出身魁北克,四次參賽紀錄中已有三次晉身前十強,雖志不在奪冠,但仍固定參賽。再六分鐘就輪到我們了。

「狗兒們冷靜點。」

有六個人把牠們拉住,其一是皮耶,參與了幾乎我所有探險和電影的夥伴,而他「不想錯過這樁事」,同樣還有法比安、他是我朋友,也是控犬員*(帶星號字詞皆附註釋於頁285集注。),和我一起訓練狗群。參加長程賽事的每位馭犬員都有一或多位控犬員,而像育空大競疾這樣的賽事中是不可或缺的成員,控犬員依照其程度和他的馭犬員所投注的信任,負責照顧狗群的日常生活,除了訓練外,偶爾自己本身也參加比賽。通常擁有能飼養五十、一百甚至更多犬隻的大型犬舍的專業馭犬員,旗下有許多犬橇隊。馭犬員駕馭A隊(通稱為小組),讓控犬員帶B小組跑相同的賽程,後者通常由有潛力的犬隻組成。賽程中,控犬員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由他帶回落隊的犬隻;當犬隻因為疲勞、受傷或所有其他因素,馭犬員可以把牠們留在報到點。有時候在賽程尾端為了加速,我們會捨棄一些跑不夠快的犬隻;控犬員會開著卡車陸續到各個報到點帶回犬隻並給予照料;此外,若在育空大競疾賽程中,控犬員則不得協助馭犬員照顧犬隻,違者立即喪失參賽資格 ;控犬員任務在於提供所有馭犬員所需的資訊:氣象、其他犬橇隊的方位和隊形、賽道資訊等等,在報到點派發的這些資料必須相當精確,十分寶貴。偶而當馭犬員失去信心和鬥志的時候,控犬員亦須給予鼓勵打氣。法比安和我相知甚篤,與犬隻有非常良好的交流,把牠們照顧得很好。這場比賽多少也算是他的比賽。

「冷靜點。」

在我的心跳加快時,我這樣跟我自己說,因為狗群牠們才不在乎。除了啟程,沒有別的方法能讓牠們冷靜下來了。二十六位參賽者的三百隻狗之間的競逐態勢已是箭在弦上,這些狗群陷入一種異常亢奮的狀態,難以控制,相當驚人,而我必須在前二十或三十公里,掌控這股不可思議的力量,對十四隻過度訓練的犬隻而言,拉動一百五十多公斤的雪橇,就像拉著羽毛一樣。

「皮耶!注意沃夫。」

實際上,不論我再努力矯治,牠還是讓人不安,有可能會咬斷拉住牠的繫繩。

唯一貌似保持冷靜理性的是布爾嘉,我的領頭母狗,我把牠和另一隻領頭狗米武克配對擺在前頭。去年冬天,這兩隻湊成一對,帶我穿越了一部分西伯利亞、中國和蒙古,這場越過六千公里的美麗旅程,從太平洋出發到貝加爾湖畔。但是這次,我們不會像去年冬天的情形,二十幾天內橫跨一千六百公里。這裡我們必須在整整十天內,每天跨越超過一百五十公里。就算其中幾位選手不打算搶奪前幾名,而比領先組多預劃一到兩天,二十六位參賽者仍面臨相當嚴峻的挑戰。我的目標為何?我說過也寫過,首先是堅持完賽,然後要是我能力所及,而我的團隊不出差錯,我也撐得下去,前十名是我的夢想。但是現下,先一步接一步,一步一步向前。

第一步,白馬市到布烈奔(賽程中的第一個報到點)之間的一百六十公里,這是第一階段。我猜領先的幾個人,像是傑夫‧金恩、休‧涅夫和艾倫‧墨爾會一鼓作氣跑完這段。就我而言,打算分成兩段,先九十公里,再七十公里,中間留三到四小時休息,這樣我應該會在凌晨兩點或三點抵達報到點。我預計我會在中間群,不過話說回來,在這個階段名次不重要。

我試著安撫每一隻狗,因為我感覺到在出發所帶來的刺激之外,面對這樣動員數千人,全球上百萬人關注的大型賽事,牠們所承受的壓力和徬徨。牠們當然也感受到我的焦慮。我很少感到有挑戰如此艱鉅的。一千六百公里穿越育空和阿拉斯加的艱困賽道,每天要越過一百六十多公里的路程,不管路途險阻、天寒地凍和身體勞累,都要在十幾天內抵達菲爾班克斯。如此傳奇的挑戰每年篩選出世界最優秀的馭犬員。所有人皆相約參加兩大賽事:育空和稍晚在三月的艾迪塔羅德。

我並不輕忽我的弱點。我五十三歲了,但我的狗群卻對這個相當特殊的競賽世界一無所知。而且之前延長所謂的賽段時,其中幾隻還得了慢性肌腱炎。按照牠們所要連接的賽程,安排七十到一百二十公里路程訓練,其間穿插或長或短的休息,以便維持牠們跑下去的意願。對犬隻要有深入的熟悉認識,才能給牠們恰當的藥量,來確定牠們何時和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從或易或難的賽段中恢復體力。專業的馭犬員 ─參加這場比賽的幾乎都是─ 會汰除無法承受長程路段和出現弱點的犬隻,他們能這樣做是因為,通常他們擁有能飼養五十隻以上的犬舍,有時甚至上百隻或更多。我只有十五隻,甚至只能說有十四隻,因為阿泰從不願意快步跑,所以比其他狗快兩倍疲累,牠無法依照這個比賽所需來連接賽程,所以牠早就已經不參加比賽了。

我們當然一定有弱點,但也有一項優點。我和我的狗群們互相非常熟悉。我們一起穿越了許許多多的美景,遭遇考驗並克服困難,在之前的比賽中,特別地艱苦,天公不作美好幾次,還被迫越過一些險阻之地。

十一點九分。第四位參賽者出發,是一位三十八歲的美國人,不是屬於那群能爭奪頭銜的人,不過他的參賽目的在於完成比賽。成為這項傳奇賽事的正式完賽選手,哪怕一生僅此一次,是許多馭犬員心向神往的目標。

再三分鐘就輪到我們了,背號五號。高亢的情緒到達頂點,不過我還是非常的專注。現在約有八個人戴著志工臂章,拉著狗群。群眾在每個狗橇隊出發時高聲歡呼,但我甚麼再也聽不進去,我只看得到這條狹長的雪白賽道在我的狗群之前,群眾夾道,隱沒在遠端。這情景很像在環法自行車賽,車手穿越山谷的那段賽事。群眾躁動鼓噪、攝影拍照、為每位參賽者加油打氣。

再一分鐘。

「我的布爾嘉,米武克。我就靠你們了。我的冠軍們,讓我們順利啟程吧。」

布爾嘉充滿溫情的眼神讓我放心了。走向雪橇後頭的位置同時,我在每一隻狗背上摸了一下。

「好棒,奎斯特,好棒,希迪,好棒,沃夫...」

再二十秒。我走向法比安的擁抱,他自己也非常情緒激動。我們為了這項比賽準備了好長一段時間。然後我就定位,一腳踩在煞車上,另一腳則在左踏板,預備轉第一個右彎,踏上冰凍的育空河。我緊緊握住操縱桿然後深呼吸。

「三、二、一。出發!!」

*本書書介由幸福文化提供